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立派 になるもんだ  お互い

生存戦略

南昌路日记(一)
3,464字生活南昌路日记106次阅读1条评论

!Warning
南昌路并不在南昌,就像南京路不在南京,上海路不在上海,广州路也不在广州。

2019-07-09 晴有小雨

到所里的第一天,早上被隔壁院儿里的军号声和操练的声音吵醒,迷迷糊糊了一会儿闹钟才响。刚到,饭卡还没办下来,蹭的舍友Y的饭卡,来之前在群里错觉学姐可能是个比较正经的人,在火车上私聊开了以后发现是同类,快乐起舞。

其实并不是很习惯组织结构很大的课题组,在武大的时候实验室没几号人,办公室两个长条桌上挨挨挤挤反倒很有一家亲的感觉。这儿大办公室本来没我地儿,给我安排是上十一楼,等研一的去雁栖湖了再挪下来。不过暑假还有人没到,所以我先偷摸在下边大办公室待着,等人来了我再去上边的大办公室,听着还挺动荡的。

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之前在武大我们组还能有一比一呢,到这儿女孩子只剩了我和Y学姐,过一个月她去雁栖湖了我怕不是成了独苗,心有戚戚。

跟着去听了组会,组里有个留学生哥们儿所以组会是英文,中式英语和印式英语给我整懵逼了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只能大概听出有个师兄做的软件框架重建径迹,很疑惑,径迹重建不是挺成熟一套软件吗还要自己开发?也不知道自己听得对不对,没敢问。

回去被L学长要了邮箱发了篇文献,0νββ的Review,感觉自己英语阅读水平狂掉,一句话能看十分钟。理论部分我估摸着除非磨着奶咖学长给我讲讲我大概是看不懂,SUSY的内容太多我还没学过群论,轻子数守恒那章学的时候还没仔细琢磨,发愁,难搞。

下午蹭了个讲座儿,郑阳恒老师来讲Super Tau-Charm,粲物理、分支比、BESⅢ,一听就特别亲切,几个工作里头有J/psi衰变道的更亲切了,没想到啊没想到有缘万里来相见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BES分析了。印象比较深的是Super Tau-Charm准备把J/psi事例提到4 Trillion,我听着都觉得爽;还打算上切伦科夫探测器,我还疑惑了一下为什么要上这个,问了问珞珈山带我的导师,说是能量高了要做K和pi的鉴别;提问的部分风格和珞珈山时期听到的提问风格还蛮不一样,珞珈山时期听到的更多是详细问一下物理,所里好像更重视工程,问抗辐照怎么做,郑老师介绍了一下BelleⅡ的经验还另外提了几种各方面满足要求的晶体,蛮有意思的,可能因为跟我之前的工作同方向,听起来没有上午那么天书。

就是回来后更困了。

晚上跟师姐采购去,洗衣服洗到自己脱水。这边生活条件怎么看都梦回高中,说不定某方面比高中还朴素点儿,不过算了,来都来了……


2019-07-10 晴

半夜三点半被中耳炎复发疼醒。喜提“上班第二天翘班去医院”成就。医院离所倒是挺近,虽然也找了一会儿,去的感觉还挺早的结果挂上了上午的最后一个号,有点汗颜。开了俩检查,左边外耳道炎右边中耳炎,惨。看我的兰州一院的医师感觉非常温良敦厚,如沐春风。医师开完药嘱咐我两件事:

  • 多嚼口香糖;
  • 没事的时候可以捏住鼻子做一下吞咽动作。

主要是为了帮助中耳康复吧……

不过这边看病是真的贵,肉痛,270的检查费加上80的药钱,病不起啊,想念武大的理由又多了一条:武大学生在校医院看病一折。

最烦的其实是挂不了耳机,总觉得少了耳机少了半条命。

下午老师给讲了讲待遇(似乎只有2800/月了……)和Nvdex,终于明白了他们准备干什么以及我自己这一年要干什么,然后有点慌了:卧了个槽真的要我一个完全没用过Geant4的人一年内把这个外壳搭起来吗!是高看了我还是死马当活马医了……惊了。

