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毕业|少年よ我に帰れ

3,744字生活个人抒怀231次阅读9条评论

我:明天记得提醒我去拍证件照……
苏:好
我:四年了,我终于要有一张新证件照了【
苏:人生进入新阶段了吗
我:是的哦
苏:嗯,恭喜
我:谢谢

新证件照拍得还行,比我入学的那张好看。

无论如何,我毕业了(其实没有,因为我吊车尾学分还差点儿的缘故要到一月份才拿得到毕业证。)

毕业

今年毕业搞得特别早,肝论文的同时还在忙CP24的本子的事儿,那真是火葬场谁试谁知道……还好紧赶慢赶可算把论文改完了。

论文是基于我师兄的一个工作,选题的时候就被告知我是我们这个组实验的题目里最难的一个题(……)。

至于为什么是我这个吊车尾做了……呃……因为我选题的时候在走神,转眼只剩下我和一个动机学院的小哥了,我总不好把最难的那个丢给其他院的小同志做吧,那物理学院的脸面呢(……)于是就这样了。

不过还好有师姐带,后边进度火葬场的时候大师兄还给我了好多抄近路提示,大恩大德大恩大德师兄好人一生平安[双手合十.jpg]不过我也是才知道大师兄博士毕业以后就不做物理了,总觉得有些可惜,明明从博士论文来看师兄真的很牛逼,论文内容和程序都超级扎实的,像我,我就写了不到一百行脚本代码的“原创性工作”,实在是太菜鸡了……

意外的是论文居然查重率0,把我吓了一跳,在微信上一怂一蹦跶地跟我导师说真的没问题吧可以过吧?导师无语地回我:……我怀疑你是在炫耀。

我:?!我不是我没有老师你别瞎说——!!

不过本质上应该是因为这个题目是大师兄第一个做的,然后他的论文还在合作组里打架评审等发表……

致谢写得非常乱来:

(前略)
 
感谢中山大学的▉▉▉(奶咖)师兄、▉▉(鲤鱼)同学和波恩大学的▉▉(阿佐)师姐,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同在高能物理的大家庭中,无论我凌晨几点跑去问他们幼稚的傻问题,无论这问题是物理还是技术甚至生活,他们都热情地给予我解答和指导;在学习之外,和他们在一起玩耍给了我快乐与希望,与他们相遇并结下革命战友情的日子每一天都是最好的一天,感谢一路的陪伴。
 
感谢南京大学毕业的▉▉师兄和中山大学毕业的▉▉▉师兄,是他们让我产生了对大型加速器的最初兴趣,并督促我学习了解该领域的基本知识。
 
感谢我的朋友们和网友们,阿苏、雅湘、暗暗、梦野、弗兰、纤维、发发、慕儿、圆圆、宝玉、木木、婧婧、诺里、溯溯、糕糕、小海龙、傻红茶,他们中有些我知道真名,有些我不知道;有些已经成为现实朋友,有些仍然只保存着网络的情谊。但对我来说,网名和真名并没有区别,背后都是五年、七年甚至十年二十年来的真情实感,谢谢他们当年支持我报考物理系,也谢谢他们在我脑子一热期间陪我胡闹,在我心情郁闷时给我顺毛,人和人之间说到底,最真诚的也就是这些。
 
感谢Haccaworks,如果不是为了给他家的作品用爱发电,我不会在一个月内迅速学会如何写Shell脚本并应用到本文的工作中。
 
(后略)

除了藏得很深的补胎烧酒奶咖学长、老鲤鱼和阿佐,还有广大网名出镜的基友们外,其实还有两位并非实际存在的人物(笑)不过看不出来吧……虽然感谢得没错,没有那两位纸片人我才啃不动那么厚一本CEPC的设计书,对BEPC的结构估计也一头雾水根本凑不出大半篇BES的结构哈哈哈哈哈。

至于致谢Haccawork……是的,我就是因为搞花一个月速成Shell,学得可快了(住口)。

我是真的能毕业全靠搞CP攒下的技能(棒读)。

答辩倒是准备得还行,给导师试讲了几次,然后答辩前一天晚上给雪峰师兄和湘儿他们在Skype上讲了一次,师兄还给了我点修改意见,事实证明师兄那是真的博士,给的意见非常救命了。

