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博士生,无期限延毕中。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上海组|这样就好

!Warning
Rating:G
Warning:/
Fandom:媒体拟人
Relationships:任解放(解放日报)/文汇(文汇报)
Attention:老夫老妻的日常

从北京回来后任解放径直回了报社,他推门而入时文汇正百无聊赖地弄着桌上一盆看起来奄奄一息的薄荷草,案头的一沓报纸已经按照日期叠好。听见声响文汇一下抬头看着任解放,眼睛捕捉到那人身影的一瞬间变得光华流转。他微笑说,欢迎回来。

“嗯。”任解放没有更多的表示,只是在经过文汇坐着的地方时俯下身轻巧地吻上文汇的唇。任解放和文汇之间的互动比不得北京那对来得热烈激情,他们更像是一种简单而温情的问候,任解放总是蜻蜓点水从不深入,但文汇总能从那若即若离的触感中感受到一种贴心的暖意。

“那边没事了?”

“基本步入正轨了。”任解放坐下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像是自嘲般地笑了笑,“看来我还没老,还应付得来。”

“噗,你要是老了我岂不是要返厂重修了。”文汇躺倒在椅背上望着办公室雪白的天花板,余光却在默默地看着一边翻阅报纸的任解放,嘴角不自觉就微微扬了起来,情人眼里出西施嘛……何况他家任解放是真的,长得挺耐看的,可能他们家的基因天生比较好。

下午的阳光悠悠地穿透玻璃打下来,窗外的上海在一片浮尘中显得熠熠生辉。

文汇很喜欢这里,即使外面的变化永远快于他们版面上的新闻,至少这里还留了那么一小块地方,让他和任解放能慢下来。

突然的声音让文汇的视线转了回来。任解放扔下报纸,揉了揉太阳穴恹恹地说:“……受不了了,我睡一会儿……十分钟后叫我。”

“又通宵了?”文汇蹙眉,看起来还通宵了不止一夜,不由得咕哝了一句短命鬼要不要这么拼命北京又不是没人。

“嗯……”说着就伏在了桌子上。

看他累成这样文汇自然地把什么“十分钟后叫我”自动过滤,随他睡吧,他们有的是时间。

时间,这件在现在的他们看来简直不值一文钱的东西在文汇的心里却有一种特别的意味。他曾经以为自己和任解放的人生经历也算得上轰轰烈烈,但现在,在他纷繁复杂的记忆里,能清晰忆起的却只剩下了45年他重新回到上海时,来接风的任解放用那种几乎把他融入自己体内的力度与自己拥抱,他甚至还能清晰记得他轻微的颤抖,在自己耳边因为内心的感动而有些乱的呼吸。

他还记得任解放沉着声对他说:“欢迎归队。”

然后一晃就过了这么久了,久到文汇看着小辈们打打闹闹都恍然感慨自己的热情哪儿去了。

“……怎么不叫我。”任解放在十分钟过后从桌上起来,语气平淡,并没有责备文汇的意思,更像是一种无意义的搭话。

“忘了。”文汇微笑,他一直是乐得配合任解放的那个。

其实文汇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任解放的,毕竟任解放选择留在上海,并不能说完全和自己无关。

文汇也清楚任解放的能力和理想,他甚至在背地里替任解放觉得不值,被困在上海这么个小小的地方,却分分钟替在北京的那群小子们担着心。但这毕竟是任解放的个人选择,文汇也无权多说什么。

他能做的就是陪在任解放身边,然后,消磨时光。

“……喂,你觉得上海如何?”文汇轻声问。

任解放一愣,他看着文汇的双眼,似乎从里面读出了文汇的意思。

任解放笑了笑,说:“挺好的,我很喜欢这里。”

文汇起身拉上窗帘,在一片氤氲的光影中静静地注视着任解放,眼神温柔。

这样就好,他和任解放都是知足的人。

真的,这样就好。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