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博士生,无期限延毕中。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写作随感」下的文章
祝平安不祝顺利,祝甘愿不祝幸福:大龄老阿姨的CP观
今晚和纤维阿苏的聊天记录摘录 纤维:这个……唉cp观这种东西真的要随着价值观的改变而改变的😂 良良:不到老阿姨的年龄不懂开船(泣血.jpg) 纤维:哈哈哈哈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嘛 良良:唉,自我安慰,三年前我也以为在一起就是万岁 良良:后来才知道豪情万丈不是最终,细水长流才是正路 纤......
昨天和纤维的晚饭研讨会简记
和纤维出去吃饭的时候zqsg聊了很多个墙头…… 也zqsg总结了一下我俩这专注站糖刀二象性的体质下的CP相处模式的问题,特别是在双箭头下为什么达不成HE的问题。 总结起来其实都是四个字——作天作地。 我们是真的很喜欢作天作地的CP啊…… 第一种是互相有箭头,但是箭头对不......
我们深居于此,我们全然不知
动笔之前的准备阶段是一个很漫长但是很有意思的过程。 我纤维和姐夫的搞事目前搞得有条不紊,我已经读完了大半本《抗战中的武汉》(即使我这一周忙得梦里都是实验报告),读完了三四篇论文,偶尔在对某个具体名词的检索中发现一些新的东西,TG组群里每天都能看到我扔上去的......
人情练达即文章
奥登年轻的时候写: 我们必须相爱 否则死亡 很多很多年以后他把这一句改成了: 我们必须相爱 然后死亡 闲琴说这就是知天命了。 我猜可能不仅仅是知天命,也是知天命的同时也通人情了,这是作为一个诗人最难得的一样品质。 衡量一部小说优秀与否的标准是异质性,而衡量一首诗优秀......
也谈谈小说诗歌之于我
办公室在打印东西,于是我被赶到四楼来坐着了23333,没别的事,扯点闲篇。 我写小说的初衷是排遣家长晚上下班辅导,一个人呆着的时候的无聊感。最早关于写小说的记忆是五年级的时候每节下课跟两位同学拿着本粉红色的笔记本和一支极细的圆珠笔,去开满三角梅的走廊尽头,挨着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