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刻一生,无名的碑。」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津港|官方彩蛋番外存档

!Warning
《重生》播出期间官方在重生和白夜追凶两个官方号下放出的彩蛋内容,原载体是音频,但我有理由怀疑你们剧组是从指纹的本子上随便薅了几页来念的……比起音频内容这录下来明显是个番外小说。
指纹,你真的好喜欢“求仁得仁”和“各安天命”。

Extra 01(重生时间线中,白夜时间线前)

京郊某镇,路旁停着一辆面包车,七八个人聚在一起,其中一个便是关宏宇。只见车里下来两名男子打开了面包车的后备箱,从里面搬出了好几个纸箱子。几人围在箱子旁边。一个谢顶男子从车上下来,关宏宇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谢顶男子:“这回有四十多个品种,大部分都是日本的,高清压缩。”

关宏宇:“你还有脸说啊,上回的二十多个品种,封面是一个赛一个的撩人,里面他妈屁也没有!”

谢顶男子:“嗐,买这片儿的人还真敢回头找你不成。再说了,万一不小心被查到,也不能按毛片定,你说是不是。”

关宏宇:“废话,贩黄定不了,改诈骗了!”

谢顶男子:“花擦,兄弟你够专业的。”

话音未落,突然间挑货的散客当中,有两个人突然起身,将身边的几个人按倒在地。

“警察,都别动!”

与此同时,数辆警车就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关宏宇和谢顶男子大惊失色,扭头就往这里更窄的街道上跑去。

谢顶男子:“老老老老老子、老子跑不动了……”

谢顶男子被刑警追上来扑倒在地。

谢顶男子:“哎哎哎轻点,哎轻点,哈哈、哈哈……”

关宏宇跑进镇里穿街走巷,只见他身后一名刑警始终盯着他不放,穷追不舍。最终,关宏宇跑进一条死胡同,胡同尽头是三米多高的围墙。关宏宇看了看,发现根本不可能爬着上去。

他一回头,周巡在他身后不到五米的地方,手里攥着一副手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关宏宇:“哈、哈……你的肋骨,好了?”

周巡:“哈哈,你左胳膊的夹板还没下的时候就已经愈合了,怎么着,自己戴上吧?”

刑侦支队预审大队的审讯室里,关宏宇穿着看守所发的制服,被教官押进监室。监室,整整齐齐的十多个人坐在一排长凳上,关宏宇瞟了一眼,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坐在最中间的位置,手里拿着半截烟屁股。

这时,监室的门开了,周巡手里拎着一张提票站在门口。关宏宇瞥了一眼周巡,自顾自地抽支烟。周巡上前把关宏宇嘴里的烟扔在一边,拎着关宏宇出了监室,把他送到了门口。

关宏宇:“谢了。”

周巡看他够够儿的,从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扔了过去,转身返回预审大队。

关宏宇点上烟,伸了个懒腰。一辆警车停在他面前,高亚楠坐在后座上,瞪了关宏宇一眼。一见是高亚楠,他赶紧把烟扔到地上踩灭,上了车,开车的是一名女司机,高亚楠坐在她旁边,望着关宏宇的目光很是柔和。

关宏宇:“嫌我丢人啊?他都懒得见我了吧。”

高亚楠似乎想分辩什么,但欲言又止。

关宏宇:“这是去哪儿啊?”

高亚楠:“医院。”

关宏宇转过头看着高亚楠,不知道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高亚楠:“他让我带你去的。”

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女人躺在床上,病房里到处能听到一些病人的呻吟声。关宏峰和一名医生边交谈边走到病房门口,医生把一张费用明细递给他。

关宏峰:“谢谢医生,给你添麻烦了。”

医生点头离开。关宏峰看着手里的费用单,叹了口气,把单子揣进兜里,调整了一下情绪,走进病房,来到床前。

关宏峰:“妈,我跟大夫说了,回头啊,在床边支个屏风。”

母亲:“不用那么麻烦。”

关宏峰:“疼吗?疼您就按这个,医生说每两小时就可以用一次。”

母亲推开控制器,费力地摇了摇头。关宏峰叹了口气,偷偷地在控制器上摁了几下。母亲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呼吸器。关宏峰上前小心地摘下了她的呼吸器,从床头柜上拿出湿纸巾帮她擦了擦嘴,又用棉签蘸了唇膏仔细地给她抹了抹嘴唇。接着,他拿起一个放了吸管的杯子,递到母亲嘴边,最后他走到床尾,把手伸进被子里,摸了摸母亲的脚。他意识到母亲两脚冰凉,便斜坐在床尾上脱下母亲的袜子,先是用手来回搓母亲的两只脚,最后干脆把衬衫从裤子里拽出来,把母亲的脚放到了肚子上去。

母亲:“小宇啊。”

关宏峰低着头,避开了母亲的眼神。

关宏峰:“他出差,今天就回来了。下了飞机啊,就来看你。”

母亲看着低头替自己捂脚的关宏峰,过了半晌,突然说:“你们是兄弟,虽然你比他只早出生那么几秒钟,但你是哥哥,要多照顾他。”

关宏峰琢磨着母亲的话,眨了眨眼,点点头。他裤兜里的手机发出了震动声,关宏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一边帮母亲穿好袜子,把脚放回被子里。

关宏峰:“宏宇到了,他还不知道你换的病房号,我出去接他一下。”

刚到楼下,关宏宇就拉着他哥的胳膊,往楼梯间走去。

关宏宇:“病房、治疗计划、护工!能告诉我除了麻药泵以外,还有什么是他妈你没换的吗!?”

