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京华|京华十五,烟云不散

!Warning
Rating:G
Warning:/
Fandom:媒体拟人
Relationships:解放(解放军报)/任民(人民日报)
Attention:任家小妹要离开我们出去闯荡世界啦,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无论如何,祝她一路顺风

送别会选在海淀黄庄,是任菁华自己的意思。任民比约好的时间来得早了一些,到了才发现圈里几个到得比他还早。

反倒是菁华还不见人影。

正好是周末,附近的大学生们成群结队地出来放松,一派青春洋溢的气息,他们这一桌气氛沉默显得与周围格格不入。“主角还没到,我们这群人倒是难得凑齐。”光明尝试着说了句话想活跃气氛,然而没人理他。

旁边一桌小青年们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忽然爆发出一阵笑声。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往那边看了一眼,接着光明像是被某种情绪感染了一样笑了出来:“这个菁华,我有点明白她为什么要选在这个地方了。”

杨诗吹了个口哨:“现在才明白你也太迟钝了——年轻就是好啊。”

“讲道理。”任环时露出一脸不可描述的表情,指了指对面辛华任民两个,“小杨啊你这话说得对老家伙们很不友好啊。”

被指着的两个老家伙笑了笑,任民刚准备说点什么,主角就到场了。

“哇哦,今天真是十分青春啊我的菁华小妹。”

帝都这会儿还不算冷,任菁华穿着一条红黑的格子裙,一头长发简单地挽了起来,就像个周末出来和朋友聚餐的女大学生。“是呀我就是特地埋汰一下你们一桌的老男人的。”菁华笑眯眯地坐到了任民和光明中间的空位上,“怎么样,服老了没?”

这话是冲着任民的,任民伸手揉了揉自家小妹的头发:“服,你解放哥上个月跟人新兵比武都能被人打趴下,哪能不服老。”

无辜躺枪的解放倒抽一口凉气:“那是失误!失误!卧槽任民你有完没完非得让大家都知道这事儿吗!”所以这事儿到底是哪个混蛋告诉任民的!

说真的其实任民知道了那么通常也就意味着这一桌人都知道了。任民解放两个人斗了会儿嘴的工夫,辛华菁华一老一少(?)已经迅速点好了菜,服务员一走,大家都知道这场饭局该进入正题了。

“真准备走?”解放问了一句,其实也不算问,他算是最早知道这事的一批人,比和北京市委关系密切的光明都早,毕竟菁华所有的手续都打任民这儿过,即使任民有意隐瞒,他很难一点动静都感觉不到。

“嗯啊。”菁华有点拘谨地坐直了身子,“考虑挺长时间了,觉得还是……有更适合自己的路可以走吧。”

一群人忽然都不说话了。除了杨诗,他们这一群人都是传统纸媒出身,算是眼睁睁看着纸媒行业一步步打拼出来,又在新媒体的冲击下境况日渐窘迫。互相之间有什么难处也都知根知底。

说白了任菁华那一句“有更适合自己的路”是委婉的说法,他们都知道这话的意思其实是“已经无路可走了”。她不是没有做过尝试,搞云周刊,改版面,跟任民学着做新媒体,但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其实我也有点不甘心的。”菁华埋下头低声说,“我也知道新媒体是大趋势……但是,我做不到任民哥那样啊,所有新媒体指数榜都占着第一。”

“别跟他比。”解放插嘴,“他什么性质,你什么性质,天天盯着任民给他拉数据的都不知道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呢,要比也是跟环儿……”

“别,我就一张背锅小报。”任环时翻了个白眼,举手投降,“天天躺着中枪,都快成筛子了。”

“……说得好像你不是全国自费订户数量第一的报纸一样。”

“自费订户数量第一我也是背锅报。”

“让你背锅你很不满吗。”任民终于出声,横了任环时一眼。后者很想顶一句但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认了怂:“没有。”锅嘛,谁背不是背,任环时自我安慰道。

菜陆陆续续上齐,众人开始动筷子。

“其实菁华这几年办得不错……”看大家各有各的心思,一直没出声的老大哥辛华终于开了口,“按理说,不应该是你的。”这句话是辛华的心声,纸媒最终总会走向衰落,辛华自己很清楚这一点,他能预料到纸媒总会一家一家地停刊,但他没想到任菁华会是最早离开的一批。

