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0708读书笔记·为他准备的谋杀

2,517字观剧读书笔记蒋峰为他准备的谋杀25次阅读

书目:《为他准备的谋杀》

作者:蒋峰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Kindle版)

阅读时间:150707-150708


蒋大哪天去写悬疑剧我肯定爱看(不是)。

入蒋大的坑是因为人文上分期拆发了蒋大《白色流淌一片》的各篇,我看到的第一篇是《手语者》,印象里当时花了两节阅读课(图书馆杂志不给借走)读完,整个人将近两天是恍惚的……说这个是因为,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为他准备的谋杀》还是达到了我当年读《手语者》的效果,最初被震到的恍惚感没有那么多,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倒是更深刻了。

这么说吧,我一直觉得世界上操蛋(×)的事情就两种,一种是天作孽,一种是自作死。

然后蒋大一遍遍给我打脸说,你别看这里各个人都是自作死,当你发现除了自作死的选择以外其他选择都是自寻死的时候,你就知道其实这也是天作孽。

然后蒋大有本事把每一件天作孽的事情都掰成自作死,作完了死再让你觉得真是天作孽,无言以对。

《为他准备的谋杀》情节庞杂,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到后期欧阳楠每见一个人就拿到一个版本的“真实”……当然都是一个侧面的真实,当所有碎片收齐的时候,就是忏悔和重新开始的时候了。其实这样一个故事完全可以当做悬疑小说来读,但蒋大显然更希望不是以情节而是以人来拖住观众。

开始的时候我们都只能看到一个侧面,看不见每个人光鲜,或者,至少……不丑陋的表皮下是不是已经被一刀一刀划得鲜血淋漓。

我们看不出来的原因是每个人都尽力地在活得有尊严,有所守,有所爱。

我猜这才是蒋大文中的现实这么残忍,但阅读时依然没有被压抑感摧垮,或者说,真正感到压抑和心痛的次数不多的原因。

小说里有几处写得很有意思的:

一边写回忆一边写准备谋杀

  但没有再长,一双手加起来永远只剩八根手指,那“七小福”一直揣在他裤袋里,我猜想一旦有机会,他肯定会把它们串成项链戴在脖子上,后来他还真的这么干了,每天在胸前晃来晃去,像是没打磨的玛瑙,暗淡无光。
  *原料:*
  *甘油(学名“丙三醇”)化学纯以上,不可用工业品。硝酸(HNO3含量95%)化学纯以上,工业品子用前须蒸馏和吹白;硫酸(H2SO4含量96%)化学纯以上。或者使用98%的硝酸和硫酸*
  欧阳桐以这种方式来到我们家,没有比这再糟糕的开场了。他跟王总的关系比一般的继父继子关系还要冷,他甚至都不把王总当继父。王总把那把西瓜刀收了起来,在赃车的处理上他们争执过一回。欧阳桐的意思是,这是没法跟警察讲的,他去黑市将货车卖了一笔钱,买了一条项链送给我妈,当然,他认为那也是他的妈妈。

中间这段斜体的文字,我一开始读到愣了,因为完全是和上下文脱节的,最初以为是混进来的乱码……直到文中用相同格式的楷体字写硝化甘油科普段落出现第三次时,我才反应过来,这特么就是欧阳楠打算杀人配炸药啊……

果然,最后一段楷体字:

她是你以后的媳妇,你要爱她。天长日久,除了她,就像失去了爱的功能,我没再爱过别人。我抱住她,我本来是要安慰她,可我马上哭得比她还伤心。我本来是要送她回家,可是我们最后谁也没回家。丢掉挫败和羞耻感,我在那天终于走到了通向幸福的岔口。我和她在幸福之路走了两年多,直到下一个岔口——我哥哥回哈尔滨开茶馆,还有他和陈洁那场糟透了的婚礼。
  *用途:*
  *爆破,谋杀。*

