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刻一生,无名的碑。」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散记|饰られた虚実、爱がなければ视えない。

我又来水博文了……不过会写这个除了惯例记一下自己最近的墙头(?)还有一个原因是昨晚听了老蒋的新杂谈《饭圈观察(下):饭圈女孩在想些什么?男男CP为什么会流行?》

说实话还挺惊喜的,因为我本身也是这里头提到的耽美文化的深度参与者(虽然我不搞偶像……或者说不搞真人偶像),也听过不少“圈外人”尝试“解释”这个文化现象,但是基本都是老生常谈——最典型的是什么,是我有一个朋友红茶,他已经算跟我们圈子非常近、非常了解动画、同人、女性向作品这些东西的人了,但我们尝试了一年教会红茶“当我们在搞CP时我们到底在搞什么”,老话说了一百遍,他还是不能理解这背后的心理动因,反而把我们整崩溃了(比较典型的情形见我去年的博文《苏老师的教案本|因为爱太好了,显得好像它能拯救什么》《虚无是必要的,痛苦也是必要的——与朋友们关于<枝白路>的讨论存档》)。但是老蒋这期节目我觉得是深入到了比较本质的内容的,特别是现实感的消解这一块内容是“新说”,直接拓宽了我自己的理论认识。一个基本没接触过女性向(或者限死一点,耽美向)内容的男性青年UP主能深入到这个程度我是很惊讶的,也相当欣赏。

不过这个视频主要是从饭圈、偶像流水线模式切入的,对耽美的讨论也集中于其在真人偶像RPS中的心理动因与应用(?)。对此我有一点小疑问:我认为,搞男男CP这行为的心理层面上的原因不应该从饭圈一侧找原因——实际上这种行为跟腐女群体的联系比跟饭圈群体的联系更紧密,不然也不会有唯粉(最根正苗红的一批“饭”)恨不能除CP粉而后快的事情出现。这至少证明两种“粉”在对待偶像的态度上是有显著差别的。因为我本人不是饭圈妹妹(虽然也有很多朋友在搞小偶像,这点后面慢慢讲),所以这篇文章会从纯粹的“腐女视角”出发,抛掉“饭圈”这个限制,着重讲一下一部分女性“搞CP”,特别是搞男男CP的背后可能是什么样的心理。

当我说我在搞CP的时候我究竟在搞什么

既然是从我个人视角出发的文章……我就得先交代一下我在这个群体里的一个大概位置。详细的个人经历刚好我上一篇博文里有一个部分写了,先放在这里以供参考:《227过去后十四天,写写关于同人的一些私人回忆》,不过这篇文章偏向于我的个人回忆,梳理了我参与同人文化/腐文化的脉络,但表达上比较散,因此在这里还是对我自己做一个简单概括:

我在2009年前后接触耽美/腐文化,同时通过“阅读耽美作品”与“在一般向作品中搞腐向CP”两条路径接触同人/腐向活动,并最终达成合流,成为深度参与者。不粉偶像但基本了解“饭圈操作”和背后的逻辑。按照老蒋那支视频里根据对“现实感”的分代,我的坐标应该属于“出身于第二代,并逐渐适应第三代思考方式”的一批。

后现代腐女?

老蒋在视频里按照“能在一定情景中投射自我情感”中的“情景现实性”要求,把文艺作品的受众大致分为了三代:

“现实感”的退化确实是我之前从来没想过的角度,很新鲜的提法。其实对第三代的描述我一听,第一反应就是:“这么后现代?”

其实对现实的消解不是什么新鲜事,特别是后现代主义啊先锋文学啊这些东西早就被前辈们玩出花儿了,应该说这种去现实化的倾向、以及造成这个倾向的动因一直广泛地存在于人群中,可能并不是来源于饭圈啊,腐女群体啊这些“亚文化群体”。我反倒觉得可能是因为它在人群中足够广泛,所以当它在某个群体中有很亮眼的表达的时候,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从而让这个群体扩大了它的体量。

这一点其实从腐文化的诞生和传播的历史上也能看出来。国内的腐文化主要是在大约二十年到三十年前从日本经由港台进入大陆,那个时候腐女有个别称叫“801”,来自于日语や(8)お(0)い(1),やおい这个短语是一个缩略语,用于描述当时日本的耽美同人创作:

