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博士生,无期限延毕中。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魔法纪录|手游动画混合的自言自语叨叨LOG

!Warning
手游动画一起舞,不过动画魔改了很多,我也在期待发展所以请注意区分
博主已经补完游戏主线,此处的LOG将包含大量剧透,不想被剧透的请迅速撤离

みふゆ・やちよ・いろは

阿政:……我深夜对天扪心自问三分钟

阿政:始终觉得やちよ→みふゆ就是一出弯爱直

奶咖:!?

阿政:みふゆ就,看起来是个姬佬但仔细想想真的很直

奶咖:还好圆神帮她关上一扇门,就会帮她打开一扇柜门

阿政:大家的大姐姐感,但仔细想想其实好像没有跟谁掏心掏肺过

阿政:包括跟やちよ(虽然有原因是やちよ算她负能来源之一)

奶咖:好像也是,有点像麻美学姐

阿政:就,みふゆ感觉还是本质只是想当个普通好妹妹

阿政:会听メル的建议去相亲(?)也好,自我厌恶也好,本质这个姐姐还是比较自闭一个人

阿政:而且到最后结局我也没觉得有谁能接近她的感觉

阿政:(接近=突破她的防线)

阿政:后期やちよ追她的时候给我感觉也很微妙……

阿政:跟いろは追やちよ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阿政:いろは追やちよ就很明显的关系打破重塑突破对方心防的过程

阿政:やちよ追みふゆ感觉只是一种惯性,双方都没有什么「让关系发生实质性转变」的诉求

阿政:みふゆ倒是给やちよ看了自己的记忆知道了自己当时的心情,但是给她看完了之后本人是没什么情绪的,大概就是「给你看了,结了一件事儿」的感觉,对比一下やちよ跟いろは坦白的时候诉求就蛮强烈的「听完了你赶紧走不要再动摇我了」

阿政:やちよ对みふゆ倒是有诉求(让她回来),但是对面的时候也不说,甚至最后情难自禁的时候都不是对对方说的,说的是「いろは,我好想她回来」

阿政:就很神秘,给我一种强烈的「她俩都知道彼此不合适所以哪怕有过真感情,也默契地选择了维持现状」的感觉

阿政:有种成年人的无疾而终感

奶咖:草,好像是这样

阿政:不过她俩仔细想想确实不是一路人,みふゆ本质上更在意自己的生存状况,她的大姐姐的一面和阿环在学校里好妹妹的一面有点像,不是假的,但本人其实对此感到有负担

阿政:みふゆ其实比较求稳,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好,やちよ反过来是真的豁得出去的那种人(。)

阿政:所以后半やちよ追人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感情是真的,但仿佛就,无根之水(。)只是她自己的事情,跟みふゆ没关系了

阿政:(就特别弯爱直)

奶咖:所以当初选择了magius,这个看起来更有未来的选项(

阿政:选magius我觉得心理动因一方面是灯花太会忽悠了看上去确实前途大好(……)一方面是她确实想逃,跟やちよ和队友的关系已经变得没法处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压力太大了,急需一点精神寄托不让自己垮掉8

阿政:其实我体感在遇到阿环之前やちよ有很强烈的把みふゆ当精神支撑的倾向,估计没少给みふゆ倒树洞(……)

阿政:毕竟为什么会散队这种事,ももこ都不知道但是显然みふゆ心里有数

阿政:她俩的状态就有点像啥……就你也不相信自己我也不相信自己,然后两个人抱团战战兢兢趟冰过河,互相寻求一点「我不是一个人」的慰藉感

阿政:阿环很牛逼的就是直接A了上来「你不信自己你来信我,我信你」

阿政:やちよ跟みふゆ两个人的状态是在深谷里互相取暖,やちよ一个人的状态是自己点个火柴淌水过河,いろは倒好,直接从峡谷顶上整了一排镜子把光引下来了

奶咖:草,怎么你的比喻还这么有故事感

阿政:?可能因为我是个同人写手(年更限定)

阿政:所以我后期就老在望天花板自问我家到底是个什么type

阿政:いろは这个妹妹其实挺神奇的

阿政:看着是个妹妹其实是个姐姐(?)

