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花みたい だからな、この、 降る雪 は。

棺と花束

Saki实写化:怎样的真人漫改算有诚意的改编
4,961字观剧咲-Saki-小论文稳憧咲和151次阅读0条评论

!Warning
你们的二次元博主回来了。
——拉倒吧,你什么时候做过二次元博主了(嫌弃)

话说今年后半年,来年新番列表陆续补全的过程中,我的朋友们中间弥漫着一股浓厚的“业界药丸”“拉倒吧,业界早就乙烷了”的气氛。你看看2018年的新番列表,什么银英、足球小将、石头门、巨人、反逆……简直梦回21世纪初,不愧被称为文艺复兴的一年

不过今天并不想奶新番,万一奶死了就不好了。今天我只想叨逼叨一下我们糊麻的真人版电视剧。

内有剧透,并且有闭眼强吹的内容。嗯,我对这次实写化还是持肯定态度的,不跟人在这上面吵架,有异议的朋友请以一种温柔轻松饭后闲谈的语气跟我叨叨,不然我会头疼……

是的,我去看了Saki的真人版

说起来我本来对实写化持的是一种很微妙,甚至可以说是比较负面的态度,曾经被某部作品(具体哪部我就不说了,实在不想回忆)的实写化深深伤害过我有这样的印象大概也不能说很意外。就,也是首先听到实写化的消息第一反应是“哦豁,又哪家惨遭真人化了?”的那种人。

今年Saki17卷单行本出来之前小林立说有重大发表的时候我的内心其实已经差不多猜到应该是阿知贺篇实写化(奶新动画的傻孩子们,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啊,就漫画那个进度怎么可能是动画),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心说关我啥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跟我说什么重大发表balabala,心里还是比较抗拒的。

然而挡不住播出的时候姐夫他们都去看了嘛……那天是二半夜,B站有人转播阿知贺篇的第一话,我都准备睡觉了,纠结了一下还是加入了姐夫白云跟暗暗的队伍,跑去一窥究竟。

阿知贺篇第一话跟TV台本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当时我刚复习过一遍阿知贺篇的动画,台本都快能背下来了。而我看没字幕的真人版第一话的时候每一句台词都能对起来,而且镜头也相当熟悉,基本就是动画一样一样的运镜,看着跟圣地巡礼一样。

当时观感:好像,还可以的样子……

让我评价从“还可以的样子”上升为“还不错”的是稳乃的演员……看到小和全中大会夺冠抓起电话一边嚎叫一边飞奔出门这段……虽然弹幕一片“浮夸233333”,但我觉得演员真的稳乃本稳了(小姐姐长得也很好看哇),稳乃本来就是那种缺根筋人设,这里浮夸得正好哇。

然后之后的几集我都跟着暗暗和姐夫看起来了,也补掉了之前的本篇真人版,观感还是很好的,特别是出演咲的小姐姐滨边美波……美颜盛世,一秒转粉(……毫无节操)。

实写化的诚意

实写化有的时候是个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动画/漫画的表现力和表现方式跟电视剧是不一样的——至少电视剧必须遵循物理定律吧——于是带来一个矛盾:遵循原著、与原创剧情之间的矛盾。

如果完全按照原作拍,当然比较稳当,但一方面,原作里比较怪力乱神的剧情比如超能力麻将,在剧集中的表现力显然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超越动画,原作党看了可能有落差;另一方面,对于平时主要观剧范围是电视剧而非动画的观众而言,完全按照动画处理镜头的方式来处理显然……太浮夸了,不符合一般电视剧观众的观影习惯,于是这一部分观众也会觉得很奇怪。

但如果原创的部分很多,就有变成魔改剧的可能(比如带给我心理阴影的某剧),更加让人不能接受了……

所以,怎么在尊重原著和为了电视剧的表现力进行改编之间找到平衡,就是评价一部实写化作品有没有用心的关键了。

在这点上,我觉得Saki两部实写化做得是比较好的,至少得到了我这个原作党的认可,百分制下我可以给75分及以上。

当然缺点肯定也有,比如这牌打得实在是不够燃——但要求真人版跟动画一样开挂开特效什么的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啊!我觉得他们努力了!又比如BGM始终感觉差了点儿味道——这个倒是真的可以改进,毕竟动画燃其实BGM居功至伟。

台本用心了

“台本用心了。”——这是我看完两部实写化(当然,阿知贺篇还在连载中)一个最深的印象。

说真的,台本用不用心原作党是最容易感觉到的……估计也是在“给好评还是差评”的时候最看重的一个指标吧。这里要挑几个细节好好表扬一下。

!Warning
我要开始剧透了,不想被剧透的朋友们快跑呀

本篇:咲和的艾德潘

本篇改动还挺大的,当然主线没有变化(话说打麻将从县预赛一路打到全国大赛这种主线也没法有很大变化吧!),主要是因为少了一个男性角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打杂的男生没人权啊,真的很心疼了。有一些引导剧情跟着改动了,不过我觉得在科学合理的范围之内。

