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花みたい だからな、この、 降る雪 は。

棺と花束

虚无是必要的,痛苦也是必要的——与朋友们关于《枝白路》的讨论存档
14,759字观剧枝白路17号地下室的梦想家浮光649次阅读0条评论

两位中文系(雅湘、阿苏)与一位物理系(我)与一位一脸懵逼的二愣子(红茶)关于鬼庖丁《枝白路17号地下室的梦想家》的聊天记录存档(有一部分涉及与脉脉《浮光》的对比讨论)。顺序可能会调整一下内容可能会整理一下(聊天的时候太散了)。

另一边,两位物理系的讨论:这理想主义消亡的时代——与张湿婆关于《枝白路》的邮件存档

此文一个可能的别名:我们到底是怎么聊一个原耽聊出一个比较文学新课题的。

后来,又一天晚上,喝了一些酒后,L说:在我们的一生中,虚无是必要的,痛苦也是必要的,因为没什么比虚无和痛苦更接近我们存在的本质。
——瞿瑞《电影散场时》

事情的起因其实还是红茶那个节目,因为聊着聊着我和雅湘发现红茶总get不到一些文本之外的情绪与气氛与形而上的感觉,然后我们说这个节目从三月份筹划到现在我和雅湘都补完十几本快二十本小说了,红茶还没张罗起来……红茶说他快搞不清原耽是个什么了,然后我们决定就我和雅湘carry吧不要指望这个钢铁直男了……

我原话是这样:“红茶对灵魂与灵魂之间的危险与试探、人类无解的求生欲与求死欲之间的情感漩涡完全get不到……”

然后雅湘表示枝白路这个文红茶大概是完全不能理解两个人怎么会走到一起的,然后我们展开了讨论。

……

红茶:这刚开始……方靖知道自己被上了么……(政委:知道啊)这事儿就算了?

政委:……没算了啊,方有自己的反应

红茶:这第四章这部分,怎么都……看不懂啊!又没说男主是个包子……我还回头看了遍,是不是什么地方作者表达了男主是个GAY我没注意……

雅湘:说真的要是换个作者写,这种开头我大概也是看不下去的

雅湘:说起来政委我当时给你推枝白路就是想拉你陪我涛一涛,结果咱俩一次还没涛,先把红茶祸害了

政委:啊我们可以现场涛……反正我现在对我的坑愁眉苦脸

雅湘:好啊,来。就着红茶的疑问来涛好了:头一回睡了之后方靖大概什么心态。我jio得这个问题……很值得涛一涛

政委:头一回睡完我觉得方对周……有什么我说不好,但是没有反感。前期方对周其实有一种,观察者的心态。在CH1看到周真实演技的时候他其实对周有了“注意”——这种“注意”混合了兴趣和观察

雅湘:我觉得他本能上被周吸引,但是莫名被睡了这件事本身又让他不愿意承认这种吸引。所以他表面上只好假装自己不在乎。有种“就当被狗咬了一口”的感觉。(政委:dei)

红茶:恩,第三章上表演课那段,重复过周的影子……

政委:在被睡这件事上,方其实并不感觉自己是“当事人”。他的注意点在于,“周策居然睡别人”——注意点在“周策睡别人”而不是“自己被睡”

红茶:这层我是无法理解啦……什么样的人会在一个事情明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还会注意到的是其他呢?

政委:因为方对“自己和周策的关系”上给自己的定位是个“观剧者”

雅湘:其实我对苦艾酒这个道具蛮在意的。尤其是苦艾酒本身已经可以作为一种意象了

政委:我觉得有寓意吧,我之前还以为是文学上用过的意象,但文盲就真的不知道了(。)

雅湘:有的,苦艾酒是十九二十世纪很多文学家艺术家喜欢的东西。这玩意儿致幻,能给他们带来创作灵感。

雅湘:你看过兰波的专辑电影心之全蚀没有?就小李子演的那个(政委:啊看过)兰波和魏尔伦喝的就是苦艾酒

红茶:还真有。【苦艾酒】在圣路加日,采一些万寿菊花、墨角兰枝条、百里香和一些小苦艾草;在火炉前将它们烤干,压成粉末;然后用一小块细麻布筛滤,并用慢火炖煮,添加少量的蜂蜜和醋。在睡觉前用这种制作的浆糊涂擦皮肤,同时将下面的话重复说三次,你将梦见你“未来伴侣”的模样

政委:那就解释的通了。前期而言,周策这个人就像一出大型的戏剧——有层次,有悬念,有隐喻和深不见底的核心。对方靖来说这种戏剧的迷惑性和吸引力是致命的,让他想靠近,但是又因为他不在那个舞台上,所以只是一种作为观众的靠近。所以到后来看到他们选定的毕业剧目是皮兰德娄的时候我真的一点都不意外……

雅湘:哦对了政委你有空去听一下枝白路的广播剧,现在才出了三期,你去听一下第三期结尾的ed,那个词,把周策抓得很准了(政委:好)

政委:红茶跟雅湘你俩应该知道我其实蛮推崇皮兰德娄的(雅湘:嗯)六个寻找剧作家的剧中人是一个经典的后设文本,方靖对周策的视角,其实也是一个后设文本。

红茶:我知道~你上次还专门给我推过。你们继续,我要干会儿活

政委:剧中人这个剧,其实表现形式是一种开放式剧场,不只是舞台,连同台下的位置以及观众都是整个剧的一部分。有这一层概念的话其实就很好对照方靖看周策的视角:处于同一个舞台(剧场),身份上一个观众一个演员,但实际上两个人都是戏剧的一部分

政委:方一直在小心地接近周的本质,推敲他的来路。但是他是一个“现在的人”,而不是“舞台演员”,周策的剧本是已经写完了的剧本,其实没有他的参与

雅湘:我觉得在这个过程的同时,周策对方靖的态度变化也是很有趣的。尤其是他作为那个被解的谜,最后反而是他先产生了不舍的情绪

政委:周策的心态我觉得更像是……

政委:“带我走吧”

雅湘:诶对,这个提法好。

雅湘:他给了方靖接近他的权利,同时某种程度上也给了方靖伤害他的权利。某种程度上其实隐含的意思是:你来伤害我吧,如果你能做得到——然后方靖做到了【。】(政委:23333333是)

政委:他是被自己困死的,也是甘愿被困死的。我觉得他给方靖的,是“决定生死”的权力。他给方靖看的大部分是“求死欲”,但他想要(但不敢要)方靖给他的,是求生欲(雅湘:对)

