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原耽」下的文章


个志Repo | 弗兰肯斯壳《在甚高频念一首十四行诗》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 我永远爱褚大机长!! 关于《甚高频》的一些小事: 弗兰开坑的时候我上大一,每天下课背起书包出教室就开手机看更新,然后给她Repo; 《甚高频》连......

原耽|时序防卫

方子时在宁水住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它下雪的模样。 他从宁水火车站的水泥台阶上一步步拾级而下,没有人在站外等他,迎接他的是宁水安静的泛出惨淡光芒的街道,偶然有车辆路过,碾过马路的声音与平时的相比显得单薄多了。大概是声波被雪地吸收了的缘故,方子时想着。他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