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博士生,无期限延毕中。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上海组|六十五年

!Warning
Rating:G
Warning:/
Fandom:媒体拟人
Relationships:任解放(解放日报)/文汇(文汇报)
Attention:《解放日报》成立65周年生日快乐,当然,是以第二个生日计算

任解放刚从一个饭局上下来,饭局上一民政局的熟人一边比划着一边大声控诉刚过去的5月20简直把他们忙成了汪,说着说着还激动地又灌了任解放一瓶。等任解放半拖半抬地把人送上出租车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任解放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看了看,回了几条编辑部的通知,最后才点开文汇来的那条“等你回来。”自然地回了一句“刚下来,半小时后到家。”


对于任解放来说,5月20实在算不上什么特别的日子,文汇在午餐时问起他的时候他还愣了几分钟才反应过来,然后心安理得顺理成章地与文汇交换了一个吻——至于地点是在食堂这种事情,他们才不在乎呢。

反正他们结婚的消息早在去年就传得沸沸扬扬了。轰动有,闲言有,但渐渐地大家都接受了——一方面,做新闻了什么奇闻异事没见过,另一方面,任解放的特殊背景也让大多数人明智地选择了闭嘴。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某种特殊的效应,众人的目光越是看着他们,任解放和文汇就越是表现得默契十足时不时淡定自然地公开秀恩爱。任解放表示这让他有点找回了消失很久的刺激感。

“刺激感?”

“……像是那次外边在轰炸,我们在巷子里接吻的那种刺激感。”

文汇瞬间露出一副被噎到了的表情,抬眼瞄了任解放一眼。

“我靠你还记得啊……”文汇砸了咂嘴,“那次你疯得跟亲完这次没下次了一样。”

“情难自已,那是我第一次准确地明白这个词的意思。”任解放自嘲地笑笑,望向文汇的眼神里多了几份柔和的色彩,“而且,那时我已经做好了‘没下次’的准备了……所有意义上的‘没下次’。”

文汇觉得自己心里揪疼了一下,想了半天只憋出一句:“……别说了,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嗯,真的很好。”任解放不无感慨地说,“明天我们读者开放日,你来看吗?”

“我可不想去看你被新老读者们围着鼓励告白的景象。”

“哪有这么夸张……这年头读报纸的能有几个人。”任解放忽然想到了什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我被读者告白你会吃醋吗?”

文汇毫不客气地白了任解放一眼:“不会。”

“……真的?”

“……假的你就开心了是吧。”文汇仰起头长叹一声,“任解放,你都几岁了。”

“……按照官方说法,明天65吧。”任解放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不过也没错……49年,算是重新活过来了吧。”

文汇愣了一下,很快从任解放的眼里读出了他剩下的话。

——把你迎接回上海以后,才算重新活过来了。

“……行了,我去。”文汇最终选择了妥协。


六十五年,长得就像一辈子,短得也不过一瞬间。

文汇到的时候任解放正给一群小朋友介绍采编工作,文汇在队伍后面向任解放轻轻摆了摆手,后者没有停下讲解,只是会意地朝文汇笑了一下。

“我怀疑那群孩子都要爱上你了。”等任解放终于送走了那批孩子后文汇随口调侃道。

任解放显得毫不在意:“这是好事……反正你不在乎,我也不在乎。”任解放稍顿了一下,忽然露出一个有点狡黠的笑容:“文汇,你等我一下,等过了这一批参观的。”

“怎么了?”

“一个……小礼物。”任解放斟酌了一下措辞,“权当我忘了5月20那天的补偿吧。”


离任解放有空闲还有一段时间,文汇明智地一个人在展厅里闲逛。

他们曾亲眼所见的世界如今都变成了黑白照片里的历史。

多好啊,当所有人都只能通过照片来想象过去的时候,他们还有足够多的,也足够鲜明的回忆。

“文汇。”

“结束了?”文汇将视线从照片墙上移开。

“嗯。”任解放将手里一本看上去很有年头,但保存得很好的硬皮本子递给文汇,“礼物。”

文汇翻开才发现是一本相册。

从1949年开始……至今。每一张后面都标注了年月日,以及发生了什么。有一些文汇刚刚才看过,有一些事连他都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有上了报纸的,也有我自己的东西。”任解放笑了笑,“还挑了40张给‘解放号’。”

任解放放照片的顺序与常人有些不同,他习惯从最后一页开始放。于是文汇从前面往后翻实际上也就是一页页地将时间往前推进。

新世纪,90年代,80年代,70年代……

最后一张。



文汇忽然愣了一下。

上海火车站。

文汇忽然像是预感到了什么一样,有些急切地翻过另外一面——

“1949.6.21 接他回家”

“任解放,你——”

“嗯。”任解放平静地看着文汇的双眼,“六十五年,我都记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