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刻一生,无名的碑。」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 海猫鸣泣之时。

津港|版聊式嗑研组会纪录(一)

!Warning
象上版聊整理,主要是我(一般通过西关市民)和七叶老师(梁烨)
离谱,两个版聊怪不知道一天天在叨叨什么(不是)标题写了一是因为按照我们的离谱程度这绝对还会有二三四五六的
欢迎大家来找我们一起版聊啦(。)我的象

重生

【梁烨 20200822】

你秦开车门的手都是颤抖的,犹疑的


【梁烨 20200822】

从小路递调职申请[10.23]到邱老师死亡[11.14]正面说明了进展真的快,侧面说明你津港治安真不行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隔壁王伟导演:中国没有一个城市治安像津港这么差的

【梁烨 20200822】

@mr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梁烨 20200822】

[要不是秦队拼了命救我……]

[对喽,知道那家伙为什么是英雄了吧]

小路旁白[他们之所以能成为英雄,势必是因为他们为普通人带去了希望,但或许,也为自己带去了绝望,没有人愿意当一个弱者,没有人愿意被遗忘,更没有人愿意永远地活在夜里,当人生充满了抉择,在绝望和希望之间,我们还是会选择那个最阳光的方向,因为成为英雄,阳光会把他照亮]

【梁烨 20200822】

[永远活在黑夜]让我想艾特老关小关XD不过英雄这个事,的确是这样。秦驰的的确确在绝望之中,但他也确实在阳光里,不过被他自己忘记了。给予希望,带来绝望,英雄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是双刃剑呢。不过,被给予了希望的人总会把绝望的人带回到阳光里吧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革命情话
 
渴望栽种白昼的人,须得在长夜里
住满一生。
 
(瞿瑞《与雪交谈》)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路正刚:少跟我说那些没用的,那是我儿子,换了是你,你能走吗,能吗!?
秦驰:不能。因为我不是市局总队的领导啊,我身上没那么大的责任。而且我也没孩子。但是作为一个孩子我能告诉您的是,如果我要去死……我肯定不会让我爸跟我一块儿。

这段给我的印象真的比秦驰拉门上车还深刻,写小论文都不知道从哪里下笔的那种,路正刚傻了我也傻了,这没法解释,秦驰你这话到底几个意思以及什么意思,我理解但是我没法明白,操,特别可怕。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路正刚跟秦驰说这话是因为他觉得秦驰能理解他作为一个父亲的心情,结果秦驰毫不犹豫地站到了本来该是路铭嘉的位置上,操,没法细想。他知道路铭嘉会选什么,且不带犹豫地站了路铭嘉选的阵线。

当然最离谱的是,路正刚不能跟路铭嘉在一块儿,但是你秦驰选择陪路铭嘉去死的理由只用一个「没那么大责任」真的说得通吗?

秦驰,于公于私你说这种话都不合适,真的。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特别可怕,特别可怕,「而且我也没孩子」你秦还转过头远远看了路铭嘉一眼,那种守望的感觉特别可怕。

张译台词真的牛逼,最后一句那个情绪变化,没法细想。

立场离谱,话离谱,行动更离谱,秦驰,于情于理你在这里就合适吗,啊?

【梁烨 20200822】

@mrx 你是他什么人啊?提问一下。[至亲至爱的人]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张昊唯你害人不浅(不是)

这段否认了路正刚在这里的合理性的同时还隐含着「但我可以在这里陪路铭嘉去死」的意思,但是这个意思他本人不一定有很清晰的意识——这反逻辑啊!路正刚责任重大所以不应该留在这里,说得好像你秦驰不是现场指挥没领副支队长的衔儿一样,就逻辑上是说不通的但是他直接导出了一个很强行又很牢固的结论,离谱,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法解释

【梁烨 20200822】

@mrx 没法解释+1大概就是慌乱与崩溃之下大脑做出的最优解,我应该去死,所以我应该在这里[这到底怎么推导出来的啊(ノ=Д=)ノ┻━┻]包括后面他和拆弹小哥说[如果剩最后一秒还没有解决,你就撤,我在这里解决]我:怎么解决啊?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剩最后一分钟没拆了(liǎo)他能解决个锤子,他唯一能解决的问题就是黄泉路上路铭嘉不是一个人,操,关键他自己也明白

【梁烨 20200822】

@mrx 艹,妈的,离谱。挠头.gif。路铭嘉是你什么人你陪着他死????管管七一四呢,他这个陪着死还跟陪着战友死不一样,后者是赎罪式的前者是殉情[划掉]是不能式,他不能失去不能接受所以就要把自己毁灭,眼不见心不烦式。极端,一种脱离思维逻辑的极端。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整段最反逻辑最离谱最不合适的就是立场!秦驰到底哪来的立场!路铭嘉是你什么人啊你你你你……(咬牙)离谱!就他妈津港大离谱事件


路正刚:少跟我说那些没用的,那是我儿子,换了是你,你能走吗,能吗!?
秦驰:不能。因为我不是市局总队的领导啊,我身上没那么大的责任。而且我也没孩子。但是作为一个孩子我能告诉您的是,如果我要去死……我肯定不会让我爸跟我一块儿。
 
这段给我的印象真的比秦驰拉门上车还深刻,写小论文都不知道从哪里下笔的那种,路正刚傻了我也傻了,这没法解释,秦驰你这话到底几个意思以及什么意思,我理解但是我没法明白,操,特别可怕。(via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梁烨 20200822】

@mrx 啊这,真的这一段都很离谱,到底为何如此啊,别人眼里[包括路正刚]的路铭嘉之于你不过是个助理,就,真的反常,而且秦驰居然也被这件事吓到了,而且比路正刚还严重,路正刚好歹还在逻辑上,秦驰就已经没了逻辑,只有一个目标我要和或替他死

【梁烨 20200822】

@mrx 路正刚的目标是,我儿子得活下来,我得看着他活下来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路正刚的想法真的好理解,作为父亲他肯定急,但秦驰到底哪里来的这个跟路铭嘉同心同意的立场,没法细想,特别可怕

这个立场证明了他对路铭嘉的处境和心情的理解和认同,但这种选择占位是在他情绪接近崩溃的时候的下意识选择,这点是最可怕的,操

【梁烨 20200822】

@mrx 我觉得倒是对应了前一集的[不,你没准备好]那里,秦驰发现[准备好]约等于[失去]的时候却又发现不能这样,他无法接受[失去],他的[失去]很密集又很短暂,人是无法承受大于自己接受能力的痛苦的[即失去],所以就要用极端的方法来解决,以崩溃来面对崩溃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对,我倾向于EP23的时候其实他们甚至都没人有工夫PTSD想七一四(……)就是很直接的「我不能失去他,要死也该是我」,这种都不是某种「经验」的反应,就很直接是「本能」的一种状态,所以话说的很反逻辑,因为不是经过逻辑推理而来的结论而是直接甩一个最本能直接的结论出来才去找的话语逻辑

