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花みたい だからな、この、 降る雪 は。

棺と花束

关周|各种发在楼里的小片段
5,482字小说同人白夜追凶关周142次阅读0条评论

越南F4

起因

要不还是来老三项8
呆嘎全都默认了便当一定是发给老关的吗,能不能反向涛一涛老关存活的可能
№2824 ☆☆☆= =于2018-03-07 13:17:19留言☆☆☆
 
存活的话是不是免不了要坐牢……
№2825 ☆☆☆= =于2018-03-07 13:19:35留言☆☆☆
 
坐牢也不是不可以,周巡可以申调去做狱警(不是
№2831 ☆☆☆= =于2018-03-07 13:24:56留言☆☆☆
 
哭了!让韩律师给介绍同僚吧
№2846 ☆☆☆= =于2018-03-07 13:44:29留言☆☆☆
 
周:韩律师,听说你业务水平过硬
韩:都是别人抬举
周:帮我劫个狱吧
韩、赵:??????
№2849 ☆☆☆= =于2018-03-07 13:46:20留言☆☆☆
 
这个思路好!!
№2851 ☆☆☆= =于2018-03-07 13:47:23留言☆☆☆
 
越了狱去越南,津港f4变越南f4了……
№2853 ☆☆☆= =于2018-03-07 13:48:18留言☆☆☆ 

正文

你们要的越南F4,假设这是他们干的第一票


正义不昭,如果蝼蚁不去怜悯蝼蚁,就再没有别人来怜悯蝼蚁了。

关宏峰从前在书上看过类似的理论,但真正从感性上接受这一点,是在来广西之后。

关宏峰抱着进入广西之前赵馨诚塞给他的一把AR15,在芒街某场巷战过后,靠在残垣断壁之下喘着气,企图让自己跳得快要爆炸的心脏平复一些。

他现在应该想什么?开枪后的一片空白攫住了他,像是转速过快而陷入空烧的发动机。

“周巡……”

对,周巡。周巡在哪儿。

这个名字在脑海中划过的一瞬间,关宏峰感觉整个人的血液重新开始流动,空烧的大脑也突然清晰了起来。

他的任务是掩护周巡,周巡的任务是吸引火力,韩彬跟赵馨诚的任务是在他们的配合下取敌首级。

成功了吗?关宏峰拍掉身上的尘土瓦砾,扶着墙借力站起来。他有点怕,记忆里宏安码头那一晚的枪声与刚才芒街的枪声交织在一起,过了很久关宏峰才意识到自己在怕什么。

他怕周巡死在自己面前。

他们好不容易才从津港逃出来,在重重封锁道道追杀下逃出来,不能就停在这里。

“周巡!”关宏峰用前所未有的音量喊这个名字,喊得有点破了音。

“哎老关我在!你出来往前走一点儿!”

街尾传来熟悉的声音,关宏峰终于松了一口气,差点脱力地跌回去,幸好手上及时撑住了劲儿。

“你怎么磨磨唧唧的,人韩彬都回……”周巡的声音由远及近。“老关……你没事吧?”这是看出来关宏峰脸色不对,“受伤了?要不要紧?我去找——”

关宏峰摆了摆手:“我没事。”

然后他上上下下地把周巡打量了一遍,深吸一口气:“你怎么样。”

“没事儿,有你掩护我能出什么事儿啊,就擦破点皮。”周巡迎上关宏峰打量的目光,掐灭了手里的烟,“真没事?”

关宏峰点点头:“走吧,跟韩彬他们会和。”

“噢,好,走。”周巡跟上关宏峰,就好像他们在津港时一贯的步调。

走到街尾的时候周巡突然听见前面的关宏峰叫了一声他名字。

“周巡。”

“哎我在,什么事?”

今天老关有点奇怪,可惜走在后面周巡也看不到关宏峰的表情,不能下一个准确的判断。

关宏峰沉默了好一会儿,扶了一下枪,说:“没事。”

隔了一会儿又说:“没事就好。”

高空的层积云渐渐散开,阳光慷慨地照耀在芒街的废墟之上。

能回头的路都不叫末路。关宏峰想,但幸好他不是一个人走。

星际AU(?)