ヤマなし、オチなし、意味なし
まなし、ちなし、みなし
没有高潮、没有结局、没有意义

即“三无主义”。

当时(也就是我开始接触腐文化的时候以及这之前)未必所有的腐女都知道“三无主义”是什么,但我们接触到的作品本身的风格是会对后来的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的。只能说,从腐文化传入中国起,它的核心要素就是“妄想”(我这里甚至没用“幻想”),这一点,哪怕广大腐女的生活形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小心翼翼到光明正大,从暗号接头的地下党到资本青睐的摇钱树——始终没有发生变化,甚至外扩影响到了非耽美的创作——百合、BG、无CP,只要在这个大的亚文化圈子里搞创作,就很难完全排除其影响。

“妄想”有一点很关键,就是“我的意愿”先于“我所见闻”。

红茶在群里问了一个很精髓的问题:这两个人怎么就互相看一眼,这群人就脑补他们是真爱了,为什么啊?

我突然就明白了“第二代”和“第三代”之间隔着的那条沟是什么。

对于红茶来说,是“某种表现引发了观者的情感与延伸”,在这个模型里,作品或现实的表现是第一位的,是原因,必须先有这种表现的存在,才有基于这个存在的“脑补”。

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当我开始搞CP的时候,是“我觉得他们是真爱,所以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就会被我归为他们是真爱的证据之一”,能明白这中间的差别吗?不是我在对一个事物进行客观的分析、评价和理解后觉得他们是什么,而是我已经有了一个认定:他们是什么,然后再去从所有关于他们的信息中筛选出符合我的认定的东西。就算没有这一眼,也会有同一个镜头,有被深挖曲解的台词,或者干脆什么都没有,但我就觉得他们是真爱。

肯定有人要问:那这个“他们是真的”的认定是哪里来的?总不会无缘无故就突然把两个人凑一对儿吧。

但本质其实就是无缘无故,或者说“无缘无故”的成分很大。我当然可以列举一对CP的证据一二三四五六表明“你看这还不够真吗?”但这没有意义,本质上,在最本质上,就是我脑内存在一个关于所谓“爱情”的模糊概念,然后很偶然地,有两个人,不管是纸片人也好真人也好,很偶然地在某一个瞬间耦合上了我“爱的概念”中的部分或者全部,可能因为他们的相处、只言片语、某个神态、某种情绪,甚至就单纯只是因为长得符合,或者就干脆什么都没有纯粹是直觉,任何一部分都可以,总之就是那一瞬间我在这两个人身上看到了某种概念的具象化,于是我作为我妄想的上帝,激情宣布:这两个人是真爱。

这一瞬间的认定是不存在一个“判断过程”的,不是“因为什么我认定”,而是瞬间的“我认定”,像能级跃迁,知道吗?两个能级之间没有中间态过渡态,瞬时发生,什么都没想,直接跃迁过去的,明白吗?这之后才是证据一二三四五六的事情。

冲动,本能,下意识,“磕到了”,书面上怎么写都好,反正就是那一瞬间的认定,一眼荡魂。

有一个可以作为佐证的现象叫“迷妹看什么都是自家CP”,意思就是某对CP的粉丝会把看到一切东西,包括不限于天气现象、动物、植物、音乐、艺术、生活中偶发小事、历史故事、法学案例(?)等等等等——全都与自己磕的CP进行联系升华并获得快感。“外物”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觉得是”。什么都可以是我CP,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什么都可以是“我”。

这可能也能部分解释为什么耽美和同人两个概念上完全分立(耽美,指看男人搞男人;同人,指非商业独立创作)的概念在这一群体的文化活动中总是成对出现以至于造成了一定的概念混淆——因为“没有意义”主导的“妄想”本身就是读者/观者中心制的,读者/观者的自我意识、自我理解处于文本/现象理解的最中心,读者/观者具有最高解释权;而非第一代以及第二代读者/观者那种“作者中心制”——作者、当事人对作品具有唯一的最高解释权。在“作者中心制”的指导下,人更多是围绕着作品进行评价、分析、一般的文艺评论活动,没有很强烈的自我表达,不会引发“再创作”;而同人则是一个读者/观者进行强自我表达的“读者中心制”活动。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确实觉得耽美的受众相当程度上天生属于“第三代”分野。但这个现象发生的时间并不是最近几年开始的,而是自古以来(?)长期存在,并且随着大家的墙头越爬越多扩散到包括粉圈的CP粉在内的所有圈层。

爱欲与色欲的一体两面

这次227事件中其实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可能不在局中的人注意不到。在两边的骂战中,肖战的唯粉诅咒道:“祝你天天看人写你正主的站街文!”对面以各圈CP粉为主的同人写手/画手/读者们大喜过望:“哪位神仙下凡来普度众生了!我要看,让我看看!”