雅湘:就后面那个番外你是不是还没看。(政委:还没)你等一下我截一段给你看。

……他们对这四年避而不谈。但那四年始终是他心里的一根刺,时不时就要戳痛一下,提醒他到底谁才是这段关系里真正强势的一方,谁是说放下、就能头也不回地离开的那个人。
看到那条围巾的时候他确实愤怒了,但并不是因为礼物本身,而是因为患得患失的自己。

政委:嗯,我前面说周策给了方靖“决定生死”的权力嘛233333

雅湘:他敢给方靖这种权利也是因为他察觉到方靖某种程度上和他的相似,相似但是又绝不相似

政委:其实《剧中人》这个暗号真的很好,算是解读他俩关系的一把钥匙,这个文本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隐喻性和开放性,所有人来得莫名其妙走得莫名其妙,每个角色的叙述都能主观上成为一个故事,但是拼在一起就矛盾重重。这个剧本会成为先锋派戏剧杠把子的原因之一就是它抹消了故事的“唯一真实”——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但是你又不能说,这里没有戏剧的真实和生活的真实

雅湘:说起来我觉得这文里最后那个电影剧本鼓盆歌的隐喻也很妙(政委:对,那个也很厉害)你说红茶能看懂吗【突然消沉】

政委:方靖跟周策的相似性决定了他能理解周策,但是不相似的部分决定了,他做出的选择不一样,这给了周策一种渺茫的,近乎孤注一掷的希望——“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带我走吧”

雅湘:其实我说他给了方靖伤害他的权力,也是因为,能够被伤害的,才是活着的

政委:对,求死欲的另一面就是求生欲

政委:(这文让我感到这几年先锋作品没白看……)(雅湘:hhh)……你知道的,我中学一直沉浸在先锋作品里很吃亏的,经典文学啃不进,写文都倍受挫折(……)

雅湘:我倒是真没怎么看过先锋作品,枉为中文系中人.jpg

政委:没事,咱俩互补一下,就能打遍中文系了(醒醒你是个物理系的)

雅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政委:(咱们说的这些红茶能看懂吗)

雅湘:【我刚才已经怀疑过了】

政委:(考验红茶的时候到了.jpg)

政委:其实我觉得红茶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可能就是,没有意识到不应该把方周这俩人当做“现实真实”的人物。他们俩首先是“戏剧真实”的人物,然后才是“现实真实”

雅湘:是,如果按照传统的那种思路去理解,首先……留白的部分就太多了

政委:而且,不符合“逻辑”的地方就太多了23333

雅湘:比如为什么被睡了没反应(当头一盆水.jpg)

政委:↑这个问题就很典型

政委:其实很简单,用《剧中人》的台词就能解释:“我们的确是活生生的剧中人啦!”

雅湘:我有空要去看看剧中人,有版本推荐吗(政委:没有,译本都差不多)不是书,是演出版本(政委:噢,演出版本我没怎么看过)好叭,我自己去寻摸一下

雅湘:对了咱们来涛一下结尾吧。结尾是周策主动去找方靖了……等等我们会剧透红茶吗

政委:这文剧透了也没关系吧(雅湘:也对)这文好不好看,主要取决于能不能摸到周策的核心……能不能摸到看造化……

雅湘:我之前对这个结尾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总觉得好像不应该是这样。刚才你说到求生欲和求死欲,我忽然明白了:结局就是求生欲战胜了求死欲

政委:我觉得这个结尾……挺反常的。不是不正常,是反常

雅湘:对,反常。就是我之前觉得好像不应该是这样。来你说说,你觉得反常在哪

政委:怎么说呢……其实就是这对周策来说不是一个“他会去做”的选项。有一种,我之前说他给了方靖生杀予夺的权力,你也说他默许了方靖伤害自己,但是真到方靖决定抽身而退的时候,他反悔了——这不是一个“认了命”的人会有的选项

雅湘:我觉得中间缺了一环——是什么促使他最终完成了这个改变

雅湘:其实方靖把他伤得最狠的就是离开这个决定

政委:对……相当于把他推回那个锁链缠绕的剧场了

雅湘:或者说经过了这样一回,他才意识到,自己确实是还活着的……还想要活着的。因为还能够感知

政委:不甘心吧——“我认了归认了,你方靖居然真的真的,这么对我”

雅湘:方靖是真的狠

政委:因为他不是这个剧场的演员啊,散场就退出,说走就走,天经地义

雅湘:不不不,你别单纯从结构的角度来分析,从人的角度,他不是没有感情——他甚至能说出如果我早生十年这种话

政委:从人的角度来说,当然,太狠心。方靖那句早生十年其实……有一种把自己摘干净了的感觉。而且还是那种……并不粗暴的,让人没法反抗的摘干净(雅湘:哎,我还真没朝这个方向想过)“如果我能参与你的过去的话事情也许会有改变”的意思,换句话说其实也就是“我没参与你的过去,所以原谅我救不了你”(至少是暂时救不了你)……我觉得这才是把周策推到悬崖边上的关键

政委:你说方靖对周策没感情吗,有,有感情还救不了,这才是周策最绝望的事情

雅湘:我大概是受杀破狼的影响,杀破狼里面长庚也说过这句话,长庚的意思就是正面的那种……所以这边方靖说一样的话,我就没多想

政委:方靖和长庚不一样嘛

雅湘:对啊所以说是受了影响了

政委:周策一直的请求就是“带我走吧”;然后方靖最后那封信说,“我很喜欢你,但是我没法带你走,我先离开了”(雅湘:方靖宛如一个渣攻【不是】)所以你看周策去找方靖的时候说的是“我认为这是一段美好友谊的开始”,意思就是“以前的一切我都不要了,我们从头来过吧”

雅湘:bingo,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说的是友谊

雅湘:所以到底是什么促成了这个转变,作者啊你就这么坑爹地留白了(政委:我猜是鼓盆歌吧……)

雅湘:不过按照你的解释,方靖的信最后也可以理解成:“如果有一天我觉得自己足够强大了,我会回来带你走的”,那还不至于太绝望【。】

政委:是,但是他没给期限就是了233333说真的没给期限对周策来说太残忍了,他都没上没下地吊了十年了,还要再吊他一个看不到头的日子,谁受得了

雅湘:对了脉脉写的那个番外,设定上应该是作者本人认同的,就,周策一直通过朋友在关注他。我觉得脉脉那个番外对方靖有一个描写特别妙,我去找一下

“我也是这么想的。”一边接话,一边想着该怎么向谢明朗得体地道谢,但一细想,另一张面孔不期然地浮出来,让方靖又是不甘又是索然。谢明朗不知是否也察觉到了方靖此时的神情,轻轻笑了笑,又说:“这个剧团的班子很好,你既然有心,肯定会收获良多。”

政委:23333是了,周策对方靖的吸引力是致命级别的

雅湘:对,不然,就不说一开始会不会注意到他吧,最起码不会接那个赌约(政委:对),但是浮士德无法拒绝魔鬼

政委:其实我有一个没什么根据的感觉,就是纯感觉了:周策对方靖而言是一种美丽的危险,方靖知道,但他觉得周策这么美丽(戏剧意义上)哪怕毙命也认了。他其实迷恋这种危险

雅湘:……哦!意象对上了!苦艾酒!饮鸩止渴!