奶咖:いろは:?我本来就是姐姐

阿政:xs,是啊,就是いろは有很强烈的「我是姐姐,我要努力变可靠」的倾向

阿政:やちよ我是不是之前就说过她倒是看着是个姐姐本质是个妹妹

阿政:いろは是被人依靠就会获得力量努力解决问题的type,やちよ反过来是虽然经常处在被人依靠的位置上但其实对被依靠很不安,想要找人分担的type

阿政:结论:所以やちいろ本质いろやち

阿政:互攻霉霉的胜利

阿政:(????)

阿政:其实やちよ捡(?其实是赶)了这么多好妹妹真放松警惕的也就阿环一个,就很有意思

阿政:也不知道阿环的什么特质打动了やちよ

我恨联谊

说起来我可能是首页唯一一个喜欢魔法纪录超过本传的。

倒不是说魔法纪录这个本子(指手游主线)水平多好,我跟奶咖学长聊的时候给这个本子的评价就是「构思挺巧妙的,就是写法太及格线了,撑死算“把一个故事讲圆了,远远没到讲好的地步”」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说到底它给了我新鲜感,对于文艺作品来说没什么比新鲜感更重要了,要是它真的像大部分人期待的那样“标标准准的本传味”我可能就快乐跑路搞别的墙头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全是重复千百遍的套路我干嘛不找个更值得发疯的墙头。

深夜望天花板想了想,可能是因为我自己是个写同人的,自己长期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怎样在努力传达我cp宇宙第一rio的同时推陈出新」,说实话不好搞,毕竟会有爱投进来说明原作肯定有可圈可点之处,你写的时候(除开某些“原作真的不行放着我来”的重写式冲动上头的时候)肯定还是想肯定并继承原作带给自己的感动和快乐(和疯魔(这句划掉)),但只当原作的复读机一遍遍重复套路那我写同人又有什么意思,不如去复习原作看我cp原地结婚千百遍(。)横竖还是想整点新东西的,哪怕是从原作往前一步也好,要么更深,要么更高,总之第一问题是戴着镣铐怎么舞得更好看。

大部分续作/外传/balabala总之共用一个世界观的作品要面对的可能是同一个问题:有前作成功在前,到底是重走一遍前作的套路圈一波还是整点新鲜的,前者安安稳稳,除了可能套路重复第二遍就变得无聊了以外没有别的坏处,吃前作红利嘛怎么都不亏,后者就考验水平了,写好写坏多半都会挨骂,写崩还是个大概率事件——很简单的道理,原作的框架是为原作的故事服务的,你要从中作梗出新考验的不止是写作者的能力,还有作为读者抽丝剥茧进行重构的能力。而且更坏的是你的对标就不是“平均水平”而是“前作水平”了,前作水平越高,预计挨骂越狠。

所以真敢拿出点新东西的“新篇”,我确实会高看一眼,至少说明这个作者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野心,这本子的目标也不是成为乘前作东风的快消品,而是“在前作之后,我们应该面对什么”的真正的文艺作品。

魔法纪录这个答卷,在我看来差强人意吧(PS:强调一下,差强人意这个词的意思不是令人不满意,是令人满意,高考考过的,没记住的去给自己语文老师道歉(。))但至少我有感觉到他们没有被原作的镣铐锁死,而在思考更广阔的方向,故事也自成一个独立的整体,编圆乎了,没有依赖本传写答卷,虽然这个卷子也有经不起推敲的细节,但至少在构思上当得起一句“了不起”。

所以看很多人对这片的评价只有一个维度:“有没有内味儿”,不管是夸有的还是裱没有的,我都是面无表情在内心将对方加入同担拒否名单,并暗骂一句丢人的玩意(……)虽然更迷惑的可能还是裱没有的里头一种广为流传的裱法是说不黑深残了就没内味儿了。

