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计年,聚散的法则,以及梦破碎的回声

我信了Haccaworks\*的邪

我信了你Haccaworks*的邪,你妈的,为什么.jpg

好久不更新博客了,主要是去疯了……当然也在搞毕业论文……但果然主要还是去疯了……

按照惯例记一下去年 寒假 以来搞的墙头。

我永远喜欢三浦老师!

去年被红茶安利去看了小跑步 强风吹拂 ,好看!特别好看!老鲤鱼解解看了都说好!(喂)

不过相比动画,我果然还是更喜欢原作。三浦しをん老师不愧是自称“热衷于书写人与人之间微妙复杂的感情”的作家,太强了,太强了……一支羽毛笔轻轻落下,又暖又疼又温柔又让人想流泪……我服,我真的服。

广西师大出版社的老师们翻译也很强,我在读完中译本以后翻出日亚买了日文原版读了,翻得真强……“朝朝暮暮,直到永远。”的原句居然是“変わることなく、ずっと。”虽然不是直译但是联系上文以及三浦老师的羽毛笔风格,加上结尾天涯海角的照应,简直令人拍案叫好。

另外还发现了翻译老师把最后一章的某一段的直接引语改成了间接引语,直接减弱了杀伤性,原文的一声“灰二哥”透过纸面扑面而来了。

走は視覚でも聴覚でもない部分で、清瀬に起こった異変を察知した。ハイジさん、と悲鳴のように名を呼ぼうとしたが、叫びは声にならなかった。

我哭得好大声啊……

从小跑步开始,顺手把三浦老师的其他几本作品(《编舟记》《政与源》和真幌站前系列)也看完了。弗兰的评价就很对,就特别对:这位老师一定真切地爱过人,才能这么真切地书写爱。

题外话:编辞典的马缔,跑驿传的阿走,这真是字面意义上的文体两开花……并且这俩很有那么点异父异母的亲兄弟的感觉(弥天大雾)

但越是爱三浦老师的版本我越是想喊:IG你不懂爱!cpf眼泪掉下来!!

跟一位洋妞太太搭上了线,在我们给太太讲了原作是怎么怎么样的以后:

me: how can ig be so straight
me: no gay, no love
zoey: no friendship
me: my tears dropped down
cube: no gay no love no gay love
ro: ig why?!?

在这一点上迷妹们达成了国际主义共识:ig还我绝美爱情——!!

在小跑步圈感受到了国际主义迷妹精神,我,一个母语是中文的中国人,把一本从日语翻译过来的小说转译成英语,给美国的迷妹卖安利,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

被我爹拉着去看小破球

说到国际主义精神,必须喊一声:流浪地球天下第一——!!

说起来我居然是被我爹拉去看的,不得不说央视的影响力对于我爹这一辈人群还是非常nb的。

十八线小县城,年初二上座率目测满场,非常了不起。

其实鸡蛋里挑骨头还是可以挑的,但是我出来以后觉得都tm无所谓了。说穿了,我们等这样一部片等了太久太久了……

是真的科幻,也是真的扎根本土,中国人以外没人能写出来的科幻——不是那种只有几个浮夸的符号,而是真的整个故事阐述的价值观核心,看待世界的方式,就是本土化的思维,饱含着集体主义宏观叙事的大浪漫情怀。虽说是一个新的剧本,但是完美继承了刘工原作的大浪漫主义。我作为一个可以上出2012年以来每年的科幻年选和旧版刘工自选集的原作党,盖章这是神改编,双份的快乐。

我出影院以后在群里说我今年的年度最佳电影就给小破球了,会不会给得太早了?

无所谓,它真的值得。

(以及,吴京是真的nb!!)

我信了你Haccaworks*的邪

9102年了,9102年了我去打了Hacca社的《花归葬》……

可能零几年开始腐的姑娘们会对这个名字有一丢丢印象……至于为什么我突然心血来潮去打一个古早耽美AVG还中了邪,那都是播放器歌单随机的错……

而且我今年日语水平突飞猛进,允许我去打原版了——从这点来说还真不知道是喜是忧……感觉我在少歌吃了多少糖,就在Hacca社吃了多少刀……

脚本简直杀人诛心,别家脚本虐都是为了促进CP感情,Hacca社是真的下得去手,就是奔着搞死自家孩子去的。你花怎么这样,我深夜心绞痛。

为我花白一哭为我玄冬一哭呜呜呜呜呜我的眼泪流成长江水……

黑鹰爸爸真是个好人,全剧正常人担当,可怜这个世界对正常人太苛刻了(什么)。

白枭真的是个挺复杂的角色,遥远线突然做人了让我感到意外,但是认真算起来遥远线的白枭其实还是那个白枭,就是……哎,怎么说,白枭就有点严厉又慈恩的妈妈的感觉……我在说什么。

