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散记|赤之华兮灯火,纷而下兮百妖行

5,822字生活あかやあかしやあやかしの中之人基因组【实况中】ef - a tale of two个人抒怀128次阅读0条评论

再不更新显得我好像一个莫得感情的翻译博主(虽然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没错)所以我来更新一下最近的宅与生活(?)。

总体上来说,最近最大的人生疑问是到底多少个肝才够我在花灯ACCAナカゲノ之间反复横跳?——这种人生疑问未免也太没出息了一点。

湘儿想了一下跟我说:十个够不够?

我沉默了一下,想起来不久之前弗兰跟我说:没用的,你有了十个肝你就会想二十个。

好吧,她是对的。

あかやあかしやあやかしの

继我三月份通完花帰葬以后我终于在九月份通完了あかあか,我永远喜欢HaccaWorks*!!

あかあか的标题直译来说应该就是“赤红色与灯火与妖异之物”,台版漫画翻成《赤与灯皆有诡异》实在是有点令人生草,综合来说还是阿雯她们翻成《赤红灯火妖魅行》要好。

不过因为它还是剧情里一首贯穿全局的歌的起首句,这歌儿还挺难翻的,后来我写文的时候要用然后感觉阿雯她们的译本还是欠了点神叨叨的招魂的味道,于是跑去问湘儿,湘儿这个中文系听我说完这歌儿的背景以后,哦了一声,说:用骚体啊,你知道《招魂》吧?

……不好意思我还真的不知道,灰头土脸打开搜索引擎。搜回来一声惨叫:这我哪会写啊!你不要对我的古文水平有什么期待好吗!

最后和湘儿达成了py交易,我给她写大白话,她帮我改写一版。

不过因为大家都是社畜了所以湘儿先把我文里要用的部分写了,也就是第二段……其实发挥很多,要往里加信息,所以严格来说不能算一个译本,只能算个衍生版本?

あかやあかしやあやかしの
赤之华兮灯火,纷而下兮百妖行。
 
戀しやかの聲かの名前
余慕兮好音,歌幽咽兮呼彼名。
 
汝の名を呼ぶのはたそかれの
昼晦兮不辨,唤尔名兮适为谁。
 
かそけき水面のわらべうた
演漾兮澹波,縠纹皱兮闻童谣。

强还是她们中文系强!中文系的都不是人!(不是)

以下尽量不剧透(或带自主和谐的剧透)地讲讲灯灯。

继承了HaccaWorks*一贯的主角都是倒霉孩子的风格,主角们一个赛一个的惨,没有最惨只有更惨。虽然总体来说还是嵯峨野你最惨,存活率甚至没过30%。

但所有角色里果然我还是最喜欢嵯峨野,狐狐线太拉好感了。

通狐狐长线的我:由,快用你无敌的嵯峨野想想办法!!

跟花花比起来灯灯的人物关系要复杂得多,随着线越往前推进越复杂,最后所有人跟所有人命运都连在一起牵一发动全身,ユウミリク和華南みさき两位老师实在是非常nb。比起花花,灯灯的剧情和人物都要完整,感情线来说,薛定谔的1v1(不是),黑狐/由is rio,但是嵯峨野/由也是真的,灯吾/由也是真的,灯吾/秋良也是真的,老一辈恩恩怨怨也是真的,他和他和他和她和他和他和她也是真的。

大家都是真的!

回味起来其实非常感慨,通完全线以后回头我又通了个宵(……)复习嵯峨野线ED1,那个感觉完全不一样了……特别是黑狐最后留下来帮灯吾秋良的时候,我内心的弹幕全都是:不了不了黑狐你快跑吧不然又要惨案了!

——当然ED1并没有惨案出现,作为唯一的HE,算起来其实大家都挺好,对这条线的俩主角嵯峨野和由特别不友好……详细的涉及剧透我就不说了,只说一句:副读本杀人诛心!

