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刻一生,无名的碑。」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重生: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unbelievable slob 2020-7-7 22:16:34
政老师!我们来继续炒冷饭吧!
我们记录一下互相认为的三部分别最指纹的场景
和白夜最白夜、重生最重生、刀锋最刀锋的地方吧!
 
ユキハネ 2020-7-7 22:50:08
白夜最白夜:一线明暗,关周两头
重生最重生:EP27路铭嘉递枪,秦驰无奈笑「想好了站我这边儿了?」
刀锋最刀锋:楼上楼下,「马不停蹄地追逐了许多年后,等待我的,依旧是这个场景。」
 
unbelievable slob 2020-7-7 22:50:58
重生then there's nothing i fear
 
ユキハネ 2020-7-7 22:51:49
重生确实是三部里最配这句的
 
unbelievable slob 2020-7-7 22:52:25
那三部中最指纹的地方呢
 
ユキハネ 2020-7-7 22:53:43
夏雨瞳坐在椅子上的身姿似乎矮下去一点儿。是的,她不可能不去想,更不可能想不到,但又能怎样呢。就好像那些在她办公室进出过的人,个个都是来自打击犯罪第一线的精英,他们尽心竭力、罔顾安危地昼夜搏杀,依旧无力阻止人们伤害同类的欲望。
2333333(即答)
 
unbelievable slob 2020-7-7 22:54:16
这是放逐!(摔)
就知道是这个
所以才问三部(擤鼻子)
 
ユキハネ 2020-7-7 22:54:2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想想啊
硬要限定三部里的话
是「要下雨了」
秦驰路铭嘉从化工厂出来后那段
 
unbelievable slob 2020-7-7 22:55:37

 
ユキハネ 2020-7-7 22:55:39
非常指纹
我觉得这段杨冬导演领会到了指纹的精髓
那个镜头走得特别好
 
unbelievable slob 2020-7-7 22:56:00
为何
 
ユキハネ 2020-7-7 22:56:55
秦驰的背影挺拔但萧索,远处的天幕风雨飘摇,而迎面走来的路铭嘉还不知道前面究竟是什么
太指纹味儿了,杨冬导演真的很懂
没有台词,但镜头和语言是共鸣的
 
unbelievable slob 2020-7-7 22:57:46
所以对标刀锋天桥一幕

 
ユキハネ 2020-7-7 22:58:08
对,可以对标刀锋天桥一幕

跟@土豆泡泡球 聊了一整晚,有一个深切的感慨:片子和观众之间有时真的是要讲究缘分的。

你说《重生》这片子能算进一流吗,我觉得够呛,但我确实比起很多一流的片子更加偏爱它。怎么说,就像我早些时候在群里跟蒋宝说的:一流的东西可能有优秀的意识优秀的内涵优秀的表现手法总之什么都很优秀,的确给人很大的精神愉悦,但更多时候我会更愿意去二流三流的作品里找一些「真」的东西,就是,这个作者也许什么都没有,技巧谈不上多高超,意识不一定多敏锐,但你在那个瞬间能明白,他确实很努力地在表达一些他相信重要的东西,这种表达不一定完全有效,但很真诚。

我说片子和观众之间要看缘分是因为:首先,你要愿意相信,导演编剧甚至演员,是真的有这份表达的愿望的。在这个观众交付了绝对信任的前提下,你才能沉到看得见真相——不是剧本的真相,而是生活的真相——的位置。而做到这种信任并不容易。

《重生》和其他片儿(我可以直说:包括白夜)比起来一个最不一样的地方是重生的角色甚至都不是「不完美」的,而是「不讨喜」的。这点我非常意外——这种处理在剧作上有点反常识,通常来说为了让观众舒服地往下看,一个角色可以有缺点但这个缺点不能让人对这个人产生负面评价,大家要喜爱一个角色才能更好地进入故事嘛。

