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人不识江南客,莫向红场问劫灰。」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 海猫鸣泣之时。

散记|What's the colour of the electric sheep you see?

写流水账来了(我好直白)。

其实这篇记录应该在一个月前写的,但是就,越拖越久越拖越久……算了,无所谓了。

八百年了……

八百年了,我怎么还在搞指纹宇宙!

《重生》又嗑得我上头……就是这个墙头真滴冷啊,太他娘冷了,不应该啊,我们秦路明明是个涨停股!啊!秦俭驰嘉多好啊!!一边做复盘一边琢磨着剪点啥——我相信已经没人记得我还是个剪刀手了,嗯,我自己也不记得了!重生害我,指纹害我。

本来想用《In the End》剪秦路的,搞来搞去最后还是决定用《engage》剪津港三组(秦路,关周,彬诚),主要是这歌儿也太指纹宇宙精髓了,标标准准的「与你同行,还是送你离去。」

小馨馨看了歌词跟我说:你这一看就是共死型CP。

我:??哪有,你不要瞎说。

小馨馨:承认吧,你就是好这口。

Be with me and tell me every fantasy
Then,there's nothing I fear
 
Even Though this engagement
Seems to be an unavoidable curse
Still, I'm sure
I've decided to be with you
And I've been willing to be with you
Keep holding our hands forever

这不是很指纹宇宙嘛!「Be with me and tell me every fantasy. Then, there's nothing I fear.」我第一反应就是重生EP23。

最后通了个宵剪出来了,详见:津港|Then, there's nothing I fear.

秦路真的是个神奇的CP,我一个去年总共就写了两篇短篇的知名断头写手竟然硬生生为它平了两篇文,马上要写第三篇了,实属难得,指纹害我……!不过前两天我在哭秦路太冷的时候有朋友表示要不是我还在搞她也坚持不下去,突然油然而生一种使命感——就,扎根津港!至少坚持狗到白夜二!是吧!

关于秦路的大论文等我之后再单独开篇写了,总之可以说的是我对《重生》这个本子的偏爱更甚于《白夜追凶》。指纹这个本子虽然单元剧案子没白夜那么严谨,但是主线还是暴露出了这人对于“写人”是有一定野心的,我很欣赏这种野心。秦路冯陈四个人之间一种走钢丝式的情感流动也非常有意思,很耐琢磨的一个片子。我一向不吝于宣布我对这种“企图揭示人与人之间无解的情感漩涡”的作品的赞赏,何况这还是指纹的本子。

强烈推荐所有没有看过《重生》的朋友们都来看看这部片子,如果有人跟你说了类似“重生不配作为白夜姊妹篇”这类傻逼言论,不要紧,先让我上去打爆对面狗头:放你妈的屁!你懂个球的津港宇宙!

我对自己的审美水平和挑片水平一向非常有信心,一切安利以我为准,嗯。

在评文鉴片这件事上我真的非常狂一个人,比对我本专业膨胀多了。

昨晚看完七叶的《游向他眼底》,一时兴起论述了一下路铭嘉这个人对秦驰的特殊性:

其实梳理一下秦驰跟其他人的关系会非常有意思——对于秦驰这个人来说,有事情没有「清算」清楚,秦驰是不可能放任自己去死的,当然这话反过来的意思就是只要这些事情都「了结」了,就到了秦驰给自己一个「解脱」的时候了。
 
能看出来这点的有谁呢,非正常人里头,胡一彪明白得很,还反过来给秦驰和路铭嘉敲边鼓;夏雨瞳也明白得很,所以争分夺秒想把人捞上来;韩彬更是某种意义上感同身受,反正大伙都是找死路上好队友;关宏峰那句「求仁得仁」一出,这人九成九心里门儿清。当然正常人里头也有能看出来的,邱冬阳显然是认秦驰尘缘未了的(虽然也是从冯潇的角度看的);蔡哥什么都懂,直觉精准;萧闯我估计也猜到了;陈蕊这小姑娘多少也有点感觉;我猜路铭嘉也属于有点感觉那一挂的(不然EP9他不至于慌)。
 
