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当我们在叨叨的时候我们在叨叨什么

吃不到一个锅里去

周三晚上填坑群临时起意开了个小型沙龙,第一期的题目是「提名十篇对写作有参考意义/有特色独树一帜/超好看/反正不管怎样就想安利的短篇小说」。

我其实很多次被中文系的朋友们说读书取径窄,古典文学能看到睡着,读外国文学还没读量子力学来得有热情。

我的中学时代都被那群脑回路根本不是正常人的现代派和后现代派1带坏了。大喵很惋惜地跟我说你会错过很多经典的啊。我很无所谓地跟大喵说,我知道它们都是好东西,但反正我已经尝试过无数次去看这些好东西了,接受不来的话那只能说我跟它们没缘分了,也没啥好遗憾的。

突然想起弗兰《甚高频》里那句“……高雅艺术进校园一样,是纯粹的好东西。”

又想起不知是哪个名人或者是某个朋友曾经说过“不读活人的书,因为经典都是经过时间淘洗才能证明其价值的。”一类的话,但对我来说,由于对“时间陶洗过的经典”的接受不良,大半个中学时代我都在当代出版的新书里寻宝似的筛书,然后选书喜好变得越来越吊诡。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确实不适合去读中文,一个不读经典的人大概没有资格进文学院的礼堂。

我永远爱物理系.jpg

最后我的十个提名里还是那群我从中学看到大学的几个人。(我的提名单在文章最后面)

雅湘:由此可见我跟政委确实吃不到一个锅里去。

当我们在叨叨的时候我们在叨叨什么

当天还发生了一场跟安利有关的对话。

良:这首歌!代入我家真是毫无违和感!!!我家CP曲本曲惹!!我永远喜欢照堇.jpg
雅湘:啧啧啧。政委,我认真思考了一下,你说我俩什么毛病,逮着对方丢各种对方不吃的圈子的东西
良:反正对方也不介意
雅湘:所以显得更神奇了
良:我们不就是为了找个人逼逼一下抒发激动之情吗,又不care对方吃不吃……
雅湘:嗯,我的思考重点就在于,为什么不找同好逼逼呢【陷入沉思】我为啥喜欢抓着你说呢
良:……因为我不会把你带跑?跟同好逼逼的话就变成小论文,不是抒情惹

后来我们梳理出了三种跟别人叨逼叨的情况:

  1. 纯粹抒情型,想要跟全世界大喊我家最甜我家IS RIO;这种时候我我会找并不是一个圈的基友,甚至不说我家是哪对,反正对方只要知道“我家发糖了我超开心,开心到可以去操场上跑一百圈!”就可以了。
  2. 盘点抒情型,在梳理原作剧情以后感到“我家真是太TM RIO了”想找人叨逼叨;这种时候会找一个不在一个圈但对我圈略有耳闻并且不怕剧透的基友(比如阿苏),然后把整个CP线剧情连截图带对话带分析一口气跟对方透个底儿掉,在不断地“是不是很RIO!”“卧槽是很RIO”中获得情绪宣泄。
  3. 车轱辘小论文型,基于原作/二设对作品/CP进行小论文分析;这种时候就必须找同好(或者已经被透了个底儿掉的基友)逼逼了,因为对方可以参与到小论文中来,然后两个人互相洗脑,互相在糖与刀中获得灵魂的升华(弥天大雾)。

第一条有可能向第二条转化,第二条也可以向第三条转化,转化机制不明,对象也不特定。

比如雅湘把金光(?)的海境线给我透了个底儿掉——因为我们两个比较左的一致认为海境线那“革命”第一没有生产力基础第二策略也不对,最后不过是推翻旧王朝然后换一拨人成为剥削阶级而已……

比如我把信蜂的某一段给雅湘透了个底儿掉——因为实在是太傻剑雪2套路了……

所以虽然都是“我家IS RIO”,还是会取决于当时的情景来选择到底跟谁叨逼叨……人类真是奇妙的生物呢(what)。

文学院某个不是重点的专题

下午去教五蹭暖风空调补实验报告,写到一半进来一拨人,老师一开口才知道是文学院的。

好巧不巧这节课上的是「九十年代小说专题」,开篇就是陕西作家群,拿来仔细分析的例子是《白鹿原》,然后是王蒙的季节系列,再往下讲到史铁生(由知青题材开始讲),然后讲到一些现代后现代手法在当时的风靡,以及一小股由东北作家群引领的重返现实主义的潮流(虽然没重返多久),最后是周梅森等一批“虽然文学上没有什么创新,但因为题材是当时的人最关注的题材而获得了空前的讨论和关注”的作家。

……这可能是唯一一节文学院上的“从头到尾所有举例作家我都认识,所有举例作品我都读过”的课,包括就顺口一提的作品。我在最后一排,看前面大家反应挺淡漠的,大概知道我可能是整个教室里为数不多的对这些作品都熟悉的人——我相信可能有人看过某些作家的一两本,但我这样大量、系统、顺藤摸瓜式扫文的应该没有。

虽然相对的,古典文学我是文盲,外国文学我更文盲……人的精力毕竟有限。

我回去以后跟雅湘和阿苏说:这个专题肯定不是重点……

雅湘:是的,完全不是重点。

我:/口\


最后附上我的「十个短篇(其实有些是中篇)」提名

其他人的提名等课代表M修好博客发出来以后我再给个链接


格非《褐色鸟群》
提名理由:格非式叙事的标准(也可能是集大成)之作,语言别致,叙事反常。

薛忆沩《十二月三十一日》系列(《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提名理由:有匠气!相比薛忆沩的长篇所体现出来的对于语言的敏感而言,这个系列的中短篇更有一种“边界感”,实验性质更浓厚一些;由于薛忆沩自己不断重写其中的两篇所带来的版本学问题也非常有意思。

黄金明《小说盗》
提名理由:这是一篇小说形式的“小说创作谈”,我心目中的metafic之巅吧(这么吹会不会给吹死了),把metafic的叙事层“回旋”之技用得炉火纯青,好看。

蒋峰《手语者》
提名理由:蒋峰《白色流淌一片》中的一个章节——这本长篇本来就由好几个中篇组成,每个中篇都独立成篇(在人文上发的时候就是),也是《白色》这本书我觉得水平最高的一篇,越狱一节直击灵魂。

毕飞宇《大雨如注》
提名理由:毕飞宇的“工巧”化的尝试,放弃了在《叙事》和《玉米》中对于长篇幅的掌控,转而尝试写小的作品,情节简单,笔触轻灵,表面上写的是教育问题,实际上当做是“语言”的问题来看待更妥当一些。

畀愚《叛逆者》《新记》
提名理由:畀愚老师,水平稳定,每一篇都很好看……但是从《丽人行》以后感觉他有点陷入一种“叙事目的性缺失”的迷局了,所以综合来看我觉得这两篇最好。

陈楸帆《无尽的告别》
提名理由:故事浪漫,有别于陈楸帆一贯的冷峻锋利、荒诞戏谑的风格,《无尽的告别》在继承了陈楸帆稳健狡黠的叙事风格的同时,因为情节的浪漫安排而带上了一层人情味儿。


  1. 雅湘定的分类,我也不知道他们在文学史上都怎么分类的  

  2. “傻剑雪,我骗你的。”←霹雳某著名套路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