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周|关山难

周巡,你听我说,现在是二零一七年了,意思就是发生过了很多事情。今年的春节特别早,一月份就过了,等到二月十三的时候元宵都过去了两天。

二一三结案了,亚楠跟宏宇领了结婚证,小汪放弃了他的单相思,连你去年从警校现抓的周舒桐都长成能独当一面的好警察了。

发生过了的重点不在发生,而在过了——不要逃避,认真听着,你现在不是零一年那个宁愿停职不肯委屈的周巡了,你成了支队长,你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你分得清轻重,你只是一时半会儿不想去分轻重。

周巡,你记得零一年一月二十七号的丰庄路东口,但是你不会记住零一年一月二十七号到一七年二月十三号之间的每一天,这是人类的局限性,你没办法,我们都没办法。

人在五岁以前会觉得时间特别漫长,因为这时候一年占据了他记忆的五分之一,到十八岁的时候就会觉得时间开始过得快了起来,因为每天都是重复的日常,冗余的生活把大脑内存都占满了。

这话的意思不是说人生没有意义,这话的意思是说,你看,你活到了三十五岁,零一年到一七年,满打满算也占不到你人生的一半,何况你之后还要接着工作,生活,挨老顾的骂,转头再训小汪。十年,二十年,健康工作五十年,现在国家延长退休年限了,要找不到接班人你还得接着耗。

当然你也可能继续往上走,离开支队,或者做其他任何在未来你可能做的事情。

然后零一年一月二十七号到一七年二月十三号这段时间在你漫长生命里的占比会越来越少。这是客观规律。

周巡,这个世界上怕的不是得偿所愿,而是阴差阳错。就像高考,考试的时候不是最紧张的,甚至报志愿的时候也不是,而是出分的时候。

阴差阳错的意思就是,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不可知的生活推上巅峰,也不知道自己因为什么会被同样的不可知划上一刀。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一个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一个谁。

那都无所谓。

亚楠当初跟你说,不找干刑侦的男朋友,你其实心里是有一点儿想反对的。你同意亚楠的大部分论述,但却执着地觉得总有那么些个“意外”值得发生。

虽然你也不知道这个“意外”何时何地会发生在谁身上。

当然也可能已经发生了,只是所有人都无知无觉。无知无觉不一定是坏事,就好像得偿所愿不一定是好事。

周巡,你找到答案了吗?

这说不定也算某种意义上的得偿所愿,有人愿意早早地写绝笔,就有人愿意倾家荡产地把自己交托出去。

你只是觉得这买卖有点亏。

不,血亏。

你不太明白一个双赔的买卖怎么有人愿意去做呢?就好像你在零一年之前也有段时期不太明白为什么快考试了自己仍然不想翻开那厚厚一本专业书。

后来有人告诉你那都是因为甘愿:不想经历“希望”破灭,所以情愿赔本,是为愿打愿挨。

这结论下得有点绝对,你直觉上不太赞同,但也拿不出反驳的理由。

可是周巡,你找到答案了吗?

你亲手把二一三案的幕后黑手捉拿归案了,你亲自主持给亚楠宏宇补了一个早该有的仪式,还给所有参加的人放了半天假。

你在天黑的时候拉着那只手没放开,是的你没有放开也没打算放开,后来被挣脱那不是你主观所愿。

但事实就是事实,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而转移。作为一个从小学习唯物主义安安稳稳长到三十五岁的人,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所以周巡,你找到答案了吗?

葬礼那天你没去,说没去其实不对,你只是把车停在外边,远远地看人们带着纪念的花朵进出。你觉得去年到今年的葬礼特别多,先是林佳音的,后是老刘的,这都转年了怎么还有一场?

你就坐在路对面的马路牙子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烟,比你平时熬夜的时候抽得都多,看着就不像想健康工作五十年的人。

你想起来很多事情,很多事情但是怎么也凑不齐零一年一月二十七号到一七年二月十三号之间的每一天,这不怪你,换别人也不行,脑子再好也不行。

但这些事情排列在一起,在脑海中快速回放的时候确实有点儿走马灯的感觉。

你只是突然觉得心口堵得慌。

……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

周巡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不复杂也不庞大,正相反,它轻盈得捉不住一丝一毫,在晨光照破的一刻转瞬消散。

那是一个无关离别的、很好的梦。

醒来的时候,阳光正透过没挡严实的窗帘,好端端地照在身上。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后记:
 
写的时候的BGM:♫你看那,漫山遍野,你还觉得孤单吗♫
 
来源是一个梦,因为一个帖子,做梦梦到一篇便当发给了关宏峰的文,中间过程醒来就记不清了,就记得最后一幕是周巡从梦中惊醒,清晨的阳光好端端地照在被子上。
 
结尾句是“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醒来查了一下是李白的《长相思》,我上一次见到这句诗可能是高中做诗词摘抄的时候了,也不知道怎么会在梦里冒出来。
 
写得比较含蓄,某种意义上体现了我本人对人情的悲观的一面。可以点明(我应该也写得很直白)的一点是这文里老关真的死了,死在一七年的二月十三号。其他的部分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清楚。
 
或可参考的一条:
 
@猫爷暗仔
 
喜欢是世界上最没有意义的事情。
重要是世界上最冠冕堂皇的谎言。
人们都说自己需要证明,但从不给出证明。
 
@矩阵良 转发 @猫爷暗仔
 
我们被了无意义的事情困住一生,然后在不可安眠的夜里交换答案。

评论系统不需要注册,对文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务必留下评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2019 矩阵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