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花みたい だからな、この、 降る雪 は。

棺と花束

南昌路日记(四)
3,780字生活南昌路日记157次阅读2条评论

!Warning
南昌路并不在南昌,就像南京路不在南京,上海路不在上海,广州路也不在广州。

2019-08-05 晴

上周惨,办公室断电断网,宿舍有一天还断水断电断网,冒着雨出去找KFC蹭电和网。八一的时候群里临时起意,花了一晚上把陈塔的CP站搭起来了,tag系统我很满意,可能是写过的逻辑最清晰的一个板子,后面几天每天删删改改一点点,到今天基本稳定运行了。

小15和梨子太可爱了,真是前途不可限量。我十四五岁的时候在干嘛啊……唉。

宿舍新来了一个华师过来实习的小师妹L,人很可爱,疑似被Y师兄拐卖去做理论了。下午回宿舍的时候就看见她还在看文献,这年头这么单纯又认真的好妹妹上哪儿找去,师兄真应该去买彩票。(问题发言)

L比我活泼多了,刚来就自己出门转悠了,不像我,如果不是非得出门或者突然起意散步,对周边环境基本没什么太大的探索欲望……

我对周边环境的了解大概来自于去医院的路上以及买药的路上(苦中作乐的笑容.jpg)

上周六又进了一次医院,急性中耳炎又开了两瓶头孢,我这一个月不到达成了要吃四瓶头孢的成就了(……)药钱真的很贵,我枯了。

Y师兄帮我问了医保的事儿,答案是所里莫得医保(更像黑户了……),大概要去自己交社保……具体怎么个交法以及药钱报不报也不知道,我大概得去找罗罗这个本地人问一下。

下午拿到了Top Mental的模拟的代码,但就很神秘死活找不到俩头文件,搜了一下应该是ROOT相关,ROOT的source code里明明也有但就是找不到。遇事不决量子力学,总之去找了大佬Z问,他拿回去研究了。

晚上临睡前躺床上摸了一小段儿跟小15交换的陈塔,好久不写手生得很,奈何小15手速真快……


2019-08-06 晴

又去搜了一下ROOT的指南,在Z的帮助下确定了应该是ROOT里有个随机数的模块安装的时候没有开启,于是改了CmakeCache里面的选项把它enable了,丢去重新编译,回来再试一次发现行了,虽然还是一堆Warning我觉得以后肯定要出问题,不过Z这个老油条程序员(?)说Warning全都不用管,好吧,也有道理。

开了个组会,但其实并没有听懂多少,主要是还不知道大家具体都在做什么……或者说其实是我没有那个大背景的概念,听懂了具体工作也串不起来,不知道这部分工作在整个范围内是什么位置,加上早上一直没喝水也没吃上药其实脑子不太能转起来……

没水喝真的是令人生草,虽然之前听师姐吐槽过后勤和行政的问题但真遇上还是令人生草。就打送水电话已经不是不接了,是拒接……好像还有人号码被拉黑了再打打不通了……太草了,而且不是一个办公室,隔壁办公室好像也没水喝……

而且持续了两天了,昨天还好点儿九点钟的时候终于打通了——然并卵,打通了也不送水。

本水系法师觉得这差不多就是死亡深渊了,太劝退了。

中午一个组的一起吃午饭……说实话我全程都有点生无可恋。当代网瘾少女的自闭日常,人多的地儿实在是有点不自在,想了想我们面基大会的时候也经常面对面吃着然后去群里打字聊天(……)好像也不是不可以理解自己。

下午跑通了代码,很神秘,ROOT6没把自己的INCLUDE_DIR写到系统的环境变量里,要自己手写一遍,加进去以后就跑通了。

不过我并不知道这个Simulation到底在模拟什么……草我觉得盲目读代码有一点莽,不可以,我至少得搞明白具体的这是在搞什么物理过程我才能去读这个码(……)