【梁烨 20200822】

@mrx 是的了]所以才这么离谱,就跟我之前说胡一彪和冯潇的态度,他俩应该都是出于对情绪的某种敏锐,才让秦驰去的,他们也感受到了也理解秦驰的崩溃源于哪里,所以才不让他有后顾之忧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胡一彪是真的敏锐,包括后边儿让路铭嘉选边站,他太懂这两个人想要什么了;冯潇我觉得更多还是出于一种女性的直觉,就是她能感觉到秦驰的情绪变化并且知道应该怎么应对对秦驰好(“对秦驰好”是冯潇一个很重要的行动原则),但是她本人可能并不太清楚背后完整的一套逻辑和原因,胡一彪对背后的东西却是知道的

【梁烨 20200822】

@mrx 对对对]就是这样,胡一彪就有点看了剧本内种感觉,他能明白每个人的逻辑线,也能挑出来最关键的给予对方,让对方做出最优解决方案。


【梁烨 20200822】

二十三集离谱开头,是姜淮在通风管道不知踪影,是邱老师死亡。秦驰怔了一会,拿起手台呼小路,猜测一:告知路铭嘉邱老师死讯;猜测二:小路为什么这么半天也没踪影,他得确定小路没事[我个人戴滤镜更倾向这个,不戴滤镜就是头一个,秦驰应该有想让小路知道,擅作主张英雄主义的后果]

这里还给了胡一彪一个镜头,众所周知镜头不会白给某个人,胡一彪也在看,看情况如何。

然后就是小路说自己的情况,到[已经派人把她们保护起来了]这里,秦驰尚能冷静地询问和分析,听到[定时装置]的时候的表情就是[咯噔]一下子,小路不知道时间还剩多少,卡壳这段,你秦就开始离谱了,第一句[还有多长时间]还能冷静,二三句的就已经不是疑问句了,是质问,二三句结尾有明显的声调上扬。

这个时候胡一彪跟着邱老师躺的担架,目光落到了秦驰身上,秦驰这个时候[颓,懵]

【梁烨 20200822】

而深呼吸一般是出于紧张不安局促害怕,需要冷静,邱老师的尸体从秦驰面前经过,深呼吸两次[或许还咬了一下牙],然后转向胡一彪。

胡一彪[你去吧,抓捕我处理。]再然后转向冯潇[其实是冯潇先转过来的,她能感觉的到秦驰的不对劲],冯潇不太理解但你要去就得去[这里我又想起二十七的冯潇,她能看见能预估秦驰的走向,并且表示支持与理解的态度]更多的则是给了秦驰一个精神支柱[这块张译老师其实还笑了一下,不明显但是是籍由冯潇眼中的坚定,才会如此,两边他也就放心了,一个是邱老师一个是抓捕]

秦驰走后,又给了胡一彪一个中景到近景的推进,胡一彪怕不是又想犯老毛病了惹

这里所有人的表情变化也很有意思,你秦几乎是颓了一下就决定好了要去路铭嘉那里。

胡一彪就是[可能已经下了抓不到就杀死的决定]

然后就是离谱这段,小路一开始跟他爸待着是各种安抚,甚至说表现的一点不怕的样子[小路真是好孩子哭了]再到看见秦驰,就,这段眼神戏真的绝了,看父亲是那种安慰平静,看秦驰就是惊疑,他应该也没想到秦驰会过[li]来[pu]

【梁烨 20200822】

[您是总指挥,您不应该在这儿,我留下就行。]正常的领导:先抓住犯罪分子。离谱的领导:我和我被绑了炸弹的助理在这里留下。

[他现在还不懂指挥。]胡一彪:???

所以到底啊为何啊,什么叫[如果我去死我肯定不会让我爸跟我一块],路正刚[???]

小路[于公于私你在这里都不合适。]秦驰你听听呢!!!!你也不合适[敲桌子.gif]这个时候秦驰就开始一直盯着小路。

路正刚这一眼就很有托付的意味,你秦[我留在这儿。][路正刚这里也同样有咬牙的动作]

[你撤这儿交给我。]你秦顶着两人惊诧的目光居然还在笑,真的很坦然接受或者说安排了了自己要跟小路同死的这件事。

【梁烨 20200822】

拿防爆毯这里,秦驰真的是很快就过去拿了,却又在开车门的时候停顿了大概几秒钟,珍而重之谨而慎之地打开了车门,然后他再次深呼吸,放下心了,两个人都放下心了,毕竟要是引爆炸弹就真的完了。

裹防爆毯这块他秦贼仔细,是反复确认后才离开的[一个不知道算不算细节的就是小路说自己逞英雄这里,他看了眼秦驰,真的就是秦驰说得哪句话他都很认真很上心,或许也就是源自这份上心才会怀疑]

[最后一种方案]的时候他秦的表示特别有意思,张译老师这里演的特别细,就是未知害怕恐惧揉在一块,跟着揪心那种。然后就帮人家拿镊子去了,找不到人还吼人家不要以为这里不给特写我就没看见他秦瞪眼了

而且我觉得秦驰这里说话特别,谨慎,他要确定这件事,精确到每个笔画那种,而且这里秦驰表情很有意思,更懵或者说失魂落魄的感觉,非常非常非常慌,我觉得他还能颇冷静地提出问题真的很厉害了。

让秦驰撤这里,小路[你撤吧。]秦驰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小路的防爆毯,不可置信的表情,就好像是问你怎么能怎么可以独自死去呢?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

【梁烨 20200822】

结果故意绕车一圈,还他妈带着笑,无了语了,开车的手也不那么犹疑很利索,还对魏诚的警告充耳不闻,仔细的拿起折刀,然后坐进了副驾驶里。

接下来就是秦驰整部剧里情绪波动最大的一段,人设崩塌的彻底一段。

【梁烨 20200822】

这一小段我居然写了一千五,我??????离谱


拿防爆毯这里,秦驰真的是很快就过去拿了,却又在开车门的时候停顿了大概几秒钟,珍而重之谨而慎之地打开了车门,然后他再次深呼吸,放下心了,两个人都放下心了,毕竟要是引爆炸弹就真的完了。
 
裹防爆毯这块他秦贼仔细,是反复确认后才离开的[一个不知道算不算细节的就是小路说自己逞英雄这里,他看了眼秦驰,真的就是秦驰说得哪句话他都很认真很上心,或许也就是源自这份上心才会怀疑]
 
[最后一种方案]的时候他秦的表示特别有意思,张译老师这里演的特别细,就是未知害怕恐惧揉在一块,跟着揪心那种。然后就帮人家拿镊子去了,找不到人还吼人家不要以为这里不给特写我就没看见他秦瞪眼了
 
