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きも平気。」 古川政良的疯话记事。内含观剧笔记,同人创作,生活叨叨。 目前正在百合丘女子学院绝赞挂职中。 二半夜发病悲鸣是每个同人女的人生必经之路。 Assault Lily /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凌晨两点二十分的深夜梦话

如果可以——我是说如果可以,我希望未来,我陌生的爱人一定不要是个诗人。她可以阅读它们,可以抄诵它们,但永远不要写下它们。

所有相信诗歌的人,都经历过一生里最寂静的时刻。那是从千万亿的爱里发现自己失落的时刻,意味着在某一刻的时间里,自遥远的、这颗星球以外的故乡传来的回声被某种更强大的力量斩断。

孤单使我们找到陌生的语言,使我们不得交谈。

诗歌就是这么诞生的。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可以写过诗,但未必最终成为“诗人”——马克思青年时代曾有过一段炽烈的时期,写了很多诗,那时候他还是各烂漫派和青年黑格尔主义者,但最后他变成了魔一般的存在。其实究竟什么是诗人,并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在古典哲学那里,诗人、哲人、政治人分别属于三种生活方式。“所有相信诗歌的人,都经历过一生里最寂静的时刻。”不能更赞同!

    • @mkyos “什么是诗人”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大概有一个唯一的答案:对尘世有所眷恋的,都是诗人

  • 博主是个晚睡的人吧

    • @青山 博主是个老想早睡三老早睡不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