Loading...
立派 になるもんだ  お互い

生存戦略

问卷|和慕儿玩的魔改版文手联合问卷13题
6,470字小说问卷ACCA13区監察課明日方舟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FGO星际争霸2108次阅读0条评论

!Warning
慕儿一起玩的文手联合问卷(自己魔改版)!

1 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政】古川政良,プロ無職(笑

【慕】现场做答:M子,我为鸽狂,我为鸽亡,所以天天被人追着打

2 一句话说说对方是怎样的人

【政】虽然说是咕咕但其实是因为这人总想追求最佳效果才那么咕,大家都觉得这人是大姐姐,但其实也有小妹妹的一面【认真

【慕】阿良,苦劳人好政委,杀伐决断雷厉风行,偶尔撒起娇非常可爱

【政】?

【政】你开心就好.jpg

【慕】不是吗!(

【政】虽然我撒娇的次数很少【?

【慕】但都很可爱嘛!

【政】好吧,nsdd

3 喜欢看/写怎样的内容呢?

【政】看:我自己不太知道因为每次都是突如其来就去看什么了,不过据红茶总结我喜欢看那种优点十分突出同时缺点非常明显,然后监督/脚本有优良历史,然后感情线非常恨海情天百转千回又特别毒的作品(?)考虑到他推的片子我一般都吃,这应该是真的

【政】写:看什么写什么,zqsg起来立刻就发疯开始写……不过其实我自己是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很喜欢写特别生活的,一个极端是很喜欢写特别神叨叨的【

【慕】沙滩中的一两粒石子……这样的故事。无论是看还是写都很喜欢。还有就是角色关系性很强很复杂的作品,尤其包括家庭纠纷之类的(。

4 用自己的风格改写对方的一个片段

(互相交流要换哪个片段)

【政】麻、跑、花、少歌你挑一个吧【

【慕】少歌,我也选了少歌

阿政改写慕儿的场合

狮子和太阳相互扑咬和灼烧;这可不是家猫玩绒线球那般简单。两样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怎能共存?
但一旦爱城华恋想要与神乐光私下会面的话,她就绝对能够做到。神乐光本人也想不出来她是怎么绕过战壕、火花、太阳的屏障和狮子的关隘的。华恋送出去的鸽子总能平安无事地降落到她的面前,用红色的喙敲打她的窗玻璃,短讯中写着她们两个才懂的暗语。
走吧,神乐光突然说。她丢了长剑,只把随身短剑擦了又擦,放回鞘子。爱城华恋和她坐在同一截倒塌的树干上。
去哪呀?
去哪?她把这个字眼在嘴里嚼了一下,又吐了出来,就像她含一枚青橄榄。随便去哪里都可以。我有马,我们可以一块骑。

改写:

在无数个接到远方来信的时刻,神乐光会升起一种“爱城华恋无所不能”的错觉。那只跟华恋一样无所畏惧又生气勃勃的白鸽总会在约定或者没有约定的时刻落在她的窗前。神乐光展开信纸的时候就想它飞越的地方有山川与沟堑,有仇恨与硝烟,可它的羽毛永远与手上的信纸一般雪白。

是了,不是太阳国那代表性的灼人的发烫的白,太阳的白与狮子的黑从来是不共戴天的。但华恋不一样,华恋的白色是雪色的,轻盈又明亮。

即使在硝烟散去后满目狼藉的现在,那白色依然轻盈又明亮。

神乐光突然说,华恋,我们走吧。

好呀。爱城华恋几乎是立刻作了回答——她向来是这样的,就算神乐光说出上天摘星一样荒唐的提议,她的回答永远是“好呀”,不过这一次,华恋顿了顿,歪着头有些困惑地问,我们去哪?

