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きも平気。」 古川政良的疯话记事。内含观剧笔记,同人创作,生活叨叨。 目前正在百合丘女子学院绝赞挂职中。 二半夜发病悲鸣是每个同人女的人生必经之路。 Assault Lily /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Peing提问箱回答汇总(3)

Peing是一个匿名提问箱,收到的问题我会在微博上及时回答,以后不定期在博客做一下汇总。

提问入口←(也可以从博客导航栏中的提问按钮进入箱子)

问啥都可以,除了性别。

关于三观的问题

虽然说也还有很长的人生可以慢慢摸索……但是还是会日常因为没有形成稳定积极向上的三观而焦虑,(ex,比如别人觉得是良知上所以不可以去做的事情经常会觉得是因为法律约束,社会默认的约束才不做跟良知好像没有什么关系……)感觉很难变成一个杠杠的根正苗红好少年了,非常苦恼otz 求问万能的心灵导师政委,这个要怎么办呢?我应该还能变成个正直的人吧……

……我觉得你重点不对,你觉得困扰的问题其实不是什么“没有形成稳定积极向上的三观”什么的,而是“我的想法跟其他人的想法好像不一样”→“是不是我出了问题?我是不是不符合大家对‘正直的人’的定义?”——因为这样的状况而觉得困扰吧……那问题就简单了,不要管什么三观不三观的问题,首先应该解决的是“怎么跟自我感觉糟糕的自己和平相处”吧。

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别人的标准是别人的标准,你的想法是你的想法……对自己宽容一点,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想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违法乱纪,只要认真吃饭踏实干活,谁还不是为建设社会主义添砖加瓦。

至于怎么跟自己相处,这个大概需要每个人自己去摸索了……别太为难自己(。)你想想你能控制别人想什么吗,不能吧,那何苦控制自己想什么(实际上也控制不了)……不可控的就随它去呗,你都已经平安地、善良地长到了十几二十岁的年纪了,不已经能说明很多事情了嘛。

关于大理科的问题

想问太太自己和在与朋友的交流中觉得自然科学的几大基本学科(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在科研方面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

我不知道……我又没挨个试过……

相同之处大概是都很辛苦,然后大家都很爱惜头发(???)

不同之处……我感觉就算同一个专业,不同方向的侧重点也会不一样,直接找本行的同志们问会得到比较准确的答案吧 。

关于人生追求的问题

亲爱的政委,如果每个人一生追求的目标都会不一样的话,要怎么样才能得到自己追求的目标是什么呢?

  1. 这我哪知道
  2. 这谁她妈知道

举个例子,今天我跟你港“丫就是物理界天选之子,未来之光,来。追求世界的真理8!!”你信吗,不信是吧?

好,那我发你一张卷子,你神奇地发现虽然不怎么会做但得分居然很高,我告诉你这是天选之子的表现!!你信吗,可能有点信了,但还是将信将疑是不是我放水,好,那我让AI来改,结果得分也很高,你信了,然后就被我拐了,辛辛苦苦勤勤恳恳朝朝暮暮地在这条路上摸爬滚打。

但其实是我在卷子上做了手脚骗过了AI,我不告诉你,那你什么时候会发现这份卷子可能出了问题?

有可能永远发现不了,就这么一路摸爬滚打下去,虽然有时候觉得辛苦但并不是不能干下去。

没人知道自己“实际应该”追求的目标是什么,实际操作的时候会有很多因素,机缘巧合,阴差阳错。所以我一般就支持……随缘(。)跟着自己的需要(兴趣、擅长、钱、名、家庭)和直觉走就可以了。

关于伙伴的问题

亲爱的政委,在「想要显得自己像是团伙里面的一员,属于团伙,被团伙里面的其他人认为是团伙的一员」这个方向上走得太过了。因为这已经变成日常焦虑的主因之一,还非常影响做事情心情,所以感到了做出改变的必要,那么应该怎么样呢……

继招生咨询之后我这里彻底成了知心政委信箱……开玩笑的。

想合群这个想法挺正常的,是个人都想,如果你觉得过度了想独一点儿,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一个个人项目:挖个巨坑、去学画画、写个脚本、剪个视频,anyway就是那种需要你一个人独立完成的事情,然后跟你的伙伴们说“我要搞个大事,最近可能有点忙不能跟大家常聚了”,然后投入你自己的项目直到做出个看起来过得去的成果。

体会过“独”是个什么感觉,感受到了一个人也能创造价值的愉悦感,回过头来再调整自己跟小团体的关系会更轻松也更理性一点吧。

当然最重要的是你得去做,真的往里投入自己的精力。第一步都很难,但就当做个新年改变,先走第一步,之后就都好说了。

关于瓶颈的问题

怎样都写不出想要的感觉该怎么办呢?政委在写不出文的时候会非常情绪低落吗?