但是有一个改动是比较大的,时点是县预赛决赛中坚战结束,准备开始副将战的时候,小和本来是要抱着艾德潘企鹅抱枕上副将战以发挥平时在家打网麻的实力的。

本篇动画/漫画在这一段安排被主角队清澄在一回战中打败的千曲东的两人,出于恶作剧心理,趁咲和两人在休息室补觉的时候偷走了艾德潘,之后归还的时候路遇天江衣,然后经过一系列意外以后由小衣把艾德潘还给小和。因为比赛马上就开赛了,小衣没来得及跟小和说能不能交个朋友(为之后小衣跟咲和两个人正式交朋友埋伏笔);与此同时,咲醒过来发现副将战马上就要开始了,于是八百米冲刺(?)闯进对局室给小和加油,此时小和本来丧丧地想着都约好了一起去全国了,我比赛的时候咲居然还没醒……然后咣当一声(?)冲进来加油的小咲就让小和突然找到了比赛的决心(把其他三家裱飞 一!定!要!赢!)。

真人版因为篇幅所限,有很多剧情是写不进去的:没有了一回战的剧情,也没有之后小衣跟小和后来在游泳馆那段交朋友的剧情,也省略了小和上场前被记者问“有什么决心?”的桥段以及“明明做了那样的约定……”的内心怨念。

如果按照原剧情走的话,这里前情也没有,后续也没有,会成为一个“虽然合理但是很诡异”的剧情。

但是台本对这里做了改编,而且我觉得改得……可以说非常好……

真人版在这里的改编是:小和醒来发现艾德潘被睡迷糊的咲抱着,纠结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要吵醒咲让她多睡一会儿,于是不带艾德潘上场;咲醒来的时候发现副将战都选手入场了,艾德潘居然在自己手里,一边“大事不妙”一边八百米冲刺去对局室还抱枕,以及给小和加油。

为什么我说这里改得好呢,主要是有几个考虑:

  1. 砍掉了联系没有在真人版剧情里出现的前情和后续的内容,在保留了主要情节(咲八百米冲刺去给和加油)的前提下,重新建立了一个合情合理的逻辑链,让整个剧情走得并不突兀;
  2. 动画/漫画的本篇因为在县预赛前有相当的篇幅在铺垫咲和两个人的感情(我们咲和天下第一!),所以咲八百米冲刺去给和递一句“加油”在动画观众看来是喜闻乐见、合情合理、水到渠成的剧情,也联系着后面反复强调的“一绪に全国に行こう!”1;真人版来说,虽然咲和仍然很闪,但是限于篇幅,确实两个人增进感情的戏份弱化了一些,这里籍由归还艾德潘,给咲的行动加了一个强驱动,会比单纯去加油要更有说服力;
  3. 太闪了……对其实这条才是重点,我当时都震惊了……我从未见过发糖发得如此直白的官方……沃日,看着咲抱着艾德潘不忍心把人叫醒所以干脆不带艾德潘出战了、咲八百米冲刺把艾德潘带到和面前,如此合情合理又疯狂发糖的改编真的,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的糖,我当时差点被噎得一口气上不来……咲和党狂喜乱舞,真的,狂喜乱舞……我们咲和天下第一啊啊啊啊啊!!
  4. 你看不见第三条。

不管是站在CP粉的角度,还是站在原作党的角度,这里都,我觉得,改得很好。

阿知贺篇:稳憧的爬山

阿知贺篇的第一话我前面说了,几乎就是动画的台本,台词都不带变化的。我后来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么处理还是很合理的,第一是阿知贺篇的第一话没什么超能力部分(咳),不需要做大改动,第二是第一话有一种动画的继承感,毕竟阿知贺篇动画2012年播出,距离现在确实过去了相当久,第一话基本按照动画走向,有助于让大家回忆一下阿知贺篇都讲了些什么……大概。

其实阿知贺篇动画大家评价还是比较多元,主要的槽点在于:作为主角队的阿知贺女子在全篇中的存在感并不是很强……特别是进入全国赛半决赛以后的剧情,先锋战上千里山的怜的表现非常出众,以至于大家直接戏称其实阿知贺篇应该改名为《咲-Saki- 千里山篇 Side of S》2

这次阿知贺篇真人化有一个让我觉得很惊喜的就是……剧组看起来是打算做一个“真正的阿知贺篇”了。

我是说第三话。

第三话与其说是改……不如说加入了很多动画里没有提到的阿知贺五个人组队后校内练习的部分,比如和晴绘的对局、比如钦定灼是部长、比如大家都在对局里有对晴绘的赢局,只有稳乃一个人追不上,比如爬山那段。

爬山这段真的加的非常非常好,甚至我愿意称呼为神来一笔。

理一理真人版里这一段的剧情:

在特训中,大家对诸葛晴绘都有赢的对局,并且晴绘也根据各自的牌风特点给大家改进的建议,只有稳乃,也没有赢的对局,在给建议的环节晴绘也不知道稳乃有什么特点,搞得稳乃有点着急上火什么办法都尝试了一遍。(这部分剧情动画里没有)
某天晚上,稳乃和憧出去买东西,偶遇憧的初中同学,如今在奈良县麻将强校晚成高中的初濑,初濑对憧居然去了阿知贺表示惊讶和不理解。晚成一行人在听说阿知贺的教练是赤土晴绘的时候,王者小走表示不用在意,出线的一定是晚成。(这部分是动画剧情)
憧在偶遇初濑后决心有所动摇,于是找稳乃翘了练习去爬山,下山途中憧崴了脚,两个人聊天交心了一会儿,最后由稳乃背着下山,稳乃表示“在山里闭着眼睛我都能找到路”,并由此觉醒外挂找到了自己的牌风。(这部分剧情动画里没有)

对,实际上真人版的台本在原台本上扩充了剧情,并且,这段扩充的剧情圆上了我当时看动画的时候留下的一个巨大的疑问:憧对转来阿知贺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管是动画剧情还是真人剧情,稳乃初三的时候看到小和拿下全中联赛冠军,激动地跟憧说:“我们去全国吧!去找和!”的时候,憧的第一反应是“稳乃你能考上晚成吗?我倒是没问题。”

稳乃提议那我们一起去阿知贺吧,憧的反应是:阿知贺出线,不可能;如果稳乃一定要去阿知贺的话,我们就是敌人了。

其实再往回溯,憧本人对麻将的执念是比阿知贺的其他四个人要深的,小升初的时候因为想继续打麻将所以情愿跟稳乃与和分开,考阿太峯中学;在阿知贺的五个人中间,灼从小一到高一这段时间是空窗不打麻将的,玄和宥看着也估计凑不齐人打,稳乃在小六到初三这段时间干脆是有事没事就往深山老林里跑,也没怎么打过。只有憧一个人是坚持一直在打麻将的,而且目标明确路线清晰:考阿太峯中学、考晚成高中,出席全国大赛。

虽然憧也碎碎念过“如果阿知贺能出线的话,我也想去阿知贺啊……”,但这里还是有个前提是“如果阿知贺能出线”。

晚成毕竟在奈良建部40年只有一次败退,其他39次,都是晚成出线全国大赛。代入憧的视角想想,赌这么四十分之一的可能,还是选择四十分之三十九,真的一目了然。

憧那天想了一下午最终选择加入阿知贺,是因为被稳乃打动,同时有“如果不能跟大家一起去全国大赛找小和那就没有意义了”的想法,这个时候憧还是有点冲动和凭感情行事的因素在的。

这样的憧,在偶遇现在正在自己的头号大敌的中学——也是自己曾经的志愿高中——的初中好友,初中好友跟自己水平差不多,在晚成却只能堪堪排到替补。憧有可能不在内心里衡量“来阿知贺值不值得”“阿知贺真的能出席全国大赛吗”“我是不是选错了”吗?

动画里晴绘对憧的评价是:“憧啊,与其说是稳重的方向不对呢……还是说比起稳重,其实是精明呢……”

但是动画里憧和初濑故友相见这段,憧的表现其实有点太坦然了——我不认为憧这个时候已经有了阿知贺能出线的信心,不管是对自己的信心还是对队友的信心。这是我对动画剧情一直存在的一个疑问。

真人版的剧情就圆上了这个疑问:憧有动摇,也有迷茫,所以她拉着稳乃上山,所以她在崴了脚以后丧丧地对稳乃说“其实我看不见我该走的路,就和现在的山路一样。”

这个反应我觉得是更符合憧的个性的。

然后稳乃回答说:“就和山路一样啊……那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了。”

憧:“?”

稳乃:“因为我和你在一起啊。”

山路的可以算一语三关了,既是天黑以后两个人下山的路,也是憧的人生道路,也是稳乃在牌山3里奔跑的路——“麻将也那么打就可以了,就像那时候一样,在牌山里奔跑就行了。”

就非常RIO,一方面发稳憧糖(是的!我就是这么耿直地热爱给我家CP发糖!),一方面解决了憧的一个心结——看不到路的话,相信小稳就好了,小稳会帮她找到要走的那条路。

又符合人设,又隐喻外挂,又发CP糖,我简直要起立给台本鼓掌了,这段真滴好,真滴加得非常好,相当用心。

嗯,所以事实证明,实写化只要用心,还是可以获得我这种原作党的好评的。

题外话

最后说个题外话。

我第一次get到出演咲的那位小姐姐的美貌,居然还不是因为麻将……被暗暗安利了FSN HF线的主题曲MV,MV是滨边美波小姐姐出演的……我当时被这绝世美颜瞬间击中了……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

[《花の唄》MV]

我宣布转小姐姐的粉了!!

小姐姐的Saki也很符合Saki的气质啊_(:зゝ∠)_


  1. 一起进军全国大赛吧!  

  2. 后来怜和千里山女子真的出单独外传《怜-Toki-》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多奶,你们看千里山篇就这么奶出来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3. 日麻里码成一圈等候被摸的牌称为山牌,山牌堆的那一圈四幢称为牌山  

End.
声明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