繋がったの星の絆、いつまでも守よ

白夜追凶:即使这不是你所期望的世界

标题我发愁了很久,这剧实在不好总结,最后取了《无梦之梦》的副歌:“夢の続きを知りたいのかい?/夢の終わりが知りたくないのは/あなたの望む世界じゃないから/こんな続きを愛して欲しい”的意思,为什么取这句正文再解释。

!Warning
写剧评从来都是放飞自我想哪儿写哪儿,写着写着跑题是常有的事儿,不用在意我都说了什么
目前站位:关宏峰/周巡、高亚楠/关宏宇、韩彬/赵馨诚,斜线前后无意义,熟悉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我一直都是互攻党(吧),有船的CP就意味着肯定有大量滤镜放飞和无根据脑补,感觉不对记得要立刻点×退出页面。
大量剧透!大量剧透!大量剧透!透到底儿掉!没看过剧并打算去看的现在撤退还来得及!

补剧的缘起

上个学期持续沉迷我麻,期中前后企图拖发发同志入坑,结果当时发发正在追白夜,并企图拖我入坑。那个时候剧好像还在连载,于是我表示我还是等完结再看吧……

然后就拖到了期末。

然后就演变成了我和发发两个人互相指天发誓“考完期末就去补《白夜》/《天麻》!”

期间还发生了诸如“马上就要2018了我们来众筹一个优酷年费会员吧”之类天时地利人和方便大家互相卖安利的事情,略过不表。

总之我是回来以后把它不紧不慢地补完了……并且凄凄惨惨戚戚地又双叒上了沉船(大关周)……啊,果然我麻是我永远的港湾,那是我唯一一次没上沉船的番剧(哭着跑走)。

一些无关紧要的吐槽与段子

这部分不怎么涉及主线剧透,就随便说着玩玩儿的。

女人的直觉和男人的直觉:在补剧过程中我无数次跟红茶和雅湘说:本剧的姑娘们一个赛一个的神。你说亚楠能看出来大小关我不奇怪,那毕竟跟大小关两个人都相处了比较长时间了而且他俩确实疯狂穿帮;然而,刚来没多久的师姐!傻白甜的小周!卧底的姑娘!甚至刚见面三天的小姐姐!握草你们一个个全都能直接看出来!(虽然小周看出来了也没往那方面想)我和雅湘还真的数了一下,本剧成功达成“所有女孩子都能在短时间内看出大小关是两个人”成就。对比之下,男孩子的阵营只有一个韩彬同志达成识破成就……不是我说,那边那个直觉流选手、大关长期搭档的周巡同志,你怎么其他事儿反应都贼快,大小关相关的事儿就两眼一抹黑呢!雅湘说是因为爱情,我想了一下确实也只有这个解释比较合理吼,爱情使人目盲(字面意义)

支队是我家,周巡是我妈:B站看来的Tag,当时笑得我打跌……仔细想想没毛病,是这样没错,这个印象最深的是小关出差去江州的那个案子,小关:“公安部有那么快吗?”师姐毫不犹豫甩锅给周巡了——“大家总不能白来吧,让周队圆个谎儿呗。”真小白菜背锅侠周队长,笑死。

不天朝特色的绑匪:绑架案,绑匪发给老爷子的视频网址是油管的地址。我当时给红茶发了一条:“绑匪有没有想过,要是老爷子不会使VPN怎么办??”红茶:“绑匪:抓我们这些绑匪的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没事儿。”wtmxs。

道具师真的喜欢博洋行书7000:亚楠给大关塞两份材料那段,尸检报告一出来,我给雅湘发了条:“字体是博洋行书7000。”雅湘:“喂,重点呢。”接着小关案子的卷宗第十页,我给雅湘又发了条:“这就过分了,案卷第十页也是博洋行书7000!不走心!这俩文件怎么可能一个人写的嘛换个字体也好啊!”雅湘:“……”

编外技术队:周巡判断小关背后肯定有团队运作,不是,团队帮助的时候,我跟雅湘说:“小崔同志、韩彬同志、加刘音姐姐,组个编外技术队我估摸着差不多了。”

你清醒一点,html是不能黑人监控的:小关找崔虎黑监控的时候我仔细看了一下,丫刷出来的明明就是一个html文件,我都看到网址了,是www.w3.org←你们黑客也要学做网页的吗。(重点错)

绝对不要放小关跟亚楠一起工作:江州的案子我和雅湘的共同感想——“我靠,分分钟疯狂穿帮啊。”“我特别想冲他俩吼:注意影响!!”“我要是大关我就暴打小关惹(虽然武力值不够)。”“算了还是心疼周巡吧,怼不过大关打不过小关。”……但其实我俩还是磕糖嗑得十分开心的……亚楠小关,RIO本O无误!