下午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流年不利,快乐地跑通了代码然后快乐地出门觅食,然后快乐地……把脚崴了。这事儿16年跟老鲤鱼在北京实习的时候也出过一次,走两步就感觉得到药丸,肯定扭了,赶紧掉头趁着还没肿起来往药店走,果然买到药走回来以后就有点肿了。

这地儿没买到北京用过的雪上一支蒿,买到的药生产日期居然还是18年的,无语凝噎,一年以来这附近一个崴了脚的人都没有吗……

傻红茶群从前的群名叫「傻红茶,我驴你的」,年初湘儿大病一场进了医院以后这十几个人的小群就开始接二连三进医院,发高烧的诊出瘤的做什么什么复诊的……于是群名改成了「傻红茶,我进医院了」,等我上周六第二轮(这里为什么要用“轮”)进医院,发儿也发烧腹泻进医院还被怀疑有阑尾炎,后来又被怀疑肾结石,最后确诊她一个重庆人吃辣吃坏了肚子……总之很神奇,还折腾了一个凌晨,然后群名改成了「傻红茶,我又进医院了」。

今天我从药店一瘸一拐地回来,在群里说“咱们这群名是不是太不吉利了……”得到了一致认可。

修改群名称为「傻红茶,我不进医院了」

发儿:改成「傻红茶,我出院了」?

修改群名称为「傻红茶,我出院了」

我:美好的祝愿。

湘儿:我觉得这个不行。

修改群名称为「傻红茶,我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湘儿:这才叫美好的祝愿!

我:……这个群名你们不觉得心虚吗?

回来还得洗衣服,太痛了,平时洗衣服都是脚踩式(……)终于要老老实实上搓衣板了。可能是我这个月洗得最仔细的一次(并不值得骄傲)。

爬床的时候感觉自己要废了……

好嘛明儿我倒是怎么下床下五楼去办公室……真实时运不齐命途多舛……


2019-08-07 晴

七夕,漂了几天的抱枕终于到了,一拆开惊呆,半米的直径原来有这么大吗……不过手感还是很可以的,如果不掉毛沾我满裤子都是白线头就更好了。

今天因为瘸腿(……)收到了办公室诸位学长学姐的热情关怀(?)因为没法穿袜子又没带凉鞋过来,于是想了想还是穿着拖鞋去上班了……

亏我中午还啪叽啪叽拐着下了两趟楼,一次拿外卖一次拿抱枕,生无可恋,我真是个狼人。不过跌打扭伤灵(是叫这名儿吗?)效果还可以,至少喷了一天以后感觉没有那么痛了,虽然肿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肿。

早上混在北大过来参观的一群学弟学妹里听老师们讲报告。北大的学生还真是不一样啊……想想我大一暑假的时候,是真的毛都不懂……不过没有那个暑假我大概也不会搞粒子物理了说来都是孽缘。

娃娃们提问是真的很积极,就是对比了一下自己感到我和他们的关注点确实不太一样……他们还是爱问本质爱问是什么和为什么,我觉得我全程都在关注怎么做……想想还是有那么一点悲哀的(……),搞物理还是得有点对本质的好奇心。

但是为什么CEE作为一个比德国那个实验更新的实验,亮度居然还更低,如果不是因为要达成什么新目标采用了新设计造成的限制的话,我会觉得非常匪夷所思。

应该不会是因为没钱,吧。

下午大概搞了搞Simulator里面的代码,其实没多大用因为跟老师讨论了一下其实核心应该是src的部分,但要说没多大用倒也不是,主要是倒腾的时候从Z那里学到了一套查bug的办法,还挺有意思。还找到了ROOT现在对应的INCLUDE DIR,Z真的很牛逼的一个人。

src里头到底在做啥我就实在是搞不懂了,不过make以后有四个执行文件,我猜对应的文件就应该是主程序,无非是个先后顺序问题,打算先不管中间干了什么,先找引入和输出,看每个文件都生成了什么玩意儿,串起来以后应该大致能知道在干嘛。我觉得那个hep打头的估计是最后一步,因为输出的数表怎么看都很像之前在BES3上产生蒙卡的时候的那个表……不过也不好先入为主,再看吧。