答辩现场还尴尬了一下,因为我忘记打印论文了……紧急给师姐发消息求她给我送过来,感谢师姐大恩大德师姐好人一生平安——我发现我这一路简直就是命不够师兄师姐帮我凑,真的太不容易了感谢各位师兄师姐无私的传帮带。

当然现场更尴尬的是我发现全场连学生带老师,就我一个做高能的,果然之前我导师说要做好下边的老师全都不懂你的方向的事情的准备是对的(看了一眼分组,我导师在我隔壁教室,可惜……),我当场临时决定把昨晚准备的内容全部过一遍然后改成对湘儿这种文科生讲的大白话……我是第六个,一场十个人还是十一个人我忘了,反正挺中间的,听了头四个我顿时放心了:

草,敢情我这工作相比之下还没那么水啊!

突然有了底气……

总之上去讲的时候才发现一点都不紧张,可能因为确实知道自己毕业论文是在干嘛,总之没有超时,我自觉好像是几次试讲里发挥最好的一次。

答辩老师:……讲得还挺有激情的。

我:…………呃,嗯。(??这是夸还是贬??)

答辩也没怎么为难我(也有可能是不在高能方向不知道有啥好问的),先是一个疑似做软件(因为他几次提问都问的这方面)的老师问了一下我的脚本什么思路,我详细解释了一下,放过了;然后答辩组长(其实是我大一的电磁学的老师,不过他肯定不记得我了)问我不变质量谱是什么,我心里暗道:好险,昨晚阿苏刚问过老鲤鱼给过标准答案,于是回答“实验数据经过计算以后反推出来的质量分布”,老师们面面相觑以后小声互相问了一下“你懂这个吗”“不懂”,然后放过了,问我为什么不变质量是这个单位(指$GeV/c^2$),粒子物理用这个单位应该有它的道理吧。

我:…………?(大家都这么用啊?)

最后一个问题是问我为什么探测器要用超导。

我:…………因为要分辨径迹?(……这不是加速器物理吗又不是我的题!)

其实整场看下来我应该是最没被为难的。中间答辩组长的老师还说了“我发现你们PPT上引用都不标来源的”,我立刻举手:“我标了我标了!(指出)”

台上没多想,下来以后才反应过来老师这是不是看到我标了,有意提出来抬我一手……大恩大德大恩大德好人一生平安。

总之最后答辩的分数是高分飞过啦,89,小组第二高分,第一的是我后边一个小哥,91,答辩组长自己带的学生;不过小哥惨是真的惨,充分体现导师对你的爱是把你为难……对着一张图为难了他三五分钟,太可怕了。

下来以后跟我几个师兄报平安(?),跟尹师兄说:“我发现我好像也没有那么水……”

尹师兄:“要相信我们的眼光。”

心里说不出的快乐。

前路

之前也被张同学问了打算未来干什么。

目前是定下来啦,去近物所实习半年,然后争取考个研继续做锦屏Nvdex的硬件工作。

兜兜转转了好几圈,中途甚至想过要不要不做物理了,但从结果来看,跟物理的缘分还没完结吧,那就不想那么多了继续往前走吧,我本来也不是太会计算前途的人。

之前交完论文后在华师跟老师和师兄见了一面,惊了,气氛好正经,一点都不像我们实验室那放飞自我的画风……一场下来感觉他们把我未来三到五年都安排掉了……

虽然也被说了“我觉得你是个大学生的置信度不到$1\sigma$。”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假的大学生。

被大佬们包围,又怂又哭笑不得(其实还困,因为头天晚上通宵改论文了)。

那段时间还在网上因为对撞机的事情跟人打嘴仗,论文没改完去写长微博(……),还被骂的人发了高能所学籍,我心说我要真考上了就好了……

尹师兄:你为什么对高能所这么了解?

