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人不识江南客,莫向红场问劫灰。」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 海猫鸣泣之时。

津港|版聊式嗑研组会纪录(二)

!Warning
象上版聊整理,主要是我(一般通过西关市民)和七叶老师(梁烨)
所以这个系列果然是会有二的
欢迎大家来找我们一起版聊啦(。)我的象

重生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2】

一个东西只要未有穷期,它就天然地带上了一种悲剧色彩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2】

我:我觉得全网现在还在聊重生的就我们隔壁一个群了
AO:重生居然没白夜能苟
我:……没事,我在就能狗(流泪
AO:你们都厉害~然后都在等第二部(指白夜和民国奇探两家)四舍五入大家可以当好伙伴
我:……
AO:区别大概是垚生的等得到,你未必等得到……
我:AO老师,有什么必要非得把话说得这么直白……(流泪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11】

一个人无法决定自己如何去生的时候,他还能寄予期待的,只有如何去死。
(复盘楼楼主真是会讲……一时间我想起了我的很多很多对CP……)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18】

{{今天摸的一段秦路}}
事实上,如果路铭嘉和路正刚还是当年水火不容避之不及的关系,事情反倒要好办一些。之前吵得再怎么天崩地裂也好过当下进退两难:就算路铭嘉有一万条不情愿,他总归是在路正刚的荫蔽下长到了现在这个年纪。路铭嘉有什么资格让路正刚为他的选择而难过?
秦驰倒是一早就给了路铭嘉答复:感情的事情,就是谁都没做错什么,但一定要有人承受伤害,付出代价。你要是觉得为难,我们就先不说。
秦驰的“不说”指的是藏到纸包不住火了为止,如果纸足够厚,说不定也能藏到这辈子结束。可路铭嘉又想,他凭什么让秦驰替他付这个代价?谁都想给自己的情爱关系一个确证,明明是自己的问题,却要牵连秦驰,让他平白放弃这个权利,未免太不公平。
这个世界上伤人的从来不只有刻骨铭心的恨,更有不问条件的爱。


【梁烨 20200920】

“你们内个会我需要有什么担心吗?”虽然但是,我怎么就没注意这里,你秦是会在知道后尽量避免还是‘演戏’?
但是你秦不听大夫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确定是不是提早出院,我实在是找不到自己的截图了,他秦十月就出院了……但是伤筋动骨一百天!!!!!!!!!!!要落毛病的秦驰!!!!!!!!!!!!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20】

@liangye 秦驰本来就一身毛病(……)


【梁烨 20200924】

[“你也带徒弟了?”
“没有,没有。是我的助理,小路,路铭嘉。”
……
……
“你眼睛红红的可一滴眼泪也没流。”]

其实按我本人经历来说,其实极大悲痛下很难哭出来的,哭不出来也不奇怪(因为我也好奇过我父亲为什么在奶奶葬礼上没哭)
又或者这里是某种性格上的伏笔,与前面秦驰忍痛能合上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24】

@liangye 红了眼眶却一滴眼泪也没流的情况在我写文生涯里只写过两次
一次是上海组(。)一次是关周

【梁烨 20200924】

@mrx 都是很能‘忍受’的角色……[唉,虽然但是还是觉得哭出来好一点……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24】

@liangye 其实那个时候已经不是哭不哭得出来的问题了我觉得……情感负载一瞬间冲高,人的情绪反应失灵了已经,真要为这事哭出来感觉得很久以后自己消化到一个能作出反应的范围了才行……

【梁烨 20200924】

@mrx 痛苦总是绵延地生长……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24】

@liangye 所以我根本不敢想你秦驰EP28真没了路铭嘉得是什么样儿……

【梁烨 20200924】

@mrx 大概就是他终于成了幸存者,并可以对着秦驰的墓碑说一句“能理解,我能理解。”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24】

@liangye 我反倒觉得秦驰真没了路铭嘉这辈子可能都不会理解了……或者说不想,对他来说大概就是如果他理解了那就意味着在真正意义上他的秦队回不来了,我觉得这对路铭嘉来说是没法接受的,他可能情愿去维持一个纠缠的、无解的「不理解」的状态以向秦驰索求一个不会有的答案

【梁烨 20200924】

@mrx 我哭了]即使没有回响也念念不忘吗?是被困在未知/不解里的记忆囚徒啊(?)矫情点说就是这个人来过又离开留下一道疤(?)
秦驰请你多爱惜自己好吗?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24】