而且我觉得秦驰这里说话特别,谨慎,他要确定这件事,精确到每个笔画那种,而且这里秦驰表情很有意思,更懵或者说失魂落魄的感觉,非常非常非常慌,我觉得他还能颇冷静地提出问题真的很厉害了。
 
让秦驰撤这里,小路[你撤吧。]秦驰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小路的防爆毯,不可置信的表情,就好像是问你怎么能怎么可以独自死去呢?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via 梁烨)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秦驰这块可能还真没想那么多,就是,他自己是压根没有「撤」这个概念的,所以小路提出来让他撤他才觉得很错愕。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成之前秦驰在路正刚面前成全了路铭嘉的心意,他理所应当地觉得路铭嘉也会允许自己的陪送死行为,完全没想到路铭嘉会让他撤,比起「怎么可以」更多的是「你说什么」的情绪

【梁烨 20200822】

@mrx 也是了]所以这块真的,理所应当不是理所应当,所以小路这是有点在纠正他的想法了,所以才会说[我自己整出来的事我自己抗],这么一看真的,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成全啊。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路铭嘉虽然怕得要死但是理智还在线

而且某种意义上我觉得路铭嘉也有私心,就是比起咱俩死一块儿我还是自私地想「哪怕活下来的那个,他不是我」,还是希望秦队你活下去,别停在这里

秦驰看着很冷静,其实理智已经全程不在线了(。)不知道去哪了反正没在

【梁烨 20200822】

@mrx 你清醒一点啊!蚂蚁竞走了十年了[bushi]说起来西关人的私心都还挺正常的[秦驰除外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大家的私心要么是家人(冯潇邱冬阳),要么是同袍(我是说胡一彪),秦路在这群人中间还蛮异类的

【梁烨 20200822】

@mrx 对]不过我觉得胡一彪更多是对正义的私心。所以他迷失了[或者说偏颇了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我倒觉得胡一彪比起现代的、刑侦口意义上的「正义」,他遵守的原则应该叫「江湖道义」,比如韩彬将来到刀锋那段了,公开工作围捕的时候他会全力配合,但私下就算有机会抓韩彬他可能也不会管……

【梁烨 20200822】

@mrx 是的了]更多时候他会出于私心去解决危险人物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整个EP23其实最心累的应该是排爆手魏诚小同志

魏诚:我能理解你们鬼门关前心态崩塌行为反常不讲道理,但是能不能不要影响我干正事!

【梁烨 20200822】

@mrx 还骂我凶我


【梁烨 20200822】

击锤,你听你爹的还是听你爸的?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考虑到小路总是听秦队的,所以击锤儿应该也会选择秦队(迷幻推导)

【梁烨 20200822】

@mrx 多么合理的推导啊这是

【梁烨 20200822】

@mrx 一点不迷幻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2】

@liangye 路铭嘉:击锤儿你听谁的?(佯装威胁)
击锤:……………………(扭头看秦驰)
秦驰:它听我的
路铭嘉:(不满)秦队您跟这儿掺合什么
秦驰:你也听我的,不对吗?
路铭嘉:…………(好气哦)

【梁烨 20200822】

@mrx 啊啊啊啊好甜]就是这样,脑子有声音有画面了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其实说起来,尽管秦路最初击中我的是EP4秦队那一招手,但让我每每想起都心软得一塌糊涂的还是EP9,他俩在马路边上眺望着另一头岁月静好的人间生活

秦驰:我在想咱们这行儿,有一天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吗?
路铭嘉:嗐,这有什么不能的呀。我觉得呀,咱们迟早,都能过上这样的日子。

路铭嘉说得那么不假思索,那么肯定,那么理所当然,秦队转过头避开路铭嘉视线的那个笑里面究竟有几分自嘲,几分希冀和几分释然呢……他是真的有一瞬间想信路铭嘉的吧,那一瞬间,秦驰有没有看到那些代表「生」的光从他灵魂的裂痕处照进来?

【梁烨 20200823】

@mrx 招手这段前面小路的独白更是[现在看来和他相处还算比较舒服],哎,两个孤独的灵魂的碰撞,肯定是看到的,虽然秦驰说自己没打算后面的事,但紧接着就是[打算了有什么用]还是有些动摇吧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对于秦驰来说,「想活」是太奢侈的情绪了……但路铭嘉确实给了他一个生的愿望,妈的,我又泪水涟涟

【梁烨 20200823】

@mrx 是的了]路铭嘉身上最难得的是他对任何事情都不灰心都一往无前,他是阳光的,是之于秦驰的另一种意义上的英雄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路铭嘉执拗、幼稚、我行我素,可同时他也勇敢得义无反顾
秦驰,你不接住这份无保留的真心,你都觉得自己在犯罪

【梁烨 20200823】

@mrx 如果你能让他降落就降落在你怀中


【梁烨 20200823】

[不记得是在什么地方跟什么人了]

[理解]

????23333333

【梁烨 20200823】

[挑边站很难,我不想让你为难]

[你凭什么会觉得我一定会为难]

冯潇姐姐酷的,总觉得她是出于某种本能一开始就站在了秦驰那边了_(:з」∠)_

【梁烨 20200823】

去查了下表,一千多呢居然

【梁烨 20200823】

[我只是很难相信这一切会有结束的一天,能吗?不能]

博导真的会,因为后面紧接着就是[咱们这行有一天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吗?]就,秦驰对于这种“生活”是不相信的不确定的,且摇摆的,他在自己这里反复确认,自己给出来否定答案。然后他去问路铭嘉,意外得到了肯定/坚定的答案。这一段他始终没看小路,或者应该怎么说还是不确定,他要是看一眼小路就会发现他眼中的坚定的QAQ

【梁烨 20200823】

[我还是更喜欢现在的您,我觉得更真诚]

秦驰估摸着挺意外,以前的自己听上去评价还不错[真的吗]但却是现在的自己更受人喜欢。然后听到[我可是对您一直很真诚啊。]是先确定然后发现小路说这话的时候很认真,露出的表情就很微妙,应该是很欣慰[?]高兴[?]就,很微妙,说不上来

【梁烨 20200823】

[后排气的冷凝水痕这会是第一案发现场吗?]