去哪?神乐光想了想,很快就不再想了。去哪里都可以,她说,她知道她们能去的地方比她们知道的地方更加广大。爱城华恋无所不能,和神乐光在一起的爱城华恋更加无所不能。去哪里都可以,她们总会找到一个没有战争与仇恨,没有鲜血与狼烟的地方。

于是她说,我有马,我们可以一块骑。

慕儿改写阿政的场合

华恋出发在一个温暖的下午,她收拾好房间(这对华恋来说不太容易,但不收拾的话下次真昼来的时候又会挨一顿训)换好出门的便服,在镜子前站了好一会儿,才珍而重之地拾起那枚依然闪光的发卡,将它别在发上。她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过剧院了,因而这一次的出门显得格外郑重。她在路上走得带风,仿佛即将开赴前线的士兵,或是揣着一腔爱慕去向心上人告白的青年。
她走进剧院,久违的亲切感涌上心头。从Starlight之夜起,华恋就是个货真价实的舞台少女,快乐的事是舞台,伤感的事是舞台,一天二十四小时里除了起床的半小时外,恨不得能掰出四十八小时在排练场上。
用99期生首席天堂真矢的话来说,舞台少女与舞台是有缘分指引的。
她站在舞台下,两眼空空地看着台上的聚光灯亮起,那是一种期望的姿态,期望但又混杂着时过境迁的遗憾与失落。这期望证明了爱城华恋与舞台过期的缘分的存在,遗憾与失落则证明着另一份约定的延期——华恋相信那不是取消,那不会是取消,只是延期;一天一天地这约定推迟着兑现的日子,克蕾儿与芙洛拉的星之祭典也就在这推迟里一天一天等待着归来的信号。

改写:

剧院如磁石一般吸引着她这根针。爱城华恋出门的时候确认一切都安排妥当,发卡也好好地待在她的刘海上,这才把门锁上,往浅草桥走去。

浅草六区当年也曾舞台林立,江户三座夜夜满座,如今只剩下两三家剧院了,也是多半演些人形净瑠璃狂言之类的剧目。凛明馆的那位相当热爱传统剧目的田中由由子来拜访的时候,不由分说地送了张《鹰姬》的戏票,说是一定要请她看看。

《鹰姬》讲的也是等待与争夺的故事。谁都想要能得到使人长生不死永远幸福的鹰之泉,但见到涌泉的人都会身负鹰姬的诅咒。弗洛拉想要摘下星星,眼睛却为星所伤。克莱尔忘却了某个梦想,在塔中日日垒着摇摇欲坠的梯子。

但泉水终究会流出深山的,华恋想。我一定能再次见到她。

【慕】好短((

【慕】魔改太多了!(

【政】我写这段的时候还没有手游呢xs

5 用对方的风格写一段文

【政】这个刺激

【慕】刺激啊!

【政】我觉得你那个风格好难学啊,我来试试,写啥好呢

【慕】我风格就是很多xjb考据(。

【政】我就从来不考据,草

阿政仿写的场合

他点起打火机,投掷,发声,下唇碰上唇,吐气,三、二、一,去你妈的,这味道可真难闻。

这当然是报复,他想,有什么报复能比让一座城市最标志性的建筑在凌晨零点三十三分燃起大火更痛快呢?他冷漠地看了一眼手表,像是掐着点等人,那也仅仅是“像”而已。他踩着轻快的节奏背向大楼走开,他在心里掐着时间流逝的速度:再过十分钟仓储间的火会升起来,里面的粉尘将引起爆燃,再过三十分钟会有人意识到大楼的消防系统早就被人破坏,而再过一小时,他就能在曾经和她同居过的公寓里看着城市的地标燃得比白天都要明亮。

——那栋大楼里的确有他的青春,如果这个时代还有“青春”可言的话。他从下午三点开始没有进食,此刻最折磨他的还是饥饿感。他饿着肚子,觉得眼前一下一下打在眼睑上的影子是某种夜晚狩猎的蝙蝠。

零点三十三分,他翻了个身想,她会在干什么呢?不过干什么都与他无关了,从上一个零点三十三分开始他卸掉了手表的电池,对他而言,从今往后的每分每秒都是零点三十三分。秒针已经不动了,他占有这个时点,这个时点也占有他。

【政】xjb写写,学不像

【慕】还有那么点意思在,辛苦你了(

慕儿仿写的场合

安娜斯塔西亚,我朝着空空荡荡的寝宫喊。

Вий比它的主人更先找到我,把它冰冷的触须按在我的脸上。它就像某种有形的雾气,眼睛(我不确定那是否是眼睛)则在那团雾气中闪闪发亮。

Вий看来很喜欢你呀,御主。末代皇女不紧不慢地踱着步子,很少有人生前就能讨精灵的喜欢的。

Вий重新变成她手里的玩偶的模样。生前……生前,不如我们来谈谈你的事情?会喝酒吗?