起因

好担心内鬼发现周巡手上有名单啊
№3202 ☆☆☆一根黄瓜于2018-03-09 12:19:56留言☆☆☆
 
让我们拭目以待第二季周巡选手能不能保持幸运值(。
№3204 ☆☆☆= =于2018-03-09 12:30:49留言☆☆☆
 
可以的!他蜜汁幸运!
№3205 ☆☆☆= =于2018-03-09 12:33:05留言☆☆☆
 
周巡的幸运值确实很高,有生之年遇到大关都花不完所有运气的那种(我在说什么
№3207?☆☆☆= =于2018-03-09 12:35:04留言☆☆☆
 
我觉得当年遇到老关其实是幸运的开始!!
№3208 ☆☆☆= =于2018-03-09 13:33:20留言☆☆☆
 
然后老关就中途出舱了
№3212 ☆☆☆= =于2018-03-09 18:43:42留言☆☆☆ 
 
然后老关把幸运BUFF都给周巡了,自己毅然决然热了便当……(住口)
№3211 ☆☆☆= =于2018-03-09 18:40:40留言☆☆☆
 
停一停,停一停.jpg
№3213 ☆☆☆= =于2018-03-09 18:45:53留言☆☆☆ 
 
等等,我以为接下来会顺势发展成星际AU的脑洞
№3215 ☆☆☆= =于2018-03-09 18:48:53留言☆☆☆
 
星际AU有的看吗
№3217 ☆☆☆= =于2018-03-09 19:37:09留言☆☆☆ 

正文

填坑填得都要秃头了还是写不出……来xjb写一段吧
我好久好久没看科幻了,也不太记得起星际跟科幻到底有没有差或者差多少……解解霉霉们将就着看8


他到底还是自私了一回。

那也没办法。周巡定了定神,开始对照着引导程序给出的表单开始检查设备。

“主能源。”“引擎挂载。”

“数控单元。”“开。”

“引导模块。”“挂载。”

“恒压模式。”“AUTO。”

“启动。”“慢车卡位。”

……

会成功的吧?

耳边传来嘈嘈切切之声,探索船在启动时会有一段时间与“长丰号”主舰通讯不良,白噪声和侥幸传递进来的解析失真的信号有点吵,但周巡还是没舍得把通讯频道关掉。

——这可能是他与剩余的人类之间,最后一点联系了。

“精确导航,33,271.5,42,打开手动修正。”周巡启动了探索船的方向系统,“加速脱离。”

探索船启动顺利,在脱出主舰的那一刻,通讯频道里闪现出那个他最为熟悉的声音。

“周巡!我没批准你的行动!你听见没有!回答我!”

周巡闻言笑了一下,心说认识十五年,还是第一次见老关这么着急,这把可算值了。

“你可闭嘴吧老关!”周巡吼了一嗓子。通讯频道接通后,对面显然被他这一嗓子堵了一下。

周巡说:“主引擎转向给那操蛋的陨石雨撞坏了,你要想还想去581c,还有别的办法?”

格丽丝581c,这颗距离地球20光年的美丽星星是“长丰号”上所有人的梦想乡。

他们出发前往这里,穿越了这片小行星带。

这段小行星带刚形成不到百年,他们出发时,人类现有文献还没能对这一段“路况”有精确的测量,更谈不上航行经验。

只是不巧,穿越这段小行星带的时候,被卷入了一场风暴。主引擎的转向模块损毁。

可他们已经偏离了航向。

他们正在离目的地越来越远。

“我们可以等漂过这段小行星带……”

“然后再花个五年时间或者十年时间修好主引擎再调整航向?”周巡打断他,“拉倒吧,我们只有八十年,这会儿已经过了十五年了,我们没有下一个五年或者十年可以荒废了你懂吗,关宏峰?”

“……我们可以空抛。”关宏峰的声音依然冷静,但不知是因为通讯质量正在变差,还是因为关宏峰真的动了情绪,声音里竟然有种掩饰不住的颤抖。

如果不是空间上的阻隔,周巡真的很想揍他一顿。

“老关同志,你不能因为我擅自行动就把自己引以为傲的智商丢了。”周巡一本正经,“现在唯一能让‘长丰号’转向的方法就是借助探索船反推,那叫什么,动量守恒吧。”

周巡顿了顿:“进行空抛的话,没人在上边手动修正,光靠自动校正,失之角秒,谬以光年啊。”

频道里安静了一会儿,周巡想象得出来,那边关宏峰应该张了张口,但是找不到反驳的词汇。

关宏峰说:“横穿小行星带是我提的。”

周巡说:“咱俩一起提的。”

关宏峰说:“我是队长。”

周巡说:“就因为你是队长。”

通讯解析修正已经到了最大值,探索船脱出后,周巡已经没什么别的事可以做了。他闭目仰面躺着,说:“老关你也别怨我,你看咱们队这个配置,老刘拖家带口的,亚楠跟你弟弟新婚燕尔还有望给咱们队带来新成员,小周小赵小汪都是年轻人,就咱们两条老光棍无牵无挂,你是队长,以后的事儿多着呢,砖头肯定只能我来当。”

“周巡……”

“我不写检查,写了也交不到你手上。”

“你不是。”

“啊?”周巡愣了一下,“不是什么?”