我:………………呃,因为我是个二五仔

面基

五一的时候红茶带着女朋友,然后雅湘和暗暗和梦野来武汉面基,红茶本来打算录节目的但是果然设备又不能用*(咦,我为什么说“又”?)*所以还是作罢。说实话这都一年多了,我对他能把节目录出来已经完全不抱希望了……还不如我和湘儿阿苏坐一块儿嗑瓜子唠得实在。在武汉也没啥,主要是走走逛逛吃吃喝喝,好像也没特别去哪里……

押着梦野和暗暗翻了小半篇广播剧,湘儿在旁边写她的工作稿。这两个网瘾少女,一个一路都在肝ES,一个一路都在肝明日方舟,我真是看了直摇头,手游害人。

另外发现一个效应,我跟湘儿凑在一起的时候不但我俩会降智,周围人也会跟着降智。

所以我跟湘儿为什么不组个相声组合出道呢?

在地铁上和武汉的大街小巷上乱逛的时候阿苏在给我发刀,我每次都一脸“ヾ(。`Д´。)!”无语状,换来暗暗频频好奇的目光,给她看了两段以后我俩就起此彼伏地捶胸顿足道:

“你们苏老师哦——”

宝老师有金桔云:普通好刀看人,苏老师的名刀看天,天意说今天五更要锻刀,政委三更就要祭天。

草,你们宝老师真是个宝贝。

滑铁卢

写论文期间,把窗户纸捅了。

想起来感觉纯属意外,居然就这么直接捅破了,明明双方都算明里暗里配合着绕开的,只能说该发生的故事无论如何都会发生的吧。

连续好几天失眠,生理反应超乎想象地强烈。弗兰当年说,写文有效吗,当然有,但可能只有真的遇上以后的十分之一吧。我现在知道她说得对。

第一次意识到,认识他人和认识自己原来都是这么痛苦的事情啊……

无能为力的感觉原来这么难受啊……

赶在毕业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着,总之,颇有点地动山摇的感觉。

但感觉并不后悔走到这一步。

或者说根本没想过要停下来或者后退。

被弗兰说了“你怎么回事啊姐姐,怎么搞过一次了还敢来第二次的?你都不怕井绳的吗?”

其实还是怕的,怕到都抖,但有什么办法呢,怕我就能跑了吗……做不到啊……

所以我本人大概,确实比我写过的角色们都要头铁。

被不同的人祝福了“希望你自由”,但在崩溃地哭了好几场以后,才想到,从前那种“空荡荡的无牵无挂”的状态并不是自由,只是逃避而已。

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自己预想的那么能打能扛,意识到自己可能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自作自受。

有的时候真的会想:这个人哦,也太犀利了,生活已经很艰难了这些事情何苦拆穿呢。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想法而已,更多的时候想的是:啊,是这样啊……我自己都忘记了。

然后还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小孩子一样的不知所措。

龙骑士07确实很懂。

“人是通过被谁所理解,才第一次获得救赎的。”

……虽然我本人并不相信人和人可以达成相互理解就是了,但是不妨碍我可以“觉得”被谁理解,大概。

真耀眼呀,无人能预知的命运的舞台。

其他

暗暗考公,笔试成绩第一过了,之前特紧张查不出分还吓到了,我老神在在地说:放一百个心吧,也不想想你是谁教出来的……

老鲤鱼确定了大学,目前正准备跑路去做天文……得,这人真是兜兜转转哪个方向都跑过了。

阿佐确定了以后是Belle2的人了。

圆圆和慕儿都定了工作单位。

纤纤还在论文地狱渡劫中。

我也刚交上近物所的申请表。

嗯,大家都有很好的前程。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恭喜毕业!

    真好啊,真好啊

    • @贺叶霜 谢谢谢谢!终于有惊又险地毕业啦【

  • RuneCat reply

    祝贺您!从lof时代追到现在,一晃也是好几年啦,虽然不常评论但是每一篇博文都有看过【捂脸】未来一定会是明亮的!

    • @RuneCat 哇!现在居然还有lof时代的读者吗?!谢谢你呀!也祝你好~

  • 毕业快乐!希望以后一切都越来越好。

  • 恭喜阿良毕业啦~祝你实习顺利,考上理想的研究生,窗户纸有好结果哈[机智]

    • @水八口 tianna baco你最懂我呜呜呜呜,借你吉言!!

  • 丽琪 reply

    最后一句话不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