很有意思,体现出两边在“喜欢偶像/角色”上两个显著的区别:

  1. 不搞CP的唯粉眼里,偶像是绝对神圣的、不可亵渎的,不可以与“下流”、“淫贱”等要素有一丝一毫的牵扯;而CP粉(包括且不限于粉圈)大部分对“对自己喜欢的人/角色进行下流描写”是很宽容的,甚至会有一部分人对这种书写喜闻乐见。
  2. 这一点容易被“圈内人”默认的同时被“圈外人”忽略:唯粉眼里,“下流书写”是对偶像的侮辱、冒犯;但在CP粉眼里,“下流书写”不但不是侮辱,有时甚至是喜爱的表达、是极高的赞扬。

这也是为什么我看见于小洋在微博上说要坚决取缔封杀RPS这种“对真人造成实质伤害的文体”的时候觉得忍俊不禁的原因——他下意识地代入了一个先决条件,即CP粉对真人进行情色描写是一种侮辱,但这个先决条件恰恰是错误的:CP粉进行这些书写的原动力正是“表达迷恋”而非“意存侮辱”。

要解释这种现象,确实应该从女性主义的视角出发,老蒋视频里那个切入点我认为是正确的。迷恋偶像也好,搞男男CP也好,其实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中日韩和欧美的搞法有显著差别,中日韩三国之间搞法的相似度显然更高——都更注重某种“禁忌感”的书写。欧美经常一言不合舞到正主面前发推直言“天啊你们是同性恋吗你们为什么还不出柜”,但是在中日韩你绝对看不到舞到正主面前的行为,特别是搞RPS的。

说来一年前红茶也在群里表示过不理解为什么我和湘鹅一边告诉他“搞男男CP本质上还是男色消费”一边在搞CP的时候对我们的CP的看法和态度非常认真严肃,会联系现实,会上升到谈论人类共同情感,一点都不像“消费男色”那么轻佻的感觉。

其实道理也很简单:因为在习惯了耽美表达的女性的视角里,爱欲与色欲是一体两面的,甚至可以说,爱欲、性欲、生欲、死欲、创造欲和毁灭欲,本质都是同样的东西。经常有人去区分一个女的搞俩男的CP到底是代入了其中一个啊还是作为旁观者不进行代入啊,然后去区分是真腐还是伪腐还是别的什么,包括在老蒋的视频里以“如果你偶像真的出柜宣布自己是同性恋你接受吗”,根据回答的肯定与否定来区分人群。但在我看来,其实都没有必要。

原因就是上一节我说的,这件事情的关键在于“我”,而不是“他们”。不管代入不代入,不管是不是真的希望自己偶像出柜真基,我们本质上干的都是同一件事情:把自己的欲望投射在某个东西上。

至于是不是代入,自己偶像出柜了是不是真的接受,那只是“对抗现实的程度”的问题,没那么勇的女孩子就在妄想里织一织梦,希望自己和自己的妄想对象与社会禁忌保持安全距离;更勇一点的老油条偶像出柜欢天喜地,从此跟自己的妄想对象站在同一条战壕向社会禁忌宣战——看到没有?没有一个人是像唯粉一样坚决拥护禁忌的。

比起偶像,我们忠于自己的欲望。

真正有意思的事情是这个欲望的根源在哪里。

我确实觉得这个根源来自于东亚文化圈内对女性的性压抑,但光说是性压抑其实不够的,真正的源头在于“秩序”,你说父权社会也好别的也好,归根到底,我们的现实社会是以金钱关系和权力关系作为第一导向来构建整套“秩序”的,无论男女其实都被这一整套秩序安排得像螺丝钉一样明明白白,只不过女性可能因为地位更低,对它的感知更清晰。

它让我不舒服了,于是我想办法去反抗它。要反抗它就得找武器,这个武器要超越金钱、权力甚至生命的天堑鸿沟,这个武器要跨越阶级仍无坚不摧,这个武器要经历漫长历史的不断淘洗仍然锋利且致命。

