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博士生,无期限延毕中。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军党|春节梗

!Warning
Rating:G
Warning:/
Fandom:媒体拟人
Relationships:解放(解放军报)/任民(人民日报)
Attention:接弗兰春晚梗

新年第一天任民醒得很早,尽管昨天晚上他才跟解放滚过一场称得上激情的床单。一想到今天铁定要挨一顿狠批他心里就不大爽快。
他伸手摸过床头的手机——昨晚的状态根本不适合审稿子,所以到最后他也没审多少条,干脆就放手让留守编辑部的人负责,想着都干了这么多年了不至于这点小事都不会做。

任民盯了微博页面整整一分钟。
——事实证明,任民低估了编辑部年三十留守的寂寞程度。

他心平气和给昨晚的负责人拨了个电话,对方接起电话的时候那声“喂,谁啊?”明显带了没睡醒的倦意。

“任民。”
任民强压住想把这货碎尸万段的怒火,努力让自己显得严肃而冷静——这一向是他的专长,解放也不知一次因为这点嘲笑他伪君子。
听见“任民”两个字对方似乎立马清醒了八分:“老大早,新年快乐……”
“嗯。”任民冷冷地应了一声,“昨晚的微博怎么回事。”

“啊?因为您说要尽量写得亲民一点……”负责人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是注意到了老大的心情不太好。
“呵。”任民怒极反笑,接着又拉下脸低声呵斥道,“你他妈还记不记得我们是什么单位!我让你拿出做时政版的态度来做不是八卦版!”
对方顿时吓得噤了声。

“没有下次了。”
任民一字一顿地说完,挂了电话。

“又出什么事了?”
解放在床上翻了个身。

“没事,还没到上班的点,你接着睡。”
任民说着就要往外走,解放叹了口气坐起来:“醒了谁还睡得着,你们编辑部的作死了吧?”
“妈的。”任民骂了一声,却也想不到下文,反正解放猜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任民披上大衣带着一股气就摔门而出。

解放一直都知道任民不好做人——不,应该说,任民的人做得简直里外不是人,他的职责就是贯彻上层指挥引导下情舆论,位置看似高高在上却受两头的气,宣传力度不够要被上头敲打,太过官腔又要被群众斥为狗腿。
解放按了按太阳穴,抓起桌上的手机就打开了任民的主页。

亲近有余,严肃不足。
但其实这也不能怪编辑部的那帮小子,春晚导演组自己整了这么多“国际友人”来,组委自己在宣传上又把着力点放在这里,编辑部多刷两条热情的喜庆话本就无可厚非,换在其他地方也许还能博得一片掌声。
只可惜,任民主页发布的稿件,代表的是国家立场,这样特殊的意义使得他在发布每一条通讯稿前都要再三斟酌。
昨晚是个例外。

解放刚看完第三条微博下面的评论——一如既往的言辞狠厉的骂战,他知道任民从来不在意这些,但还是有股无名火涌了上来。

“操。”
解放退出浏览器开始编辑短信。

“到地儿了?我出门了,中午回不来。”
两分钟后收到回复:“啧,骂上了。”

收到信息知道任民不方便回复解放也就不再回短信,转而考虑自己要怎么对付军方那边的问题,他不能撒谎欺骗上级,这是纪律,可也不能照实说。

……啧,神烦。

任民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一脸的阴云密布,遇见的同事都不由自主地绕道远行。

——这次真的犯了大错了,居然牵扯到立场问题。
任民感到一阵头疼。

刚出单位大门手机就震了起来,一短三长,是解放。任民没来由地心情就好了起来,他勾了勾唇角回拨解放的号码,接起来就听见解放不爽的抱怨。
“他妈的,这辈子没被骂得这么惨过。你那边怎么样。”
“差不多。”任民简短地回答,脑内空闲区域还在想着怎么撰文巧妙地嘲讽一下该死的冯氏春晚。“中午不回?”轻微上扬的尾音极具挑逗性。
果不其然,解放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啧”了一声后道:“你他妈在哪儿,老子去接你。”

解放从不明说他与任民的关系。事实上,他服从他的指挥,在任何事情上与任民保持一致,也让任民的视线里永远离不开他的存在。
也因此,解放绝不允许任民出半点差错。
差错即是危险。他喜欢危险的感觉,却并不希望它成为现实。

但每次见到任民,甚至只是一两句挑逗的话,解放都难以自持。
他想他可能是中毒了。

离任民还有不到两百米,解放标准的视力轻易就看见了裹着大衣的任民在单位门口百无聊赖地玩手机。
快到一百米时解放收到一条短信。

“小放子,红包想要多少?”

啧……
解放微微眯起眼睛开始拨号:“……把任民包进红包里就够了。”

五十米。

“喂,你他妈什么时候把红包给我,嗯?”

三十米。

他看见任民舔了舔嘴唇,镜片下的眼睛闪过狡黠的光芒。
解放加快了步子。

十米。

“什么时候发啊……”
“嗯……马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