她还这么年轻,还值得一个海阔天空的未来。

菁华自己倒是很看得开:“哥,这世上很多事情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解放心里动了动,这话在小半年前的另一场送别会上他也听另外的人说过,说这话的是他曾经的七个战友之一。

那天晚上他们都有些醉了,胡乱地聊着乱七八糟的往事,也不管走不走调地扯着嗓子合唱了一首《团结就是力量》,钱进当时勾着解放的脖子,等合唱完了又自己唱了首《当你的长发拂过我的钢枪》,大伙儿都知道钱进的坎坷情史,随口调笑了两句,也不知道谁问了一句,钱进猛灌了一口酒,杯子重重地砸在桌上,在解放耳朵边上说:“他X的,这世上很多事情压根没道理可讲。”

解放也有点醉了,顺着话头问钱进:“之后呢?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旁边的汉子似乎踌躇了一下,叹了口气说:“我买了张车票,去看她一眼,看一眼就回来。”

那天晚上是解放打电话给任民让他来接人的,任民把其他几个送上出租车后才把解放捞起来扔进副驾驶座,也没急着开,听解放絮絮叨叨地把今晚的情况都跟他说了一遍。

然后任民凑上去吻了解放,没什么情色意味,只是恋人间交换的一个吻。任民吻得很投入,解放也回应得很投入,解放嘴里酒精的味道渐渐在两人舌间交缠扩散。

七张军区报停刊,意味着解放身上的压力更重了一层。任民不是不相信解放能处理好这些压力干好工作——事实上解放从来没让他失望过——他只是,心疼了。

他们不断加深这个吻,解放虽然有些醉了但意识还清醒,他从任民的反应里感受到了任民的情绪,知道这种情绪的来源是自己更让他脑子有点充血,比酒精上脑更令人亢奋。

解放反应过来的时候任民正用一种关切的目光看着他。光明和杨诗两个熊孩子已经开始对瓶吹,菁华坚决反对光明这种以(酒量)大欺(酒量)小的行为,跟杨诗组成了统一战线开始灌光明,辛华和环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最近的国际新闻,这送别会开得跟过年聚会一样——不过正主任菁华都态度洒脱来者不拒,他们这群自然也就甘愿舍命陪君子。

散场的时候任民解放和任菁华是最后走的,时间太晚,出租不好打,光明跟另一个大学生商量着拼了一辆车,辛华打算直接回社里,任环时打算直接走回去。

“哥。”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以后菁华叫了任民一声。她有点难为情但终于还是认真地看着任民说:“这几年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任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其实一直很喜欢自己家这个小妹,虽然从来没说过——菁华能干,肯下功夫,有年轻人的冲劲和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子,虽然也犯过一些错误,但任民依然对她有几分偏爱。

好在菁华也没指望她闷骚的任民哥能给出什么回应,她眼疾手快拦下一辆过路的出租车,刚上前拉开车门,又想起什么跑回到任民解放两人面前,一手拉起任民,一手拉起解放。

“那我就去寻找我的新天地啦,你们两个要连我的份一起努力啊!”菁华笑着把两只手勾到一起,“就算全中国纸媒都要倒闭,你俩也得做最后两家!”

“好。”“嗯。”

直到菁华乘坐的出租车彻底消失在任民和解放的视线里,他俩牵在一起的手都没有分开。

“责任重大啊任民同志。”解放一脸严肃。

“是啊,好好干吧,解放同志。”任民笑了笑,“答应女孩子的事情,不好食言的。”

fin.


补梗:
2016.01.15,《前进报》《战旗报》《人民前线报》等七大军区报随军区改战区挥别读者。
2016.10.17,京华时报传闻将停刊,后证实,十一月底将交接给北京日报社,2017.1.1将正式停刊,结束十五年办报的风雨兼程。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噢噢噢噢媒体拟人qwqqqq 爆喜欢拟人的!!!不过你当年入的拟人坑我好像都已经思维定势了写不出啥来【躺平】觉得吧,这些跟人关联太大的人文相关拟人,好难写哦,写着写着就往同人的方向偏。不过你是能把握度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