[这个距离其实是……]

[那边可以看到这边发声的一切]

[如果说高秀芳当时目睹了这一切的话,凶手很有可能把她杀人灭口了]

无他,这段值得记录一下,他秦几乎没怎么说话,全程引导小路发现,并对他的结论给予了肯定

【梁烨 20200823】

你路对[英雄]的执着,或者说对[证明自己]很执着。

[没去,挺好。]因为不用背负所谓“苟且偷生”的压力[?]因为还活着。[我是另一个幸存者]这也就对上了。

[我需要你信任我]

[我没有不信任你]

[你有事瞒着我]

真的这一段更想吹走位,小路真的是一步步“逼”过去的,然后自己打算后退一步的时候,秦驰[等这个案子结束,再说。]就怎么说呢,小路在秦驰这里一直有很多特例出现,就,有点把他划进[警戒线]的感觉

【梁烨 20200823】

[周围的人都相信你,你自己反倒怀疑自己。]

[周围的人除了您和冯潇。]

………
………

[你以前也说过,小路也信你,现在是怎么了这是?]

扪心自问

[小路最多算是……共事上的信任,不是……]

[那就足够了。]

突然好奇,秦驰需要的信任是可以达到信任背摔的程度吗?套用我以前大夫的话就是[我也接不住你。]

不过小路的信任是[你不会害自家兄弟。]对于现阶段的秦驰的确足够了,是个支撑但不一定能让他停止怀疑自我。

【梁烨 20200823】

第九集结束,写文去了_(:з」∠)_


[我只是很难相信这一切会有结束的一天,能吗?不能]
博导真的会,因为后面紧接着就是[咱们这行有一天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吗?]就,秦驰对于这种“生活”是不相信的不确定的,且摇摆的,他在自己这里反复确认,自己给出来否定答案。然后他去问路铭嘉,意外得到了肯定/坚定的答案。这一段他始终没看小路,或者应该怎么说还是不确定,他要是看一眼小路就会发现他眼中的坚定的QAQ(via 梁烨)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不看才是对的,要是看了,知道生是什么样子了,秦驰就做不到心如止水地找死了,但不找死他又没办法原谅自己,所以就跟幻觉里也要说服自己「小路那只是……共事上的信任」一样,他得把自己跟路铭嘉隔开,才能保证不会被路铭嘉动摇

【梁烨 20200823】

@mrx 秦莽[那就足够了](눈_눈)因为我自己一直比较坚持秦莽是秦驰内心挣扎的具现化,所以他还是怎么说呢,想要去尝试一下,去看看光去感受一下生。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秦莽在我这里就是秦驰的潜意识(aka其实知道所有事情的真实的秦驰(。))所以秦莽说小路也信你的时候我:!?!?

【梁烨 20200823】

@mrx 秦驰你丫就是不认不接(눈_눈)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他不敢,他跟关宏峰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老关确实是控制自己不接,他不能,秦驰是不敢


你路对[英雄]的执着,或者说对[证明自己]很执着。
[没去,挺好。]因为不用背负所谓“苟且偷生”的压力[?]因为还活着。[我是另一个幸存者]这也就对上了。
[我需要你信任我]
[我没有不信任你]
[你有事瞒着我]
真的这一段更想吹走位,小路真的是一步步“逼”过去的,然后自己打算后退一步的时候,秦驰[等这个案子结束,再说。]就怎么说呢,小路在秦驰这里一直有很多特例出现,就,有点把他划进[警戒线]的感觉(via 梁烨)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秦驰其实很难招架路铭嘉这种逼迫,秦驰自己看路铭嘉是隔着一层的,但是路铭嘉看他不是,秦驰希望路铭嘉不要跟自己分享同一份痛苦,觉得路铭嘉的假设某种意义上是因为他没经历过所以不知道噩梦缠身有多凶险多折磨,多少有点幼稚

可能确实是,但从路铭嘉的角度来说,他反倒是感觉到了秦驰藏住的痛,才希望靠过去感受秦驰的感受,不一定是「分担」这么明确的意图,可能只是一个不被认可的幸存者的感同身受

【梁烨 20200823】

@mrx 是的]我觉得他七一四后对很多事都很消极,就是有点无所谓的感觉,所以求死就成了唯一选择[?]他希望抓住凶手的一瞬间同时结束所有一切,死掉似乎也不错。但是路铭不这么想啊,他觉得我们应该抓住凶手,可以不择手段,只要能抓住。

【梁烨 20200823】

@mrx 怎么说呢,[我能理解]这句话要实现虽然有些困难但还是能的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路铭嘉倒不一定是想抓住凶手,他只是想「参与」到七一四那天晚上的事情里去,置身事外是伤他最深的,他希望藉由哪怕是伤害秦驰的方式获得一定程度的补偿

【梁烨 20200823】

@mrx 对对对[疯狂点头.gif]这也算是给了一种介入的方式虽然痛但有效


[我还是更喜欢现在的您,我觉得更真诚]
秦驰估摸着挺意外,以前的自己听上去评价还不错[真的吗]但却是现在的自己更受人喜欢。然后听到[我可是对您一直很真诚啊。]是先确定然后发现小路说这话的时候很认真,露出的表情就很微妙,应该是很欣慰[?]高兴[?]就,很微妙,说不上来(via 梁烨)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这里其实路铭嘉说得有点讨好卖乖的意思,秦驰听得出来,但是也认同小路这里的卖乖并不是以利益关系和上下级关系为基础,是真话,所以大概也觉得路铭嘉可爱

【梁烨 20200823】

@mrx 这个话说出来就很两边不得罪,尤其前面秦驰说自己人不咋地的时候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这么一想,EP9路铭嘉和秦驰在屋子里搜证那一段其实很接近「聊崩」,前边两个人的谈话都在表面,就是工作,不涉及两个人藏起来的那些东西,直到秦驰以一种没来由的烦躁说「……暴力犯罪没有那么复杂,有的时候很简单,就是简单、粗暴、直接。哦你觉得有一些线索很令人费解是吧,其实就是源于非常正常的一个自然行为,想多了。」(这段张译老师真的很强,那种强压下去的不安和焦虑,甚至有点为自己辩解的感觉表现得特别好)

秦驰说不定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话把自己藏着的一面亮给路铭嘉。但我觉得秦驰其实就是潜意识里在向路铭嘉求救,亮出来就是希望路铭嘉进来,捞他一把

路铭嘉一开始是没反应过来自己什么话刺激到了秦驰的,但是他意识到了秦驰突然在他面前打开了一个窥探秦驰内心深处的缺口,一个共享七一四当晚情景的契机。路铭嘉之前是没期待过秦驰的心防会有这种缝隙的,但他意识到了这个机会不能错过——所以路铭嘉很直接就挑明了秦驰的自辩背后所指:「就像是七一四那天晚上,仓库的火拼对吗?」一句话直接把秦驰补救的可能后撤的退路全堵死了

就很聊崩(我太有体会了……)真的就是那种很偶然地离本质只隔一层纸,要有多强的意志力人才能在这种情况下冷静地退一步不去触碰那些危险的裂痕,我看根本没有人做得到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路铭嘉知道逼秦驰是冒犯吗,知道也是把自己置于某种危险之中吗(毕竟要接近秦驰的核心其实就要求路铭嘉把自己掏出来),他知道,但他同时也意识到了「秦驰允许路铭嘉去伤害秦驰」