“无牵无挂。”关宏峰说,“我也不是。”

这回周巡是真的笑开了,开心得跟过年一样。

“你承认了?”周巡砸了咂嘴,“那是有点可惜,我差点后悔了都。其实还是挺后悔的,早知道有这一出,我不该跟你说那么多……”接着周巡话锋一转:“通讯还能保持多久?”

关宏峰回答:“两天吧。”

周巡说:“那你陪我聊过这最后两天呗。”

对面突然沉默了。

“老关你是不是哭了?”

“……没有。”

“想也是,你怎么可能哭。从十五年前丫把我坑蒙拐骗上这艘船,到今天,就没有你关宏峰搞不定的风浪,换谁都不行。”

“周巡,看你九点钟方向。”

周巡一愣,连忙打开观察视窗。

方才袭击过他们的陨石雨,此刻正成群结队地、奋不顾身地向着一颗大行星呼啸而去,它们奔跑、坠落,灿烂得如同大年夜里盛放的烟花。

只是绚烂程度比烟花要高上几个数量级。

“老关啊。”周巡喃喃地说,“这算吉兆不?”

“嗯。”

“我跟你说,你们得去581c。不要返航。”

“……出发的时候就没想过返航。”

“我相信你。”

“嗯。”

这是人类所不及的远方,是他们不可相抗的宿命。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惊蛰》番外其一

白情都没过节气氛啊你们!
№3465 ☆☆☆Ao于2018-03-14 20:46:33留言☆☆☆
 
论文式白情节【什么
№3466 ☆☆☆六月禾于2018-03-14 20:49:42留言☆☆☆
 
解解你想什么时候让关周见面!
№3468 ☆☆☆= =于2018-03-14 20:58:05留言☆☆☆
 
我那篇文吗……
我暗示得还不够明显吗!下一章!就!见面!(好了打住不要在楼里发散同人【。
№3471 ☆☆☆六月禾于2018-03-14 21:02:14留言☆☆☆
 
起码白情一人po个最喜欢糖,不含便当的糖吼不吼啊
№3470 ☆☆☆Ao于2018-03-14 21:01:31留言☆☆☆
 
好!等我洗个澡回来??
№3472 ☆☆☆六月禾于2018-03-14 21:03:26留言☆☆☆
 
批准洗澡了。
(好像有啥不对……)
№3473 ☆☆☆Ao于2018-03-14 21:04:35留言☆☆☆

  • 二一三之前,长丰支队的日常
  • 是《惊蛰》Chapter 6里提过的那段黑吃黑(弥天大雾)

长丰支队追查这个杀人案已经快一个月了,嫌疑人狡猾得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他就像一条暴雨季节的泥鳅,在津港湿润的土地里滑不溜秋地游弋,几次抓捕行动都扑了个空。

“关队,这行吗?就咱俩?”周巡在副驾上整了整刘海,摘下了那副骚包的太阳眼镜。

此刻,他们正行驶在去往津港站的高架上,距离目的地还有不到五分钟。

关宏峰偏过头瞥了周巡一眼,又转回去目视前方认真开车:“之前那么多次围捕都失败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周巡做洗耳恭听状:“为什么啊?”

关宏峰答:“我们在给他下套儿,他也在给我们下套儿。”

“所以你这次要出其不意,单枪匹马地擒贼上首。”周巡佯作赞赏地点点头,“关队高明啊!”

“你少贫。”关宏峰被周巡这浮夸的语气逗笑了,“一会儿机灵点,人多眼杂一看就追不上的时候别拔腿就上。”

“是是是,一切行动听关队指挥。”周巡满口应允,等车甫一停稳,就拉开车门冲了出去。

关宏峰锁了车,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带着几分无奈地想周巡这个性子还得再磨一磨,太急躁容易犯纪律。

也不着急,关宏峰想,还有时间慢慢教他。

津港站是津港修建年代最久的一个车站,比津港南站和津港西站客流量稍小一些,但也仅仅是对比其容载量而言的小,实际客流依然可观。

关宏峰在进站口的显示牌下站了一会儿,眯着眼浏览着显示牌上的检票信息。周巡见他许久没动静疑惑了一下,又不敢出声怕打断关宏峰的思路。

两人就这样在往返的人流中站了一会儿,终于关宏峰向周巡招招手:“走,B11,花城南方向。”

周巡疑惑:“可是关队,江州方向在A4检票口……”

“明天就是他母亲的忌日。”关宏峰头也不回,知道周巡一定在后面跟着自己,“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回江州,但同时他也不想被警方抓住。”

“直达江州的车一定是警察关注的重点,而到花城南的列车比去江州的最早一班列车还要早出发一小时,越早离开津港,被抓回来的可能性越小。”周巡接过话茬,“而且往花城南方向的列车中途要经过九省通衢的中转大站江汉站,还有别的吗?”

