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博士生,无期限延毕中。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军党|今晚一起看月亮吧

!Warning
Rating:G
Warning:/
Fandom:媒体拟人
Relationships:解放(解放军报)/任民(人民日报)
Attention:梗自任民家微博

对于解放来说,基本没有假期概念,春节能跟任民翘班约会已经让他足够满足了。

当然,挨批之后就必须以百分百的精力投入工作了。任民那边的情况比自己糟糕得多,今天一天都得坐镇编辑部发稿,不能删博只好用新的文章来把之前带来负面影响的通讯刷下去。

回程的车上大部分同事都已经快要睡死过去,就算现在司机师傅放的是《英雄赞歌》这种激越昂扬的歌也挽不回大部分人神游到老家的意识。刚从东南沿海某机场完成采访出来,解放的手机刚开机就开始震动,解放愣了愣,解开锁,果不其然是任民的信息,以及十三个未接电话。

“你他妈去哪儿了电话不通。”

看来是在编辑部呆得足够烦了,解放本想回拨过去,看了看周围同事疲倦的睡颜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出来混谁都不容易,连个囫囵觉都不让人睡就太不人道了。

“在东南沿海出采访,关机了。”

快中午的时候把任民送回家以后解放就接到了采访任务,东南沿海东海舰队大年初一出任务,而他要领一班人出采访。事出突然,也没来得及跟任民打声招呼就回了单位。

看到任民的短信和未接来电的瞬间解放就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了。之前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因为出采访一星期都没回去,手机也因为在军区不得已关机,还因为工作问题不小心受了点轻伤,回北京后解放连单位都没回直接上了任民家,叫了两声门后解放听见屋里传来一阵乒乒乓乓什么东西倒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是急慌慌打开门的任民。

任民死死盯了他三秒钟,不由分说地扯过他的领子就是一个深吻。

解放先是一愣,接着很快明白自己作的不是一般的死。

任民放开他后的第一句是:

“你他妈没死?!”

解放第一次没有张口回敬任民——他看得出来,任民这次是真的急了,甚至连那个吻都带了难以抑制的颤抖。

“操,手上那伤怎么回事。”

“一点工伤,死不了。”解放挡掉任民伸出来想探查伤势的手,抓住任民手腕就把他往房间里拉,接着就把任民整个人摔在床上。

妈的,房间里一股子烟味。

“……”

解放很想骂人,憋了半天却一句话都骂不出来。

“一星期,什么消息没给就他妈给老子玩人间蒸发,军方的嘴闭得比他二大爷都严实……”

说着说着任民忽然说不下去了。

开玩笑……任民这种伪君子竟然也会哽咽到说不出话来。

“下次……”

“下次再敢人间蒸发——”

“没下次了。”解放再也忍不住,俯下身用吻粗暴地打断任民的话。

——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他要让任民的视线里,永远都有他的存在。

手机的震动声重新把解放拉回现实。

“平安就好。”

简单平和到不像任民的语气,解放看得心里一揪。没等他回复,下一条信息就发了过来:“看我主页。”

——“今天,日落后45分钟左右,在西方低空,可看到弯弯的娥眉月呈现'新月抱旧月'的景象,仿佛月亮船上抛洒下来一枚宝石,那是水星……”

“你丫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文艺兮兮了。”解放回复。

“审了一天稿子,都快成大字不识的神经病了。什么时候到。”

“两小时左右。”

“快点回来。”

解放抬头朝车窗外望了一眼,太阳已经完全沉没到了地平线以下,只剩下几缕余晖无力地支撑着天穹的色彩。

弯弯的峨眉月正婉然悬挂在低空。

“喂,你在看着吧。”

“啊,看着。”

解放勾了勾唇角,重新把视线投向遥远的天幕。

真是个不错的夜晚。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