@liangye 秦驰不好好对自己真的就很作孽……怎么说,就是你自己不在乎的事情真的有人在乎……秦驰你要对小路有感情至少不能这么伤害人家()你不爱惜自己这个代价可能是要路铭嘉来付的……

【梁烨 20200924】

@mrx 是这样了](哭唧唧)秦驰觉得自己能忍,但每个人的忍痛值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被针扎也能疼上半个月,有的人被刀捅却还能开车找大夫→_→至少得知道世界上不只有你自己,出于为别人好的目的忍着不说真的很容易伤到人_

(这里我突然想艾特君寻→_→)

白夜追凶

【梁烨 20200901】

他周骂杀手白痴的时候老关你这个笑挺有意思啊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1】

@liangye 老关对周巡下意识的不设防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1】

周巡就,也挺强的「我无牵无挂死了就死了你们有家有口的别掺合」的意识
某种意义上是命都赔给关宏峰了

【梁烨 20200901】

@mrx [那就看谁枪快了呗]我:……!!!![倒回去看老关表情,就,说不上来什么表情]但是周巡真的,对别人没有那么不要命[?]更多是责任,但是老关就很必须,本能多一点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1】

@liangye 其实周巡去赌命的时候老关的心情说不定和「没准就不用去了」的时候路铭嘉的心情很类似(。)

【梁烨 20200901】

@mrx 确实,这里也算是老关面上情绪表现得比较大的一次了感觉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1】

@liangye 心里有触动,本质上是一种见不得对方不拿自己当回事的难受,但是又没立场,毕竟是人家的事情,自己不好说是对方的什么人,所以也有一丝对自己的不甘心

【梁烨 20200901】

@mrx 唉,还是挺尴尬的一个立场,作为师父吧,就,这么一着急还有点不信任的意思。朋友吧,勉强合理,但周巡那边觉得自己没交下这个朋友[说不定还适得其反……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2】

@liangye 老关其实不希望周巡跟自己扯上太多关系,他觉得周巡「应该」在即使没有自己的情况下也能独立自主地选择自己的生活(背后的根源是关宏峰要做回不来的心理准备),所以关宏峰不会拦

他难受是因为这个「应该」不符合实际,实际上就是周巡很在意他,会听他的,他也很在意周巡,就因为周巡听他的老关才不能说,不然就会离关宏峰自己那个「应该」越来越远

路铭嘉的情况倒是反过来,路铭嘉难受是因为他的「实际」就是没有立场去拦秦驰,秦驰不会听他的,跟他希望秦驰能活下来相冲突,所以难受

不过本质都是各人的「应该」与「实际」之间的落差,所以显得非常刺痛,非常没有办法

【梁烨 20200902】

@mrx 懂liao]这就是“实际”与“应该”之间难以/不可化解之矛盾吧,“预想”如此,“实际”并不如此,所以还是个选择题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2】

@liangye 与其说选择,不如说是某种遥远而未有兑现期的希望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8】

看着某个纪录片手法拍的派出所故事,就突然很想念津港(……
唉老关当年也下沉到派出所锻炼去了,不知道他是怎么处理这些千奇百怪的警情的233333

刀锋上的救赎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1】

仔细一想你彬的挂逼仿佛还体现在,就算结尾怎么看都是你彬伤得更重,大家还是下意识默认如果生还应该是彬救诚而不是反过来(草)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1】

主要还是赵馨诚枪法太差了(不是)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11】

抛开我平时没事口嗨韩彬同志黑他的各种段子啊……
你彬其实应该在内心深处还是对「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做个无所事事小律师」有一种虚无的冀望的
大概就是雪晶说的并不会去实践但「还是一个好主意」的冀望
他实现不了,或者说不会去实现,所以把这种冀望转成了惯着赵馨诚,他把「生活」给了赵馨诚,因为赵馨诚可以
唯一的问题是他大概也没想到在赵儿的视角上,自己居然比「生活」高出一个重量级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11】

所以韩彬这种聪明了一辈子的人,活该栽在赵馨诚这个傻子身上


【梁烨 20200911】

[看着杨延鹏转身离开,我分明感觉到,失去的,不只是彬。
众叛亲离的,居然是我。]
怎么说呢,连在一块大概可以得出一个无用的结论[众和亲里没有彬],当然,这是废话。
稍微离谱一点戴上滤镜就是彬被独立出来,扯一点就是失去彬是件很孤独的事[虽然我觉得这里单独列出彬稍微有点突兀[?]但还是觉得很合理_(:з」∠)_]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11】