别人的学习效率和你的复(yu)习效率:还是江州(我对这个案子怎么这么多吐槽……),小关做实验的时候,我,一个未来的实验物理汪与实验有不解之缘的物理系青年起立鼓掌!这是什么精神,这是为科学献身的精神!与此同时,对于小关在破案上边学边实践的成长速度,我表示……比我期末复(yu)习效率高太多了……小关你是学霸潜力股啊,不愧跟大关一个基因(???)……

老虎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关宏峰:编剧没人性……不是,没鱼性啊!老虎做错了什么!

幕后BOSS竟然是!!:发发在连载时给我讲的一个段子,大家在猜幕后BOSS到底是谁,掰着手指算了算,首先,是个公安系统的高层,然后势力很大,并且手里估计不少冤假错案,嗯……就是你吧!祁同伟!!←祁厅长听了想打人。

接下来是正经小论文

!Warning
接下来是大面积剧透了,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好好一个剧评,怎么就被我写成了CP小论文呢……

其实现在谜底还没揭开(不,根本是才开一个头),剧情小论文好像还有点早。然而我仔细想了一下,为什么一个才开头的悬念能在三十二集里拍得够精彩而且跌宕起伏,其实很大一部分归功于这群人错综复杂的关系和感情。

换句话说,就是信不信,信谁不信谁,以及怎么判断那个“谁”,这三个问题构成了整个第一季的核心矛盾。

这些很大程度上这是“人”的问题,而不是“案”的问题。围绕213这个案子,大关是自己手里一堆情报,另当别论;亚楠、崔虎、刘音以及其他除傻白甜小周以外的女孩子们更大程度上是出于情感因素判断选择信了小关;林佳音、韩彬是出于对大关的判断的信任而信了小关;周巡的心路历程比较复杂,虽然丫跟小关打了好几架,但实际上从“打了好几架都还是放跑了小关”的事实来看,如果不考虑是出于打不过所以放跑了的因素(喂),基本可以判断其实他心里也没有那么坚持一定是小关——特别在公交车上被实际是大关的小关同学喂信息以后去找亚楠,真情实感地问“除了情感因素和直觉你们站小关是不是吃信息了没告诉我”的部分可见一斑。

说起来,我记得小F的白夜剧评里有吐槽过为什么人证有问题还有别的势力想要案卷剧里几个警察同志还这么坚持。我一个周巡吹(是的,我居然成了一个周巡吹)之前看剧的时候也跟雅湘叨叨了一下这个事儿,后来我跟雅湘合计了一下,其实在支队枪击案之前吧,物证属于铁证,人证有问题这事儿队里还真不一定查过——大关在213一出来就请辞了,他会去查人身份证号什么的是因为自己吃信息,但不代表啥都不知道感觉一切正常的周巡会去查是吧,而且从之后绑架案里周巡那句“之前死在我手上的那个叫安腾的,现在知道了是个假名字,在查清他身份之前姑且这么叫吧。”说明丫确实没查过……周巡跟小关也没什么私交,不能指望周巡跟亚楠一样就很肯定小关不会做这种事,何况小关自己还一屁股街口小霸王的违法乱纪黑历史呢。

而支队出事以后,周巡其实也确实get到了“火烧案卷对小关一点好处都没有”的华点,死咬着小关不放这一点,我跟雅湘觉得,周巡更多想的并不是怎么抓住小关,而是咬紧了小关就一定能获得更多的信息,不管以小关是被冤枉的还是真有事儿的作为前提,小关都一定是个要咬死了追下去的关键。