下午抱着直径半米的抱枕回宿舍的路上遇到了Z老师,Z老师表示「你抱着它是用来防摔的吗,摔地上好有个缓冲」,我笑死,这想法也是可可爱爱(而且说不定行得通(不,应该行不通))。

晚上接到Y师兄的微信以后坐地想了一会儿这倒霉日记还写不写了,想到最后觉得「我他妈自己开个博客还不能逼逼点自己的暗黑能量那我开来干嘛」,不可以,管别人怎么想呢我就是要逼逼。反正我满篇的劝退发言也是真的,因为什么小事飘飘然也是真的,没有远大理想只想混吃等死也是真的,倒腾点东西搞通了就很快乐也是真的,既然都是真的有啥必要憋着不说我又不指着写这玩意儿挣钱,日子已经很难过了再假装很好过不就更难过了……

要快乐大概还是首先要大方地承认有不快乐,要踏实工作大概也首先要大方承认「我要有一个亿我早就回老家混吃等死天天快乐搞CP了」,生活的辩证法,大概。


2019-08-08 有小雨

大抱枕抱着睡觉太舒服了……幸福感绝赞指数上升中!

感觉好像能走了,这个跌打扭伤灵还是挺灵的。

红茶天气预报说今天兰州十几度,宝玉她们玉树直跌九度,湘儿她们杭州继续三十几度高温。湘儿:一个群里出现了三个季节……

继续读代码,大概搞明白了src里头是个什么东西,跟老师讨论过后还是觉得分析前面肯定还有一步,因为哪哪都找不到能生成ROOT文件的东西……我估计还是在Simulator里面,模拟重建分析一套流程也比较make sense (有亲切感)

写码的老师码写得很简洁,也不乱,但是所有变量都是单字母/两个字母的缩写,这点太绝望了,许愿天下所有写代码的同志变量和结构名称都写全称(合十.jpg)关爱下一代读代码的从我做起。

晚上洗完澡后给刚上初中的小朋友讲了一会儿物态和电流。寒苏这小孩还挺行的,问的不少问题都很本质,至少在对概念的感知上比我当年敏锐多了(不过事实上我也不太记得我当年是什么样儿了……);这小孩好像更倾向于接受从底层开始把概念讲清楚的那种教法,这点倒是很像当年的我。年轻真好,才十三岁,前途不可限量啊……

带小孩的时候就觉得我还是有继承爹妈的事业(指教书)的才能的。

随机的时候随机到了凋叶棕的上古老砖「薦」,把「永啼鳥」翻出来重听了,现在日语水平比中学时代好太多了,重听一遍就哎哎直叹气,这歌儿实在是满足我对所有爱重成仇的妄想。

ああ、よくぞこの手に、帰ってきた。わが鳥よ!(永啼鳥が、啼いている。 死も生けよと、叫いている。)
 
ああ、よくもわが前に、あらわれた。憎きかぐや姫!(永啼鳥が、哭いている。背負う夜のみが、尚、深く。 )
 
刻んだ。誰より深く。
その咎深き、永遠の意味。
そんなに知りたいなら、
命の限りに殺して(教えて)やる!
 
お前がただただ愛し(悲し)くて。
愛し(殺し)たいほど愛し(憎し)くて。
 
だけど、なぜか、愛しくて…私はまた、途方に、暮れる。

特别是几个写作「愛し」读作不同的词,实在是很直击心灵,唉,就,阿佐之前说的就很对,搞CP还是要搞深切的爱里有深切的恨的,不然就差点意思。

所以说来说去,C96快来吧——

虽然今年Haccaworks又没有新作好像也没有❀相关的内容了。

End.
声明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你精力好旺盛啊,每天日记都写这么多啊。

    • @mkyos 没有,后来没啥事了就开天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