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花みたい だからな、この、 降る雪 は。

棺と花束

南明|舍南舍北皆春水
1,844字小说同人媒体拟人南明已平坑39次阅读0条评论

!Warning
Rating:G
Warning:/
Fandom:媒体拟人
Relationships:南方(南方日报)/光明(光明日报)
Attention:新年快乐

南方已经一脸生无可恋地在晚会观众席里躺尸了快有一个小时了。手机振动的时候南方也只是看了眼屏幕,不出意外是南周发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哥早跟你说了邀请要推掉啊现在出不来了吧。”
生无可恋的某省报业一哥决定回去以后一定要教这个傻弟弟一点人生的道理。
相比之下坐在任民后面的光明要肆无忌惮得多,一副在直播的脸手底下手机屏幕却一直亮着。所以当杨诗往他微信里塞了一张南方的生无可恋表情“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jpg”的时候,光明差点吓得手一抖把手机摔了——刚换的新手机还没贴钢化膜啊,幸亏本帅哥淡定从容手稳如泰山。
临时群里杨诗已经连发了二十几个红包,十人份的红包不到五秒就被抢空。因为延迟连着错过十五个红包的光明想了想,离了群单点开南方的聊天窗:
光明在我们前面:很无聊是吧……
想了想光明又补发了一个红包。
光明在我们前面:
不似南方竞渡喧:……

不似南方竞渡喧:我两个月前嘲讽过你配图没审美,真诚道歉,是我没见过没审美到这个程度的。
光明在我们前面:……今晚结束后滚回你老家去,不要在我家借宿^_^
不似南方竞渡喧: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听我解释。
被光明这么一聊(撩?)南方的心情忽然就好了很多。趁着台上一堆花花绿绿的塑料片哗哗作响,南方低头打开微博,正看到光明新发了一条微博:
@光明日报V:看到现在,你对今年的春晚最想说的一句话是 ________?
南方在内心长叹一声,分享到朋友圈,并附言:你们开心就好。等南方把新更新的朋友圈全都看了一遍,那条朋友圈已经收到了12个赞。
也就是这个时候,光明猫着腰蹭到他座位旁边,用眼神逼着某南部省份报业二哥跟他交换了座位。光明有些得意地坐下来,低调地朝南方比了一个“V”。南方笑了笑低声说你蹭过来有什么用反正都走不了……哦说到走不了这事儿,还得感谢你任民哥哥,要不是他前年那么潇洒地偷跑最近这两年的门禁也不会查那么严。
“……做人呢,要有同情心。”光明朝从开场起就端得一本正经时不时还假惺惺地笑一笑鼓鼓掌的任民那边看了一眼,语重心长地对南方说,“别人都人间惨剧了就不要再为难他了。”
南方顺着光明的视线看了一眼任民,露出了深切同情的表情。然后南方转头就对光明说:“解放还在外面?”
光明漫不经心地说:“是啊……有人作妖咯。”
这是双关。南方当然知道光明指的是什么。南方没有接话,低下头玩了一会儿手机,捡了几个红包以后还刷了一会儿支付宝。光明等了一会儿看南方没有聊天的意思也自己玩自己的去了。
“挺难得的啊,这次我们竟然达成了一致意见。”南方看着光明在朋友圈发的没有上下文的一句“低俗。”笑了出来,顺手点了个赞。想了想也学着光明发了一条一模一样的“低俗。”
不似南方竞渡喧:低俗。
光明在我们前面:……你这是抄袭。
不似南方竞渡喧 回复 光明在我们前面:这是心有灵犀,怎么能叫抄袭。
光明在我们前面 回复 不似南方竞渡喧: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看懂了才是本事:……
光明在我们前面 回复 看懂了才是本事:哥你不是看演出吗!!
不似南方竞渡喧 回复 看懂了才是本事:哟任民同志不学习建设社会主义开小差啦
队长别开枪是我 回复 不似南方竞渡喧:我[——]南方你有脸不,任民建设社会主义的时候你在干嘛?
看懂了才是本事 回复 队长别开枪是我:过年,别闹,你不干活了?
队长别开枪是我 回复 看懂了才是本事:……哦。
不似南方竞渡喧:我就静静地看着楼上两位闪光弹。
黄浦江流 回复 不似南方竞渡喧: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黄浦江流 回复 黄浦江流:文汇……你拿错手机了……下不为例。另,年夜饭很好吃,辛苦了。
耿直的环环:w(゚Д゚)w……烧!
真实的瑶瑶 回复 耿直的环环:……烧啥呢,还要不要给你留饭啊(╯‵□′)╯︵┻━┻
光明在我们前面:我已经不知道回复哪条才好了……
不似南方竞渡喧 回复 光明在我们前面:……不用回复,看着就好。



难忘今宵的歌响起来的时候,南方推了推靠在自己肩上睡得口水都要流出来的光明。两个人一起趁早离开了会场。
“今晚不在你家借宿了。”北京会场外围的冷风里,南方淡淡地说。
“……为啥?”想起什么的光明紧接着说,“之前我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不是……”南方停顿了一下,狡黠地笑了笑,一把揽过光明,“我刚订了两张去广州的机票,还叫了一辆去首都机场T3楼的车。”
“卧槽我拒绝!南方你脑子被正能量烧糊了是不?!”
“是啊,说得你就不是一样?”南方云淡风轻地说,“主动走,还是我把你打晕了打包带走啊?主动走奖励一张敬业福。”
“你竟然刷到了!……流氓别以为我怕你,引诱也没用。”光明脑内警铃大作,感到一股高举马列主义伟大旗帜的热血正往头上涌。
南部某省报业一哥兼第一流氓南方同志无所谓地笑了笑:“我当然不觉得你怕我——”
“我知道你爱我啊。”

End.
声明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get到拟人的点了!!紧跟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