政委:啊?噢苦艾酒还有这个意思吗?

雅湘:没有,我觉得可以引申一下。毕竟这玩意儿致幻,其实是有毒性的

政委:那看来我这几年先锋文学磨练出来的感知力还可以啊……这个真的没啥根据,就是纯感觉

雅湘:没事,哪怕作者没这个意思我也可以这样分析,读者与世界是文学活动的一环

政委:23333那倒是,我是读者中心论的支持者

雅湘:苦艾酒本身其实就有这种感觉了,这种酒喝的时候要加糖,加水冲淡——你可以想象它的味道不好,但是它能带来绮丽的幻觉,带来灵感,所以艺术家们还是要喝,无法抗拒

政委:理解,不过我觉得我们要给红茶打个注释:我们聊天记录里所有的生死爱恨的命题都是“文学上”“人类精神上”,不是指现实意义上的寻死觅活(。)

雅湘:……………………

雅湘:他不至于吧……………………

政委:我觉得要,毕竟他至少到第四章为止,还没把这个文和现实文本区别开……

红茶:问个问题啊……这个文和现实文本的区别是啥……

政委:……红茶你看戏剧么(红茶:看的不多)在南京的时候看过《蒋公的面子》吗(红茶:没有~)你南京人不看这个戏说不过去吧!…………好吧,anyway,兰苑进去过吧?

红茶:啊……去现场看戏剧啊,完全没有。我大概只限于看过戏剧剧本那种

政委:……那也行,你看戏剧的时候,你觉得舞台演员那些对白,那些动作,很夸张吧?在现实生活中你不会跟别人这么说话吧?(红茶:是)但是你觉得那些角色很鲜活吧?有生命力,能说服你相信这个故事(红茶:嗯)这就是戏剧真实跟现实真实的差别:戏剧真实是“虽然是假的,但你看到的是真的”

雅湘:跟先锋文学看得多的人聊一聊还是有好处的,我之前看的时候只是模糊地觉得,方靖和周策更多地像是某种被高度提炼概括的意象。聊完了,就可以清晰地把这种感觉表达出来了

政委:感谢多年先锋文艺熏陶.jpg

红茶:但是就看到第四章而言……说不通啊……为啥一个人可以带着观察者视角……或者说为啥方带着观察者视角看周,这总要有个理由吧……

雅湘:这个其实都不用拿戏剧真实来类比,红茶我让你看文学理论课本呢里面文学的追求那一节,关于“文学的求真”那一节,你看了没?文学的真和现实生活的真是不一样的

政委:突然笑死,雅湘你好狠啊

雅湘:我没有,我不狠,是红茶来问我我才让他看的

红茶:没看……我停留在前面就放弃了……神难读……文学理论教程我大概属于看一节能问雅湘一晚上问题……后来我放弃看了……(雅湘:允悲.jpg)

雅湘:行吧,你回去把那一章看了,真善美都看

政委:理由啊,因为这是方这个角色的使命,在文本里我们称为“叙事的使命”,在生活里,我们称为“天命”

政委:……说真的我都没读过什么文学理论,纯属被作家们按头“给我看!给我感受!给我体验!”

雅湘:那问题是,也来不及让红茶去实践出真知了啊

政委:……那是来不及

红茶:简单地说,就是,读者在看小说的时候,不要带着“先验”的态度,认为觉得是正常人,应该有什么反应,认为角色是正常人,如果带着自己的先验态度,那就会觉得不合逻辑,读不下去?

雅湘:红茶我换个简单点的逻辑给你解释:为什么写傻白甜文的作者都会要求读者别较真?因为她们的故事逻辑就经不起较真,她们的目标也不是有逻辑,而是傻白甜,现实生活中没有霸道总裁,但是言情小说里可以有。文本本身就是奔着这个目标去的,你用现实生活来衡量,本身就不合理

红茶:懂啦!往下看就是了

雅湘:我感觉红茶比起我来缺少一种天赋……缺少一种,不管看什么,理解不理解,都能先囫囵吞枣下去的天赋……

红茶:是的……我觉得还是心境吧……换几年前我大概会看完再说……现在多少都会带着点快消的心态了……

政委:我觉得红茶就是缺了点共情的天赋

雅湘:红茶,我想起来一个比较简单的衡量标准:就枝白路这个文,假如你看完之后,能从它平稳的文字表象之下,感受到某种激烈决绝的力量,我就算你过关了

政委:(雅湘老师,你这大放水啊)

红茶:没啥过关啦,只是看文

雅湘:他连过关都不想过你还说我放水,委屈.jpg

政委:………………我们怎么会有这么不争气的学生.jpg

雅湘:我觉得文学这个东西还是靠直觉吧,真的感受不到,你跟他强调一百遍方法论也没有用,诚然枝白路这个文是比较难一点啦……

雅湘:你去搜评价的话,基本看不到我和政委刚才聊的这些东西的,能看到的比较多的意见是,这篇文对感情处理倾向于留白,更多地是想表达一种情感状态,而不是如何达到这一状态(政委:毕竟像我俩这样原耽和正经文学都读得不少的人不特别多((()不过这个评价也没有错,而且对于网文读者来说,能够接受这样一种写法,已经很不错了,说明总归会有一部分人,即使说不出个所以然,也能凭直觉感受到“这是个好东西”【是的我是在论证我们直觉流的群众基础】

政委:是“卧槽这是个好东西”

雅湘:弗兰:???