所以他要A上去与秦驰拿真心换真心……我觉得路铭嘉是懂的,他可能没自觉但他肯定意识到了秦驰想要什么

这段的情感流动真的很微妙,近乎一种残忍又无法自拔的互相伤害,但同时两个人的距离又很近,近到必须见血才能见真心

【梁烨 20200824】

@mrx 的确是了]我觉得这里秦驰算是给出了一点[?]就是小路本来想给自己台阶他却给了一个承诺,就跟您说过的欠条行为似的,怎么说呢,就是捅破窗户纸之后看到了微弱烛光那样,不甚亮但有个希望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4】

@liangye 在这场对话里,他们两个人共同感受到的疼痛反而成了他们之间温存的联系


【梁烨 20200824】

二十七集

感觉秦驰这个时候是真的想自杀了,用枪顶住脖子的时候是种很释然[轻松]的表情。

[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有了结?]

然后小路就来了,我无数次感慨这里小路仿佛在秦驰身上粘了GPS,说找到就找到了_(:з」∠)_这也仿佛是给[没有了结]一个答案,秦驰的[没有了结]就是路铭嘉,是没有说清楚的一切,这或许就是让秦驰持有[继续活下去]的念头的一个楔子

[内孩子呢?寄存到哪儿了?]

人……寄存????

【梁烨 20200824】

[没准就不用去了]

就,秦驰“自己”隐瞒了他想自杀的这个行为,然后抛出这句话,一种无意识求救吧这是

[其实您一直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嗯?]

【梁烨 20200824】

[侥幸生存这种事对别人来说谢天谢地,对于 你 来说却成了最沉重的负担]

[何以见得呀。]

[因为我是那天晚上另一个幸存者,只不过我生存的方式没有您那么悲壮罢了]

我忍不住翻了一下百度百科对于“第二人称”的解释,用[您]是尊敬,用[你/你们]的作用[更生动/自然/直接/亲切]。我能理解你的痛苦,但是我没有您那么悲壮,之于这一点我觉得您是英雄是值得尊敬的。

后面说受伤情况也是全程用[你]。这里字幕有个错误[有人要挟你……利用你做局]这三句字幕打成了[您],就一下子更微妙了,小路对于这些事还是怎么说呢能感受到能体会到,离[能理解]很近了

【梁烨 20200824】

[到底想说什么呢?]

真的这一段怎么说呢,就是告白[戴上滤镜],好,我摘下滤镜,就是拿真心换真心,希望你[生],希望你[活],希望你有[念头]

[我觉得您已经做的够多了。]

[你已经成为我(你叔叔)了,但是,不要成为我(你叔叔)]

这也算是对于[生]的念头的结论了吧,执念消失,就差确认认证这个结论对不对。

[想好站我这边了]

[也不算吧,宫永年那天晚上至少漏杀了两个人,这不,另一个来找他了。]

所以秦驰接过弹夹[好],这份信任他接下了,[执念]也才真的不在了

【梁烨 20200824】

这一段张昊唯老师演的好好,就是在听到[不用去了]的时候那里,表情有戳到我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4】

@liangye “没准就不用去了”,小路很明显就慌了,空白了一瞬,但还是强行冷静下来不在秦驰面前失态(也怕他慌了就拉不住秦驰了

【梁烨 20200824】

@mrx 我觉得他俩这一段都有点乱[?]秦驰一开头听见[英雄]还能维持,听见[可怜]的时候突然就,怎么说呢,疯狂检索自己哪里看上去[可怜]23333333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4】

@liangye 小路这段掏心掏肺秦驰听进心里的没几句,秦驰还是觉得小路有点幼稚的23333很真诚,但不是他秦驰现在面对的问题

但情绪上说,秦驰又觉得路铭嘉这种体谅和陪伴很温暖,虽然没人能理解秦驰的死意里都是多大的痛苦,但是路铭嘉至少表态愿意陪他一起,这对秦驰来说是很温暖的事情

【梁烨 20200824】

@mrx 我哭了]这到底还是把自己交出去了TAT这也算是无限欠条了[?]有时间总是可以把一切说清楚的,也能被阳光照拂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4】

@liangye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到底想说什么呢?]
真的这一段怎么说呢,就是告白[戴上滤镜],好,我摘下滤镜,就是拿真心换真心,希望你[生],希望你[活],希望你有[念头]
[我觉得您已经做的够多了。]
[你已经成为我(你叔叔)了,但是,不要成为我(你叔叔)]
这也算是对于[生]的念头的结论了吧,执念消失,就差确认认证这个结论对不对。
[想好站我这边了]
[也不算吧,宫永年那天晚上至少漏杀了两个人,这不,另一个来找他了。]
所以秦驰接过弹夹[好],这份信任他接下了,[执念]也才真的不在了(via 梁烨)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4】

@liangye 这一集秦驰最让我动容的就是一句“想好站我这边儿了?”一句“好。”

就真的,认了,真是认了,把自己藏起来的最后那把心门的钥匙给路铭嘉了

【梁烨 20200824】

@mrx 手把手递过去了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4】

可能是我自己对“人与人之间本质上有一种不可理解性”有一种长期的自我矛盾:一方面我又认同确实是这样的,另一方面我又期待总有例外。所以秦路这种关系对我来说就非常……怎么说,非常放不下【

秦路之间肯定是有一道沟在那儿的,路铭嘉确实没法对秦驰七一四当晚的经历完全感同身受,秦驰也不可能完全理解路铭嘉被排除在外的不甘和羞于想起自己过错的自弃。但这两个人,在承认了这种“不能”之外,也承认了“我想跟你共同面对同一份痛苦”,重点不在能不能,在想不想,在“选边站”。

这在有太多“无能为力”的津港市,何尝不是一份太沉重又太坚韧的温暖。

这两个人对我来说就是那个“例外”的实证,EP27秦驰说“好”的时候,我在一瞬间相信了,虽然人与人之间的不可理解性难以打破,但人与人之间也存在不可磨灭的无条件的信任。

【梁烨 20200824】

@mrx 就,真的很难得啊,信任不易寻。所以不要急于否定会不会有,而要想或许有呢,像是一种赦免,稍微抛开一些即使隔着天堑也能找到彼此的手,给予彼此信任与支撑。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4】

@liangye 就真的是一种很大很大的安慰,怎么说,虽然犹疑,虽然不安,但还是有人可以让你颤抖着伸出手,并且虽然对方也有迟疑,但总归最终还是握住了彼此的手

他们说服了我,这种慎重却坚定的交付是存在的

白夜追凶

【梁烨 20200820】

周巡的车打一成语:多灾多难

【梁烨 20200820】

三楼掉下来真的可以摔死人吗[突然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0】

@liangye 没缓冲的话真的可以,二楼都行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三年前坑掉的关周文里我自己最喜欢的一段儿