@liangye 诚式委屈,宜与彬式委屈做对比(x)

【梁烨 20200911】

@mrx 诚的委屈真的很大型犬。“我就要破案。”那里也是我恍惚看见了一条大型犬叼着声音和主人闹“我就要出去玩。”


【梁烨 20200911】

[“也许因为他是个人道主义战士?哈.....”时天抽了下鼻子,头转向
另一侧,“你认识他正常的一面,我认识他′正常'的另一面,可又有谁敢
说了解他?”
……
……
“他托付了很多人.....不管你怎么看,我想他还是拿你当朋友的。”
我怔住了:“你是觉得......我不该追捕他?”
“一码是一码。”时天挠挠后脑勺,“朋友归朋友,命是命,命里你俩有一拼,也是没办法的事。”]

唉,就这一段,该怎么说呢,就是出于‘了解’所以托付[托孤(bushi)],彬知道赵儿能查到谁但可能不知道他查出什么,跟上来全在意料之外,唉,这也是他无法掌控的命运
正常这面是彬愿意也乐意给赵儿看的,怎么说呢,是最柔软的一块,要是可以韩彬可以一直正常或者‘普通’,那也挺好的其实,命运啊,或许选择里也包含着命运,选择何样的命运取决于性格(又绕回来了),所以性格才是一切事物的基底啊,开始于性格做出的选择,结束于性格做出的选择,死亡不过是这个选择的其中一个句号罢辽。

【梁烨 20200911】

这段很让人难过的说,有丢丢想哭看的,彬诚都按照对方猜想的走下去,但是,还是归在选择这个BUG上吧,意料之外才是命运啊[烟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11】

@liangye 只要是人,就会有意外

津港联合

【梁烨 20200906】

修文的时候产生了一个想法 ,如果赵馨诚死掉韩彬会怎样,冷静面对其实内心爬满藤蔓吗?在三区延伸了一下如果周巡死掉了,老关会稍微裂开一些[或者认识到]他对周巡的不舍和割裂;路铭嘉死掉了,秦驰会崩溃。
反过来呢?赵馨诚在不接受到接受,然后越来越像?周巡会彻底走到了悬崖边还是彻底切断来路?路铭嘉会将自己无限接近秦驰吗还是越来越像一把枪?

【梁烨 20200906】

但不管怎么说,两方不管是谁死掉,另一方都要承受的是无数个日夜的崩塌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6】

@liangye 我体感的老关没了周巡什么反应我已经写过了不再赘述(草),反过来的情形我觉得老关大概表面看不出有什么很大变化,甚至会强迫自己不去避免接触周巡相关的事情,他要习惯这种疼痛,并把这种疼痛变为自己习惯的一部分
但同时他关宏峰应该又是「心里有什么窟窿永远补不上了」的感觉最强烈的一个人(。)怎么说,我其实对这种感觉有些微的能理解……有过类似的状态,就是对你很重要的那个人,给了你很多东西几乎就是你自己的一部分的那个人突然从你的生活里抽离出来,就感觉虽然生活没有变化,但其实人只是在用理性的分析的那一部分在完成「生存」,属于「生活」的情感反应完全失灵了,就感觉不到很多东西,没有不开心但也没有开心,就半个人整个垮掉,半个人还在靠着惯性往前走这种感觉

【梁烨 20200906】

@mrx 啊我理解了,重要到就连失去他都必须成为习惯才能忍受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6】

@liangye 其实老关这才是最沉重的「可我还要活下去」23333

【梁烨 20200906】

@mrx 别人至少能死,能有个出口,但怎么说呢,老关我希望他能‘外向’一点虽然不太可能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6】

@liangye 周巡没了那就真的不可能了,周巡和宏宇都好好的老关估计才能找回点人气儿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6】