政委:23333333没错啊,高雅艺术进校园一样

雅湘:不过真的,我看完这篇文的感觉就是“卧槽这是个好东西”

政委:我直接通宵了,没什么好说的

雅湘:我也通宵啊!谁怕谁啊!【这并不值得攀比】

政委:通宵完我还跟雅湘说这文我可以把它跟得到人民文学杂志社编辑们很高评价的《关关雎鸠》并在一起看,这个换成一般原耽叫越级碰瓷

雅湘:我这周要抽空把关关雎鸠看了

政委:你就用院办那个公共读书号就行。不过我觉得这篇吧,第一次看的时候感觉真是很惊艳,但是把王刚的其他作品找来看以后,就有点不一样的味道了……他在反复书写“庸俗/戏剧”“现实/非真实”的命题,写了好几本……跟被困住了一样(。)关关雎鸠这本可能是这种情绪宣泄得最爆炸的一本,特别是做爱和跳楼那两节,雅湘你可以稍微留意一下(。)

雅湘:好【。


雅湘:哦对了说到苦艾酒那个意象,我想起来有佐证的:方靖赌输了之后去周策家,是他主动问的有酒没有

政委:……啊……那应该差不离了……方靖迷恋上他了,迷恋上周策这种致命又美丽的危险……

说对了,是活生生的剧中人。
(两人都开始笑)不要这样笑。
我们带来的是一场悲剧。
尽管我们失去了归宿,
我们的确是非常有趣的剧中人。
这些都非常正确。
可是,你们到这儿来干什么?
先生,我们要生存。

政委:“先生,我们要生存”

政委:我突然知道红茶缺点什么了,啥都不缺,缺点疯劲儿


政委:啊……第一次被睡,苦艾酒那里,周策说,喝了我就告诉你……突然意识到,他真的说了,或者不叫说了……他确实“告诉”了

雅湘:啊,怎么说

政委:就是,做爱啊。你琢磨一下周策随便找个不知名小演员睡是个什么心态——“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演技藏起来”“因为在逃避,在找一种还活着的感觉”

政委:逃避可能不太准确,“麻醉”?

雅湘:……哦,我没反应过来


政委:一个想法,不一定对:周策算不算自己玩着玩着把自己玩掉里了。他最开始其实完全知道并享受“方靖被我吸引了”这点的吧(。)以为自己能hold住,没想到栽了

雅湘:对啊,其实原文有一个词用得很对,说周策给了方靖一个了解他的机会,是很孩子气的——你想了解我,你被我吸引,行啊,那我给你一个机会,看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雅湘:说真的言采和周策也好像……假如我们抛开这是不同作者的文,本来就不可能在一起的前提,单纯从世界观来考虑,他俩倒是因为太像了,所以没可能

政委:我浮光才开始看,暂时还没get到言采那层好脾气的皮下面的本质

雅湘:我觉得言采比周策难捉摸一点。言采其实更有游戏人生的感觉,他和这个世界相处得比周策融洽

雅湘:周策是:暗中观察.jpg;言采是: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政委:对233333谢明朗也比方靖要从容,方靖那傻小伙,就会闷头往前撞(不过也是这样周策才能栽在他手里)

雅湘:什么锅配什么盖【。】都是命

政委:人生的滑铁卢

政委:我想了一下,周策暗中观察.jpg不是很准确,应该是:言采:来啊快活啊~;周策:这狗逼的世界我不要.jpg。周策对这个世界是有点抗拒和复仇的味道在里边的,但是因为世界太庞大了,他的抵抗就很无力,这种无力反过来变成了一种向内的隐形暴戾,是周策求死欲的来源

雅湘:嗯,言采和谢明朗其实……更隐晦。他们针锋相对的地方藏得非常深,而且这两个人都……比那一对更成熟,更完整(政委:对)啊,忽然意识到,这么说的话,枝白路是两个残缺的人互相寻求完整,浮光是两个完整的人互相寻求适应,一个是做加法,一个是做减法——我需要为了你去争取什么vs我需要为了你而退让什么

政委:言采谢明朗这两个更较劲的感觉,是那种为了在无可抗拒的吸引中保持自我的那种咬牙切齿,虽然我还没看完,目前言采这对我还是凭感觉说……我看人还是挺准的(烟)

雅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发现我猜小伙伴喜欢什么总是猜得很准,我猜你会喜欢枝白路,果然

政委:各有所长.jpg,言采这人比周策危险多了,周策是个黑洞,不靠近就没事

雅湘:那言采呢,中子星吗

政委:言采这货是个超新星,哪怕隔着一个星系,他想骚扰你就能骚扰你

雅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而且他比周策难捉摸

政委:对,跟超新星什么时候爆炸一样难猜

雅湘:可以可以,论物理学在原耽创作与评论中的应用

政委:突然笑死。言采真的好危险,像孔雀(。)主要是他会主动招惹人,还很有把握被他招惹的都会被他吸引,真的太危险了…………

雅湘:啧啧啧

政委:言采这对,做爱都做得很你情我愿小情小调;周策那对,做爱都不是单纯做爱……周策那对,做起来就是,挣扎,宣泄,试探,相互确认,求生欲,求死欲

雅湘:惨


红茶:CH8最后那段对话,周和方下赌约的……方真是……心疼

政委:为什么是心疼方靖……周策还挨打了呢(不是)

红茶:挨打多正常啊……一个菊花才一拳()

雅湘:……我竟不知该说什么

政委:《浮光》看完了,番外也看完了,这对挺好的,言采用情这么深咂摸一下还挺感慨

雅湘:这对其实,最扎我心的是那句“我近来总是怀念过去,近于思乡一般”,说起来言采对谢明朗,那种认命的感觉更强一些(政委:对)

政委:言采也是玩着玩着发现把自己玩掉里了……但是跟周策那个玩掉里了又不太一样

雅湘:假如我们抛开玩掉里了这个设定, 言采可以和穿堂的孟新堂对比一下的,那种不需要道理的,本能的吸引。由于本人的性格和经历的区别,孟新堂是欣然受之,言采是先试图掌控,后试图逃避,最后还是认输了

政委:dei,其实两个人的主要矛盾就是都是自我驱动很强的人,他们一边互相吸引,一边在发现自己在被改变的时候想要保全自我。最后的结果其实,是言采成全了谢明朗(换句话说他牺牲比较大(。))

