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万丈地存一个脑洞大纲!

连续两天累得要死的乱梦跟痛苦万分的卡文过后我终于迎来了灵感的时刻!

虽然不是《惊蛰》的灵感,E沟翻船,E沟翻船……

暗暗也补完了EVA,我俩激情聊天并表示EVA同人天花板高基准线也高的时候我灵光乍现想到了这个故事。

我:……我突然有一种欲望……写EVA同人要写好,我得去看格非……《褐色鸟群》那样的感觉……
暗:可以试试看
我:我想到了
暗:嗯嗯?
我:这是一个七天的故事,或者说是七天在LCL里发生的故事,也就是老贼在Q开头那段巨神兵的灭世七天(对应从补完计划开始到真嗣拒绝补完的七天)七天里一开始一切都是好的,然后他要慢慢自己发现这一切的好的其实非他所愿,不是所有人都「体谅」过后就能得偿所愿
我:然后他要想起来少了一个人
我:(TV26里,最后一个完结镜头,大家都向真嗣道贺的时候,渚薰没在)

第一天的时候,故事里只有真嗣和美里两个人,地点范围是在家里,夜幕落下的时候真嗣鬼使神差地打开房门走到门口的走廊上,那天天气晴好,天气预报说七天后会有一场雨,真嗣看着星空,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世界会有白天和黑夜的区别呢?


第二天的时候,香和丽加入到这个故事里来,地点也从家里变到了学校,学校里在讨论文化祭的事情,香说我们组个队演奏吧,真嗣百般推辞不过同意了,丽也没意见,然后香说我们自己写个曲子吧,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八嘎真嗣了,谁让你天天挂着MP3,再次百般推脱不过。

这天放学的时候真嗣在校园里邂逅了一只猫,这只猫一直把他带到了一片杂草丛生的荒田里,真嗣说你怎么跑到这荒郊野岭的地方来啊,不语,真嗣说这里是你的家吗,不语,真嗣说再过几天就要下雨了我给你搭个窝吧,猫挪了一下地方,好像在表示“那就这里吧”,然后转身就跑,它转身跑走的时候真嗣的脑海里响起了音乐声,他把响起在他脑海里的这一句乐句写下来,成了他们文化祭合奏准备曲的第一句。


(暗暗:第一句是什么?)
(我:不知道啊我不懂音乐……类似巴赫那样的?)
(暗暗:巴赫好啊ww)


第三天的故事舞台扩大到家和学校和荒田,加持加入这个故事,美里跟加持宣布重新在一起,唯拍板让司令破例准了全员一天的假期(NERV还存在,但是功能变得“???”,没人知道他们是干啥的,也没人去问,仿佛一切理所当然),明日香收到了一个男生的情书,并傲娇地收下并拒绝。

这天开始真嗣的感觉跟“实际”有了出入,他自己的主观经历是在跟香丽一起从学校回去开庆祝会的时候因为走慢了,过火车道的时候被列车隔开了,然后他又看到了那只猫,于是跟猫走了,来到那片荒田的时候发现杂草丛里有一小段残垣断壁。

但当他在聚会散会后回过神来跟美里道歉说对不起回迟了的时候,美里奇怪地说你在说什么呀,你不是跟丽和香一起回来的吗?


第四天的时候舞台只有学校和荒田,真嗣终于给猫搭好了窝,曲子也写好了一部分,跟丽香彩排了一下,总觉得效果不好,香很烦躁地说八嘎真嗣你行不行啊,丽只是反复试着她那部分,向真嗣摇摇头表示是很奇怪,像是少了什么。

在荒田里真嗣跟猫抱怨了一下写曲子这件事好难又被香训了,猫从树上跳下来,落到泥土上竟然溅起了点水,真嗣愣了一下,然后又想好像课本上是说有条地下河从他们城市穿过,也许就是这里,难怪草木这么茂盛。

这天猫舔了真嗣的掌心,温暖的,湿漉漉的,但真嗣却突然觉得心里一空。


第五天司令和唯、美里和加持宣布出差,登场角色只留下真嗣一个人在为文化祭那首曲子愁肠百结。

那只猫找到他家来了,猫踩着优雅的步子跳到他书桌上的时候真嗣突然意识到曲子缺了什么,缺了一个声部(?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词反正就意会一下)

真嗣说要是有第四个人就好了。

猫跳上他肩膀,真嗣吓得翻了凳子,还打碎了书架玻璃,掉了一地的书,然而罪魁祸首在真嗣的惊叫中只是环成了一条喵围巾,顺带舔了舔真嗣的脸颊。

真嗣万般无奈地琢磨去下个厨房解决一下他俩的伙食。

入夜的时候真嗣跟着猫又跑去荒田了,他惊讶地发现那段残垣断壁竟然比上次看到要高了一点。

回家以后真嗣收拾了一下碗筷,突然愣住了——

桌上只有一人份的碗筷,房间里也整齐有序,玻璃没有破,书也好好地在书架上。


第六天真嗣带着四声部(?)的曲子去找香丽,想说能不能再拖一个倒霉的入伙,却惊讶地发现香请假了,丽说好像是晚上突然降温感冒了。

这一天气温骤降,乌云密布,眼看着就是要下雨的架势。

真嗣跟丽两个人排练,排练到半途真嗣有点紧张地磕磕绊绊地跟丽说那只猫的事,丽愣了一会儿说……什么是猫?