关宏峰:“你原来置办的那套是在医保之外的,咱们负担不起。”

关宏宇:“哈、哈哈……负担不起?当然了,你把她唯一努力赚钱负担治疗的儿子给送进去了!是他妈负担不起!”

关宏峰:“靠那些违法营生你以为妈会同意?今天进去一趟明天进去一趟,知不知道我得给妈撒多少次谎?”

关宏宇:“呵呵,行啊,那咱们都省点事儿,我干脆做票大的,然后通知你来抓我!让你立个大功,当上支队一把手,是不是就能给妈落实个好待遇啊?”

高亚楠在一旁有些尴尬地看着两兄弟,关宏峰扫了她一眼,冲她摆摆手。高亚楠上前,在关宏宇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递给他一个纸袋,随后转身出了医院。

关宏宇:“这回怎么说的?”

关宏峰:“说你去乌鲁木齐出差了,这是你带回来的葡萄,喂妈吃的时候,记得剥皮。”

关宏宇拿着袋子向楼道的方向走。

关宏峰:“重症监护二病房,四楼左边第二个门。”

关宏宇:“这几天我陪床啊,你去忙吧。”

病床前已经拉起了一扇屏风,关宏宇喂母亲吃了两颗葡萄后,母亲轻轻摆了摆手,关宏宇又重复了一遍给母亲擦嘴、涂唇膏、喝水的过程,替母亲盖好被子,走到床尾探手去摸母亲的脚,像关宏峰一样,他发现母亲的脚有些凉,便坐在床尾,从母亲的脚上脱下袜子,把脚塞进衣服里捂。母亲看了看他:“你们是兄弟。”

关宏宇也是一愣,抬起头来。

“说是弟弟,其实,只是比他晚出生了那么几秒钟,小宇啊,你要多照顾他。”

关宏宇琢磨着母亲的话,眨了眨眼,点点头。

此时医院外,关宏峰心事重重地走向警车拉开车门,驾驶席上的女人扭头望向他。

关宏峰:“走吧,看看萧闯帮西关查的事怎么样了。”

Extra 02(重生时间线中,白夜时间线前)

秦驰走出西平门医院,来到停车场。他看到关宏峰拿着一袋子资料正要上车。秦驰没有和他打招呼,但关宏峰也看到了他。关宏峰犹豫了一下,拉开车门,把资料放进车里,走向秦驰。

关宏峰:“听说那个彭鹏还是有希望康复的,你们已经准备展开行动了吧。”

秦驰:“抱歉,没找你们队联合布控。这次行动,有一定的保密范围。我们……不想打草惊蛇。”

关宏峰耸耸肩,道:“你抓到人,长丰支队结案,我乐得坐享其成。”说完,他看秦驰没再接话,就点了下头道:“多保重。”

关宏峰转身正要走,秦驰叫住了他:“关队。”

关宏峰回过身。

秦驰:“我叔叔秦莽,生前是你们长丰的吧。”

关宏峰的目光从秦驰身上移开:“他是我师父,当然是长丰的,怎么了?”

秦驰:“他牺牲的时候,我入行时间不长,只知道他当时在出任务,具体情形并不了解。后来,我也尝试着去市局查过。”说到这儿,秦驰摇了摇头。

“能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么?”

关宏峰:“这案子你查不到是有原因的。既然是你查不到,那就意味着,我不好随便说。”

秦驰盯着关宏峰看了一会儿,笑了:“既然不好随便说,那你不妨说得认真一点。”

关宏峰也笑了,他伸手指了指医院花园的方向,秦驰会意。两人来到花园附近溜达着。

两人走了一会儿后,关宏峰开口说道:“当时那个任务,我也参与了。因为涉案当中的一种研发药物叫‘绿洲’,所以后来就用这个名字指代那起案件。有一伙人劫持了学校礼堂里的很多孩子,让我们找一个特定的人做交换。”

“特定的人?”

关宏峰点头:“对,一个孕妇。”

秦驰:“他们要一个孕妇做什么?”