从结果上来看周巡其实也赌对了。

话说我其实在想啊,小关这个案子还真的不算小,而且大关虽然迅速离职了,但考虑到大关曾经在支队的地位,这个案子居然留在队里没上交给市局或者转给隔壁海港还是挺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儿……

{{而且……(此处涉及核心剧透,请确认已补完全剧后再点开)}}
而且吴征同志是市局的卧底啊,市局的卧底被灭口,你们市局不给撑腰一查到底,明面上说不过去吧?以后谁跟你干活啊?(虽然我们都知道市局被渗透得底儿掉了)
即使从被渗透到底儿掉的角度来说,市局那边肯定希望周巡把案子交了,钉死了小关做替死鬼不好嘛,是吧。

所以说周巡没在这上面下心思我是有点不信的……他非留着小关这个案子干啥呢,总不能是为破案率吧;我的想法,周巡大概还是有“老关就这么肯定这案子有问题那可能是有点问题,往上交就钉死了,留在手里至少留下了查清楚的余地”的想法吧。周巡可能自己没意识到,但他确实亲力亲为地达成了大关离职的一片苦心,而且他是最关键的那环,他要把案子交了那天王老子救不回来。

周巡其实是全剧最特么有意思的一个人,这话当然有我一个周巡吹的滤镜,但确实我看剧很大一部分乐趣来源于琢磨他对大关的各种各样的心态。

我跟发发和雅湘说,周巡对关宏峰这个人的情感其实是有两个完全对立但是同出一源的方面,相信他,还是怀疑他,让人忍不住想唱首歌:

That´s the best and that´s the test in it
That´s the doubt, the doubt, the trust in it
That´s the sight and that´s the sound of it
That´s the gift and that´s the trick in it
 
——Placebo《Twenty Years》

相信关宏峰,来源于十五年里对他的为人(虽然对他弟的为人有所保留吧)和专业能力的信任,特别是能力;怀疑关宏峰,同样来源于对大关能力的认可——如果他关宏峰想做手脚,他完全可以做得让其他人包括他周巡无知无觉,周巡是认可这一点的。遵循这两个方面相互博弈、相互转化的逻辑,周巡一方面对大关在工作上的领导言听计从甚至跟隔壁老赵直言“不管编制在不在支队,老关都是一把手”,在大关遇到各种危险状况的时候二话不说自己上去救人;另一方面,不顾规定搜大关家,对大关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监控,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嗯,“最了解你的人成为了你的敌人”的感觉。而且周巡估计潜意识里还是相信大关的判断的,不然也不会有那句“别陷得太深,见好就收”——讲讲道理,这话不是已经等价于“我知道你跟你弟有联系也知道你在搞事但我睁只眼闭只眼了,你自己注意一点别让我抓个现行或者让其他人看出来”了吗?!

我跟雅湘开玩笑说,周巡对关宏峰,一句话总结:

You're the truth, not I.1
(无我唯伊)

周巡的一切行动都是围绕关宏峰展开的,这跟剧里其他人的行动有一个根本性的不同:高亚楠的支持也好,刘长永的反对也好,关宏峰自己的无所谓只要案子破了也好,都带着鲜明的个人立场,来源于过去的人生里形成的个人价值观和判断准则;但周巡不一样,周巡很大程度上,信任也是因为关宏峰,怀疑也是因为关宏峰,他的判断基本是基于大关的判断、或者符合大关一贯的思维方式的——毕竟丫得大关亲传,搭档了十五年啊。

周巡“一切判断和行动围绕关宏峰”的选择也是一种个人立场,同样来源于过去的人生——更具体一点,来源于“被关宏峰改写一生”这件事,这件事太重大了,重大到当一个事件(小关的案子)有可能破坏这件事带来的结果(周巡长期对大关的无条件信任)的时候,周巡的反应会显出相互矛盾的两面,看上去跟大关仿佛亦敌亦友的行动背后,很难说有没有一种“试图反叛过去那个‘唯关宏峰是从’的自己”的心思——他必须为“关宏峰真的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的假设做准备,特别是精神上“不再被他牵着走”的准备。