真嗣跟着怔住了,他想跟丽描述一下那种漂亮的优美的生物,却突然发现这个概念跟被抹消了一下,他一点都不记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了,他跌跌撞撞地往荒田跑,那残垣断壁竟然跟有生命一样长得比两个真嗣叠起来还高了猫站在墙头,居高临下地看着真嗣。

真嗣也看着他,那一瞬间他觉得他肯定有什么想说的话,但是是什么话他想不起来了,他搜肠刮肚,他回溯自己寡淡的一生,他想自己五岁的时候背过的所有的好词好句,都找不到那一句话。

猫转身跳进了墙的另一边,真嗣喊着别走,一下一下擂着墙,然后意识到自己脸上有潮湿的痕迹。

这是什么?雨水吗?


第七天,暴雨如期而至。

但是世界上一个人都没有了,家里找不到美里或者司令或者唯,学校里找不到丽和香和其他人,满大街一个人都没有,列车一趟趟地过,没有一个乘客,街上商店林立,但没有顾客也没有售货员。

满世界一夜之间只剩下真嗣一个人。

暴雨下得世界一片昏沉沉分不清白天黑夜,真嗣想起自己第一天的那个问题,世界为什么要分成白天跟黑夜呢?

因为没有下雨吧。

为什么会下雨呢?

不知道。

他只是觉得很害怕。

真嗣又跑到那片荒田,杂草长得有一个真嗣那么高,墙一夜之间长得望不到边际,把世界从这里横切一刀一样。

雨越下越大,水开始积了起来,到他的脚踝,到膝盖,到腰腹到胸口,他拼命捶打着墙壁,等水涨到脖颈的时候他只能踮起脚尖仰着头才能呼吸到空气,于是再也拿不出力气尝试推倒那万里绵延的墙。

最终大雨没过他的头顶,真嗣吐出最后一口气,水倒灌进肺里,没有预想的痛苦,反而很温暖很温柔。

他想要不就算了吧,只有我一个人的世界有什么好留恋的。

然后他看到了那双眼睛,漂亮的红色。

他突然觉得胸口一阵铺天盖地的疼痛,他喊我不要。

不要什么?

是啊,不要什么?他不知道,他觉得有一个东西,他丢掉很久了但是曾经他记得很深刻的什么东西。

一个名字在这铺天盖地的疼痛中呼之欲出。

墙开始地震一样地摇晃起来。

他拼了命地想这个名字是什么,他本能地觉得这个名字很重要很重要,重要到绝对不可能忘记但他却莫名其妙地忘记了。

他这辈子最聪明的一刻就是这个时候了,真嗣说我知道曲子的第四部分应该是你来演奏的,真嗣说我知道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真嗣说我知道你不在这里,你不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处。

最后他说我不要没有你的世界,「 」

我不要没有你的世界,薰君。

大雨和墙同时轰然崩塌,世界开始四分五裂,然后整个世界都迸发出炫目的白,白得铺天盖地,白得没有别的颜色,没有声音,也没有画面,就是白。

「我们会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真嗣君。」


完结。


(暗暗:感觉政委这次把怨念都加进去了呢,猫,洪水,四重奏)
(我:是啊233333)


其实地点和登场人物也有小关窍。

第一天是人的幼年时期,所以只有家长和家,开始对这个世界有了点好奇。

第二天是青少年时期,所以有了伙伴关系,丽和香还有学校开始参与到生命中来。

第三天是青年,恋爱关系建立的时候,所以加持美里在一起了,明日香被告白了。

第四天是真嗣的成年23333男孩子会比女孩子晚一点嘛,这个时候开始想要寻求亲密关系,所以会觉得心里空了一片。

(暗暗:原来如此)

第五天是中年,长辈离开自己人生的舞台(出差),要自己担负起生活的责任。

第六天是更老一点儿,会亲历同龄伙伴的离开(香的病假)和常识的丢失(猫是什么,啊当然猫是什么更多是暗示LCL里没有渚薰这个概念啦)

第七天,迎来死亡。

(暗暗:一个轮回,大洪水是死亡也是新生。)

(我:对的。)

大概这样!啥时候写出来看心情……卡文卡出来了总体而言还是心情很好的!!

评论系统不需要注册,对文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务必留下评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2019 矩阵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