@liangye 赵儿的情况要看韩彬怎么死的,我体感如果韩彬死在芒街赵儿大概也觉得这人算求仁得仁,但他如果活下来肯定是一边避免去想韩彬的事儿,一边不由自主地思路和作风越来越像韩彬(。)ptsd倒也没有,就是感情很复杂,复杂到只能用沉默来处理
反过来的情况我倒觉得没法想象……我觉得韩彬是为了赵儿的周全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人……赵儿要是没了你彬大概率殉情
这点秦驰倒是差不多,只不过你彬是真想着殉情,秦驰是确实没生路了
至于路铭嘉……我觉得他还是会痛很长时间的,应该是几个人里最意难平的一个,说不定会恨秦驰(其实就是会吧),但不一定会步秦驰后尘,这点路铭嘉要比其他人清醒很多,可能会工作狂一点但跟秦驰那种无目的焦虑的工作狂不是一个类型,他有点像……报复

【梁烨 20200906】

@mrx 不过我对于赵儿的理解是[他是韩彬的准绳,判断自己还活着与否,也是能把韩彬拉住的一根绳或者说刺(非贬义),在心里很明显不时的有存在感的,但怎么说呢,他俩都算是有目的的即使去死亡]
秦路其实我个人越来越偏向‘阵痛’,路铭嘉会感受到痛苦,这种痛苦我觉得偏向动力,而秦驰是被‘阵痛’杀死,他会在自毁的悬崖边直接松手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7】

@liangye 赵儿其实像是韩彬的某种……怎么说,就是他在楼上远远望着馨诚的那一幕,他觉得赵儿不属于自己的世界,但不妨碍他觉得赵儿很好,很值得,是某种「应当」存在的希望

【梁烨 20200907】

@mrx 唉,老关果然是三区最沉重的一个了]我超喜欢这里,一直是这个风景但是他赵却可以进入这个风景,这种特权真是特例了我感觉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7】

@liangye 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怀有超出理性的希望……你还能指望什么呢

【梁烨 20200907】

@mrx 突然在想他彬这算不算用主观改变客观[?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7】

@liangye 哈哈哈哈哈哈不算,你彬只是……借一下弗兰的话,你彬只是「馨诚让他想开始蒙起眼睛过日子了」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7】

其实也蛮有意思的
对于秦驰来说最难的是想活
对于韩彬来说最难的是活下来
但对于关宏峰来说,最难的反倒是要活下去

很少有人能承受那个「要」字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8】

{{随手摸一摸}}
“我能理解。”
秦驰说完这句话之后,关宏峰看了他好一会儿,突然低头笑了一下。秦驰有点莫名。关宏峰摆了摆手,说:“我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小路队会喜欢你了。”
人生在世,能得到他人一句真诚的理解,太过难得。
秦驰听他提起路铭嘉,表情突然变得有点复杂。他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关系不算亲近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缘分的前同事,忽然感到一种很深的无奈。他给关宏峰的杯子满上,说:“其实都一样。”
他静了一会儿,想了想,又说:“很多事儿都是人自找的。”
这就是委婉又直白地在说关宏峰自己了。
确实是个适合走仕途的人精,就是不怎么会说话。
关宏峰哑然失笑,点了点头,也不做辩解。这时门口进来一道急匆匆的身影,关宏峰抬了抬下颌示意了一下,说:“你家小朋友来找你了。”
秦驰被这称呼搞得一愣,随即意识到,这称呼除了是关宏峰对他放下全部防备的表态,也是对他自身关系的一层曲折指代。
于是路铭嘉到他们桌边的时候,正好听到他们的最后一段对话。
秦驰说:“那你家呢,怎么打算。”
关宏峰说:“都是无牵无挂的人,能有什么打算。”
秦驰说:“要是有牵挂了呢?”
关宏峰说:“我尊重他的选择。”
“秦队……关队。”
两个人同时转过头看着路铭嘉,把路铭嘉看得一阵发毛。
路铭嘉觉得现场气氛有些诡异,只好试探着问:“怎……二位领导,有什么指示吗……?”
秦驰很轻地笑了一下,起身拍了一下路铭嘉的肩膀,说:“没什么事,走吧。”
离开前,秦驰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问了关宏峰一句:“要是他没得选呢?”
关宏峰少见地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慎之又慎,却也坚定有力地说:“我会接受。”

【梁烨 20200908】

@mrx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关,你必须给我接受!!!!!!!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909】

@liangye 很难说老关到底是接受周巡这个人还是接受周巡会选没得选的那条路这个事实(。)
我怎么觉得是后者

【梁烨 20200909】

@mrx 我偏向两者结合,老关接受了周巡这个人然后发现没得选那条路,于是干脆一条路走到黑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