我地铁老爷爷看手机觉得这人可能还没我一个没有特别深刻的感情的路人懂本传,本传最重要的核心问题都没看明白。

本传的核心问题是:爱究竟能改变什么。

很经典的一个文学主题,也不止这一个本子在写,花在答这个问题,灯也在答这个问题,甚至更广义一点我觉得娜也在答这个问题,我看过的n本原耽读过的n本名著古往今来数不清的作品都在谈论这个问题,有的给出了答案有的停留在问号,小圆本传也只是给出了一份自己的答卷而已,小圆好看不是因为黑深残不是因为三话也不是因为轮回系的情节设计,是因为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它动人是因为它本质上是一个人间的故事、是成为了神/魔的女孩子的故事而非神/魔的故事,而各位观众都是普通人,都是天下有情人。

跟黑深残没有什么关系(。)

从这个意义上说,魔法纪录的本子反倒是继承了本传的核心:归根到底它是一个人间的故事,或者说是人们以爱的回音抵抗宿命的故事,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喜欢。

另外体感动画能有效弥补本子的及格线写法,我就信心满满地展望一下动画更上一层楼。

我发现我逼逼这么多本质只是想说不要在我评论区搞联谊(……)我恨联谊!!另外为了防止吵起来我再强调一下我没说作品水平问题,只是个人电波频率不一样,谁跑来骂我一律送入黑名单(。)

ED的背景和やちよ的遗书

ED
OP

ED桥上那段我还以为是接OP阿环,仔细看了看感觉好像没那么简单,首先是背景跟OP反了过来——所以八千代自己在的这个世界是什么世界?水里(镜像反转)?另外ED的背景少了两栋楼,从城市建设的角度来说这段应该是遇到阿环以前(如果电梯是成为魔法少女的年份的话也对得上,一个人的时候正好到第六年,然后在第七年遇到阿环)。另外一个就是八千代带了两把伞——OP的时候我先入为主以为另一把是给阿环的,但ED八千代一个人的时候也带了另一把伞?那这把是给谁的?

遗书

ED里一闪而过的やちよ的遗书,游戏里出现在みふゆ的个人剧情里,翻得很随便不一定准:

みふゆへ / 致美冬
14歳になった私には好きな人が出来なの / 长到14岁,我有了喜欢的人
でも、どうしていいか…わからない / 可是,我该怎么做才好……我不知道
私たちは、普通の女の子じゃないから / 我们,已经不是普通的女孩子了
想いが繋がっても / 所以即使情投意合
一緒にはいられないかもしれない / 可能也无法在一起的
だけど / 可是
その人へ手紙を書いてしまった / 我还是写下了给那个人的信
どうしても、この気持ちを… / 无论如何,我都想把这份心意……
なかったことにしたくなくて / 我不想把这件事当没发生过
でも、もしもの時 / 但是,到了不测之时
渡してもらうべきか迷っている / 该不该把这封信交给TA,我很犹豫
死んだ人間からの手紙なんて… / 收到这种从死人处寄来的信……
嬉しく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でじゃ? / TA不会开心的吧?
みふゆ、そんな時 / 美冬,这种时候
あなたならどうする? /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14歳のやちよ より / 14岁的八千代 寄

嚯,你还是个早恋少女啊やちよさん!

不过也侧面佐证了我上面的观点,やちみふ之间可能并不存在通常意义上的爱情,她俩更像是出于排遣孤独的抱团取暖和相互怜悯。不像やちいろ之间有很积极的倾慕与好感——やちよ对いろは那种忍不住想亲近,想捉弄对方,想对她好又会被她可爱到的心情更接近通常意义上的爱情了,对みふゆ,总觉得更多还是一种“共同承担痛苦”的不含爱欲的私情,感觉更像互相把对方当暴风雨中海上的一块浮木。

可能主要差别在于やちよ还想自己游上岸,みふゆ选择了放弃,直接沉底。

但总体来说我还是觉得みふゆ不行,虽然やちよ也不行但是やちよ不行主要是因为みふゆ不行(问题发言)。

还找到了16岁和18岁的:

みふゆへ / 致美冬
16歳の私もモデルを続けている / 16岁的我仍在继续着模特的工作
モデルの仕事を通して / 通过这份工作
改めて、私の魔法少女としての原点は / 我再一次感觉到,我作为魔法少女的起点
ここにあると思ったから / 就在这里
きっと、命がある限り細々とでも / 我想,只要我还活着,即使微不足道
続けていくのだと思う / 我也一定会把这份工作继续下去
そう考えるようになったのも / 我会这么想
久しぶりに魔女との戦いで / 或许是因为在久违的和魔女的战斗中
人を死なせてまったからかもしれない / 有人因我而死了吧
彼女が死んだのは私のせい / 她的死亡是我造成的
魔法少女としての日々が当たり前になるうちに / 作为魔法少女生活的日子变得越来越平和
知らず知らず気が緩んでいたように思う / 我也不知不觉放松了警惕
それであの子が帰ってくるわけではないけれど / 虽然那孩子再也回不来了
もう二度とこんなことは起こさない / 但我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了
初心に戻って / 我要回归初心
この世界に横たわる闇を討つ者として / 作为这个世界上横亘着的黑暗的讨伐者
正々堂々と / 光明正大地
正しく真っ直ぐに人を救う / 正直坦荡地拯救他人
それを忘れないと誓う / 我发誓决不忘记这点
だからもし… / 所以万一……
また私の気が緩むようなら / 如果我再次放松了警惕
人としての道理から外れるようなら / 如果我违背了做人的原则
その時は、私を正して欲しい / 到那时,我希望你来纠正我
私も、もしみふゆが間違えるなら / 我也同样,如果美冬犯了错
道理に沿わないことに手を染めるなら / 如果你行差踏错染指非分之事
敵になってでも / 即使成为敌人
あなたを止めてみせるから / 我也会阻止你的
16歳のやちよ より / 16岁的八千代 寄

……所托非人啊八千代。

みふゆへ / 致美冬
私は18歳になった / 我18岁了
この年まで魔法少女として / 作为魔法少女
生き残っている / 幸存到了这个年纪
なのに… / 然而……
気が付かなかった / 我没有察觉到
魔女のこと… / 魔女的事……
今は心底キュゥベが憎い / 我现在打心底里恨着丘比
気付かなかったことが悔しい / 对于没有察觉到这件事非常后悔
…そしてもうひとつ / ……另外还有一件事
私には不安がある / 让我感到不安
もしかしたら… / 说不定……
私の願いがみんなを殺しているのかもしれない / 说不定是我的愿望在杀死大家
あの子が魔女になったのも私のせい / 那孩子变成魔女也是我造成的
私を生かすため / 为了让我活下来
生き残りたいという願いが / “想幸存下来”这个愿望
こういう形で叶っているのかもしれない / 也许就是以这种方式实现的
それが怖い / 这太可怕了
本当は誰とも関わるべきではないのだと思う / 事实上,我想我不该跟任何人扯上关系了
でも、みふゆ / 但是,美冬
あなたは… / 你是……
あなただけは… / 你是唯一一个……
仲間を超えた / 我超越了同伴的
たったひとりの相棒だから / 仅此一人的搭档
最後まで一緒にいたい / 我想和你在一起,直到最后
そう願う / 我如此祈愿着
弱い私を許してね / 请原谅我的软弱吧
18歳のやちよ より / 18岁的八千代 寄

这都什么大型所托非人现场。

跟阿苏聊了一会儿,结论是やちみふ之间确实就有缘无分了,一个很关键的点是,她俩之间是什么关系很大程度上是みふゆ决定的,而みふゆ从许愿开始到游戏一部剧情结束,都没有达成她真正的愿望:自由地活着;她从头到尾都在被人推着走,许的愿与自己真正的愿望背道而驰,甚至最后赌命都更接近一种“我对羽毛的大家负有责任,我要赎罪”,而非自我解放。

みふゆ要的自由,やちよ给不了,所以注定她们之间可以很亲密,但也就只能到“很亲密”为止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只要みふゆ想改变,她是必须要自己离开的。

