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刻一生,无名的碑。」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秦路」下的文章
“您怎么看待小路的成长过程和思想变化呢?您理解的看着小路挣扎着、曲折着成长的秦队心理活动又是怎样的呢?”
但是当路铭嘉说出“两个人”这个词的时候,对于秦驰来说,这个世界就不一样了。路铭嘉说这话可能只是表达自己的处境,但对于秦驰来说,那就是唯一一条生路的路标。
关周秦路|幻觉
可能津港各分局各支队的队长和助理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属于某种冥冥的传统,有我这种降级申调也要做关宏峰的助理的,就有路铭嘉那样为秦驰把自己赔进去的。
我能理解,就是说不清这到底算好事坏事。
秦路|过河
“我只是发现,我好像推不开他。”秦驰的表情有点茫然,“其实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做到,但我并不想这么做。”
没等夏雨瞳接话,胡一彪毫不留情地放声大笑。胡一彪吊儿郎当地顺走了秦驰桌上不知谁剩下的半包薯片,用手指点了点秦驰,又支起来摇了摇,无限感慨地丢下五个字:
“你啊,作孽哦。”
秦路|存档
夏雨瞳的确很厉害,在某种层面上她敏锐得近乎鬼神,但她还是说错了一点。
七一四是很多事情的转折,唯独不是他自毁倾向的开始。
我心里很清楚,秦驰早在七一四之前就在找死,七一四只是给了他一个可以去死、以及暂时不能去死的理由而已。
秦队,这是我恨你的地方:不是所有人都能有一个堂堂正正去死的理由,可凭什么被剩下的那个就非得是我?
津港|Then, there's nothing I fear.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秦路/关周/彬诚
「我需要你信任我。」
「我相信你。」
「与你同行,还是送你离去。」
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秦路|各种发在微博的小片段合集
“您现在不是警察了,可我是。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过上正常人的日子,包括您,或者说,尤其是您。”路铭嘉说得很慢、很轻,但很认真,“这是我的愿望,那我就不得不用自己的什么来换。”
秦驰看着他的前同事、后辈以及继任者,路铭嘉最后一句同样不轻不重地敲在了他心脏。
路铭嘉说:“秦队,我的选择,您能明白吗?”
“政委政委,能聊聊你对秦路的理解嘛?”
能看到秦驰正上赶着往死路上去的人很多,夏雨瞳可以,胡一彪可以,冯潇可以,路铭嘉可以,甚至开了窍的邱冬阳也可以,但是能把秦驰从这条死路上拽回来的,恐怕只有路铭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