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博士生,无期限延毕中。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同人」下的文章
关周秦路|幻觉
可能津港各分局各支队的队长和助理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属于某种冥冥的传统,有我这种降级申调也要做关宏峰的助理的,就有路铭嘉那样为秦驰把自己赔进去的。
我能理解,就是说不清这到底算好事坏事。
参与的一些同人本的清单
作为作者 本名 性质 CP 原作 时间 不悔 无料小说本 秦驰/路铭嘉 重生 CP26预备(突发本) 无解 小说插图本 尼尔斯・玻尔 / 维尔纳・海森堡 × CP26预备 雪的告白 小说本 爱城华恋 / 神乐光 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 CP26预备 天涯海角 小说本 四叶环 / 逢坂壮五 IDOLiSH7 天窗中 画火 小说插图本 陈 / 塔露拉 明日方舟 2019.12......
秦路|过河
“我只是发现,我好像推不开他。”秦驰的表情有点茫然,“其实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做到,但我并不想这么做。”
没等夏雨瞳接话,胡一彪毫不留情地放声大笑。胡一彪吊儿郎当地顺走了秦驰桌上不知谁剩下的半包薯片,用手指点了点秦驰,又支起来摇了摇,无限感慨地丢下五个字:
“你啊,作孽哦。”
秦路|存档
夏雨瞳的确很厉害,在某种层面上她敏锐得近乎鬼神,但她还是说错了一点。
七一四是很多事情的转折,唯独不是他自毁倾向的开始。
我心里很清楚,秦驰早在七一四之前就在找死,七一四只是给了他一个可以去死、以及暂时不能去死的理由而已。
秦队,这是我恨你的地方:不是所有人都能有一个堂堂正正去死的理由,可凭什么被剩下的那个就非得是我?
秦路|各种发在微博的小片段合集
“您现在不是警察了,可我是。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过上正常人的日子,包括您,或者说,尤其是您。”路铭嘉说得很慢、很轻,但很认真,“这是我的愿望,那我就不得不用自己的什么来换。”
秦驰看着他的前同事、后辈以及继任者,路铭嘉最后一句同样不轻不重地敲在了他心脏。
路铭嘉说:“秦队,我的选择,您能明白吗?”
只有两个人的恋爱无法绕开第三个人的存在时,三角才能被称为真正的三角
给弗兰《激起扬沙》的长评。我好像写了一个很有哲理的标题,嗯。
陈塔|送船
她们聊的基本都是无用的废话,但塔露拉很多年后仍然能记起其中的一条:某一年倒春寒的时节里,陈打着伞与她在河边走着,有细密绵软的雨丝斜斜地染湿她们的裙摆。
陈指着飘降的雨线说,这些雨,都是来自世界上无数条河的水。
塔露拉不甚理解地偏过头,正撞上陈闪着光的眼睛。陈又指了指河,说,最后它们还是会回到河里去。
陈塔|Fly me to the star
明ける夜を 告げた鳥よ
時計の針を今 止めて
流れ星がそっと 朝を滑っていく 零れ落ちて
Oh, fly me to the star
陈塔|涸辙
塔露拉背着手,往后退了一步,无力地说,可我想你好好活着。
陈看着塔露拉转身要走,牙一咬心一横喊道,我想救你,这都不行吗?
塔露拉脚步一顿,可终于没有回头。
她说,陈,你已经救过我了,所以,这次放我走吧。
尼吉|给斑马老师的二手单车
!Warning 我好菜 我不行,我不可以,我枯了 我不做人了,我要跳火车 第四杯就倒了。尼诺有点无奈,支着头看着吉恩的脸想这“失恋”的打击有够大的。打了招呼结了帐后他对着醉倒在桌上的吉恩犯了难,这手长脚长一三十好几大男人要让他带回去也是够呛。 “吉恩,起一起,该走啦。”尼诺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