{{显示更多}}
跟王文卫周旋了几句,这小老板精明的很。无功而返,关宏峰揣着百般无奈回了车上。
“出师不利。”韩彬瞄了一眼关宏峰的表情,调侃了一句。
关宏峰跟着自嘲:“江湖无名,寸步难行啊。”
韩彬笑笑,说:“关队出来前,没想着跟周队借个证件吗?”
“没告诉他。”关宏峰说,“多个人知道就多份麻烦。”
“不告诉你弟弟,是因为他不是公安系统的人,不想让他牵扯得太深。”韩彬说,“不告诉周队……其实我觉得,关队大可不必。”
“你就跟周巡合作办了一回案子,就让他收买了?”关宏峰嘴上这么说着,眼神却飘忽地看着前方,不知道脑子里在考虑什么。
韩彬说:“二‧一三案结案以后我向馨诚了解过一些细节,关队辞职是为了让案子继续由长丰支队侦查。但如果真的像关队和周队判断的那样,犯罪集团的渗透级别已经很高,甚至高到市局——我如果在那个位置上,即使关队选择辞职,我也不会让长丰支队继续负责此案的侦破。”
因为长丰支队里一半以上都是关宏峰的“亲信”。
对于身处高位的幕后黑手来说,最好的情况是把案子收归市局管;最不济,像之前刘长永牺牲时调查周巡一样,让其他支队来调查二‧一三案。
关宏峰心里也明白这些,只是他当时没有更多的选择了。
经韩彬提醒,关宏峰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二‧一三案最后能留在长丰,除了自己的幸运,恐怕也少不了当时新任支队长周巡的坚持。
“关队觉得,周队把二‧一三案留在长丰,是因为什么?”韩彬问。
关宏峰闭上眼睛,久久不语。
韩彬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回答,于是拉开车门说:“我去跟王文卫聊聊。”
关宏峰点了点头。
韩彬走向小超市,从容地跟王文卫打招呼、相谈,隔着车窗玻璃关宏峰并不能猜测出韩彬说了什么。
关宏峰微眯着眼睛。这季节的阳光还有点凉,但照久了总算让关宏峰感受到了一些暖意。他回味着韩彬的问题——周巡选择把二‧一三案留下来,不一定是因为读出了关宏峰的意图,更大的可能是出于他自己的直觉——也许周巡十五年的工作经验让他感觉到了中间有关窍,他想自己查清楚,也许是别的想法,甚至可能就没有很具体的想法。
然而,关宏峰不得不承认,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周巡在这件事上的选择,给了他一个翻盘的机会。
两分钟后,韩彬重新回到车上。
“韩彬,刚才那个问题的回答我想好了。”没等韩彬说话,关宏峰先开了口。
韩彬本以为等不到关宏峰的回答了,闻言微微惊讶,转向关宏峰。
只见关宏峰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很轻很浅的笑容。
“因为他是周巡。”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就还是感觉他俩之间没什么道理,很多事情就是下意识就会干到一起去,各自都没这个意识但是总会做出同一种选择(。)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还是博导会讲

「周巡的私心是想让关宏峰重新回到刑侦支队」

「说白了,周巡整个的职业生涯是关宏峰挽救的,而且关宏峰算是教会了周巡如何在保留自我的同时还能适应规则与制度,继续从事刑侦工作,这对周巡来讲非常难得。」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不过除开博导,对关周关系的总结还要数AO老师一针见血,AO老师,永远滴神!

{{显示更多}}
高亚楠直接把电话挂了,看着关宏宇说:
“你们哥俩真是三不原则啊……”
关宏宇一脸懵逼:
“啥叫三不原则?等下,我是不是躺着也中枪了?”
*
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任。
(AO《乌合之众》)


还是博导会讲
「周巡的私心是想让关宏峰重新回到刑侦支队」
「说白了,周巡整个的职业生涯是关宏峰挽救的,而且关宏峰算是教会了周巡如何在保留自我的同时还能适应规则与制度,继续从事刑侦工作,这对周巡来讲非常难得。」(via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梁烨 20200823】

@mrx 也让他对这个世界稍微不再那么嫌恶了,倒也是一种挽救[挽留]了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倒也不必那么委婉,其实就是八个字: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周巡:?)

【梁烨 20200823】

@mrx 倒也不是不是委婉,我是觉得遇到老关之前的周巡多少有点抑郁[?],老关是各种意义上救了他一命的人,所以才会把老关的安全划在自己私人范畴内吧

【梁烨 20200823】

@mrx 所以我会觉得有点“挽留”在内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遇到老关之前周巡那个状态其实就是混乱,看不到出路也不知道怎么平衡自己和外界,这两个问题老关都帮他解决了,周巡再怎么怀疑关宏峰,心里还是给老关留了位置的(。)人没法否定自己的根源,老关教周巡的东西已经变成周巡的来路了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还是三年前坑掉的关周文,看来我还蛮喜欢赵馨诚周巡和宏宇这三个活宝凑一起说相声的怎么写了这么多相声段(不是)

{{显示更多}}
关宏宇正琢磨把咖啡包装带回去让技术队比对一下指纹,周巡的电话就在这时打了进来。
“周巡你可真会挑时间。”
“嗨,别提了,快想办法让你那朋友看看庐州桥那儿有哪条道不堵的,找辆车接应一下我跟赵馨诚。”
关宏宇乐了,心里暗爽说周巡你小子也有今天:“怎么,什么案子要跑海港去啊?”
“见面再说吧,外边全是媒体,走都走不了。”
“行,具体位置发我,等我半小时。”
*
三个人刚上花园桥,海港分局白局来了通电话,赵馨诚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放耳边,对面就吼道:“赵馨诚!不管你小子在哪儿,现在立刻给我去市局,无论如何不许回支队,听到没有!”
坐后排的周巡跟赵馨诚交换了一个眼神,关宏宇也竖起耳朵听着后排动静。
“老白,怎么了?”赵馨诚半开玩笑,“家里突然不要我了?不至于吧我最近也没犯什么大错……”
“支队让媒体围了,不想被堵着走不了就给我老老实实去市局开情况说明会!”白局气不打一处来。
赵馨诚哎哎应着,在一百个保证后对面终于放心地挂了电话。赵馨诚无限唏嘘:“也不知道到底咱们是警察还是那帮记者是警察。”
周巡跟着调侃了两句,脸上却没什么开玩笑的意思。
津港这几年大案要案不计其数,被媒体围追堵截对他们来说也是家常便饭,被堵了也就被堵了,保密纪律、无可奉告,口风严实点那帮媒体记者也不敢拿他们怎么办——谁还真的敢在公安局门口造次?仅仅是“媒体围城”,还远够不上“无论如何不许回支队”的事态。
这车里三个人都心知肚明。
赵馨诚接完周巡的茬,点开通讯录给何靖诚发了条短信:“在支队吗?”
片刻后,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在,刚才市局派了一辆车来,人一下车就说找你,老白说你出现场去了。”
“市局的人现在走没?”
“还没。”
市局?
赵馨诚把手机丢给周巡:“你怎么看?”
“用眼睛看。”周巡一脸装出来的高深莫测,“你们老白不让你回队里应该是不想让你跟市局来的人接触,那为什么又让你去市局开会?这会儿过去,算上堵车时间,也得早到一小时。”
“不想赵队‘单独’跟市局的人接触吧。”关宏宇微微眯起眼,神态和语气让周巡有一瞬间认错了人,“白局知道我们跟赵队在一起。”
操,关宏宇这小子真是学得越来越像了。周巡回过神来,觉察到自己刚才那一刻的呼吸凝滞,没来由地泛起一阵口干舌燥。

