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博士生,无期限延毕中。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散记|生病的一周,卡文的一周,以及拆砖Repo

大家一定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啊……血的教训。

生病的一周

先是重感冒,咳到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了……

然后可能是因为重感冒导致免疫力下降,感染了外耳道炎,痛到半夜辗转反侧睡不着,跑去校医院开了点消炎药以后稍微好了点,但还是并发头痛,周日吃完药蒙头昏睡了一整天不省人事。

整个人都好虚……

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的时候补完了雅湘推给我的《穿堂惊掠琵琶声》(……生病不忘摸鱼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精神),雅湘安利的时候说我肯定会喜欢的,事实证明是的,我很喜欢这篇,剧情没多跌宕但是很舒服,两位神仙谈恋爱,而且两位神仙的处世态度我很欣赏。

苟延残喘的时候还看着姐夫写了咲和,破碎的心感到了治愈,我永远喜欢姐夫(问题发言)。

卡文的一周

发现自己其实不太会写故事。

不,应该说根本不会写故事。

不是那种“周围都是大大就我一个废柴”这样的无用感慨,是在跟阿苏的文,以及跟其他我觉得值得学习的文作对比分析后得出的客观结论。是这样,我写故事的时候更习惯用一种抽象的方法来写,而不是通常写故事的时候应该掌握的、把概念进行具象化的方法来写。呈现出来的效果就是有的时候发议论十分稳准狠,但是临场感始终不够,看起来挺无聊的。

本着时不时要给自己充充电的原则去读了著名的创意写作书系,感觉还是有点收获的,但是仿佛更多适用于设计原创小说,同人就比较尴尬了,毕竟是戴着镣铐的舞蹈,很多时候既要顾及现实也要顾及原作设定。

虽然感觉卡文卡得挺颓的,但多少还是找到了一些可以解决的问题;虽然很羡慕阿苏那种写得又好又特别坚持的作者,但总归落到自己头上还是要一步一步来。

本与拆砖

在倒腾了将近一个月后终于去把寿司君的论文本印出来了。

心很痛,因为印量小没有打样,还是出了篓子,主要是内插印糊了以及……还是有个地方漏字了(虽然不是正文)……一声长叹。

所谓版工,总是要带着遗憾活下去的吧(问题发言)。

寿司君的论文本
寿司君的论文本
书影,可怜我乱七八糟的桌面

然后这个周末也终于收到了平四的几张砖……包括之前三刷没赶上的平二这次也补档入了,开心。

《星之海》质量贼高,我永远喜欢贼闹老师和Melo老师,Melo老师的《绮云泽》真的特别抓耳,一个只能听单声道(另一只耳朵生病中……)的我都感到了好听。

平四的三张砖
绮云泽的歌词本
三块砖,以及Melo老师的《绮云泽》的歌词页

藏山百里遥遥不得见♪
千百句讲来从未有缘♪
镜花水月 无人窥见♪
它翩翩于人世间♪
——Melo & 绿无《绮云泽》

说起来其实之前还收了囧仙他们东方交响的砖,一直没晒……之后想起来了再补图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