关宏峰:“要杀了她,而且是让我们动手。”

秦驰:“那你们……”

关宏峰摇头道:“有保密协议,我真的不能跟你讲更多了,但我可以告诉你,最后关头我师父——也就是你叔叔——把自己顶上去了,他替那对母子死的。”

秦驰愣住了。

关宏峰叹了口气说:“那个案子我永远忘不了……我师父教导过我两个原则。一个是,在某些特定的时刻在某个特定的位置上,你必须做出艰难的抉择:牺牲个体,还是牺牲集体。这其中无关对错,只是,做出这个抉择的人,一辈子都要背负着被牺牲的那些人命。再就是,如果有可能出现第三种选择,也就是可以把自己顶上去的时候,别犹豫,咱们就是干这个的。”

秦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问道:“我叔叔,最后的时候,有人在他身边吗?”

关宏峰:“有很多人在他身边,包括我。”

秦驰:“那他——”

关宏峰:“他死得很痛苦,虽然他没吭声但是我看得出来。后来验尸,亚楠告诉我,他死前承受的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秦驰低下头说:“你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死?”

关宏峰看着医院大楼的方向:“我母亲重病在床很久了,我今天来这儿,是拿她的片子,找几个专家会诊。”

秦驰抬起头看着他,关宏峰摇摇头道:“没有办法,就跟我师父一样。有时候,我们只能看着身边的亲近之人从这个世界上离开,就像干咱们这行的,穷尽努力,你也不可能救下每一个人,我师父教我明白了这一点,你同样必须接受它。”

说到这儿,关宏峰叹了口气:“那次行动,经侦的一个同事也牺牲了……她死的时候,我甚至不在她身边。”

秦驰:“汪茹敏,我爹告诉过我,她好像是你女朋友。”

关宏峰垂下目光:“两个我身边最亲近的人。现在……我又要看着自己的母亲……”他拍了拍秦驰的肩膀:“多珍惜身边的人,即便你早已经知道他们有多重要,等他们不在之后,你还是会觉得心里有些窟窿永远都填不上了。”说完,关宏峰两手揣进大衣兜里,走向停车场。

秦驰紧赶几步追上去问道:“我叔叔……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有提到过我吗?”

关宏峰笑了:“我第一次见师父的时候他就跟我说,我前脚刚毕业,他的大侄子秦驰就上了公安学校,还说,以后会介绍咱们俩认识,常来常往什么的。”

秦驰苦笑道:“虽然我叔叔走了,咱们还是认识了。”

关宏峰:“是啊,我记得他说,你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

秦驰:“怎么讲。”

关宏峰:“如果你走仕途,一定能平步青云。师父告诉我,我这辈子怎么努力,到最后,官儿也不会比你大。但如果你坚持在一线出外勤的话,你会是最不要命的那个。”

秦驰:“那你看我现在像哪种?”

关宏峰:“求仁得仁的那种。”

说完他拉开车门,又想了想,说:“你和我师父一样,也可能,进了刑侦口的人都这样。”

秦驰:“求仁得仁?”

关宏峰:“对。求仁得仁。”

Extra 03(重生时间线前)

清晨,在肯德基餐厅里,胡一彪来到夏雨瞳面前,把一个帆布挎包递给她。

胡一彪:“这是你被人偷的吧?”说完,胡一彪向她亮了一下证件。

夏雨瞳盯着帆布包看了一会儿,对胡一彪说:“谢谢啊。”

胡一彪见夏雨瞳没有别的反应,坐下来问她:“哎,你不看看,里边儿的东西少没少。”

夏雨瞳摇头:“我包里不装什么东西。”

“偷包儿那小子跟我讲,你总在挎包外侧的兜里放二十块钱,每天早上买咖啡的时候,他就趁你排队,从你后边儿把这二十块钱摸走。你一点儿都没觉察吗?”

“嗯……我不记得了。这个包本身也不值什么钱。”她想了想,又问胡一彪,“哎,嗯……那个被你抓到的人,他……”

“他一共偷过你多少钱,给我报个数儿,我可以让他把钱退还给你。”

夏雨瞳摇头:“我说了,我没丢什么钱。这个包也不值什么钱。”

胡一彪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那好吧。”

他起身刚要走,又想起了什么,回过头说道:“哦对了,那小子让我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啊?对不起?”

胡一彪摆摆手:“他就是觉得……可能不应该把你的包给拿走吧,好歹你也算个每天施舍他二十块钱的恩客。”

夏雨瞳笑了:“哎,刚才你证件上的名字我没看清楚,好像是……姓胡?胡警官,对吧。”

“我叫胡一彪。”

“嗯,那么,胡警官,每天早上我来买咖啡的时候,你都在里间靠墙的位置睡觉。啊,那天早上如果不是你抬起头来一直盯着他,让他在排队的时候无从下手,那他也不至于等我坐回来的时候再从旁边假装经过,趁机把包给拎走了。”

胡一彪愣了好一会儿:“那是不是我要跟你说,对不起?”

夏雨瞳笑了:“哼,没——关系。”

胡一彪一边挠着后脑勺一边摇着头,刚转身要走,再次回过头来指着夏雨瞳。他还没开口,夏雨瞳就回了一句:“我真的,没丢过钱。”

胡一彪表情尴尬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