两段互不相干的文字杂在一起效果简直好得不行(×)。

不断出现的假笑话和真表白

……明明是在亡命天涯而且没有希望洗干净罪名的情况下,而且逃亡的两个人互不信任。

欧阳楠和陈洁也是心大(没有)。

其实两种东西掺杂在一起,一方面真有种算了都这样了的穷途末路反而乐观起来的感觉,另一方面,总让人怀了点无望的希望。

  我坐直些,系好安全带,指着东边说:“万达影院。”
  “你不是真要约我看电影吧?”
  电影院在广场六楼,我爬安全通道,让她乘扶梯,顺便帮我在三楼肯德基大爷那儿买点儿汉堡可乐。结果我比她先到,我不好意思像个绝症病人似的什么都求她,就低着头去排队买票了。队伍不长,两分钟就到我,考虑到差不多十个人在看着我,我装日韩人说起了英语。我说:“Excuse me, two tickets, please.”
  我英语极烂,反正对日韩人来说,英语也是外语,所以没引起什么怀疑。我们上中学时英语老师为了令我们感兴趣,举了那么多学英语的好处,什么学习另一种思维方式啊,了解西方的文化啊,和欧美人交流做朋友啊,就是没说原来学好英语还可以装外国人。

  我摇摇头:“那是他对你没感觉,有感觉的话,照你这么漂亮,一两下子就忍不住了。”
  她突然减到五十公里的时速,在高速上这跟急刹车没两样。她看着我,表情严肃,一字一句地说:“欧阳楠,你说话真是既好听又露骨。”
  我想问她,你是喜欢好听还是喜欢露骨。但我忍住了。自觉不自觉,我都不该勾引她。我有任务自身,领了投名状的。按照步骤我该先搞清楚欧阳桐到底是谁,这些年他在干什么,甚至他十八岁来到我们家之前他都干过什么。况且除了我自己,没人能信任。陈洁?我始终认为她不是个小角色。

  “你要是亲眼看见我昨天都对你干什么了,你就知道,欧阳楠是一个高尚的人,是一个值得信赖和托付的人。”
  “以后的日子,我们就得在甲板上度过了。”
  “干吗是甲板?”
  “我们上不了岸呀,就像是望眼欲穿的水手。”
  “想开点儿,至少这里没有成群讨厌的海鸥 。”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
  “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
  “跟你商量件事呗,欧阳楠?”
  “说。”
  “以后想唱歌自己起头,别老蹭我的。”

到小说最终落幕,一切重新开始的陈洁再次对欧阳楠说“以后想唱歌自己起头,别老蹭我的。”的时候,真是感慨万千啊……

至于故事本身,我在开头说了,挺残忍的,家庭关系,个人经历,每一个人都不容易。(说实话,开头家庭关系出来的时候我总是下意识想起《白色流淌一片》的许佳明,我跟同桌说《白色》这本小说的时候引了一下《和许佳明的六次星巴克》里面的话:“父亲是个植物人,母亲是个精神病,继父是个聋哑人,还是个杀人犯,继母是被杀的那个。(当然其实不是……)”我语气平静,同桌目瞪口呆。)

但蒋大笔下每一个角色都值得敬重,不是出于命贱的同情,而是因为,没有一个人是孱头,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做出了不能后悔(大概也真的不后悔)的选择。

何况即使刀子在每个人身上划拉,到底痛里还是埋着爱和希望。

有爱和希望,也许就没觉得那么疼。

后来我想了一下,这也许跟路也在《地球的芳心》序言里提到的状态很相似:

“在闭关自守的麻木中,我的周围仿佛渐渐地形成了一大片旷野,我在这狂野之中又培育着忍耐,在忍耐里生出了激情,甚至几乎是快乐的了。”

最后:卧槽我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猜到Boss是谁啊!居然是【防剧透】!蒋大你考虑写个悬疑吗!!我追啊!!【被撵出八条街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如果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