不,不会。抱歉。我说。

会跳舞吗?

会一点儿。

那么我们现在来跳。

我拒绝了她。不,不行,安娜斯塔西亚。我们得随时待命。迦勒底的人随时都可能到这里来。

安娜斯塔西亚没听我的话,快步向前,我这才注意到她礼服裙下的脚没穿鞋子。她握住了我的手掌,也顺势按住了我的肩膀。

那么我们现在来跳。你先请。她轻柔又不容拒绝地命令道。

【慕】学不像!

【政】省略号有点那个意思

【政】其实我一直觉得我最大的特点是重复【?

【政】特别是重头

6 一句话写写对方现在最喜欢的角色或CP

【政】“五月的花在平原上开放,不必考虑十二月的气候。” (明日方舟,凛冬/真理)

【慕】“坚决捍卫方面包和苹果派在欧塔斯家餐桌上的权益!” (ACCA,吉恩/尼诺)

【慕】(我怎么这么草

【政】草,真的好草!

【政】我ACCA不愧美食番【?

7 各自给对方出一句对白并展开

(这题因为阿政不知道原题目到底怎么个意思,进行了魔改)

【政】你想好了吗【

【政】我的想好了

【政】“但你还是做了。”(很适合你发挥

【慕】那我又要来生草了

【慕】“回家去吧。”

【政】草

【慕】很草吗(

【政】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是兽娘二

【慕】啊我没看过兽娘2(

【慕】盲狙了吗!?

【政】盲狙了

【慕】草,巨草,大草原

阿政的场合

凛冬拉着她,一路飞跑着上了宿舍。她快活地就像只蝴蝶,边跑边大声唱着从前她们在切尔诺伯格的宿舍里唱过的歌儿,唱春天的花,唱秋天的草,唱水边的姑娘也唱田上的丰收,这动静引得罗德岛其他干员纷纷探出头来看发生了什么事儿。

真理被她拽着一路小跑,在她的歌声里轻轻跟着哼唱。进了宿舍以后凛冬从床角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来半瓶白酒一把撂到了桌上,真理先是一愣,接着叹了口气。今天的凛冬有点飘飘然,红光映得她脸庞生动,只有这种时刻她更接近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而非杀伐决断的领袖。真理看了好一会儿,凛冬语气兴奋地说着什么,真理听不清,也没听清,她只是接过凛冬递来的瓶子灌了一口,从心底烧起来的火给了她一点勇气。

凛冬,她听见自己说,声音像是隔了一层厚厚的水,回家去吧,我们回家去吧。

凛冬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真理强迫自己看着她的眼睛,本来只是不允许自己逃避而做出的行为,她却在这对视中看见了凛冬眼里冷却的兴奋、茫乱的愤怒和无着无落的困惑。真理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凛冬,这短短十几秒让她闻到了血的味道。

为什么?凛冬先低下了头,她试着找回自己刚才的声音,我们出来的时候就约好了的,那里不是家,不是吗?然后她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盯着真理,一字一句、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你现在要我回去?

真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政】你开心吗,写了你CP

【慕】哦哦哦哦哦

【慕】哦哦哦哦哦哦

【慕】同志,伏特加.jpg

【慕】吨吨吨.jpg

慕儿的场合

明智光秀依旧上班严格朝九晚五,加班到地铁停运也没有任何怨言,周末带简单礼物去敲信长家家门,但实际上也不会真正和织田信长聊多久就会走。信长就当他是为他的跟踪行为感到抱歉,至少接下来很久他都没有继续这么做。

“虽然说只是跟踪而已,我也其实不怎么在乎——”织田信长捏着录音笔端详一番,然后扔给他。“但你还是做了,而且证据确凿。哇好恐怖,我和冲田溜去打街机不会也被你看到了吧!我给冲田打电话去,不,不是说你的事情。”

