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博士生,无期限延毕中。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军党|每逢佳节被逼婚

!Warning
Rating:G
Warning:/
Fandom:媒体拟人
Relationships:解放(解放军报)/任民(人民日报)
Attention:春节快乐=)

其实对于任民来说过年这事儿还是挺头疼的,没红包就算了,更烦的是,尽管借口工作他已经推掉了大部分过年的应酬和走亲访友的计划,但总有那么几个惹不起的七大姑八大姨要走走串串。

所以,任民也不可避免地会遇到那些折磨过万千小青年的问题——当然不是买房买车,是对象。

“目前还没有找对象的意愿。”

任民每一年都这样敷衍过去,一开始七大姑八大姨也就这么算了,但年年都用同一个借口显然也让亲戚们不大满意。

一般亲戚还好,遇上某些作死的亲戚的时候,任民简直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某些……作死的……亲戚。

“哥~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嫂~子~呀?”刚进门光明就一脸热情地迎了上来,整个人都差点挂在他身上。

任民的脸顿时一黑。

“没这打算。”任民伸手拍掉光明的爪子,没好气地回答。

“诶~这就是你不好了,哥你有房有车有长相,多少姑娘做梦都想要——嗷!”挨了一记暴栗的光明知趣地收了话头。

文汇坐在一边笑着打圆场:“光明别闹了,你哥是事业高于一切……不过……”就在任民挑眉心说文汇什么时候站他这边了的时候,文汇话锋陡转,一脸深沉地说:“不过……任民啊,你也该考虑考虑个人问题了,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对象?”

“十、分、感、谢,不、必。”任民笑着一字一顿地说,“先解决您的个人问题吧文汇兄。”

——每次拜年都非得搞得这么血雨腥风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好在其他人很快把话题转移到了其他人身上,只有光明那死小子时不时提起他的嫂子问题。

“哥你要考虑一下个人问题啊没有嫂子我很寂寞啊……”

“哥你不能老跟解放那小子一起混啊你最近都不来找我玩……”

任民很想揍他一顿。

解放来电话的时候文汇正在跟光明讨论那场笑点和槽点都很奇怪的春晚,而任民只觉得这个时候那响了几个音节就挂断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异常美妙。

其实任民平时都是开震动的,只是今天出来拜年,考虑到这种情况下避开提问炮轰的最佳计策就是一招金蝉脱壳,他特意把铃声打开等着谁快点把电话打进来。

听见铃声的时候光明神情微妙地看了任民一眼,被后者无视以待。

“不好意思,单位上好像有点事,你们聊,我先走了。”

“喔,慢走不送。”

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任民顿时觉得一身轻松。

“解放?什么事。”

听筒里传来一阵嘈杂声。

“?”任民一下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他又看了看手机屏幕,来电显示明白无误地表示出是解放的号码。

又过了一会儿那边才传来解放的声音。

“操……你他妈终于接电话了,再晚三秒钟他们又得给我灌一瓶白的……”

任民一听就皱起了眉头:“酒桌?”

“嗯,差点趴了……现在刚撤出来没法开车。”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解放报了地址以后就挂了电话等人来,一边腹诽着到底谁定的酒桌规矩一定要来者不拒,一边就打开了任民的主页。一刷新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阅读推荐。

……喔,一堆文学书里偏偏夹了一本霍金,意图也太明显了点——任民对那天晚上的事情就这么耿耿于怀?

虽然很想嘲笑他“就算是普及版你也未必看得懂。”

任民把解放送回家的时候解放的酒已经醒了七八分。

“今天不是上班日吧,上哪儿潇洒了?”

“走亲戚……”任民一想起这事就有点头疼,顺口转移话题,“啧,一身酒味,喝了多少?”

“比平时多点儿。”解放佯装微醉地揽过任民的颈脖,“怎么样,被轮对象问题感受如何?……我看见你主页了,‘春节亲友如相问,也许可以这么答’……你有房有车的全排除下来就剩一条对象能被轮了。”

任民挑眉,解放你小子挺机灵。

“没什么感觉,我说我没这打算。”

“喔,早跟你说下次出门带我一个啊……我保证——”

——妈的,烦死了。

任民扯过解放的领子,直接用一个吻堵住了他的话头。对方安静下来后任民略略离了一小段距离,笑着说:“你是打算他们问对象的时候就这样回答吧?”

“操,这可是你说的。”解放也跟着笑,借势又重新压上任民的唇。

“啧,一股子酒味儿。”

“知道你不能喝,就是来刺激刺激你怎么着?”

“……来试试看啊。”

嗯,春天嘛,春节嘛,真是一片春光大好。

至于后面的故事——

任民回到编辑部以后什么都没说,只是交代当班的编辑把那条带《时间简史(普及版)》的阅读贴反复转,转到天怒人怨为止。

解放当晚看到微博上九杀的阅读贴有点吃惊,想了想就顺手转了一条:

“……春节期间,哨所官兵每天顶风卧雪执勤巡逻。战友们,辛苦了!@人民日报”

正确的读法,大概是——

“辛苦了!@人民日报”

这样才对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