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刻一生,无名的碑。」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 海猫鸣泣之时。
「陈塔」下的文章
陈塔|情歌
一 调休结束前的最后一天,陈意外起得很早,睁眼时脑中一片清明,就好像那些滔天的情绪在一晚上退了潮。她看着一会儿天花板,想了想,伸手摸过床头的手机拨通了诗怀雅的号码。 痴线嘎,依家几点啊,同我倾电话?(有病吧,现在几点啊,你打我电话?)凌晨四点三十七,诗怀雅那头中气十足的骂......
陈塔|送船
她们聊的基本都是无用的废话,但塔露拉很多年后仍然能记起其中的一条:某一年倒春寒的时节里,陈打着伞与她在河边走着,有细密绵软的雨丝斜斜地染湿她们的裙摆。
陈指着飘降的雨线说,这些雨,都是来自世界上无数条河的水。
塔露拉不甚理解地偏过头,正撞上陈闪着光的眼睛。陈又指了指河,说,最后它们还是会回到河里去。
陈塔|Fly me to the star
明ける夜を 告げた鳥よ
時計の針を今 止めて
流れ星がそっと 朝を滑っていく 零れ落ちて
Oh, fly me to the star
陈塔|涸辙
塔露拉背着手,往后退了一步,无力地说,可我想你好好活着。
陈看着塔露拉转身要走,牙一咬心一横喊道,我想救你,这都不行吗?
塔露拉脚步一顿,可终于没有回头。
她说,陈,你已经救过我了,所以,这次放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