明智光秀感到羞愧。对于他表现出来的情感,织田信长简简单单地就将它化解了——或者说她根本不在乎?织田信长从来没有给他女子高中生的感觉,就好像她已经活了一百多年,已经经历过足够多的事情,天下所有的溪流都会朝她涌去。

【慕】旧文填充(不是

8 写一段自己最不擅长的风格

我们一致认为宝老师的骚话是最难写的,并在尝试后以纷纷失败的结果证实了前述结论。

最后都选择了旧文充数(……)

阿政的场合

“那为什么……”

“唔,具体的‘非这么改不可’的理由倒也没有……不如说,是一种剧本家的直觉吧。”

光的脸上写满了疑惑与不解。

奈奈也不着急,组织了一下语言,像一位执教多年的老师一样解释道:

“这里呀,是要作为一个高潮,引起观众对于‘思念’的共鸣的,对吧?”

“是的……”

“但是,大家内心的告白是不一样的呀。”

“……?”

“嗯,面对重要的人,想说但说不出口的、没机会说出来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来的思念,那是重要的告白。对于观众……甚至对于王国里失去了思念的大家来说,不一定是‘我很想你’,也可能是‘谢谢’‘对不起’‘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或者‘我爱你’……所以,我觉得那里留空比较好,这样的话,所有人都可以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思念投射进去,由主人公替他喊出来——代表着重要的思念的,直达人心的告白。”

“奈奈说得太抽象啦。”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们身边的纯那,手里抱着小山一样高的书籍。

“给,奈奈可能会用到的设定资料,十三本。”

“纯那好厉害~谢谢♪”

“归根到底,奈奈想说的,其实就只有‘自己的心情永远是独一无二的,想说的话一定要好好地说出来’——这么一件事而已哦,神乐同学。”

光愣了一下,思维还没有转过弯来。

代表着重要的思念的,直达人心的告白。

“小光是有心事吗?”

奈奈突然转换了话题。

“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哦——跟华恋有关吗♪”

“哎?”

【政】这篇就是太轻小说了【

【政】我写不下去了,所以坑了(大草)

【慕】xs

慕儿的场合

“你保重,小马,”米拉凑过来给他额上轻轻一吻,“可别死了!记得给我打电话。”然后把写有她加密通讯频道的纸条塞给了他。

这还真是米拉·韩的风格。马特·霍纳登上舰桥,凝望着宇宙中离他越来越远的雇佣兵舰队。他的视野开阔,没有任何可视陨石群,当然也没有麦格天雷挡道。他上衣口袋里装着米拉的通讯方式,心情格外沉重……但或许并非如此。

“我听说了米拉·韩的事情,马特,”雷诺忍住笑意,“我觉得你以后玩牌恐怕运气不会那么好了。情场得意,牌场失意嘛。”

“别提了。”

“然后我们就能一起把他的裤子输光。”泰凯斯插嘴。

“我有个问题,”马特说,“雇佣兵打牌的时候有换牌这一规矩吗?”

“换他妈的牌,”泰凯斯说,“老泰凯斯和那群雇佣兵打了十几年交道也没听说过这种规矩。他们干架狡猾,打牌可从不耍赖。这事你从哪听来的,小朋友?”

【政】骚话真是史上最难风格

【慕】太难了

9 写一写想看对方写的梗

【政】………………哇靠

【政】没有咋办【????

【慕】想啊!(重击

…………

【慕】梗和cp吧(放宽限定

【政】想看你写魅影病蕉和小C纯纯!【灵魂呐喊

【政】(重点是病蕉)

【慕】那我就要看你写少歌手游活动那个mafia设定的香子双叶!

【政】草,那个活动我没打

【慕】草

【政】我回头看看剧情回放

10 选择一个角色与对方交流过后写一段他们的拉郎

【慕】草 这个好玩

【政】先定一下男孩子女孩子吧!

【慕】随便啊!我在想是不是得选我们俩都认识的角色

【政】也不用很熟悉,有个大概印象就行?