导致我重走嵯峨野线然后看完副读本以后的那个白天一天都没睡着……快睡着的时候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句:

「嵯峨野先生,我不要去人间。」

瞬间给我吓醒了。然后我一脸复杂地又跟烧卖叨逼叨叨逼叨……叨叨着又往下写了一句。

「梦里梦到的,都是醒来再也见不到的人。」

……好嘛我直接别睡了,脑壳痛地辗转反侧了36小时。

虽然ED1杀人诛心但我还是最喜欢ED1,嵯峨野和由这俩傻孩子真的,物伤其类,同病相怜,我猜这也是他俩在嵯峨野线会被互相吸引的原因。在这条影之街上,只有他俩在所有意义上都无家可归,物理或心理上无可奈何地属于人类或妖怪的一个阵营,但又并不被所属的阵营接纳,跟另一边也有剪不断的千丝万缕恩怨情仇,哪里都回不去,哪里都不是家。到最后俩倒霉孩子几乎都赔得倾家荡产,生存的理由也好,恨与爱或成仇的爱也好,什么都散作烟云。

当然ED1而言嵯峨野要幸运一点,椿家虽然非他本意但确实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地给了他一个家,由嘛……这个故事里的妖怪是真的莫得感情。一把同情泪。

ED17是真全篇TE,要说有哪个ED最接近HE的话我反倒觉得ED17可能是最接近的——嗯?我的良心?没有啊那种东西~大家求仁得仁各有天命不是很好吗(棒读)。

我通完ED17以后在白花群里发感慨:时也,命也,运也,非吾之所能也。

就真的是时也命也,无奈何。

从这个意义上说灯灯这个故事实在是令人心痛……而且后劲好大。

另外惨还是[自主规制][自主规制]两位惨,真的一片青青草原!太倒霉了,一个喜欢谁一个被谁喜欢,结果都是惨剧,何苦啊,何苦啊。

{{这里折叠一下嵯峨由的小论文,有剧透,未通ED1不要点开}}
在磨一篇嵯峨由,这文最开始是微博发的上户口那段,后来停着没写下去,原因是顺着当时的思路再往下,嵯峨野带登记表去找由,本来很没什么的一件小事,那天我通宵完了正在犯困,半梦半醒地想由是个什么反应。
然后我快睡下去的时候由拿着那张表,笑中有泪地抬头说:
「嵯峨野先生,我不要去人间。」
……………………我他妈直接吓醒了。
然后就开始抑郁。
从由的角度来说,ED1的他俩有很强的物伤其类的感觉,嵯峨野可怜由只是一个被妖怪利用的「容器」,由在反复向嵯峨野证明即使是狐凭他也有自己的意志,但是嵯峨野的可怜某种意义上又是事实……因为妖怪真的对由莫得感情(……)我觉得吧,由其实是想给嵯峨野证明,即使是他们这样迷路的孩子(副读本盖章),被利用的孩子,没有人站在他们这一边的孩子……也有获得「希望」的可能。
嵯峨野在ED1结尾其实已经接受了,不管他情不情愿他反正已经接受了要有一个新的开始了,由的愿望现在几乎是他重新开始生活的理由。
然后他也会发现,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对他「坦白」,表达的意思其实是「我其实并不认为我自己跟你们是同类」,其实还蛮微妙的。有一种一下就失去了捞人的立场的感觉,所以临时有点写不下去。
其实我自己很喜欢ED1最后,嵯峨野自己被带走前把名字告诉由,然后由说「我遇到的人是嵯峨野先生。并不是叫朱史的人!」那段。
嵯峨野是以什么心情把真名作为「最后的礼物」告诉由的呢?同情和可怜可能会有,但不会是主要。多少还是带着无奈的感慨在吧,嵯峨野对自己的人生完全无所谓,典型的烂命一条破罐破摔,对自己的名字更没所谓,反正连身体和身份都被老狐狸占了,有个指称就好了谁管它是奇奇怪怪的地名嵯峨野还是本名朱史,所以之前对他来说本名没有必要跟由这个无关人士说。
嵯峨野遇到的最大的意外在于,由这个无关人士、信的容器,居然愿意对他好。
我通宵那天晚上跟烧卖说嵯峨野这个人看谁都像欠了他八百万,实际上口嫌体正直,挺吃别人对他的好意的。夜市和灯吾收留他,灯奈从最初的抗拒到接纳他,他心里其实记得明明白白,能报一件是一件,实在是好男人中的好男人啊,あかちん。
唯独由的好意,他其实很难单纯地从接受——回报的角度去处理,毕竟这个人跟老狐狸千丝万缕的联系还长着一张自己的脸……
告知名字,其实就是告与意义。
由作为与他立场相似的孩子,把难能可贵的「希望」给了嵯峨野,嵯峨野想不想要另说,但他认可了,认可「由」是一个独立于老狐狸的人了,名字是他乱七八糟的一生的指代,「朱史」的名字背后的所有一切成就了今天的嵯峨野。
现在,他愿意把这个名字背后代表的所有意义交给由,至于由怎么处理,他不关心也没有时间关心了。这是他能补偿由的好意,交出来的最重大的东西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很残酷……这么一想这大概跟「学生化环材打断狗腿」的劝退狗心态是一样的
由的回答有没有让他意外呢?过去的他不关心,由想要的和想给的都只有他的未来,作为「嵯峨野」存在的他对由来说,才是意义。
所以我跟烧卖说ED1实在是对嵯峨野和由都不友好的ED……由捞人反被淹彻底变成「天地茫茫无处为家」,嵯峨野要花上相当长的时间来接受把自己人生搞成一片废墟的仇人的恩情,也要化很长时间从原本以复仇作为全部生存意义的状态里找到新的活下去的意义——当前对他来说,大概就是由的愿望吧,「如果嵯峨野先生有哪怕一件事让你觉得回来真好,我就值得。」
但由自己呢?他想回去的,不是这里啊……
所以你Hacca是真的有毒,有剧毒。我宣布灯灯没有HE!最接近HE的必须是ED17!