“进步了。”关宏峰微微扬起嘴角,给周巡的答卷打了高分,“还有一点,B11检票口离西广场最近,有风吹草动随时可以向地铁口方向逃跑。”

再向安检人员出示证件后,两人顺利走特殊通道进了候车大厅。

常年外勤侦查的经验让他们能从人海中迅速地分辨每一个可疑人员,同时从容不迫地装成行色匆匆的旅客中的一员。

“周巡。”关宏峰轻声叫了一声周巡的名字,并用眼神示意他目标。

周巡顺着关宏峰的目光很快看到了那个倚在立柱上,穿黑色风衣戴着口罩的男子。正准备冲刺的时候关宏峰及时拽了一下周巡的手臂,摇了摇头。

嫌疑人这会儿站在一个四通八达的位置,便于观察、更便于逃跑,翻过安检口的围栏就是直下西广场的楼梯。他们只有两个人,贸然上前恐怕又要扑个空。

关宏峰正琢磨着该怎么把人拿下,就看见周巡往回走了几步,四下张望地寻找什么。

关宏峰心里一动:“怎么了?”

“老关,那边几个,认识不?”

周巡偶尔地会在两个人的场合时管关宏峰叫“老关”,这种时候常常意味着这小子想出了什么鬼办法,有时候甚至是有点不合规定的办法,需要他用“老关”来消解“关队”跟自己之间的上下级关系。

说白了是一种“我有个办法,但不合规定,出了事你反正会帮我兜着对吧?”的有恃无恐。

关宏峰看周巡那狡黠的笑容,微抬起头,摆出一副“你说,我听着”的神态,说:“津港站的几个惯偷。”其中一个今年都三进宫了。

周巡盯着他笑而不语。

关宏峰跟他四目相对了一会儿,实在没忍住,也跟着笑了一下。

他轻咳一声:“警民友好协作?”

周巡一副得逞的快活表情,笃定道:“警民友好协作。”

得到关宏峰的默许,周巡大步流星地走向那群摸包儿的,关宏峰看着周巡一脸大爷相地跟小偷团伙头头交涉。几个人一开始还推脱,周巡双臂前抱往那儿一杵,头儿立马缴械投降了,点了几个弟兄就扎进了人群里,向着他们的目标接近。

周巡一路小跑回来,邀功请赏:“怎么样关队,这招行不行?”

关宏峰笑着,嘴上却说:“等真把人抓到了再说。”

那一头,小偷团伙已经分工明确地完成了任务:一人撞人,一人碰瓷,两人圆场,嫌疑人还没来得及起疑,四名替警察卖命的惯偷已经打道收工,把嫌疑人身上的身份证、火车票、钱包、一卡通甚至超市消费小票都交到了周巡手上。

人群陆续开始排队检票,等排到嫌疑人的时候,他一摸口袋,突然慌张了起来,开始全身上下摸着寻找车票。排在后面的人群不耐烦地催促前边快一点,检票员善解人意地说要不您先到旁边找票。

就在这时,关宏峰说:“周巡,就是现在。”

话音未落,周巡离弦箭一样冲了出去,眨眼工夫就在群众的惊呼声中按住了嫌疑人。

关宏峰摸了摸下巴,心说以行动力而言,周巡真是好猎犬,这世上就好像没有他抓不到的人。

庆功宴上,周巡边喝酒边跟队里其他人吹牛逼,既夸关队的分析如何准确,也夸自己心思活络有办法。

关宏峰把最后一块烧鸡挑进嘴里,说:“没看出来你挺适合黑吃黑的。”

“嘿,说好了是警民友好协作,怎么就黑吃黑了!”周巡放下酒瓶,格外不服,“我要是黑的,你还能是白的吗?”

“不说这个。”关宏峰伸手从周巡手里抽出那半瓶酒,放到地上,“你这光吹水了,菜都让其他人吃完了,你不饿啊?”

周巡被这么一问才意识到是挺饿的,追捕的时候消耗挺大。

周巡试探道:“怎么着,关队你请?”

关宏峰看了他一会儿,点点头:“一会儿散了再出去吃点夜宵,我请。”

桌上同事一片抗议声,强烈要求关队雨露均沾。

周巡先是横眉冷对诸同事:“我抓的人,怎么就不能让关队开小灶了?”转头又问关宏峰:“咱去哪儿吃啊?”

关宏峰气定神闲:“大唐宫。”

周巡一脸无语:“怎么又是那儿。”

“我请客,我说了算。”

“好好好,都听你的。”

End.
声明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