我给圆圆讲完这个故事以后。

圆圆:太惨了这个故事
圆圆:HE不是真的HE,BE都是真的BE

……虽然我觉得遥远线是真的HE,比献花还HE,但是……

算了,我疯了,我信了你Haccaworks*的邪。

补船票的时候发现老物真是收不到一手,愁白了头,最后收齐了二手的所有发行物,过年的钱也算交代出去了。

呜呜呜呜呜我宣布花白是我最怜爱的小男孩了。

其他的

今年CP24,群里去年约好了一起组个摊,今年说干就干。(前情:广州面基

我估计出不了摊,不过也没啥,红茶和湘儿反正肯定在,默认申摊一类的苦力活儿就丢给红茶了。

估计会出一本薰嗣无料,恋光本咕不咕看天意,反正也就差个万把字了,每天睡前写两笔,争取不咕吧。

现实侧

每次写博客都觉得我的现实人生果然并不是我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大概把绝大多数人生寄托在纸面上了吧(虽然好像也不能这么说)。

现实侧的故事:

放寒假的头一个星期去杭州跑了两个面试,还算顺利,至少有中意的单位愿意收我了;近物所那边师兄来了消息,说也愿意收我实习,今年可以再搏一把考一次研。

权衡了一下,觉得我自己意愿上还是愿意留在物理这一行的,并且也明确了自己反正死活不会失业的,觉得前途光明了一点。所以大概率是接受师兄拉我这一把了。其实还挺感谢师兄的,怎么说,人这一辈子有第二次机会的时候不多,那一阵在想可能我跟物理的缘分还没走到头吧,既然没到头那就,再试一次吧,反正我才二十岁,怎么都不亏。

返乡以后跟木木出去逛了一次,同届的这一批大部分都留在广州工作了,木木学商的当然更是,目前看丫状态还挺好,属于虽然累点儿但是干得比较有劲吧。我在那儿长吁短叹其实如果出去找工作跟你合租tm是最舒服的,不用互相适应也不用花心思社交,反正咱俩小时候谁穿过谁花裙子都知道,我就算买少儿不宜小本本也不用避着舍友。然后妄想了一下十年二十年以后如果回来的话咱俩能不能找个楼盘买个对门儿以后带小孩还能互相照应,我要坑本了你还能上门监工……

虽然我俩都没对象就是了。

人放松的时候就是纯粹妄想都快乐。

老鲤鱼收到offer了,研究生准备去美帝时差。

大家各有前程,都挺好的。

毕业设计做的是BES分析,继承了大大大师兄留下来的课题,研究$J/\psi \rightarrow \omega \pi^+\pi^-\pi^+\pi^-$的过程,这题好处就是数据和程序都是大大大师兄留下来的,难点是这里有一个新结构不知道怎么解释,而且bin by bin fit好像是我这个课题单独做的……

理解起来其实挺难的,四处抱大腿,我在联谊会里跟奶咖学长和阿佐说我毕业论文致谢估计得写一长串,感谢各位师兄师姐和同学的大恩大德没有大家的百家饭喂不出我的毕业论文。当年在高能所认识的室友师姐简直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在我两眼一抹黑不知道BES分析到底是要怎么做的时候给我讲了到底每一步是为什么,传帮带精神果然是当代最伟大的情谊呜呜呜呜……

时至今日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发现了$\omega$或者$\phi$就能知道$J/\psi$衰变过程的反冲系统夸克组成了,绝望。

应该不至于毕不了业,总之加油吧……先把重建跑完……

评论系统不需要注册,对文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务必留下评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Panda reply

    Hello,第一次来访~三浦老师的小说里最喜欢的就是强风吹拂了:)

    • @Panda 风强天下第一!我永远喜欢阿走和灰二哥!!

      我都喜欢,我全都要.jpg

  • 小F reply

    我也想看小破球!!!

    • @小F 日本没上吗!!!小破球超好看!!!

© 2019 矩阵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