唉,难以形容,就还是唱歌吧。

赤之华兮灯火,纷而下兮百妖行——
赤之音兮迢遥,爰所引兮示彼方——

あかやあかしやあやかしの——
あかねの音色のその向こう——

ナカゲノ

是ナカノヒトゲノム【実況中】(中之人基因组【实况中】/实况主的逃脱游戏【直播中】)。动画终于完结了!舍不得,唉唉叹气!

大沼心监督实在是最会做心理戏的监督,没有之一!大沼心监督nb——!!

所有人都应该去看中之人这片,动画漫画都要看,好,真的好,太好了,我没有语言反正看了不吃亏看了不上当!

アカツキ是哪里来的天使!!妈妈你看他在发光——!!

晓杏是真的,开石也是真的,花柚也是真的!我的CP都是真的!!

マキマキ也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妈妈这个男的好可爱啊——

CP虽然最吃的是晓杏,但小论文结果是给了花柚——原因无他,拼图回实在是……大沼心监督的那个分镜啊,那个表现力啊,我的妈我嗷嗷直叫。

这里也存一下当时在微博上嗷嗷叫的小论文:

我又要开始CP疯话了睡前我一定要来逼逼一下花柚
这话我当场爆哭就是柚子说「但我不想再这么继续下去了啊……为什么呢」,同时轻抚花凛凛的头发
柚子其实什么都知道[泪]还有什么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这么久了,这么久了,终于有人愿意拿自己的真心来换她的真心了
我私下里一直说柚子跟阿晓其实有一点气质相似,主要来源于他俩都「合群地自闭着」,不是说没存在感(相反他俩都挺存在感的……)而是其他人或多或少都能看出来各人的内心想法,但他俩在想啥,一团迷雾
说白了就是藏得很好,只不过藏的方法和是否故意上不一样,柚子选择的是扮小丑,笑就完事儿了,扮滑稽就完事儿了,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真面目,否则又会变成一个人
花凛凛是第一个直接表达出「我在乎你的感受」而非「你到底是什么立场」的人,而且还是在柚子做出种种出格的举动之后,依然毫无保留地愿意相信她,理解她,支持她,爱护她,为她担心,为她流泪,守在她身边
拿真心换真心,对柚子来说真的太稀罕了,那真的是长久封闭的黑暗被花凛凛砸开了一条缝,终于有光照进来
不是不知道光是什么样子的,只是亲眼见到的时候太耀眼了,耀眼到让人动摇过去的生存方式,立场也好执着也罢,在花凛凛给她一个拥抱的瞬间,都不重要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因为柚子有更重要的东西了,因为有即使抛弃自己的立场与生存方式,也不想要看到她的泪水的人了
如果这都不算爱,如果这都不算爱

ナカゲノ天下第一!!!

但我又要没有动画片续命了……

说来Comic Gene 100期纪念的特典同时有灯灯和中之人,阿雯买了以后表示她只要中间灯灯的三页(?)纸,其他她都不需要,于是我快乐去找她多要五页中之人部分的废纸(……)感觉能续一命就很快乐。

坐等おそら老师出漫画下一卷。

ef - a tale of memories / melodies

……中之人最终话前一天我又通了个宵,把ef动画翻出来又看了一遍。

大沼心还是强,真的强,内心戏牛逼得一塌糊涂。

说来我有好久没见到过ef里这种又灵又通透的女孩子了,到底是我不行了还是业界不行了……(湘儿:业界不行了!)