总之先拿着代码凑合跑跑改改吧……

然后蹭了个讲座,北大的天文方面的,这老师的观点是脉冲星可能不是由u、d组成的中子构成的而是u、d、s组成的一种叫“奇子”的核子构成的。具体的理论细节确实听不懂,最大的感想是“原来你们天文连中子星到底是不是中子构成的都没搞明白……”我还以为现在卫星望远镜这么多探测手段应该挺丰富了……隔行如隔山啊。

晚上洗完澡跟珞珈山本科现在在所里读博的一师姐聊上了,在交流了一下来所第一印象后师姐帮我参谋了一下返校重修的事儿,然后约了周末一起出来吃饭,最后快快乐乐聊百合。算啦,哪儿过不是过呢……

这地儿大家下班也太迟了,周老师的组九点大家就快快乐乐回宿舍了,这都九点半了我看一办公室人还没挪窝,不管了,我反正先回去洗衣服了。


2019-07-11 晴

我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大早上这么冷的天办公室要开空调……还好带了件长袖。装了一天的G4没折腾好,无奈去求助师姐。一天都有点晕晕乎乎的,五点一到赶紧跑了,在傻红茶群说我好像有点发烧摸着有点烫,被催着去买了温度计,一量38.5℃,fong球,买了退烧药回宿舍。

师姐听说了要来给我送饭,感天动地,我本来说我要不去食堂吧师姐说这个点钟食堂不一定开,开了也不一定有粥。

“这才五点钟!武大不都开到八点的吗!”

“你以为是武大吗!”

好吧,想念珞珈山的理由又多一条。

宿舍就我一个人的时候委屈巴巴哭了好一会儿,丢人。

豆沙包和土豆包都很好吃,边吃边聊了很多八卦,师姐真是个宝贝我笑到喘不上气。不过对武大的风气大家概括还是非常精髓的:行动放飞然而内心怂逼。

晚上最后一次量体温是37.5℃。


2019-07-12 晴

早上起来一量体温39.4℃内心是崩溃的,学乖了,去之前先微信上预约挂了号,舍友Y陪着去了趟医院。

兰大一院的发热门诊真够崎岖的……转过十八弯绕过九连环才找到,发热门诊就我一个,做了个血常规,说是上呼吸道感染,因为我中耳炎正好吃着头孢丙烯就没给我另外开药,另外还嘱咐了一下没烧过38.5℃就先不要吃退烧的药。

耳鼻喉科倒是人山人海人山人海……

在外面等号的时候跟尹师兄暗黑能量了一把,他表示要坚持住啊八月他来了请学生们吃烤全羊,一边想笑一边内心震声“nmdwsm”,这地儿真的不是人呆的地方……

中午两次测体温分别是39.5℃和39.2℃,还是吃了片退烧药去躺着了。

下午在宿舍昏睡,睡醒感觉好像稍微退了一点儿,量了一下到38.5℃了。很无奈,这啥时候能降到37℃啊……


2019-07-13 晴

温度降了点儿,没敢折腾,一天的温度在38℃附近上上下下,索性在宿舍挺尸。

头昏脑胀,想不动东西,躺床上看完了湘儿之前说的《昨日如死》,这个湘儿虚假安利,并不狗血,气。

妈给寄的衣服到了,问快递小哥能不能给送上来,说不方便,想了一下算了,大不了慢慢搬上来,我又不差时间。

快递小哥看我状态不好,我说我还发烧呢,小哥表示不是吧也太可怜了,有电梯不,我说没有,小哥说要不还是帮你搬上去?