雅湘:是【。】让你乱捡小朋友

政委:自己造的孽自己受着.jpg

雅湘:他那句“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我对你的吸引更长久一些”,啧啧啧

政委:他其实第一次有这个意思(捡小孩做提携者)的时候还是比较有把握的……后面就…………缴械投降,认命了(雅湘:其实他那个话说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把握了)比较而言,刚捡回来的时候他还是很确认谢明朗迷恋自己的,越是相处越是怕嘛

雅湘:对,尤其是谢明朗这个人,比起方靖,更多地有一种韧劲。来我们回归一下本题:浮光红茶看得懂吗

政委:……比枝白路好懂

雅湘:那我明确一下问题:浮光红茶能看懂他俩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吗

政委:……应该能看懂先上后爱,但看不懂怎么(精神上)成为彼此的唯一的(雅湘:……)言采的心路历程没直接写嘛,我现在已经默认,没直接写的红茶肯定看不出。你看看他枝白路CH8的观感,其实CH8打赌里真把自己交出去的人是周策(。)周策赢了拐卖方靖其实就是让方靖参与自己的生活,方靖赢了告诉他他想知道的一切,不管输赢周策都把自己交代出去了

红茶:我看到那句……“同时,我还可以教给你,什么是真正的表演,那是你在书本上一辈子都学不到的东西”,我的脑补特别污,我觉得会被你们打……

雅湘:其实也不算污……结合一下当时的场景……我认为确实是带了一点暧昧的意思的……但是这个肯定不是重点!

政委:周策耍流氓都耍过了,这句有啥好污……当然你要说勾引的意味肯定有,魔鬼诱惑凡人的时候的诱惑,性张力也是一种

雅湘:丫跟言采都学了些什么【。】

政委:(不要把同人剧情代入啊雅湘,哪怕是官方写的同人2333)

雅湘:无所谓啊,又不当真,吐个槽而已。而且我觉得那个同人其实……也不算同人了,你看枝白路的时候没发现谢明朗已经出过场了么(政委:没,通宵看文记性不好)周策不肯拍皮草广告那里,后来他找的那个摄影师

雅湘:可能跟言采学了捡小朋友吧【。】然后栽了(突然笑死.jpg)

政委:(突然喝彩.jpg)不过平胸而论,周策交出去的东西可能比言采还多(雅湘:是,毕竟周策比言采有病)两边都闹分手,言采是愿赌服输自己栽了也认了,周策是,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雅湘:枝白路最后有段话,我投过原耽bot的,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

有时候,我们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人。总有些人在我们的生命中走过,拿走我们的一部分,再把他们的一部分填补上去。我们带着很多人的记忆与生命存活在这世界上,与很多很多人作为互补而存在着。对于方靖来说,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已经失落在了这个孤独而温柔的夜晚。这一刻何时开始,仿佛要追溯到那个阴雨朦胧、草木如玻璃杯里刚泡开的新茶一般的清晨。而他所不知道的是,那个人生命中的一部分,又究竟失落于何处。

政委:这段我看到了

雅湘:这段作为注解,很妙了(政委:是了)这是从方靖的角度来说的,其实周策生命中的一部分也已经失落在他这里了。但是这个心狠的娃,他说走就走(允悲.jpg)

红茶:CH8那个赌啊……我的感觉还停留在周是成竹在胸自己会赢的,所以他才赌。所以周的态度应该更戏谑和玩弄的居多……介于CH4上完就算的部分……我觉得……周只是想再上一次方……

政委:……我竟然一点都不意外(烟)

雅湘:我也(蓝脸的窦尔敦,草泥马.jpg)

政委: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雅湘你来

雅湘:搞得跟我就知道该说什么一样。讲道理红茶你自己都觉得上完就算那一段反常了,那你为什么还会觉得这一段是单纯想再上一次?

政委:我就问一句,周策看着有那么寒碜连个炮友都找不到吗!?

雅湘:虽然没写,但我觉得可以认为,方靖是这些年来唯一撞见过他的真实面目的人吧,指演技那块(政委:嗯)

政委:而且与其说戏谑和玩弄……周策其实是在期待吧(……)“这小朋友还挺天真烂漫的,我来看看他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能走到(看到我的真相)的那一步吗?”

雅湘:对,红茶你想……这是十年来第一个看到他的真面目的人,哪怕只是出于意外,也足够让他产生好奇了……不过现在跟红茶说这个有点早,他毕竟还没看到后面的情节,算了算了等他看完吧

红茶:恩……我想想哈……我现在对周这个人怎么看……演艺圈老油条,老流氓,大概会认为自己是个BOSS(伴随的应该是自恋),有点狂妄,认为自己很牛逼,有固定性需要,有无性伴侣,大概对“方”这个人有兴趣,但是这个兴趣是源于肉体偏多。

红茶:啊……我知道问题了。原因就是“方靖是这些年来唯一撞见过他的真实面目的人吧”“能走到(看到我的真相)的那一步吗?"

政委:……还是那句话,方一个没上过人也就被周策上过一次的,在炮友技能上……恐怕属于垫底。纯性关系周策有寒碜到连个炮友都找不到吗!!

雅湘:那我有点好奇你对方靖怎么看……而且红茶你看下去就知道……周策赌赢了的话,并不只是睡一次……

红茶:方靖么……直观感受就是……小伙子真讨人喜欢…大概我妈会认他当儿子,不要我

政委:其实我觉得枝白路里,性关系也不是单纯的性关系……就跟我昨晚说周策第一次拐卖小朋友以后说“喝了我就告诉你”其实真的告诉了一样……性,特别是“带着问题的性”是一个人暴露其本质欲望的渠道

这里怎么会有比较文学

政委:红茶应该差不多看到南门美人了(。)

红茶:阿良真了解我……卧槽,刚看到南门美人

雅湘:这文里面几个电影的隐喻都很妙

政委:枝白路里互文的地方非常多,就像剧中人是方靖视角的方靖周策之间关系的钥匙,结尾鼓盆歌也是周策人生的隐喻一样,南门美人这个片也是作为周策的过去的一个总结和隐喻

雅湘:政委你知道鼓盆歌是什么典故吧

政委:不知道

雅湘:……………………幸好我问了一句,你等等啊

政委:我纯从片子的内容感觉,典故真不知道(。)就像苦艾酒那个意象

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与人居,长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
庄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概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人且偃然寝于巨室,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
 