基于这种理解,我看到周巡那句“现在我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其实拔凉拔凉的。

从心理层面上来说,周巡也许是全剧最不愿意去想“是大关陷害的小关”的人,当然他肯定在识破大小关之后就意识到了(但意识到并不等于认了)这个可能,不然也不会在小关坐实以后这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结论——换句话说,他心里估计已经把这个想法千回百转地考虑很多遍了,但在小关坐实这个想法之前,他仍然选择相信大关的清白。

甚至在大小关都打过一架以后还跟小关陈情:“但老实说,以我多年对他的了解,他这么做,恐怕另有苦衷。”

让周巡第一个“重新考虑”关宏峰,实在是有点残忍了。

也是在这份长期无条件信任终于迎来破灭后,才有了周巡那段CP党伤心周巡吹落泪的八分钟告白。(是的,我去听写了,一千四快一千五字呢!)

{{十五年是你的八分钟告白}}
零一年,啧,对,零一年一月二十七号……晚上十点多钟,我骑着摩托车路过丰庄路东口,大部分的店面都关门了,三三两两的行人也赶着回家过年……在前面不远处的那个岔路口……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地方。
那个时候我还在地区队做探员,刚从警校毕业,很不适应跟那些宵小之徒还有无耻之辈打交道。只要有什么事儿,只会用武力解决。(笑)我最高记录是打伤了流窜作案的强奸犯、强奸犯请来的律师、律师找来的假证人,还有西部队的一个探员。
那个时候我……眼白混浊,皮肤粗糙,估计还有口臭(笑)……除了抽烟喝酒,我厌恶所有的一切事物,包括我自己。我每天只睡四个小时,深夜倒在床上,不把自己喝到完全没有了意识,我就会觉得这个世界特别让人绝望而想哭。
恰逢其时,作为市局指定的种子选手,骑着三级运载火箭的关宏峰,你出现了。
你一路平步青云,二十八岁就代替刘长永,做了地区队的指挥。而我因为打人被停了职。刚当上副支队的刘长永想借此机会把我沉到派出所,或者干脆把我从警察队伍里开除了。我也抱着“打丫一顿,脱衣服走人”的想法,干脆放开了心。我整天无所事事,俩手插兜在支队门口逛荡,等着劫持同事下班陪我去喝酒。
那天晚上,我忍着宿醉的头疼在街上游荡;你戴了一条跟上衣极其不搭的紫色的围巾,被一个卖簸箕的老太太揪着在那理论。
零一年长丰分局一半的庆功会都是为你开的。整个的公安系统都认得你关宏峰这张脸。
老太太说你把她的簸箕筐撞倒了让你赔五十块钱,嘶……我记得好像是旁边卖糖炒栗子和烤红薯的,在那议论,说明明是老太太自己没站稳,却要讹诈你这过路的小伙子。他们俩也对这事儿特别气愤但没打算为你出手。你帮老太太捡回了簸箕搁在筐里,不厌其烦地跟她解释:“我是从路西口过来的,我走的是右道,离你两米多,不可能碰着你的。”
(叹气)……那时候你……就像小学课本里写的那种警察一样,拍张照片就可以作为警民一家亲的宣传海报。
你对牛弹了半天琴,老太太根本不说理,最后发起了眼泪攻势。你盯着那个瘦小枯干的讹诈者,愣了几秒钟,平静地掏出了五十块钱。老太太刚要接,我过去了。
我盯着她。她把手缩回去了。
也有可能这个……受处分和受表彰都一样,都可以名扬天下。嘿,你一眼就认出了我。你把钱塞给老太太,拉着我往前走了一段,跟我说:“这样不解决问题。”
啧!嘿呦!当时我对你这个警衔比我大两级的同龄人,我很是不以为然啊。你不说对不对、好不好,光讨论有没有用。我告诉你,我顶烦你们这号的,啧。
你可能闻到了我身上隔夜的酒气,你跟我说了一声:“走,我请你吃顿饭吧。”
嗯……饭很得味,汤很浓,就是没酒。其实那是我很长一段时间里第一次没有喝酒。一顿饭让我们彼此熟悉了很多。结账的时候我打着饱嗝对你说,你这么纵容她,会让这些无赖横行的。嗯~你诚恳地点点头,接受了我的指责。然后你把饭菜打好包塞给我,对我说了一句:要继续想干刑警,明儿找你去报道。啧!我叼着牙签,恢复了那张不屌全宇宙的脸。我记得我问了你一句:“我凭什么跟你混啊!”你也没理我。你把围巾叠好了塞进包里,淡淡地跟我说了一句:“因为你没得选择。”
之后的十年里边儿,我跟你学会了什么时候可以按兵不动,什么时候可以抄包和攻击,我不再痛恨周遭的一切包括我自己。
两年之后,哥们儿做了北部地区的队长。同年,你被调到了隆达派出所当副所长,一年之后你又回到了支队,你在刘长永嫉火中烧的目光中,直升支队一把手。两个星期后,我辞掉了北部队的职务,降级申调支队长助理。
(沉默片刻)
老关,咱们兄弟十五年了。可以说没有你关宏峰,也就没有我周巡的今天。
十五年啊,操,我居然没有交下你这个朋友。