苏老师金桔

苏老师:八千代宁愿孤独也不想违背自己的正义,但是美冬根本对「正义」是一种「恐惧违反它的代价,恐惧成为非正义会带来的后果」,美冬对正义没有信念,她更在意私心和「能和他人在一起」的感情。

レナ・かえで

动画第三话总体观感比二话好很多。听奶咖学姐说他们群之前还在吵レナ到底是之前就在楼梯上写了名字还是最后一次绝交后才去写的,到第三话我觉得大家应该就不纠结这个了——就算是最后一次绝交后狠心去楼梯上写了名字也完全符合心路:レナ是真的想跟かえで绝交,也真的不想跟かえで绝交。

想是因为かえで的好让レナ越发看到了自己的不好,越发自我厌弃,不想是因为レナ也实在是个孤单的小姑娘,かえで都做到这个份上了,谁能拒绝这份无条件的好呢。问题在于かえで越好,レナ就越放不开,放不开的同时负罪感和自我厌恶也越来越强烈,这是レナ痛苦的根源——「我这种烂透了的人你就放我腐烂啊!为什么还要让我感受到温暖和希望,那不就让我越发恨我自己了吗」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レナ的“傲娇”——虽然我对这个词保留意见,我觉得她不符合レナ的心理状态——本质上是在维护一种“丧家之犬的尊严”。

レナ把自己的痛苦归结于かえで其实很有意思,一方面证明她确实意识到了她的情绪是被かえで牵着走的,レナ的恨怎么都有种乞求的意思在——求你不要再接近我了,不要再折磨我了,不要再让我做恶人了;另一方面,就因为这种联系,对レナ来说绝交也确实成为了一条一了百了的解决方案——道理很简单,把会动摇自己的人掐死了(这里是指心理意义上不再承认对方的存在)不就不会动摇了嘛。

所以这次“绝交”レナ是认真的……去楼梯上写名字,多半也有“今后的人生里绝对不要有かえで了”那种决绝的狠劲儿在。

レナ这个心理状态能一话写清楚,脚本还挺有水平的。比起以「单纯的小学生吵架」作解释(游戏里还是挺xxj吵架的……)显然这里对レナ的感情刻画要精彩得多,确实能合上那个升格了的绝交阶梯之谣。

yjgj,反倒是かえで看到台阶二话不说就去道歉了这一侧的心路我只能摸到个轮廓……目前只能说,呃……行吧,如果这都不算爱,かえで你真的是个好妹妹。

目前前三集对比来看动画魔改的方向我觉得是越改越好的,不过やちよ和ももこ之间的气氛没那么疏远了,感觉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因为她俩的距离直接关系到やちよ个人线的刻画我还是有点在意,不知道后面打算怎么处理。

嗐,慢慢看吧。

Aiとさな

看完魔纪第九话,我越发确信这片就是我的一月霸权!短短一集之内莎奈和谣小姐的形象立得相当好,故事流畅,演出爆炸,改写牛逼。游戏我看这段还有点调侃的心态,动画看这段我泪眼汪汪只想高喊:如果这都不算爱!!!

第九话标题应当改为《杀死我爱》呜呜呜呜呜呜,谣小姐替莎奈戴上王冠实在是绝,太绝了,这个感觉就是“我已经不能陪你去远方了,但你是个人,你去吧。”完美击沉我……我对你的爱是手放开。

而且莎奈的头纱在那个天光倾斜的场景里真的太像婚礼了,这就是世界上最伤心的婚礼吗。

我嚎泣,我哭成傻逼。

我宣布魔纪第九话是本季度封神之话,我他妈吹爆狗咖喱!!

第十话看完以后还是觉得果然狗咖喱有一套,表现严肃化了。之前莎奈选择三日月庄作为家的心路历程我还捏一把汗觉得会不会太草率(因为阿环实际上没干啥……),现在看起来表达上的强化效果很好,虽然不是特别牢靠但我能接受。

另外就是环海之间的日常铺垫感觉还是少了,唉……战斗时的那种在意少了日常的铺垫就有点单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