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想听政分析一下胡一彪和夏雨瞳间sexual tension的具体模式,并且预测一下他们的关系在刀锋结局时间点后可能的走向!”

!Warning
以下内容有大量《刀锋上的救赎(第二版)》番外《放逐》剧透,请确定看过这篇番外后再继续阅读。

“想听政分析一下胡一彪和夏雨瞳间sexual tension的具体模式,并且预测一下他们的关系在刀锋结局时间点后可能的走向!(又及,他们真的有可能走向对立面吗?)”

?怎么又要我开奶……

胡一彪夏雨瞳之间的关键词其实是「危险」,胡一彪显然是凶器,但其实夏雨瞳也是,而且某种意义上夏雨瞳更锋利,更不动声色,《放逐》里韩彬送的那把礼物确实非常衬夏雨瞳。

而他俩之间的tension,《重生》EP17那场对视基本就是他俩关系的完美诠释——胡一彪自以为习惯了刀口舔血,已经对杀伐血腥麻木可以站在食物链顶端冷眼笑看其他所有人了,但没想到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夏雨瞳面前,胡一彪轻易就能被三言两语撩起愤怒,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

ep17
(EP17,三年前第一次见面的胡一彪夏雨瞳)

我相信这对于胡一彪来说,这份恐惧是本质而深刻,甚至有些不可思议的。恐惧意味着危险,但对胡一彪而言可能还有另一层不一样的意义:愤怒和恐惧意味着「活着的感觉」。

这是夏雨瞳之于胡一彪的特殊性,夏雨瞳敏锐聪明,姿态优雅,高深莫测,同时也足够危险——接近夏雨瞳、试探夏雨瞳其实是胡一彪感受自己真实心跳的几种方式之一(别的方式我指的是,刀口舔血)。但他俩的关系里胡一彪又始终是处于下风的,这种微妙的平衡让胡一彪觉得安全,他需要夏雨瞳作为自己的安全绳,所以也极端反感韩彬插手干涉夏雨瞳的人生选择,甚至必要时会选择倚仗自己作为凶器的一面来保夏雨瞳这个人。

夏雨瞳呢……其实夏雨瞳这个人是怎么看胡一彪的还真不太好说,我唯一可以肯定的要素是「有意思」,夏雨瞳看胡一彪的态度跟她看秦驰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夏雨瞳对秦驰有所有意义上的压制优势,对秦驰她倾向于引导、观察、以及很做人地顺手捞人(……)但对于一上来就挑衅她的胡一彪,在观察与引导之外,她是有某种程度上的戏谑和捉弄的,她对胡一彪更针锋相对,但同时这种针锋相对也意味着:胡一彪对她来说是在一个对等位置的「仿佛敌人一般的非友人」。这对等的位置了不起啊,在那之上恐怕也就剩个韩彬。

《放逐》最后一段儿,胡一彪其实本质意思就是「我现在可以不干涉,但你要是跟着韩彬搞事闹出事了,我会出手干涉的」,夏雨瞳「你尽管试试」,写直白了就是这么个意思。

这段转换的关键在于,前面夏雨瞳在说「你是凶器,凶器就应该接受管制,这是凶器的天命」,这里是「你」,但是到最后她妥协成了「我们都顺其自然,各安天命,好吗?」

妥协之前聊了啥,聊了韩彬(。)其实就是胡一彪敲打夏雨瞳说我不管韩彬要你干什么,你有事我一定会干涉,夏雨瞳妥协了,才有这个「我们都顺其自然,各安天命,好吗?」

确实是夏雨瞳自己退一步换胡一彪也退一步。

所有通常世俗意义上的关系——朋友,同事,或者对象——都不适用于他俩,他俩就只是很单纯地「有关系」,至于什么关系,无法定义。像《放逐》里互相打机锋开玩笑说「要么干脆咱俩凑合凑合吧」「好呀」——这话很有意思,谁都没当真,但谁都知道它「可以」是真的。

胡一彪夏雨瞳之间,特殊性实有,而实质性确无。

这也是夏雨瞳敲打胡一彪,让他作为凶器就该顺其自然各安天命的本质原因:没有实质性就意味着她对胡一彪的最终决定必定是放手由他的,但特殊性又注定夏雨瞳不可能跟韩彬一样把不干涉主义贯彻始终。所以一个折衷的做法就是——泄露天机,把自己能想见的胡一彪可能的道路给他指明,同时上一道锁。

而胡一彪接受了这道锁选择,也就是接受了夏雨瞳这个存在本身。但同时,「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顺其自然,各安天命,好不好?」这种表述本身也表明了另一层危险:他们的「天命」并非同一的,因此才有「各安」一说,且夏雨瞳显然与韩彬有关的那则「天命」,胡一彪恐怕是拦不住的。

所以胡一彪到底还是留了一手:「我要是不答应呢?」

「那至少,到时候别忘了换一把“五四”。」「我相信,你会需要那零点几秒的时间。」——你尽管来拦,虽然概率不大,但总有万一。

如果有万一,希望你胡一彪,不要后悔。

他俩都是聪明人,这是一种无需言明的默契。

刀锋之后的他俩比较难说,夏雨瞳大概率还是会去找韩彬,甚至可能韩彬很早就跟夏雨瞳交代过一些事情了——这俩人都不是人,未卜先知到哪一步我都不意外。韩彬夙愿达成的时候,也许就是夏雨瞳出来替海港故事画下句号的时候。

要我写时间线在刀锋年之后的同人的话我肯定写芒街一战后赵馨诚一睁眼先看到的是六七年没见的夏雨瞳……

至于胡一彪夏雨瞳会不会走向对立面,这几乎是个必然,但是我对「对立面」这个说法打个问号,因为在他俩眼里,或许并不存在什么对立不对立的说法,拦与等他来拦从来都是一致的,这是分属于他俩相互关联但互相独立的「天命」。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