庄子的妻子死了,惠子(惠施)前往庄子家吊唁 ,只见庄子岔开两腿,像个簸箕似地坐在地上,一边敲打着瓦缶一边唱着歌。惠子说:“你的妻子和你一起生活,生儿育女直至衰老而死,身死你不哭泣也就算了,竟然敲着瓦缶唱歌,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庄子说:“不对的,我妻子初死之时,我怎么能不感慨伤心呢!然而考察她开始原本就不曾出生,不仅不曾出生而且本来就不曾具有形体,不仅不曾具有形体而且原本就不曾形成气息。夹杂在恍恍惚惚的境域之中,变化而有了气息,气息变化而有了形体,形体变化而有了生命,如今变化又回到死亡,这就跟春夏秋冬四季运行一样。死去的那个人将她静静地寝卧在天地之间,而我却呜呜地随之而啼哭,自认为这是不能通达天命,于是就停止了哭泣。”

雅湘:我就知道政委不知道这个……对政委的古典文学素养没有信心。其实我都不需要看这个电影的内容,单独鼓盆歌这个标题给我,我就能get到了

政委:那我感觉对了……

雅湘:是吧,如果你知道这个典故,真的都不需要看内容了

政委:我古典文学素养不行,但是看完内容我第一个反应是佩索阿(雅湘:那谁)一个诗人(雅湘:噢,葡萄牙那个?我搜了一下)对,“我们活过的刹那,前后皆是暗夜”

政委:那个女孩子随水去的时候,我脑内第一个掠过的意象其实是莎翁的奥菲莉娅,你记得这个姑娘怎么死的吧……

雅湘:记得,说真的政委,你发现这个电影里没有出现盆的意象的时候,你就没奇怪一下吗,你哪怕来问我一声呢

政委:没,我听过“鼓盆而歌”这个词,但是不知道出典……

雅湘:那知道这词什么意思吗(政委:不知道)那你不问!

政委:我通宵嘛,看完只想先补个觉,醒来就忘了……

雅湘:幸好我就猜到你不知道

政委:你多了解我,冷门的诗歌啊先锋剧作啊我可能知道,古典文学,绝对不知道(突然笑死.jpg)

雅湘:(突然笑死.jpg)咱俩联手打遍中文系哈

政委:其实鼓盆歌这个剧本的气质真的很佩索阿

我希望能够远走,逃离我的所知,逃离我的所有。我想出发,去任何地方,不论是村庄或者荒原,只要不是这里就行。我向往的只是不再见到这些人,不再过这种没完没了的日子。我想做到的,是卸下我已习惯的伪装,成为另一个我,以此得到喘息。不幸的是,我在这些事情上从来都事与愿违。

雅湘:好了,我要开始哔哔庄子了。鼓盆这一段,过去的学者……反正就很片面地认为他是真的豁达,不悲伤,但我认为不是的,整本庄子都有一种很强烈的气质,不管是不是庄子本人写的吧,都有一种以豁达来掩盖一切七情的倾向——比起因为死亡而感到悲伤,因为认识到死亡属于天地间的定数而停止悲伤,其实是一种更深的悲凉:它注定就是这样了,你无力改变什么,只能接受它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并且带着这些一直走下去

政委:我们不谋而合,佩索阿有诗云:“想到我的死毫不重要,我感到极其的快乐”

雅湘:然后如果我们结合枝白路的文本,无论是对周策,还是对温雅、鲁济来说,他们把鼓盆歌这个电影拍出来,正是一种对过去的接受,与现实的和解……玛德我要是还没毕业,我比较文学的论文题就有了

政委:😂😂你想比较谁和谁啊

雅湘:你说呢咱俩现在在涛谁和谁

政委:庄子和佩索阿吗,倒是好题目

雅湘:去搜一下,说不定没人写过

(去搜了一圈,知网还真的没有)

政委:哇靠我们是不是开启了一个新课题?

雅湘:红茶一定不明白我们聊枝白路怎么能聊出来一个比较文学的课题的

政委:wtmxs,不过说到奥菲莉娅,其实哈姆雷特里边,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跳水以后莎翁还给了段特写,说裙摆浮在水面上什么什么的(雅湘:嗯)那个,死与美的冲击力,震撼了我中学时期幼小的心灵……鼓盆歌那个小姑娘随水漂的时候,女孩子,漂流,水,死亡,这些意象一下就唤起我的记忆了

雅湘:我第一次看哈姆雷特看的是王子复仇记……

政委:我是人文社的朱生豪译本的精装便携本,课间做操的时候带去操场看

雅湘:后来我初中还是高中的时候来着,一口气把朱生豪本全看了。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看,也没人让我看,就凭着本能,硬是摁着自己看完了

政委:……我凭本能看完的都是诗歌23333所以咱俩是真的互补了


把记录转给阿苏以后。

阿苏:说起来雅湘说那个典故,我也觉得庄子并不是不悲伤,死亡在他那里引起的东西比悲伤更深刻,庄子这个人从庄子整本书来看,他完全是一个世俗行为规范的反面,或者说在他哪里,悲伤不是因为常人眼里的伤痛,欢乐也不是因为常人眼里的愉悦。生存和死亡在他眼里是平等的,生存就注定要死亡,死亡就注定要生存,既然两者必定一个要带来另一个,那么在生的时候就想到死亡而感到悲伤,在死亡的时候就也会想到生存而感到快乐,在死亡时哭泣不是爱死者的证明。悲伤和欢乐其实和生死不应该有什么关系。

政委:是了,虚无,悲欢以外的虚无,世界的寂静是唯一的语言

阿苏:庄子是我非常喜欢的人

政委:你们两个中文系,情投意合


拖阿苏进群聊后

政委:来,随便涛一涛,红茶正在看枝白路,也可以给他当(看)个(个)参(热)考(闹)

雅湘:看个热闹还行

阿苏:其实我觉得这个开头真的挺有意思,就,我觉得方靖最生气的点甚至不是“周策会睡人”而是“周策会下药”

雅湘:对!不过那其实也不算药233333

政委:周策会致幻(不这意思不对)

雅湘:朋友你不要这么秀

阿苏:我觉得从他的反应来看,要是周策正儿八经要按照419的正经流程来办,他可能会拒绝,但是他不会生气。他还有一个让他非常生气的点是他被认成了别人,这个点带出的关于周策的信息是“周策根本连他睡的是谁都不在乎”(政委:对233333 & 雅湘:是滴)方靖以为他看见了周策的别有一面的真面目,但是周策马上给他一个更丑恶的真面目……但是方靖在之前看见周策在公园里的演技的时候,对周策其实是挺有好感,甚至他确实是被吸引的