跟木木和诺里逛了一天街腿要断了回来回答问题……(前后没有逻辑)

正常,经常,歇一会儿,以前偶尔丧一丧然后接着写(不然能怎么办,还能不写吗……?),最近越发地不丧了,可能因为学会了除写文外的其他表达途径,比如剪视频和画画……

上画画课的时候老师跟我说不要对着一个地方死改,改一个地方改太久了就疲了,没有整体感,改不对劲就放一放,退后两米看一下画面,整体感觉找一下空间感之后再下笔。

写文可能也类似吧,感觉不对就不要死改了,停一停考虑一下你最开始想表达的是什么再来。当然我,平胸而论,很久不写文了(2018年03月01日补充:大家!我最近又开始写了!),也不知道这个讲法对不对,你就当个参考8……

对我来说反正写文这个事情是一个逃不开的事,既然逃不开就不要为难自己了,适当挑战,心态放松,实在上不去那个水平就接受,先写着,写着写着没准什么时候感觉好了就上去了……

不想在公开场合回答的问题

亲爱的政委,最近血源事件引起的类似“在这里上面的人享有更好的生存资源,下面的人根本不管”这样的发言让我看得有些难过,但是类似的事件引发这样的反应的,也不是第一次了…………应该去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吗?或者应该觉得会变好的?或者觉得其实越来越差了? 虽然其实怎么觉得也不会影响到大多数人现状什么……但是有时候还是会觉得不同的心态看问题起码会影响到自己,就会很纠结……

这个问题我没有在微博上回答,因为微博作为一个公共场合,少量的文字会引发很多不必要的争论和歧义。

在博客里的话可以说得坦荡一点:我相信你在这个问题上向我提问是因为知道我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所以,其实你已经预期到了我的回答了。

首先,从阶级的观点看问题;然后,从历史的观点看事件。

我很乐观,但不一定是对当前的乐观,很大程度上我的乐观来源于对未来的判断,就好像当年即使打抗战老前辈们也一样有革命的大无畏乐观主义精神一样。

我只说四点:

  1. 没有什么事情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有很多事情是客观存在的,此一存在“合不合理”,取决于你所站的位置。作为共产主义者,我的立场永远跟最广大的人民站在一起。
  2. 政府过程是由集体完成的,而非个人。历史也是由群众谱写的,而非个人。
  3. 成人最重要的表现就是学会跟不可控的无力感相处,其中最有用的一点是,看清背后冷酷的机械原理,但牢牢地把握好自己能做的事情。
  4. 我下周末跟姐夫、纤维三个人约好了一起带身份证去献血。

关于催更的问题

政委你有本事开坑,有本事填吗!

那你有本事去学校打我呀~

关于ID的问题

想问下良殿为何自称"良",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我中二时期(就字面意义的,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有差不多二十个ID……(咳)每个ID称呼都不一样……现在还保持联系的老朋友其实有一部分会叫我大花花,花花是最早的昵称,大是因为当时一起玩的还有几个小的也叫花花(笑死),于是大家分别在花花前面加一个字或者后面加一个字以示区别,我是最大的那个,通称大花花。

后来换ID的时候琢磨着这不行啊,叫三个字效率多低,既然是最大的那个那就是01了,01这俩数字在我家乡方言里念作【良幺】,所以高中我用的ID叫花良幺,称呼从三个字里任取一,有沿称大花花的,有叫阿幺姐的,有叫阿良的,后来叫良的比较多,这个字也就在我的ID沿革中保留下来了,成为【矩阵良】的尾字。

没有什么很特殊的含义,硬要说的话,良善也是个很好的意思吧,不过并没有想那么多。

关于昵称的问题

请问为什么您总被称呼为“政委”呢?

……问得好啊!

我也记不起来了!(……)

我去问了一圈他们也说不知道!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这么叫了!

姐夫说可能是因为擅长做思想工作,而且立场红砖……我觉得这个可能比较接近正解,但具体为啥我也记不起来了……

还有说因为看气质的……我:???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哈哈哈哈哈哈哈!人生追求那边也是一道直射光,真的是,我这个年近三十得人也想说那两句!折磨死人了!我要遁入空门!

    • @水八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两句真滴是经验之谈了

  • 阿茶 reply

    关于催更的补充:

    我已经去过了!并不会更!

    (或者只是我吃了政委的饭不好意思上手打人所以没有成效)

  • 想知道都是些什么人问的这些问题?熟人?

    • @mkyos 不知道,匿名提问箱我哪知道会有谁来问呀😂

  • 都是自己慢慢经历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