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刻一生,无名的碑。」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 海猫鸣泣之时。

军党|贺电

!Warning
Rating:G
Warning:/
Fandom:媒体拟人
Relationships:解放(解放军报)/任民(人民日报)
Attention:活久见啊同志们,军党也是会发新粮的啊同志们(一脸坏笑);梗自军报年前被大领导视察一夜成吉祥物

解放从饭桌上下来的时候,正收到留守运营室的小编发来的情绪激动的短信:
“卧槽老大我们转发破三十万了!!!不是阅读是转发!!!!三!!!!十!!!!万!!!!!”
解放看到这个数字差点手一抖摔了手机。他在北京充满了雾霾味的冬风中吹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解放当机立断打开短信编辑界面就开始给任民报信邀功,可惜短信还没敲满十个字他神通广大的同行们已经开始轰炸一般地往他手机上发祝贺了。
“卧槽解放你可以啊!三十万恭喜!”
“三十万祝贺!请吃饭必须的。”
“解放你不要老想搞个大新闻,请吃饭吧。”
“解放哥这次我也是有功的!快说打算怎么犒劳我!”
……
解放在那一堆发信人里一眼看见了被自己高亮标记的人。
任民只简单地发了两个字:“贺电。”
领会上级精神能力极强的解放同志从这简单的两个字里,分明读出了挑逗的意味。

解放心情大好,熟练地按下任民的手机号,却在揿下拨出键的前一刻改了主意。他抬头看了一眼被堵了快十分钟也没动一下的马路,关上手机转身走向最近的地铁站。

对于解放的三十万转发任民一点都不惊讶,解放又是预告又是权威发布的反复强调,加上央视在新闻联播里猛浇一把油,这条微博不转疯了才怪。
任民不用细想也知道解放努力想火一把背后的那点小心思,圈圈粉给马上要来的生日预热一下嘛。虽然生日过不过都那样,但这个涨粉的机会,解放还是敏锐地抓住了。
任民半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着最近的热点新闻材料想着明天的社论应该从哪个角度切入。电视里新闻联播重播的画面正闪烁,但听不见声音——任民把电视调成了静音。
他看了看表,盘算着再有五分钟解放就该推开家门给他讲他的转发又涨了多少。

任民不由想起自己第一次转发破万的时候,解放当晚就做了一桌好吃的“以示庆祝”,任民虽然端着不说,却满心满眼的都是笑。
做新媒体的,阅读量就是工资条。
虽然任民手握着“教你做官”这一条撒手锏牢牢掌握着粉丝数量的绝对优势,又靠强大的大后方在与各大流氓平台的博弈里争取到了最大的利益——别以为他不知道,环环上次看见他微信公众号一天十推简直恨得牙痒痒。1
阅读量是有保证的,但转发量就要看各位读者大爷能不能赏脸了。特别是任民这种写新闻从来是谨慎再谨慎的务实风格,跟南方系一比,在传播上生生被压了一头。
虽然这么说吧,但新媒体指数的周榜月榜任民从来轻松高据榜首。
笑话,他发个鸡汤转发都能有三千好吗。
所以任民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转发过没过十万。
他只是在意解放给不给他庆祝,或者说,有没有一个足够强有力的借口把解放拐回来满足他的胃。
当然解放从没让任民失望过,不管是在满足他的胃上还是在满足他的饭后活动上。

解放推开家门的时候一肚子的话刚要倒出来就被他狠狠地咽了回去。
任民在沙发上歪着头睡着了。
解放轻轻地摇了摇头,找出一条毯子给任民盖上以后踌躇了一会儿,实在是没忍住,凑上去在任民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解放心里满满的“卧槽我媳妇儿就是好看,就是好看”的痴汉思想。
然后解放同志把地暖调高了一点儿,怀着一颗跳动的红心找围裙进厨房了。

任民是被丝丝缕缕飘过来的香味勾醒的。他睁眼的时候解放正站在他面前深情地看着他,看得他呼吸一滞差点动手把解放的衣服给扒了。
如果光靠眼神就可以做的话,任民相信解放已经把自己操过十来遍了。
任民伸手挡掉解放灼灼的目光,觉得能把自己声音控制稳当了后才开口说:“先吃饭。”
解放听话地点点头:“好,先吃饭。”

上了饭桌任民倒抽了一口冷气。
“卧槽解放你也太能耐了,你这是要上天啊……”如果我没记错奶香虾球这是上回国宴的配置啊,任民微笑着看向解放。
“讲道理我已经上过好多次天了。”解放当然知道任民这一句是双关,他诚恳地一边给任民夹菜一边说,“但我上天干嘛,你又不在天上。”你就在我对面,伸手可及的地方。

任民以茶代酒地敬解放说:“三十万祝贺,以后争取保持。”
解放笑着说:“保持三十万任民你在逗我,周榜月榜的第一你还想不想要了。”
任民沉吟了一会儿,说:“让给你也不是不可以……”
“吃菜。”解放仿佛预料到了下文,忙不迭地给任民夹菜堵上了对方的嘴。

事实上昨天下午大BOSS视察的时候在场的除了解放,还有尾随大BOSS来的任民和央视。
这不是第一次两个人在工作场合遇上,解放接上大BOSS后鞍前马后跑的同时,没忘记(或者说下意识地)得空就往任民这边看一眼。
也就是看一眼而已,毕竟两个人都是老油条了场面上的事儿一向端得好。
大BOSS敲好微博发出去的时候任民正在人群后边刷新微博。他的特别关注分组只有一个解放。看着“1条新微博”的提示任民勾了勾嘴角,越过人群跟得空的解放交换了一个眼神。

送走大BOSS后人群还没完全散去,兴奋的情绪还在军报社里洋溢。解放交代完之后的事情就乐颠颠地去找任民了。任民一个人在大厅角落里编辑微博,看见解放走到他面前,竟然二话不说就扯着解放的军装领带把人往下一带,压上解放的唇。
这个吻时间不长,却把解放魂都吓飞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从国际局势聊到京城八卦,在任民把奶香虾球消灭干净的时候解放忽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你也不怕被发现啊。”
任民一下反应过来解放指的是什么,皱了皱眉沉吟了一会儿才说:“当时作死心上来了就没管这么多。”何况当时那气氛根本不可能有人注意角落里发生了什么。
想了想任民又补了一句:“没亲完。”
说完含情脉脉地看着解放。

解放哪里还忍得住,拽起任民直接就亲了上去。
至于之后的事情,嗯,你们懂的。



  1. 其实被气坏的是77啦,7对党报微信一天十推简直怨念得不行23333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蓝湾 reply

    这事我有印象!!唉唉当年跟着科拟圈(?)的大佬吃粮的日子,真甜啊[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