【梁烨 20200823】

@mrx 他三个搁一块真的好吵→_→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真的很聒噪!(……)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和Ao老师叨逼叨关周(主要是老关)

政:这个女人几分钟前还在让我摸良心,我现在就要代表人民群众问问你:你的良心呢!

Ao:这才是良心

Ao:我心里的老关就是这样,就是哪怕到要死,他还是能忍,但是也只是忍。

Ao:但是一定得忍,这个度才是最爱的啊

政:就是不交卷子

政:其实题目都会做,就是打死不交卷

Ao:应该是说他知道正确答案是啥,他一定会写正确答案,哪怕再不甘心

Ao:但是那心,还是得是不甘的

Ao:这样那一瞬间,他才是人。就一定要那一分钟,关宏峰是个人才行

政:不要再说辽我也要哭了!我懂

Ao:他再强大再算无遗策再冷静自持,他也必须露出人的一面,这才是对这个cp的感情最好的注解,起码我是这么看的

政:求仁得仁就,唉

Ao:他所求的未必是他拿到的,他能对所有人问心无愧,只有对周巡是问心有愧,这才是我喜欢的部分。对得起警服对得起国家对得起百姓,只是对不起那个最不想辜负的人

Ao:只是他是关宏峰,他必须辜负,他若不辜负他不是关宏峰,他若辜负,却是明明白白的辜负,他怎会不知呢,他那么聪明的人,越明白越痛苦

政:两年前在楼里的我:老关就是不欠外人一分钱坑自己人倒是不手软(……)

政:不要说辽!话出你口,扎在我心!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4】

快睡着了突然惊醒爬起来发一条

关宏峰就真的非常「坐镇指挥」这个位置上的角色,统筹全局,且承担责任,对老关来说选择并负责很重要,哪怕这个选择要放弃很多东西,算是求仁得仁的一环

老关这种近于苛刻的责任感在津港这么多人里头真是一骑绝尘,有一种悲壮的宿命感

【梁烨 20200824】

@mrx 主将]老关真的太稳了,周舒桐那次的从容不迫,是真的佩服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4】

@liangye 周舒桐出事老关明显还是有震惊和难过的,但是就很快藏好了情绪,既保护小周也稳定军心(。)哎,就是特别能忍

【梁烨 20200824】

@mrx 但真的,忍多了容易出事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4】

@liangye 确实,但不出事怎么改变【暗示周巡

【梁烨 20200824】

@mrx 周巡[????]

刀锋上的救赎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724】

在微博说不清楚没法回别人嗑法不同的刀锋两则

一、刀锋白夜重生里头一个重要的观念基础是「个人的意志是没法与自身的命运抗衡的」。从刀锋「没有什么能阻止人与人互相伤害」,到白夜「没有人敢保证自己从来不出错」,到重生「我只是很难相信,这一切能有结束的一天。能吗?不能」,甚至到指纹自己「每个人都会辜负一些人」,整个津港故事下来指纹重视的是事件「已经发生」这个存在性的前提下人们所做的「选择」。

刀锋:人对命运的选择,源自根深蒂固的性格。
白夜:人这一辈子就是在做选择,无论选对选错,你都不能指望别人替你买单。
重生:选择,就会有对有错。有些事儿还真是不能想那么多。

因此我本人对「不论改变时间线上的任何参数结局都不会有所改变」这个讲法非常非常不认同,最简单的一条就是要没有遇上赵馨诚,韩彬一辈子都不可能有「被理解」的可能,遑论把钥匙交出去。津港市的「命运」这个词没有那么肤浅,早在谭嗣同墓前你彬就给了答案:所谓命运不是指千万条道路都通向一个结局(这根本不符合现实,也不符合指纹对个人的意志不足以抗衡自身命运的认知),而是千万条道路只选一条,哪怕明知没有意义哪怕明知是个错误,也只选那一条。

重要的在于这个「选」,千万条道路里只选一条,这个选择是盲目的,纯凭直觉的,源自根深蒂固的性格的。韩彬可以选择不为陈娟做所有的一切过他的一般通过律师的日子吗?可以。这条路一定不会通往毁灭,但韩彬选了另一条路。赵馨诚可以选择(像何靖诚他们一样)相信韩彬有自己的理由然后放手不管看着韩彬走向毁灭吗?可以,但赵馨诚去追了。

这个事儿不是「改变参数也不会改变结局」,能明白吗?这个事儿是「在所有的参数共同作用下,只有这一条路通往天命的归宿」,如果韩彬早一年或者晚一年遇上赵馨诚,结局一定会不一样,也许就没有谭嗣同墓前的指引,也许赵馨诚就达成了和何靖诚一样的理解。但是这事儿就是发生了,发生了以后人只能沿着这条路往下走,其他的选择就消失了。

这才是雪晶说的「其实你希望他放弃,问题是他不会,所以你也不会——不过放弃依然是个好主意!」

这是人类的局限性。

「尘归尘,幻归幻,定数之死神,无关魔女的意志。」(龙骑士07《海猫鸣泣之时》)

二、韩彬有个锤子的道德洁癖,韩彬根本整个人都在那之上,除了夏雨瞳和赵馨诚(甚至可能不包括赵馨诚)他压根没把什么人当人看。他根本不在意,几次三番在赵馨诚面前展示自己漫不经心的灰色的一面纯属时间到了懒得装了(当然,深层想法里头也有求救的意思,这里只谈表层)。

韩彬的所作所为完全只是因为他想,且他知道别人拦不住,跟道德观念没有半毛钱关系。

要说你赵儿有道德洁癖我倒是还能认同一点,「我庆幸自己生活在如此美好的时代,人人都可以在伦理道德的废墟里为所欲为。」听听这话,巨不屑,巨北京大老爷们儿,充满了你赵儿吊儿郎当的愤世嫉俗好么。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724】

看到个人妻攻的微博,转发里还有提名彬诚的,还不止一个人

我:……………………

妹啊,你们对韩彬,对彬诚有什么重大误解!!!