复习的时候惊闻minori今年二月份倒闭了。

我上一次听到他们的消息还是众筹,怎么说倒闭就倒闭了……

惨是真的惨。

现实侧的事

上周末通宵复习了灯灯ED1后睡没两小时爬起来去看罗小黑战记,阿苏强烈安利并直接掏钱买了票请我看。

很意外,真的很意外,质量相当好的一部作品,我没看过前作理解起来也没有困难,剧情全程在线是最惊喜的,这年头厕纸剧本太多了,这种稳扎稳打的剧本能搭上不错的制作实在是有点意外。虽然硬要挑毛病也不是没有,但我看爽了为什么还要挑毛病呢(。)谁不喜欢小黑这种可爱猫猫呢!!

……肉眼可见的分镜和演出和一原和背景美术的爆肝……希望剧组给动作分镜的同志们加餐饭,真的很惊喜。


最近穷到揭不开锅(物理),买齐了柴米油盐锅碗筷,开始了凄凄惨惨的自炊生涯。

我妈非常赞赏,因为她二十年来一直在催我学做饭我都没有付诸实践,事实证明当代青年学做饭的第一动力基本都是因为穷。

其实还好,勉强能吃……我火候是没准的但是油盐意外放得很有谱。

最关键是真的好便宜,一天的青菜叶子加西红柿加起来并不会超过三块钱,天知道我每天去食堂都在怨念没有青菜叶子或者青菜叶子还放辣椒和醋简直反人类!

现在每天挑自己喜欢的叶子就很快乐,比吃饭堂快乐。

打算周末去买点肉让我妈教我卤肉。

不过周末我的腌面就要到了!快乐,切点肉末找找有没有枸杞叶煮三及第汤喝,就很快乐。


监督婧婧和东郭先生打花花,催慕儿和斑马打灯灯。

婧婧这家伙,结婚扯证了都不通知我,二十几年的友谊没有了!我的白菜让猪拱走了!


反正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无所谓了我随便逼逼,被领导看到了我也不删,反正没有法律法规规定人不许发牢骚。我还是要说:过得不快乐。

最近想家的次数指数上升,倒不是因为在外地的原因,毕竟大学四年我在武汉也离家千里万里,但并没有这么强烈的思乡情结。

我其实真的不想考研。

准确地说,如果抛开一切现实情况就业门槛各种事情,我是真的很讨厌考试。

但我又很理解考试其实是最合理最有利于我这个阶级的选拔方式,抛开考科举剩下的除了举孝廉就是九品中正制,哪样都是死路一条。

所以其实无解,世界上总是有烦也要做的事情,就像世界上总有不喜欢也不得不交往的人——虽然在和人交往上我现在算是全面进入“装都懒得装,能接受接受不能接受的话我滚就好了”的破罐破摔状态,以前还会注意不让同学看到我在看男人搞男人和看女人搞女人,现在已经是“看到了就看到了我又没有违法乱纪也没主动提起按头让你看关我鸟事”的状态了。

每次被问起来考研准备得怎么样就有点烦躁,因为效率实在不高,又逃不掉,就很难受。

人生为什么没有安心当废物的选项呢……明知道自己是菜鸡中的拖拉机,还是跑五公里就歇菜一次的拖拉机,何苦跟上路一百迈的比。

这倒跟自信不自信没关系,真能做下来的我哪次不是跟基友们说“来找我啊费那么大劲干嘛”。但专业上我也是真的废得非常有自知之明。

而且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感觉不到做毕业论文实验的时候的快乐。

前导师ZX上热统的时候就在忽悠我们:“反正你们都学物理了这辈子就跟挣钱无缘了,还不做点有意思的事情有什么意思呢!”

做毕业论文的时候虽然也跟现在一样状况百出每天都在崩溃每天都“我靠做不完毕不了业了!”,但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有意思”的,明明都是拿不到毕业证的人了,毕业设计还是做得很快乐,写新脚本的时候也很快乐。

现在好像只有自闭和买菜的时候很快乐。

——说白了,那个时候我的“有意思”到底有什么意思呢……不知道啊。

以前说看动画续命是半开玩笑,现在看动画续命对我来说好像是真的。

最近买菜的时候有意绕得远一点,就是想走远一点,走的时间久一点,回来想了一下,大概是因为感觉只有挂着耳机走在路上的时候能感觉到自己是自己。

不是太好的状态,我捞过的妹妹不算少,现在这个状态什么样心里还算有数。但反正冬天要来了,来了就好了……


瞿瑞姐姐的诗选《与雪交谈》出了,虽然穷得揭不开锅了但还是收了一本。

写诗像冰川上盗雪,是所有徒劳事里最徒劳的一件。

此言得之。


自炊两天过后,我爸可能看我过得太惨了给我打了笔钱……

我:……………………

虽然好丢人但是只能收下.jpg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