(选了一圈)

【政】我决定点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海猫的楼座阿姨吧xs,是你喜欢的被家庭关系困扰的女人呢【

(然后慕儿挑了一轮月系的都不行,不是阿政没看过就是看过也忘了,于是转向同为同人御三家的东方)

【慕】你说个数字,1-17

【政】13

【慕】那就魔理沙

【政】?!

【政】这组合,绝了

【慕】xswl

【政】你知不知道海猫有玩过东方梗的

【慕】不知道诶

【政】杰西卡在学校玩cosplay,就cos魔理沙

【慕】草

【政】……我觉得我不会写【抓狂

【政】一人一段你来开头吧【???

【政】我来接你的

【慕】行(

雾雨魔理沙罕见地收拾起自己的屋子来。堆得高高的魔法书,成捆的《文文。新闻》,在魔界找到的仙贝(真的能吃吗?)和飞仓留下的碎片,以及她乘着扫帚四处调查时获得的各种各样的收藏品,全部分批被放在门口的空地上。

难以收拾的屋子是不存在的,只要不去收拾就可以了。但一旦收拾起来就会变得相当麻烦,魔理沙站在门口思索有没有什么能让她的收藏按类型自动分类的魔法的时候书架却又塌了,又让她手忙脚乱好一阵。

“你看起来需要帮忙。” (by 慕儿)

陌生的声音吓了魔理沙一跳,转头就看见那小姑娘站在门口,委委屈屈地把两条腿落在杂物之间。

是人类的小孩子,真少见,魔理沙惊讶地想。

“我来找贝阿朵莉切,不过好像在森林里迷路了。”

“贝阿朵莉切是谁?”

“我的一位魔女朋友。”

“诶——我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位魔法使。”

收拾到一半的时候,魔理沙招呼这个自称右代宫楼座的小姑娘坐下来歇会儿——不得不承认,在收拾杂物这件事上,楼座前途不可限量。

那位被称为贝阿朵莉切的女性,据称有和魔理沙一样的漂亮的金色长发。

“你是想学习魔法吗?”

“魔法真的存在吗?”楼座眼神一亮,随即小声抱怨,“留弗夫和绘羽姐总嫌弃我,父亲大人也不喜欢我,学会魔法的话,是不是就能变好一点呢?”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魔理沙将双手抱在胸前,“你家里的事情我不知道,不过魔法确实是存在的。”

她笑了起来:“想试试吗?”

(中间跳一跳)

多年以后。

“楼座阿姨!”“妈妈!”

真理亚三两步跑上前来,扑到她怀里,带着真理亚回来的朱志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啊,是朱志香吗……照顾真理亚麻烦你了,你这一身是……?”

朱志香“哦”了一声,提起裙子转了一圈:“学校社团活动,是cosplay来着。”

“……魔理沙?”楼座有些困惑,又将信将疑地吐出三个她已经有些陌生的音节。

“诶——?”朱志香惊讶,“楼座阿姨知道这个吗?是的哦。”

“与其说是知道呢……”话只说到一半,楼座突然改变了主意,她狡黠地笑了笑。

“这是个秘密。” (by 阿政)

【慕】wwwwwww

【慕】怎么结尾也有了

【政】我就是你提魔理沙的时候我就觉得可以这个结尾(?)

11 和对方是怎么认识的

【政】对不起我已经忘记了………………反正是在虫网认识的………………熟起来我觉得可能是四年前搞玻海本的时期我老催她文就熟了(?)

【慕】因为玻海吧(笑)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熟了起来……
居然认识了也有好几年了啊……

12 简单形容一下两人的关系

【政】交过老底的狐朋狗友.jpg,一起在南京的大热天里坐在马路牙子上吃过KFC的咕咕同盟

【慕】我单方面被cue很多(什么)
虽然被cue很多而且一点都不rio!但是我讲的东西她都能很快day到!真的是很好的人!

13 对对方有什么期待或者祝福

【政】最大的期待当然还是快把JO本出了!!然后我的G文!!(敲打)
最大的祝福,其实也没啥吧,那么就祝这个慕儿早日从性冷淡的状态里找到恋爱的感觉(大笑)

【慕】好好睡觉,保持精力,不要把自己烧坏了!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