但《重生》对角色的处理不是这样的,有些角色在某些时刻甚至是会冒犯到你让你觉得「这人怎么这样」的——路铭嘉做事欠考虑急功近利的时候是不是觉得这小年轻挺烦的?是。秦驰714之前那做派是不是挺狗逼挺让人想锤他的?是。胡一彪当甩手掌柜还出言不逊的时候是不是挺讨厌的?是。

指纹不知道怎么讨观众喜欢吗?我觉得他知道,EP28前的秦驰实际上细节一直很生动,给陈蕊带卫生巾这种细节看起来无关紧要但回头来看都很重要,说明他对自己怎么写心里是有数的。但是为什么他选择了这种非常考验观众耐心和包容度的方式?因为不这么做,就会回避掉后面他觉得真正重要的东西:一个人、一个和周围世界、和家庭,甚至和自己都合不来的人,究竟应该怎么在生活的潮水里自处。

事实上《重生》里你到处都能看到这种对世界的“格格不入”:秦驰对过往关系(尤其是家庭关系)的无所适从,路铭嘉对自身原生家庭身份认与不认的矛盾挣扎,陈蕊对立场与立场之间不甚成熟的纠结判断,冯潇对还没真正结束的感情如何安放的摸索,邱冬阳对原则和原则以外感情因素的选择,胡一彪对人的警惕和对过往经历无法跨越的隐藏暴戾……所有人都在生活里摇摇欲坠,所有人都在一片迷雾里寻找自己的锚点——这种人是不可能达成「讨喜」这种特质的,换句话说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一定是跟生活和平相处的人,不会存在这种很尖锐、很粗糙、近于不可调和的矛盾,也不至于最终导向个人生活的崩塌。在生活的网里挣扎,是不能指望姿态美丽、「让人舒服」的。

「没有什么能阻止人与人互相伤害。」

从《刀锋上的救赎》到《重生》,指纹依然还是那个指纹,只是这句话有了更进一层的含义:伤害并不一定来源于什么人的主观故意,很多时候只是「无法避免」。

没有谁做错了什么,或者即使有人做错了什么也是其时其境下几条路里选了一条路就是没选对,但是伤害发生了。

这是一桩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事情。

要接受这种必然会发生的伤害,还要「活下来」,还要想着「为什么要往下活」,背后那种深切的无奈和几乎可以称为悲凉的情绪贯穿这个片子的始终,注定了《重生》的底色很难有那种温情脉脉的色彩。有向上的时候吗?有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的时刻,矛盾冲突变换的时刻,这些不太讨喜的人们选择按自己的准则选择承担责任的时刻,都是亮色,但是这些亮色是否足以支撑起生活的意义?这始终是剧中人和观众都在思考的问题。

指纹甚至没打算给出解答——这种态度我很欣赏,因为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一个解答,秦驰和路铭嘉各自两个家庭的代际关系、秦驰冯潇的感情关系、秦驰和路铭嘉两个人之间的信任关系等等等等,没有任何一个关系能定性,都仍然存在矛盾、疏离、试探与「不舒服」,没有任何一个关系达成了传统意义上的「好结局」,这种态度,至少在我看来,是真诚的。

假如导演编剧选择和其他不错的片子一样给一个剧本万能公式:在某个高潮冲突后冲破观念桎梏几条道路选一条突破自我,然后皆大欢喜解开一切艰难困苦,当然看起来很爽,也会是个好剧本。

但那真的会是答案吗?

通常来说一个好看的本子一定要每个问题都有答案,才可以算「结构完整」,但一个好的本子,我想,更需要一种「坦诚地把问题摆出来」的勇敢。

我一直说《重生》是个情绪很厚重的本子,除了因为七一四这个作为大背景的案件就异常沉重以外,更关键的是一点是:虽然没有答案,但是指纹依然很坚定地认同了一点——仍存在我们可以为之选择「活下来」的东西。

而且这些东西并不来自于什么别的东西,它就是来源于人的选择——对的错的,自私的无私的,深思熟虑的脑门一热的。各安天命,求仁得仁,但选择,就总会有所改变。

这种在死局里对「生」无条件趋向的坚定,也许才是《重生》这个标题真正的指向。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