阿苏:我其实很好奇,周策是啥时候知道他不是刘洋的,是一开始就知道但是故意叫的刘洋,还是后来知道的

政委:后来吧,喝酒之前不是问了一句“你不是刘洋?”么,但还是把他睡了

雅湘:应该是方靖开始解释他撞见周策演戏的时候,意识到这不是刘洋的,但还是睡了【。】

政委:他根本不在乎睡的是谁,反正能摆平【。(谁知道居然摆不平,一物降一物,周策自有天收【不是)

雅湘:不是摆不平,而是假如他不主动去招惹方靖,方靖估计就不理他了,最多继续好奇这个人,他非要自己把自己送上去

政委:那倒是23333333这点跟言采竟有那么一丢丢相似【不是

阿苏:嗯,其实方靖那次偶然撞破是一个挺关键的信息,周策其实没必要问他究竟是不是刘洋,对他而言没区别(雅湘:反正就是睡个人)但是方靖说了这个信息,让他开始对这个人有点兴趣了(政委:或者说,有期待了)他对方靖的兴趣,是在他跟他说“在那里等”之前就有的,但是那个时候是想睡人的兴趣

阿苏: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一点是:周策这个人,就算是对方靖有期待,有比想睡人更多的那么一点兴趣,他还是把人睡了

政委:233333333333333333333

雅湘:这就很狗比了

阿苏:我觉得这个人其实挺……

政委:绕不开“总之还是睡了”的狗比结论了23333333

雅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政委: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狗比

阿苏:是的hhhhhh

雅湘:这其实就是自暴自弃嘛(阿苏 & 政委:对)

红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把人睡了”这句话看着笑死了……

阿苏:他不在乎自己看重的东西,就是不在乎自己。周策这个人,其实不遇到方靖是要出事情的,我觉得枝白路是个很温暖的故事(政委:是)

雅湘:这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阿苏:嗯)

政委:周策整个文都在明里暗里嘶吼着:带我走吧(所以方靖说走就走真是要人命)(雅湘:这娃真滴狠)不过方靖也是明白人,他当时那个有点幼稚的心态……确实捞不动人还可能被周策拖下水,那就真完了

雅湘:所以他最后是说:等有一天我足够强大了,我会回来带你走的

阿苏:也没啥办法……周策这样的人其实是,他对戏里的事太过明白,对戏外的事一窍不通,他不太会,也不太敢坦诚和健康地发展关系

政委:而且说实话周策有一种,我之前说是黑洞嘛,容易被他拖下水就出不来了,我觉得温雅就差不多是这个状态,其实她也出不来,拍完鼓盆歌他们这帮人才算出来了

阿苏:唉其实真正的黑洞是往事。这个东西没有办法的,未来是可以改变的,可过去怎么办呢,没有办法的,只能熬【

阿苏:我特别喜欢邓观的那个番外,但是太惨了我没看完(政委:我也还没看完)。我一想结局是啥我就,觉得真的是彩云易散啊【

阿苏:其实邓观就是我特喜欢的那种人,唉

雅湘:邓观是真滴惨

政委:但邓观这个人……就本人生存状态而言,我觉得他还挺,有生命力

雅湘:我倒是感觉他最后那段时间其实有抑郁倾向了(政委:最后那段我没看……)或者不管是不是抑郁吧,总之他当时精神状态非常不健康

阿苏:“他不是说他已经走出来了吗,不是说以后要拍更牛逼的片子吗”……说实话鲁济这句话真的扎心了(雅湘 & 政委:唉)

阿苏:邓观和周策的关系也真的是很有意思……我倾向于他们唯一一次关系就是因为神仙烟那一次

雅湘:作者敲章的邓观本质直男,而且他对温雅的感情是很真的

阿苏:嗯,但是人不是……怎么说,人太复杂了,不是说你爱着一个人同时又就只对这个人付出感情

雅湘:嗯……邓观最后那段时间,可能自己也搞不清他对周策是个什么感情,他有一种很明显的“我们先什么都别管,把事情干完再说”的感觉

阿苏:我倾向于邓观对周策是,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某种情感……就,可能他不是爱周策,但是他和周策的联系更奇特,像是一种,就,应该和情欲完全无关的亲密,他们有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艺术感情,甚至彼此是彼此的理想的重要组成,某种意义上这志同道合的爱无比高尚,但是又终究在药物的催化下突破了某种界限

阿苏:嗯,感情这回事,就很难搞清楚其实

政委:“非理性冲动”(两种断句法都OK大概(不是))

雅湘:人类的感情在某个频段上是共通的,也许就像马恩的感情【???】

  晚上吃烧烤的时候,周策多喝了几瓶啤酒,从头到脚都被一种醺醺然满浸了,有些美妙的小晕乎。他也分不清是因为邓观跟他说的那几句话,还是因为那几瓶啤酒。只知道直到夜深了倒在床上的时候,他还没能平复胸膛里跳动得过于活跃的那颗心。身边邓观的气味儿似乎还在不断地发散着那种温度,温和、暖意融融,热烘烘煨着他。他在恍惚里小心翼翼而又坚决不悔地伸出手,轻轻去握住邓观的手指。
  那时候夜很静,似乎所有声音在那一瞬间全都死去,就把他一个人的心丢在那里扑通扑通跳着,震得他口干舌燥。然而邓观的手指温和而又稳定地收了起来,将他伸过去的手反包住,握在自己的手中。
  两个人躺在床上,无声无息互握着手。夜的声音在一瞬间又全都温暖地活过来,好像呓语呢喃。

阿苏:唉,爱呀

雅湘:爱啊,不可解

雅湘:【我们再讲下去要进入抒情的领域了红茶更要看不懂了】

政委:(拉倒吧,理论部分红茶也没看懂过【。)

雅湘:【所以是“更”看不懂】


我补完番外以后

政委:枝白路的番外我补完了。邓观那个番外……唏嘘,这个操蛋的世界

雅湘:邓观的番外真的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你看

政委:而且是一把推下悬崖的那种,爆炸式的毁灭。至少前八个章都是美好的事情,然后用两章毁灭它

雅湘:而且即使是前八章,你看的时候也随时都能意识到这是注定要毁灭的

政委:对……就真的很电影,看着五光十色的灿烂滑向一个注定的结局。

政委:第二个番外倒是把我看笑了,因为我发现我对这对的感觉真的抓得很准。特别是周策跟方靖之间的恨——不是仇恨的那个意思,就是方靖把周策按水里然后说下次再作就把他淹死的那种,他们之间其实是有恨、有毁灭欲在的(雅湘:不死不休惹)道理也很简单,因为自己的一切爱恨痴嗔情感纠缠都跟对方有关,至少是潜意识里,方靖会有“掐死这个人世界就清净了的”这样的认识;周策对方靖也有恨,理由基本一致,其实就是愤怒,“我靠我居然栽了”的那种对自身的不可控的愤怒

