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该说是人类的傲慢呢,还是文青的傲慢呢

敲完实验报告久久地打开岛君的公众号看一眼,今天的推送有点意思,说是微软家小冰AI出诗集了。

评论毫不意外地看到一堆秀优越感的人类同胞23333典型言论是“无感情地搬弄辞藻而已”“没有情感,就不配叫做诗”。

关掉网页,存好我的折线图,心里默默感慨一句人类还真是傲慢啊……

虽然我也算个十八线诗人,我在个人感情上无处排解的时候就写诗。但我完全不排斥小冰的诗,觉得有些还写得蛮有意思的。

说起来以前跟阿苏讨论过有朝一日人工智能会写诗写小说写剧本了怎么办,难得我一个非常无趣的物理系人和她一个轻盈美好的中文系人在这点上达成了一致:不怎么办,想看什么了就有什么可以看了,多好的事情啊!

至于作者么……其实面临的情况并不会有什么大变化啊,现在也是“什么题材什么形式都有人写”,无非就是文化市场上的产品数量更多了而已。我甚至很乐观地想,市场的需求被AI占领了,那作者写作的动机就只剩下纯粹的“我想写这个”了,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咦,听上去颇有几分同人文学的心态喔……)

……当然,可能写作只能变成个业余的事情了,先面包,再黄油。

至于有没有情感这种事情……其实关键在于读者啊。

作者把东西写出来以后就不再是他一个人的东西了,只有读者能感受到的情感才在阅读中有实际意义。

一个比较平常的例子就是我不太喜欢读古诗词……我当然知道古诗词很美很经典很巧妙怎么都好……但是我自己读的时候,可能十成的好只能感受到两三成。看清了我这个文盲体质以后我毫无负罪感地跑路改读别的题材了。

后来阿苏跟我说我这个想法跟她们中文系某个文学批评的学派不谋而合,这个理论好像叫“读者反应理论”什么的,说要把文学批评的重点从文本转到读者身上来……还是她们专业的厉害,都成体系了,不禁汗颜。

换个角度想想,其实写作也就是一种技能而已,跟会算积分会画工图没什么特别本质的差别,如果AI算数啊画工图啊做得比我快比我好,我心态超平衡甚至超开心的!为啥AI能写诗了我要如临大敌啊。当然,文学承担了表达感情,沟通心灵的重要功能——那画工图还承担了我自我实现和劳动的需求呢!

搬弄辞藻也好,没有情感也好,说得好像人类写东西的时候就不这么做似的……

而于坚老师提到的叙事性一条……讲道理啊,逻辑和叙事,AI们学起来可未必有那么难啊,哈哈。

至于没有情感的诗配不配称为诗……首先,你怎么衡量有没有情感?真情当然算,那假意呢?那曲意呢?我闲极无聊写一句“天气真好”和小冰分析组合出一句“天气真好”,在一个看不见下蛋的母鸡的读者面前,差别有那么大吗?

“我觉得她写得挺有意思的。”

这不就是情感嘛。

这就够了。


一则评论:

来自@徵羽

只是让人惶惑,不知是在听人说话,和人交流,还是被分析了一顿,这背后的基础是不一样的可怕。不知是不是我个人的习惯。我看文章从来都是要看到背后的那个人,要是看不到或者有问题,我就感异样,文就隔膜无反应。毕竟文章来自交流来自说话,我没有多大兴趣和非人的东西说话,不过我是一个不养宠物的人······也许把它当成一个这样的对象来对话也可以,虽然它可能让你吃惊警惕,我的意思是你无法小视它的存在,但是,终究不是真正的交流,不是两个人对坐交心的感觉。同类和非同类究竟不一样,除非哪一天它们的关系可以异化。


一则回复:

那么你可能感到隔膜无反应的书就应该会有:

  1. 所有作者不知道是谁的作品,比如诗经里好多民歌;
  2. 作者披马甲上阵且至今未掉马的作品,比如兰陵笑笑生;
  3. 作者已故,又没自传又没他传或者自传他传都不好找的作品,比如各类小语种翻译过来的外国文学;
  4. 迅哥儿那种花式换了一水儿的马甲的作品;
  5. 不搞签售,你压根没机会看一眼真容的所有作家的作品;
  6. 八城十八的作品(此条弥天大雾)。

现在,无奖竞猜:如此转发回复你的ID“矩阵良”的背后,是人类,还是AI?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之前写过这事,也认为是作者一环的价值缺失吧,只是我觉得它是重要的,而你认为它不重要了。就像AI可以下围棋,而且比人类好,但人类之间下棋就不止是求个胜负了。当AI可以在客观上取代人类时,那些东西其实变得更纯粹——直接从黄油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