所以秦驰对这帮人是怎么处理的呢……对能看出来这点的人,平等交换,只交流信息不交流感情——对胡一彪韩彬这种他看不透的直接能隔多远隔多远,对夏雨瞳关宏峰这种比较安全的对象只进行必要的咨询和求助。对能感觉到这点的人,则是一种近似于「离别前的安慰」的姿态,对陈蕊很典型了,尽所有应该尽的责任,但是不操心、不许诺、不展望未来——这里可以对比一下邱冬阳对这帮后生,那是真的操心。
 
应该说714后秦驰和人的相处策略可以概括为:在不增加新的情感联系的前提下把能了结的感情债都进行清算。
 
当然主要是清算和冯潇之间的关系,他俩的事儿在冯潇获救后的那个点头里就算画上句号了(这里更具体的分析可以翻翻我之前的微博)。然后让陈蕊自己独立也算清算一桩意外。
 
但这事儿有个例外。有意思就有意思在这事儿居然有个例外——EP9秦驰在被路铭嘉「我需要你信任我」「你有事儿瞒着我」逼得紧的时候给出了一个指向未来的承诺:这样吧。眼前这个案子破完了,再说。
 
这种把感情债的欠条打给别人的行为是714之后的秦驰极力避免的行为,但他还是把欠条给路铭嘉了,而且很认真,至少从之后他跟秦莽关于「小路也信任你」的讨论上可以看出秦驰这句不是在找借口或者敷衍路铭嘉,是确实愿意给路铭嘉一个进来的机会。
 
这个承诺到EP27之前是一直没有兑现的,EP27之前秦驰给自己和冯潇之间的感情盖棺定论了,跟陈蕊正式划开界限道了别,在胡一彪的帮助下从夏雨瞳的视线里跑开(聪明如夏雨瞳会不知道这种行为是告别吗,胡一彪都看出来了),几乎清算完了所有的事情,就等着一死彻底解脱。
 
除了和路铭嘉,这也是EP27秦莽那句「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了结」的指向——秦驰唯一一件还没有了结的,就是欠路铭嘉一个交代。一个关于信与不信,认与不认,714当晚被剩下的算不算是两个人的交代。这也是为啥我说路铭嘉对于EP27的秦驰来说是唯一一条生路——他是秦驰最后一条没有清算干净的牵挂。
 
所以真正的问题在于:秦驰为什么直到已经把赴死付诸行动了都没有去还这笔债。
 
我自己的答案是「无法面对」,路铭嘉和秦驰之间的关系很特殊,他们共同继承了714之前的人际关系与情感,也分享了714当晚的情绪和创伤,与此同时,这种共同继承发生在714之后,对于秦驰来说,这种关系和714后和刚认识的人们重新开始的新关系不一样,也和被留在过去再也看不到未来的旧关系不一样,是一个生发于过去但指向未来的关系,是他难以割舍,因而也就无法面对的。
 
所以秦驰只能等,等路铭嘉找过来,等路铭嘉来下这个定论:信还是不信,生还是死,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这个结论只要路铭嘉下了,就是他们之间的正解了。
 
万幸路铭嘉选了边,万幸路铭嘉找过来了。

哎,我还能说什么呢,秦俭驰嘉是真的!!

津港分院的嗑学家们

《重生》完结以后拉了一个小群舞,现在想了想也幸亏有个群大家互相取暖一下,不然我圈肯定全凉了……

还是你们津港市民能说会唱文艺双全,大家实在是太有才了(且目测都比我写得勤),就是吧,就是吧,大家能不能不要学周巡的作息了!晚上倒是睡觉啊!!每次一上头就一个个都冒出来舞,都不睡觉的吗!唉……

不过抱团取暖确实有利于提振一下产出(……)这都两三个月了还有人坚持产出实在是不容易。

然后!说到产出!就一定要晒一下我和马老师磨了差不多一星期的这张图!

