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刻一生,无名的碑。」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猫箱考察」下的文章
重生: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跟@土豆泡泡球 聊了一整晚,有一个深切的感慨:片子和观众之间有时真的是要讲究缘分的。 你说《重生》这片子能算进一流吗,我觉得够呛,但我确实比起很多一流的片子更加偏爱它。怎么说,就像我早些时候在群里跟蒋宝说的:一流的东西可能有优秀的意识优秀的内涵优秀的表现手法......
“您怎么看待小路的成长过程和思想变化呢?您理解的看着小路挣扎着、曲折着成长的秦队心理活动又是怎样的呢?”
但是当路铭嘉说出“两个人”这个词的时候,对于秦驰来说,这个世界就不一样了。路铭嘉说这话可能只是表达自己的处境,但对于秦驰来说,那就是唯一一条生路的路标。
“想听政分析一下胡一彪和夏雨瞳间sexual tension的具体模式,并且预测一下他们的关系在刀锋结局时间点后可能的走向!”
所有通常世俗意义上的关系——朋友,同事,或者对象——都不适用于他俩,他俩就只是很单纯地「有关系」,至于什么关系,无法定义。像《放逐》里互相打机锋开玩笑说「要么干脆咱俩凑合凑合吧」「好呀」——这话很有意思,谁都没当真,但谁都知道它「可以」是真的。
胡一彪夏雨瞳之间,特殊性实有,而实质性确无。
LOG|2020春节期间补完作品评价汇总(补番与原耽部分)
新冠疫情期间在家补完的文艺作品的总Comment Log,非常主观,仅供参考。
“政委政委,能聊聊你对秦路的理解嘛?”
能看到秦驰正上赶着往死路上去的人很多,夏雨瞳可以,胡一彪可以,冯潇可以,路铭嘉可以,甚至开了窍的邱冬阳也可以,但是能把秦驰从这条死路上拽回来的,恐怕只有路铭嘉一个人。
魔法纪录|手游动画混合的自言自语叨叨LOG
一些微博微信关于魔法纪录的小论文合集
LOG|2020春节期间补完作品评价汇总(一月番部分)
新冠疫情期间在家补完的文艺作品的总Comment Log,非常主观,仅供参考。
IDOLiSH7:人是通过被谁理解,才第一次得到了救赎
“爱娜娜创造了团内自救与团间互救相结合的新型救火方式,为偶像界的团结稳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花帰葬|“你也会是那万般美丽中其一吗?”
——写在《花归葬》PSP鸟线全线翻译完成之际
强风吹拂 EP15 碎碎念
我看穿动画组是铁了心走“我的爱人是跑步!”的路数了(恨恨然) 我的糖呢!!我那么大一桶糖呢!!! {{小说对应片段}} 然后,清濑敛起笑容:“阿走,你觉得我会不会太天真了?” 脱鞋脱到一半的阿走停下动作,抬头望向清濑。他不懂清濑话中的涵义。走廊上的灯光变成逆光,让清濑的表情没入阴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