我:算了算了.jpg

又不是搬不上去,最多歇两趟呗,出来讨生活,谁都不容易。

洗了澡以后好像温度降到正常了。

傻红茶群最近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十三个人的群,六个前赴后继去医院看病了。

晚上烧退了,但晕的很,又晕又饿,在床上感觉要了老命。暗暗说是应激状态过去以后身体能量供应不上。


2019-07-14 晴有小雨

早上起来好多了,好像经历了免疫系统大战病毒,晚上乱梦一团,被子抱枕上全是汗。

宝老师把自己奶低烧了,得,我跟宝老师真实高原烧小姐妹,前赴后继这边刚好那边倒。

这个群风水不行。开玩笑问宝老师你们学土木的兼不兼职风水,快看看群里运势怎么回事。结果宝老师自己也挂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几个病号在群里唉唉叹气,说在外边就是病了也不敢跟家里说,给二老添堵又没什么用,然后慕儿说起跟家里因为现实经济原因闹矛盾的事儿。

我:……好沉重啊,这个群怎么突然变得大人了起来。

慕:因为大家都不是小朋友了……

唉唉叹气。

烧刚退就开始跟师姐口胡,我说我一个水系法师带奶不应该来这里的,自己都奶不活,想当初我也是风里来雨里去半点事都没有的水系小霸王怎么就落到了这部田地。

师姐:西北的风里是沙,南方的风里带雨,能一样吗,物理攻击和魔法攻击差别很大的。这里是岩系大本营,还有土系野生精灵。

我:太狠了,属性克制搞死我算了。

宝老师听闻此言,发着低烧都没拦住她讲骚话:

阿政从病榻上站起来,推开窗,今天西陲安宁,夏风阵阵,带着遥远雪山的气息。
“你听到了什么?”有人问她。
“西北的岩刀,能斩断南方的水。”
她说完,又倒了下去,开始啜泣起来。
“没有人提醒我来之前要买点抵消属性相克buff的东西。”

咱们宝老师真是个宝贝.jpg

晚上跑出去跟罗罗吃火锅,美其名曰补一补。我跟罗罗初二认识,然后时间哗哗哗就到了高考,都报了物理系不过她去了兰大,然后时间哗哗哗就到了本科毕业,她留兰大读研,我跑来赔命实习,他乡遇故知,还是这么多年第一次见面的故知,感觉非常神奇。

路上这人讲了一堆兰州地陷事故一类的迷之事故,讲完思考了一会儿“好像讲的都是坏话,不行我得想点好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也太劝退了。

虽然都在物理系但因为我做高能她做拓扑(二十一世纪是凝聚态的世纪.jpg)所以聊的基本还是实验室八卦了,毕竟隔行隔山说项目名一个都不认识,两个人呆过的课题组都算可可爱爱,她们导师尤其可爱。

还cue了一下共同好友阿螅,敦促她考完法考快开新坑。

火锅我点了一堆叶子菜不亦乐乎,苍天啊大地啊我来这里就没怎么见过叶子菜……是我在南方不够珍惜……对不起我回去一定使劲啃到饱……

罗罗请的客,我本来企图AA但一想到自己账单上的医药费登时流下了贫穷的泪水只得谢过小姐妹。

晚上找了一路的小卖部企图买桶矿泉水回去——是的这边好像不怎么自己烧水,不知道是自来水水质有问题还是怎么的。然后在某明明大得吓人却又没有行人红绿灯又没有斑马线的十字路口来回横穿,十分危险。

今天药刚好吃完,三甲医院医生就是不一样,剂量算得太准了点。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NanaVan reply

    北大的老爷子是来推广他们组做的理论的。大致是超新星核坍缩之后电子被大量杀死除了现在提出的中子化(电子和质子反应),还可能是奇异子化(产生了新的味)。但这个后续实验为时尚早,需要更多的动力学观测。所里的杨澄中讲座都是科普性质的,做理论的听不懂就不要在意了,反正他们一般都是为了理论推广这样才有经费(骗钱)。

    • @NanaVan 我感觉到了……当时还有点羡慕“握草这样也可以果然做理论的没有遇上直接证据就是好啊怎么搞都行……”(zzbzq发言

  • 是要在上海读研了?

    • @cbsc 南昌路不在南昌可也不在上海啊😂要在上海我哪至于来四天三天都在医院,这地儿在兰州,我还没考研,现在只想考研回武汉(……)

      • @古川政良 这跑的可真远啊

        • @cbsc 是啊,我这也算是韩江水喂大,长江水灌溉,现在又来采黄河水的鬼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