真叫人难过,我既是CP党,又是周巡吹。

我跟雅湘还李涛2了一下周巡告白的时候到底有没有认出来对面是小关。我一开始觉得可能没有,毕竟你看隔壁亚楠也没认出来,而且周巡之前自己也承认了小关“越来越像你哥了”;但是第二天一觉醒来我有点改变主意了,原因很简单:我突然意识到有些告白是只有当事人不在场的时候才能说出口的。而且周巡真的几乎全程没看小关的那个方向,他可能也不在乎对面到底是大的那个还是小的那个,甚至也许是小的那个更好。

用我们一贯的讲法就是:真情实感憋久了,扛不住了。

我跟红茶开玩笑说“恰逢其时,作为市局指定的种子选手,骑着三级运载火箭的关宏峰,你出现了。”这话听上去像不像是某恋爱系日轻小说。红茶说日轻文笔才没有那么好,也不会用成语。我说句式多像啊,就那种被欺凌/特立独行/表面三无内心敏感的女主跟男主相遇的时候,一般配的台词不就是“あの時、君に出会った”嘛,你看我连日文台词都脑补出来了。红茶笑个半死。

虽然我其实早在卧底案的时候就大概有这种预感了……我当时跟雅湘是这么说的:

亚楠说大关强调林不可能变节的时候,周巡那个表情,特别伤。
就给人感觉吧,亚楠一句“难怪你不认识,那个时候你还没调来跟关队搭档”,踩得周巡一痛,然后第二句“关队也强调说林嘉茵绝对不可能变节”,又踩得一痛。
(雅湘:扎心)
心理活动大概是,一个看着就要变节了都要你命了的下属姑娘你老关都信任到这个地步,咱俩搭档这么久了,为你赴汤蹈火背锅顶雷什么事没做过!你就没信过我!
太伤了。

这真是啊……“我梦中万里风花雪月,你最决绝。”3

倒回来说大关。

其实我一开始是看不懂大关的,直到雅湘跟我说“大关某种程度上只爱自己”,我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我看不懂这个人。

“只爱自己”其实换个说法就是“独”,这种人最基本的特征是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小关对这点倒是看得通透——“我不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更不知道你对自己做了什么”,后半句其实才是问题的关键。是,接受“只爱自己”的人设以后他大部分的行为都突然变得讲得通了,但是如果大关仅仅只是“只爱自己”的话,也许还没有那么难看懂。从大关截了小周的假证的部分、卧底案和对小关的关照来看,大关并不全是“只爱自己”的,他身上还有一种更“情怀”的、温柔的东西在,这种信念、或曰理想,很大程度上主导了他的价值观。

但就像他跟林嘉茵对峙的时候一样,他也不是不知道这种有点傻气的“情怀”在实际工作中其实常常等同于撞南墙,所以他用一种实用主义的工作手段来达成一种曲线救国——“你不说对不对、好不好,光讨论有没有用。”

我是在补完剧后第一次听到的不插电版本的《无梦之梦》,当时就觉得这首歌的感觉跟大关给我的感觉有点相似(虽然多半是因为“迷妹听什么都是滤镜”效应,事实上我已经被雅湘吐槽说滤镜太厚了)。歌本身讲的就是未来的自己遇见了充满迷茫的过去的自己:

夢の続きを知りたいのかい?
你想知道那个梦境的后续吧?
 