这样的东西存在吗?存在的,这件武器叫“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这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件被反复证实可以撼动金钱、权力与生死的东西。所以广大女同胞毫不犹豫地,把爱作为一面招展的旗帜,定为自己的妄想世界里的第一导向。用这面旗帜去冲破所有禁忌,包括早年对同性恋的禁忌,包括男女性别角色的禁忌。

明白了这一点,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在这群亚文化女性构建的妄想世界里有这么多群魔乱舞普通群众无法接受的“设定”和桥段,其实很简单,非常简单,你想一想,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怎么评判一个人的贵贱地位?归根到底有没有钱,有没有权。肖战的粉丝甚至普通路人为什么会觉得站街设定是侮辱?因为显然卖身站街多出于生活所迫,是既不光鲜也不体面的。

但是在CP粉构建的妄想世界里,如何评判一个人的地位?好好想想。

答案是:这个人会不会与其他人建立爱情关系,不管是去爱一个人还是被一个人所爱。

无论你地位高还是低,富有还是贫穷,好看还是不好看,交际花还是自闭宅,身心健康还是伤残九级,只要你与他人建立了情感上的联系——可以认为是广义的爱情——不管这感情形态如何,是美好纯洁的、变态畸形的、暴虐残忍的、支离破碎的都无所谓,只要你还有爱,你就会被作者们戴上世界上最美好的桂冠,成为她们口中最可爱的人。

没错,在这篇小说里你是个地位低贱社会边缘还有心理创伤的站街小姐,但为什么作者、以及她的读者们看向你的目光仍然亲切又温柔?

因为在这里,你要与另一个人相爱。

你们要互相给予打破一切秩序的救赎,你们要一起挣脱所有的枷锁,找到人类最终极的自由。

惊讶吗?这就是阅读这些女性创作的第一法则。

秩序、秩序的崩塌、秩序的复生

其实从“秩序”说出去,有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是泥塑。具体的定义我就不说了,但搞泥塑和搞性转本质是不一样的。

搞泥塑更接近前面所说的“我知道他是男的,但我要认定他是女的”的思路,而性转更多是把这个客体真的转换性别当做另一个客体进行对待。

常言道:美女就是美女,还分性别吗?

其实被泥塑最多最狠的还真的不一定是典型的那些具有“传统意义上女性气质”的流量,反倒是传统上被认为“走阳刚猛男路线”的男演员泥塑也不少,不信请吴京老师的泥塑粉出来走两步你们就知道了

还是要问那句:为什么?

和前面两节是一样的逻辑:在CP粉眼中,有情的才能被称为“人”,刻板印象中的男性形象不能满足“有情”的需求,因为有情必然有脆弱性,必然“从高处跌落”。

被凝视的人没有表现出所需的脆弱性?没有关系,由观者去认定、去赋予就好了。

我们把你从世俗的神坛上拉下来,推到尘埃里,受人间烟火的摧折,然后推你上另一个用爱构筑的神坛。

一旦脆弱性被赋予,接下来就是原有秩序的崩塌,从此这个男演员、男偶像不再是社会上通常而言的“男的”,他是姐姐,是妹妹,是同胞,是亲人也是爱人,在观者的世界里,从此他承载她们的爱欲与色欲,他与她们血脉相连,一同体验生活的倾轧,经历绝望也经历希望。他本来是谁不重要,本来是什么样的不重要,他只要部分地映射了“我”的欲望,就会成为那个“我要你成为谁”,这才重要。

真相是假最是真,真相是真才作假

写了这么多,我估计搞CP的女人现在在看到这篇文的普通读者眼里基本等同于疯子:认不清现实,硬要把假的当成真的,抛弃现实感,以自身妄想为中心,可不就很疯嘛。

这一节其实是想洗一下地:其实大部分人搞一般向和RPS的心态是很现实的,她们清醒地认识到这是假的,在此基础上投射自己真的感情。

很久以前我们群聊的时候问过红茶:为什么大家眼里《真相是假》的歌词听起来很真,《真相是真》的歌词听起来透着塑料的假味儿,能理解吗。

这两首歌的歌词大家感兴趣可以去查一查,当然,本来写的确实是偶像RPS,但是后来适用范围更广泛了,也侧面可证其实搞偶像RPS的动机源头不一定来源于饭圈,可能从耽美这边追根溯源关系要更近。

这问题问出来红茶傻了,直接跑了。

说出来倒也没什么玄妙的,就是《真相是假》虽然满篇都在否认迷妹们的妄想,“都是假的”,但你从歌词里,其实能听出来“真心”:

我很留恋堂皇世界也 / 有新的天梯载我向上爬 / 成年人世界没童话 / 好聚好散如此便罢 / 各自潇洒

这首歌以第一人称偶像视角唱出来的时候,情绪是怎样的?

