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唠嗑,也谈一种创作观

刚在逼乎围观了一下如何看待某我很喜欢的作家的某部作品的问题……

不管这部作品的事儿,我讲一下我“现在”(此处引号表强调)的创作观,特别是写作有历史背景的题材的时候

历史上我们有开明乡绅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残暴土豪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工农先锋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刁民无赖吗?有的

那为什么即使有出现刁民无赖搞死开明乡绅的情况我们还盛赞建国以来的土改以及与土改联系在一起的各种运动?

好像听上去很不道德很不仁义喔
——谁跟你讲道德了,我们搞土改,是因为地主阶级的存在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跟道不道德有个毛线关系
——但是写文的时候不讲道德是不行的,没人看啊……所以之前诉苦会啊什么的很有效因为群众不懂你那马克思列宁那套,大家普遍还是相信冤有头债有主那套

“你不重要。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姜文大爷才是深谙左翼文艺创作之精髓的人啊……
我们从来不是要消灭某个特定的人,我们要推翻的是某个特定的阶级
这跟文艺创作的对象本身就是有出入的

可不可以写刁民无赖搞死开明乡绅?可以,因为确实有这种情况
可不可以写工农先锋解放劳苦农民?可以,因为这样的例子更多
写作的一个局限就是你再宏大的叙事也只能写有限个人,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人还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
说白了只能反映一个侧面,针对的总是“个人”
所以,就算作者屁股歪得不知哪儿去了,写得好人爱看那就是好的文艺作品

好比大喵天天黑狄更斯屁股歪然而我还是把狄更斯津津有味地看完了(对我一个外国文学耐受不良的人来说,很了不起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群众爱不爱看,自然也就是检验作品好不好的唯一标准
该反思的从来不是屁股歪不歪的问题,是“如果我代表了我所属队伍的文艺创作者,我该怎么写文章才好看”

——“才能把阵地夺回来”

这属于斗争策略问题
毕竟你又管不住人家的笔怎么写……让你深入群众是让你写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你写得还没人家好看人怎么跟你走??

所以,好看是第一位的,臀位嘛,属于锦上添花
但锦上添花的花,总是开得最好的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