夢の終わりが知りたくないのは
不想去探究那个梦的后续啊
 
あなたの望む世界じゃないから
因为那不是你所期望的世界
 
こんな続きを愛して欲しい
希望你能够去爱这样的梦的后续

“有时候他们显得很强大,甚至比我们还强,那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底线,可我们不同。”

即使那不是你所期望的世界,也希望你能继续爱着它——这是大关区别于韩彬这种边缘犯罪人群(嗯,我就不说编剧同志另一本赵馨诚韩彬为主角的、几乎是原耽本耽的小说里的剧情了……)最关键的一点。

在对现实有着清醒认识的同时依然能坚守自己,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关宏峰始终走不出的那个黑夜,让我想到一首诗:

渴望栽种白昼的人,须得在长夜里
住满一生。
——瞿瑞《革命情话》

大关让人看不懂的部分就在于,你不知道他温柔的部分和狠的部分会分别在什么时候占据他行动的主导。比较可怕的可能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了这个“Higher Call”,他能把哪些人(甚至,也许包括他自己)交出去——我的意思是,可以不考虑对方的安危、自己跟对方的关系是否能维系下去等等条件而拿对方去做九曲十八弯的局。

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个想法,我才敢站大关周而不是周巡单箭头……因为对于大关来说,越亲近的关系丫越敢乱来。不管是小关还是周巡,被大关当做“自己人”的他才敢下手往死里坑啊。

所谓不欠外人一分钱却敢欠亲友一条命的,大概就是大关本关了。

嗯,反正从第一季的情况来看。他两个最亲近的(小关、周巡)都已经被他交出去坐等鱼死网破背水一战了……也算是求仁得仁吧。

相比起大关,小关就是全剧一股清流了……小关跟大关一样的长相一样的声音甚至一样的DNA,但却长成了跟大关完全不一样的坦率真诚的个性。

要说白天和黑夜的话,出没在夜晚的小关反而才是更阳光灿烂的那个。

亚楠那么喜欢小关我是服气的,小关这份直白的“对别人好”真的天然地讨人好感(最后甚至还get了周巡的好感度呢,真是非常牛逼了),跟他哥那种九曲回肠的心思完全是两样。小关真正意义上让我眼前一亮觉得“我喜欢他”的部分是跟大关说“我想学破案”的时候,就是那种,很纯粹的会发光的人的感觉。(并且他真的去实践了,不是说说啊!)

小关就像是大关的一面镜子,折射出大关心里最秘而不宣也最珍视的、“期待与别人建立情感上的联系”的部分。

虽然我是个大关周党,但我一点都不否认小关对大关的重要性——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我跟我发小一起长到二十岁,就算没有血缘的纽带,她谈恋爱的时候我都操心操肺的怕男生对这傻姑娘不好,何况大小关这种从小相互扶持长大的“另一个自己”,这么牢靠的天然的纽带怎么可能不在他俩心里占有重要的一席?

“我不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更不知道你对自己做了什么。”小关在自己被坑得赔了本,还决定把自己折进去的关口,优先想到的还是别人。

其实我理解发发为什么站双关的(。)只不过我觉得一方面大小关之间的感情在我眼里还没超出亲情的范畴,另一方面其实我更多把它归到小关性格上的特质。

小关最难能可贵的也最让人敬佩的特质就是“去爱别人的能力”——我是指广义的“爱”,包括他对亚楠的、伴侣间的爱,包括对小周这种涉世未深的小朋友的关爱,包括对崔虎这种损友的友爱,包括对他哥的无条件的亲爱,甚至包括对周巡,“如果我真是杀害吴征一家五口的杀人犯,当时在水房我手上也不差你这一条人命”和最后那句谢谢。

其实小关跟周巡都清楚他俩之间只有公仇,没什么私怨……打了好几架说不定还能混个英雄相惜的感觉(?)不然这俩最后相处模式也不会这么和谐,还“案卷我先拿走了。”“哎你别!”“看完我就还你。”这根本已经进入朋友的模式了好嘛……