无奈,伤感,惆怅,换句话说,不再是光鲜亮丽明媚动人的完美偶像了。

他降落了,成为了一个跟所有听者在同一个地面上,有七情六欲,跟搭档无奈卖CP最终好聚好散的现实的人了。

这个时候,我们开始觉得,歌词里的无奈与朝夕相处卖CP,与“即使真有晃神想亲吻的刹那”,虽然只是假情作戏,但假情也是真实的,瞬间刹那虽然没有用,但也是真实的。

所以真相是假才是真的——真的不是“真相”,真相如何根本没有人关心,真的是感情,是“神成为人的时刻”,是复杂,是人类无解的情感漩涡。

而反过来,真相是真反倒因为太“不现实”,不像是在当前社会条件下能发生的事情,所以看起来很塑料,像是假的。

女人们不是认不清现实,而是在认清现实后,义无反顾地选择在假象里安放真情。

毕竟从世界观上来说,只要情是真的,假象还是真实,有分别吗?

饰られた虚実、爱がなければ视えない。
那被粉饰的虚实,无爱便不可见。
——海猫鸣泣之时


小论文就到这里啦,下面是我自己的生活记录了没什么营养,看小论文的朋友可以点×离开本页了。

如果要讨论的话倒是欢迎大家在下面评论区畅所欲言……不过我也不保证每个人都跟我一个想法就是了。

现实侧

刀锋、白夜、重生

我念了一个月!《重生》终于上了!本来抱着“让我康康你们西关是不是继承了海港长丰以来的基队优良传统”的心态快乐看片的,没想到表现比我想象的还好。

指纹重生这本子写得确实比白夜进步了,人物比白夜复杂了不少……

秦驰肯定是指纹笔下最惨没有之一了,隔壁老关相比之下竟然还挺幸运的……啊,我又要怨念一下,周巡呢!我们老关那么大一个周巡呢!!虽然知道是因为王泷正老师没档期但我还是很怨念……看看人家隔壁海港,成双成对!啊!

路铭嘉,可爱,挺好一孩子。塑造是真不错,督察组讯问的时候那一瞬间的恨太生动太鲜活,人物一下就立住了。

“秦队,我需要你信任我。”也特别有小路的风格,我还挺羡慕的,不是所有人都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我需要”/“我想要”的啊……

总之我们秦俭驰嘉rio,我磕爆!刀锋白夜重生永远是我老家(?)卷起铺盖我就回去蹲到天荒地老!

求求大家了走过路过都来看一眼我们《重生》吧!真的好看!

娜、given、花

之前因为日本疫情还很担心娜二期会不会延期,看来是不会了!虽然捏一把汗但是也松一口气吧。娜的本子我按喜欢顺序是三部→二部→一部→四部,二部剧情还是相当漂亮的,特别是千百!千百万的前情不知道会不会一起做进去,嗨呀,我为千百流干眼泪,我们千百就是世界上最好的李芭蕾!

昨天在垃圾屋骏河屋搜given,偶然看到有出BD全卷带BOX的,比直接all全卷还大刀了一大截,大喜过望收了下来,还剩了操心全卷特典的事儿,快乐,也算圆了我自己的2019TOP1了。又跟湘鹅他们看了一会儿去年的动画销量榜,发现我的年度TOP3基本不是暴死就是在暴死的路上……湘鹅:有我惨吗,我年度好感给了星合之空。

我 & 夏叶叶:那还是你厉害,这个应该是年度最惨TOP1。

湘鹅:我不暴死则已,一暴死就拿了个年度最惨。

最近又把花归葬的翻译工作捡回来了,是我的错觉吗,B线道理上应该比A线短的,但我居然效率还没有A线快……一个春节假不肝翻译了肝力下降了?(哀嚎)

近期工作计划?

这周反正得把电子学响应的卷积写出来……模电换数电的部分不知道有没有能抄的代码。

之后可能得想办法把不同的peak做个merge还原回原来的形状,这个说实话没想好怎么做……给延迟?那峰也对不上啊……唉。

再之后估计我也要跳TensorFlow的坑整深度学习了,我恨,怎么到头来还是逃不掉深度学习,日。

疫情早点结束让我们博士后赶紧回来吧……我要疯了……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