刀锋作为一个小说它还是很标准的类型小说啊该有的都有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重大误解我实在不得其解,有此感慨:

妈的,都是不行女人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11】

我还小的时候(也没多小)一度以为情深不寿指的是深情的人总是命短(。)

后来看刀锋的时候想了想,好像这个误解也不完全是误解……


【梁烨 20200819】

刀锋真的一页比一页离谱,无语子还[手腕处淡淡的香味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19】

@liangye 此处应当有外交事故那一架你彬垂下来的项链【

【梁烨 20200819】

@mrx 我:这能播吗?赵馨诚你到底脑子里都是啥呀


【梁烨 20200820】

他赵讨厌杨是因为雪晶还有因为彬不让“解雇”,就是不知道这俩比重哪个更多一点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0】

@liangye 讨厌杨延鹏这事儿可能还是雪晶的成分大一点,因为赵儿的视角里彬不让总是有彬的道理的……

【梁烨 20200820】

@mrx …………这么一看好像更离谱[?]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0】

@liangye 彬诚,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离谱中的离谱


【梁烨 20200820】

习惯是本能的前提

就像杨延鹏说的那样——没有人能替代别人的感受。
再一次,我本能地想去求助彬,这才发现,他又在盯着郝萌。
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彬也用同样的目光盯着这孩子。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0】

@liangye 关键是向彬求助怎么就成了你的本能,我看你彬平时也没少惯着诚

【梁烨 20200820】

@mrx 拔钥匙.gif半夜电话MP3


【梁烨 20200820】

这里真的→_→

他却不依不饶:“你办案这么多年,总会有些直觉的吧?”
“直觉告诉我,你最像凶手。”我夺过他手上的烟,叼在嘴里,一边心不在焉地摸打火机,一边咕哝道,“要能找到证据我第一个抓你!如果你帮我指出杀樊佳佳的人,我可以考虑法外施恩,否则就法外加刑——不光是线索,我要证据!省得某些有道德洁癖的程咬金到时候又蹦出来瞎掺和……”
彬眯着眼,似乎在无声地重复着“道德洁癖”这一四字评语。他低头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帮一直摸上摸下的我点着烟:“樊佳佳身上那么大片的尿渍,没准儿不是她自己的吧……两个老人,谁患有前列腺疾病?”
我愣了一下,随后就把刚抽进嗓子里的烟直接给咽了下去。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1】

@liangye 虽然好像没什么不对但又好像哪里都不对

韩彬,怎么想都是你的问题

【梁烨 20200821】

@mrx 就惯着呗啧啧啧


【梁烨 20200821】

[我也带了一个顾问,嘿嘿,韩彬!]
他妈的,赵馨诚你不显摆能死(ノ=Д=)ノ┻━┻


【梁烨 20200821】

[我也是被馨诚临时抓来滥竽充数的]
赵馨诚你笑屁啊(ノ=Д=)ノ┻━┻


【梁烨 20200821】

写作彬诚读作离谱


【梁烨 20200821】

赵馨诚,请停止你的黄色笑话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1】

一则暴言:

我感到「赵警官无事献殷勤,恐非奸即盗」和「馨诚,你不想吗?」两句话搓一起,博导内心可能已经飙过三千里的飞车了

如果加上赵儿那句「现在就要」,可以加到五千里

【梁烨 20200821】

@mrx 小声比比一句我还真看过用原著剧情接车的]毫无违和感


【梁烨 20200821】

不是,成了朋友,认了干爹????交友还会认朋友的爹为干爹吗?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1】

@liangye 我一直在想认干爹这鬼才行为到底是赵儿提的还是韩彬提的,前者离谱,后者更离谱

【梁烨 20200821】

@mrx 大写的离谱(ノ=Д=)ノ┻━┻就,真的离谱

津港联合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津港这地名儿起得多好,津,舟行也,港,水分流也

所以字面意义上津港就是划船过江河的支流

对于津港这帮人来说生活的主流当然是工作,很多无奈,也很多执着,但支流上的种种缘分,良缘也好孽缘也罢,总要在这个地方才能安安稳稳地渡往另一岸

啧,也是求仁得仁吧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三年前唯一的问题是我确实不知道西城支队的事儿哈哈哈哈哈哈操,坑也没办法,硬编是有极限的!


【梁烨 20200823】

吃醋文学太难了

“您不会吃醋了吧。”
秦驰看见路铭嘉颇得意的表情,却伸手捂住了他的眼,可能也觉得自己动作太过奇诡,就又收回了手,颤动的睫毛又让他的手心有些发热。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秦驰:你怎么跟胡一彪在一起
路铭嘉:哦,我跟胡队blablabla……
秦驰:。
路铭嘉:?
秦驰:(语气僵硬)我信不过胡一彪
路铭嘉:(??但他是我领导啊??)嗐,这不是队里……
秦驰:(强调)我说了,我信不过胡一彪
路铭嘉:(呆)…………您……您该不是吃醋了……吧……?
秦驰:。
(天边的胡一彪:夏老师,我觉得有人背后说我坏话)

【梁烨 20200823】

@mrx 夏老师[很欣慰,秦队长你的社交模式终于更新了]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路铭嘉:我两个领导里相对比较正常的一个突然更不正常了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梁烨 20200823】

@mrx 波本咖啡回复了此贴[楼主可以尝试对他先进行观察,但不必太过介入。]

夏老师回复了此贴[或许这是出于秦驰警官失忆后新的社交模式,如果不是太反常,大可以尝试先观察后介入的方法。]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路铭嘉:?

某海港刑侦支队准副支队长看过此贴后对同居人表示:你们师徒俩就不能统一一下意见吗

同居人笑笑不说话

【梁烨 20200823】

@mrx “其实雨瞳的处理方式也不错,但我还是觉得对待他们这类人还是少引导多观察。”

这类人?哪类人?

彬继续说了下去“因为,经由引导的那个人所作所为还是出自他个人的意愿吗?如果结局是大众认知的悲剧,那么引导他的人该不该负责任?还是要背负愧疚过完一生?”

【一般通过西关市民 20200823】

@liangye 赵馨诚:许多年后我才明白过来,彬这话说的不止是秦驰。

【梁烨 20200823】

@mrx 还有我自己。我会觉得陈娟是悲剧,蔡萤不是。但彬一次次推翻我的想法,直到结尾,我忽然觉得这只不过是我自己觉得,而已。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