小关对“与他人建立情感上的联系”是没有芥蒂的,他飞扬跳脱,爱他所爱恨他所恨,是他所是非他所非;习惯了心防重重的大关觉得冒冒失失的危险,而更容易受到这份真诚打动的亚楠反而觉得“你还是应该给宏宇多一点信任”。

“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动之以情未尝不是一种无本万利的买卖。”

小关几乎是天生地擅长这手,这点大关可能很难理解。

事实上没有小关,就没有我们编外技术队了对吧……

在此多吹一句,亚楠某种意义上是全剧最强,不管是直觉还是能力还是看人的本事……我永远喜欢亚楠.jpg

我站大关周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大小关之间的感情深厚某种意义上是以“天然的血缘纽带”作为前提的,因为这种超越个人意志的“命定”的存在,大关才很自然地把自己的个人情感倾注到小关身上,这份“命定”提供了一种安全的保证,保证了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他们都必须绑在一起,保证了这种个人情感的付出大概率不会遭到背叛或者分崩离析。

——但我们都知道,真实的人际关系是不可能保证安全的。你付出真心的同时就意味着承担了背叛或被背叛的风险。

周巡不一样,周巡跟大关之间的关系是没有任何“命定”作为保证的,他们之间的感情完全基于双方的个人选择,这是给大关的一个考题:愿不愿意跟一个“安全区”以外的人建立情感上的联系。武玲玲的事把他推进黑夜,但总会有人愿意把他带出来,我相信周巡是,因为大关曾经把他带出来过。

“人是通过被谁所理解,才会首次得到救赎。”4

如果说小关的考题是能不能成为一个合格(能破案)的“关队”,那么大关的考题就是,能不能冲破心防,握住那只把他带出来的手。

这些都要在第二季、甚至更遥远的未来里慢慢去解决。

希望第二季也会是一个好故事ww。


  1. Placebo《Twenty Years》的最后一句歌词。  

  2. 理性讨论  

  3. 《罚酒饮得》  

  4. 龙骑士07《海猫鸣泣之时》  

<
评论系统不需要注册,对文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务必留下评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哈哈,说到电视电影中各种黑客吊炸天的地方,他们的吊炸天的系统我每次都会暂停仔细观察,要么是做好的网页保存本地打开的,要么是一段视频(猎场里俩人视频结束后主人公按了一下空格然后画面暂停了,表示视频结束了。。。)。。我当时都快笑岔气了。。。

    • @lexus hhhhh没办法,超出道具组能力了

  • 小F reply

    其实我还挺喜欢酒吧的小姐姐的,风情万种2333

    • @小F 老板娘非常可爱!23333我也很喜欢她,总觉得她第二季还会有故事的

  • 无昵称 reply

    哇塞这个真的是……超棒了。一直很喜欢你啊,从玻海(虽然现在还没有站)到eme到关周,从lofter到bitcron,你真的带给我很多东西。这个,看得非常感动了。谢谢你啊(⁎⁍̴̛ᴗ⁍̴̛⁎)

    • @无昵称 天,竟然真的有老读者找到这边来啊233333

      我才是应该说谢谢的那个呀,挖坑不填这么久都没有被打……

  • 无昵称 reply

    lofter现在越来越难用了,然而还是不会搭建博客,所以还是断断续续用着,正所谓注销一个注册一个(笑)。为什么没有老读者找到这边呢?你明明写得那么好的ε-(´∀`; )

    • @无昵称 因为大家还是更喜欢社交性比较高的平台吧,上网都是为了找同好一起开开心心地YY,写得比我好的多了去了,又不差我一个坑品这么差的……多收藏一个网址还麻烦,而且也不知道博主什么时候才能写点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权衡一下觉得效率太低了不如潇洒别过——换我的话我大概也这么想……

      ……所以我博客也很乱啦,私人生活跟小说跟技术文章什么都有,还有写了个开头就吭在那儿的,一般在社交性强一点的平台不会这么干,要照顾观众的观感嘛。

      搭建博客不难的,不过需要付服务器的费用可能是个问题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