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写作随感」下的文章


半夜鸡叫|2018至今微博存档

今天 07:40 来自 微博 HTML5 版 已编辑 我的姬友阿苏真是个狼人 我夜半鬼叫为什么我cp这么苦从头到尾没一个选项是正确的怎么都是苦,你妈的,为什么 阿苏:因为爱太好了,以至于好像能拯救什么 我先愣了一下,接着当场坐地大哭失声 2月21日 23:50 来自 微博 HTML5 版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这个糕糕......

散记|生病的一周,卡文的一周,以及拆砖Repo

大家一定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啊……血的教训。 生病的一周 先是重感冒,咳到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了…… 然后可能是因为重感冒导致免疫力下降,感染了外耳道炎,痛到半夜辗转反侧睡不着,跑去校医院开了点消炎药以后稍微好了点,但还是并发头痛,周日吃完药蒙头昏睡了一整天不省......

散记|写给生命中绵延不绝的雨水

最近都在干嘛 先说一下最近没更新博客的日子我都干啥去了。(不对,我明明有更文啊!) 填《大雨倾覆》,填完了,不仅赶上了暗暗的生日而且赶上了53日(薰嗣日),我很开心。虽然这文还有一些收尾工作要做(打算把它再修一点细节向EOE靠得更近一点),不过已经是我目前水平的极限了,人要学......

散记|全ての終わりに,愛があるなら。

跟学长聊人生、以及青春的诗 上了第一艘不是公检法题材的船 重看《白夜追凶》23集 其他 不要紧张,这篇博文是中文的。 这篇博文可能会很乱,因为最近连续真情实感次数明显增多,所以什么乱七八糟的感想都记一记。所以Tag都是乱打的,我自己的博客我爱怎么打怎么打,略略略~ 跟学......

叙事的绝对权威,或写作者的一厢情愿

公立新年、农历新年、新学期返校日。 一般来说所有的“新”都标志着某个阶段的告一段落,下一个新阶段的开始。 坐着15小时的卧铺,拖着行李箱,背着我的电子设备再步行1小时,从粤北山沟沟里千里迢迢回到学校宿舍的我,在“下一个新阶段”开始前,到底在期待着自己做什么呢......

那保卫着的,也用来葬送

​ 写这个博文的起因是红茶他们难产好久(我至少在上上学期末的时候就知道他们打算录了……)的关于同人的节目终于发了,作为多年来一直跟红茶对着干的一名友人,我当然听完以后按惯例去diss他。然后红茶说“我大概知道你要说啥,我连怎么回应都想过了。”那我还写个鬼啊,不......

唠嗑,也谈一种创作观

唠嗑,也谈一种创作观

刚在逼乎围观了一下如何看待某我很喜欢的作家的某部作品的问题…… 不管这部作品的事儿,我讲一下我“现在”(此处引号表强调)的创作观,特别是写作有历史背景的题材的时候 历史上我们有开明乡绅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残暴土豪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工农先锋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

唠嗑,也谈一种创作观

刚在逼乎围观了一下如何看待某我很喜欢的作家的某部作品的问题…… 不管这部作品的事儿,我讲一下我“现在”(此处引号表强调)的创作观,特别是写作有历史背景的题材的时候 历史上我们有开明乡绅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残暴土豪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工农先锋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

唠嗑与感想:一个小天使读者的评论指南

填坑填到一半跑去知乎上瞎逛,然后忽然真情实感地跟雅湘唠起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作者与读者,或者说是写作与评论的问题。 摸着良心说,作为作者我是一个特别差劲的作者,这个“差劲”不是指写得差,是指坑品,死在手里的稿子比发出去的多了不知道多少,而且过去的一年压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