雅湘:爱重成仇。所以红茶能不能理解这种爱与恨相通的情绪呢【。】

政委:看造化……


政委:我觉得我应该把这几天咱们仨关于枝白路的聊天记录整理一下扔博客去,有营养的内容还挺多的……

政委:我靠刚打完上面那句就手机砸脸了

雅湘:……噗,你整理呗,尤其是我们还聊出了一个比较文学新论题呢

遂有此文

End.
声明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大概整篇中看懂的片段只有庄子鼓盆而歌的典故 (日常吐槽和同龄人的代沟)

    然后, 良殿和朋友们的感情真的充沛...这点上我真的羡慕你们, 因为现在我几乎丧失了大部分从文学角度欣赏文本的能力, 而会不由自主地从音韵训诂这种形而下的角度去考察. 具体拿庄子鼓盆而歌的典故来说, 我现在多半会读几遍了解大意之后, 去找这个片段的所有抄本和印本归纳出其中的通假字> 再看同时期的不同作者的不同文本的通假情况> 利用这些通假字作为推测当时可能的语音系统的材料. 可能唯一形而上的步骤就是在第一步了解文本大意的时候. 唉, 学习某种理论的过程, 大抵是对该理论所描述实体的罗曼蒂克消亡史.

    • @张湿婆 不,同龄人中间在中学时代被一脚踹进先锋文艺的也不多……基本上我就没遇到过同类【……

      至于感情,我怀疑可能是因为我们三个都写小说,写小说的本身就要大量共情(……)解构文本和体验文本对我们来说都是日常功课,自己的、别人的,做得多了自然共情也就熟练了(换句话说,容易心软了……)我觉得读书和对文本进行研究处理可以分开考量嘛,那句话是不是叫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还是别的什么说法……反正就,一码归一码,该进入的时候进入,该抽离的时候抽离,毕竟读小说还是一个比较让人快乐的事情,丢掉了这个乐趣的话我自己会很不开心【……

  • 一个围观君 reply

    典故中只get了鼓盆歌和莎翁……对诗歌一直没有多少了解,仰慕政委的知识面……

    之前没有听说过枝白路,现在果断吃安利。

    P.S.看到一半的时候还在暗自吐槽“新主题虽然好看但是行宽有点窄读起来好累”,结果一刷新发现版式变了!赞美政委的设计水平!

    又一个P.S.评论系统不知为什么认为我像机器人……突然AI化

    • @一个围观君 我知识面很窄,刚好这篇涉及到了我接触的东西而已……

      《枝白路》是篇佳作,读了不会后悔的233333

      行宽那个应该是主题刚换你浏览器还没加载出来……一般不会有问题

  • Ohmygod_Cn reply

    艾玛我通篇都是笑着看完的,请问可以转载到我老福特首页吗?

    • Ohmygod_Cn reply

      抱歉,突然发现这个网站并不是老福特……我是作者鬼庖丁。

      • @Ohmygod_Cn 妈耶等等,是太太本人啊😂😂😂我靠您这样我有点方……那,呃,请、请便……

    • Ohmygod_Cn reply

      看到一半忍不住拍大腿狂笑了……(并且发链接给渥丹了)顺便说今年搞了售后,写了枝白路浮光crossover同人,言采/周策:http://www.lofter.com/collection/mianpaoding/?op=collectionDetail&collectionId=180049 就,不要把它当文本来分析了,作者我只是想证明自己现在能写黄了!

      • @Ohmygod_Cn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太我跟您说我看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外面寄快递,整个人都懵逼了差点填错手机号,红茶在外面干活,看到群里消息直接手机都掉了……妈耶在作者面前感觉就宛如公开处刑……

        我们表示您想怎么转这篇都随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放弃一切挣扎(x)

        那篇我们有看到噢!雅湘有关注太太的LOF来着!!为您打call!!

      • @Ohmygod_Cn 哦对!雅湘让我问一句为什么那篇言采/周策的第四章石墨外链打不开!她好气!!

    • 阿苏 reply

      @Ohmygod_Cn 居然作者都来评论了,作为记录中出场人之一震惊地过来说一句:我!真!的!喜!欢!邓观!眼泪流淌成河。文章中的那个他们互握着手的片段让我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感受到了真实的爱的温暖……呜呜呜呜呜。印象还很深的就是邓观反抗父亲那一段,还有邓观打架那一段。他像盛大的烟火一样,是人间的夜空留不住,只有人类的眼睛才能记住的东西。

      我觉得周策能够再度爱上他人是一件并不容易的事。所以虽然我觉得周策很混蛋,但是看完番外我就完全理解了他(……)温雅和诗人的感情也是我很在意的一个点,怎么说,温雅是那种无坚不摧的女人,但是她的心湖一直倒映着星星和明月。她披挂层层盔甲征战沙场,战鼓稍停,她闭上眼睛脑海里想起的还是唱诗人朦胧遥远的眼睛——可是它们是极易碎品。

      方靖给我留下的最大印象是勇敢。您选择了呈现废(zhou)墟(ce)重建的方式,挑选了这一段人生去讲,我觉得您应该是抱有对所有认真活下去,认真爱人的人的怜惜才会讲这样一个故事。没有不可以拯救的破碎,也没有不可以亲吻的混蛋,这篇文确实像是哈利波特里的福灵剂,让人觉得也许下一刻自己就能遇见被拯救的幸运。感谢您。您真的好厉害啊。

      第一次发评论的时候没at,重发一次,打扰您了。

    • 雅湘 reply

      @Ohmygod_Cn 作为讨论者之一终于冷静下来了,捂脸。。。其实关于文本内容想说的在这个存档里都说得差不多了,就不念叨了,但是一定要给作者太太表个白,枝白路我看完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陷入了想看同类文而不得的空虚之中,发现作者不再写了之后真的失落了很久,所以找到lof之后简直要激动得飞起来了【语无伦次中】总之真的很感谢您写下了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