秦路-降落.png

714当晚的秦驰,714调查期间的龙华路仓库,714结案后的路铭嘉,虽然是我自己的构思但马老师画得就很绝。

后期我做了一下光感,强迫症调了好几版,终于算有个比较满意的效果了。

其实最初想的文案很简单,就四个字「我会救你。」——后来考虑了一下感觉虽然意思对了但是有点太直白,少了一点秦路之间那种微妙的拉扯感,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换了这句:

如果你能,让他降落。

这句其实是阿森之前做秦路的海报的时候写的文案,她后来跟我说中间这个断句是故意的,我说我能感觉到——我俩实在是很rio,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异父异母的亲姐妹。我还是第一次有很强的跟谁心意相通的感觉,实在是很奇妙,也很美好的体验。

其实我都好久没有在搞CP的时候交新朋友了(主要是“我的角色理解啊CP理解啊跟主流理解不一样”的情况总在发生,就不自找没趣了),建群之前我还跟湘鹅纠结了半天,被她忍无可忍一脚踹出去了(不是)。但还是很开心的,新朋友们都是很好的人,感谢秦路,感谢指纹老师,感谢津港市,这房子买值了!

而且我搞重生以后写文的热情一下高了很多……虽然可能跟今年的状态有关,不过还是可喜可贺,我永远喜欢津港市!

听说白夜二剧本已经交了,接下来就看潘老师王老师你俩到底啥时候有档期来拍了……

说来,有基友在影视行业做策划,我上次说我倒要看看到底你们片子先上还是白夜二先上。

基友:……那你得看看到底是□□咕还是指纹咕。

我:……他俩就不能不比谁更咕吗!!

基友:哈哈哈哈哈.jpg

产出搬家

自从LOFTER在2016年还是2017年被炸了两次号后我所有的产出和有的没的基本都堆到了这个博客,自从开始搞翻译啊兼着写写文评剧评以后这个博客的内容也越来越杂,对我自己当然是方便快捷了但是似乎对读者有点不太友好。

趁着微博和LOF这波作死,也有不少竞品平台冒出来了,考察了一番最终决定把文啥的单独发一份到「冲呀」平台,平台CEO似乎是豆瓣出身,做产品的思路有点意思,不过这产品一看就还在开发中,交互上比较反人类……

但文图视频音频都可以上传,还可以传附件,这个设计蛮有意思的,这样扩展的领域挺广,存东西确实好用。

我想要的功能(tag什么的)似乎是会在下一个版本上线,如果到时候那边人还没凉的话应该是有希望跟LOF一争的。

社畜的CP26

我摊的优良传统就是,预定的本都咕了(倒也没有),突发本都上了(这是真的)。

我看看都有啥突发本啊,弗兰的《无线电静默》和given本,我和阿森的秦路本《不悔》、黑历史媒拟本《安赛蜜》,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无料……

最近忙到我和湘鹅除了“行”“好”“对”以外说不出第二个字,太累了。

虫网官网那边也非常社畜,基本上阿左总在加班以及加活儿,就很怀疑我们站子能不能在通贩的时候上线……

不过总之无解的通贩交出去了,阿森也非常给力地搞完了无料本的封面和海报,虽然还有两个砖头本还等着我,但……唉,来都来了,是吧。

这次我们摊在粥区,但实际上没几个粥本哈哈哈哈哈。

早上搜了一下CP26的摊,发现居然还有头铁的要出bjyx的物料去CP。

我:……你们怎么有脸,贱不贱呐.jpg

而且上CPP搜了一下,还不少,Day 1只有两个,但Day 2都有三页了,就百思不得其解,bjyx粉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人人喊打的处境吗?我们摊寻思着干脆拉个横幅「GIVE ARCHIVE OF OUR OWN BACK」去挑衅游场。

我甚至有点期待CP官方搞事一点,把基三区跟bjyx区排一起(看热闹不嫌事大)。

毕业

算了算学分,延毕今年终于可以顺利拿到毕业证了,哎,这一年煎熬可算过去了。

给自己一句去年迟到的毕业快乐吧。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