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这就是生活”,大概是每个人都会辜负一些人,会看到一些希望,会有幸福,会有悲伤,会得偿所愿,也会留下窟窿。喜怒哀乐间,继续向前走,走向彼此共同的终点。」——指纹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延毕博士生。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希望地狱是个美丽的地方」——古川知宏(监督)×樋口达人(系列构成)×中村彼方(作词家)TV动画《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放送完结长篇访谈(后篇)

!Warning
【采访原文】「地獄は美しい場所であってほしい」──古川知宏(監督)×樋口達人(シリーズ構成)×中村彼方(作詞家)TVアニメ「少女☆歌劇 レヴュースタァライト」放送打ち上げロングインタビュー(後編)
【原文发表时间】2018-11-30
【翻译】TheDaedalusClub
【Beta】古川政良
【校对】猫爷暗仔、紫萍东郭
【鸣谢】欲火不死鸟、白兰地的红茶
转载请联系本博

前篇:古川知宏(监督)、樋口达人(系列构成)、中村彼方(作词家)之集结!TV动画《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放送完结长篇访谈(前篇)


持续进行着多层展开的《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本作于2018年7月至9月期间播出了TV动画;2018年10月,音乐剧《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 -The Live- #2 Transition》也宣告上演。而现在,手机游戏《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 -Re LIVE-》正处于绝佳状态中。

我们将继续上次对担任TV动画监督的古川知宏老师、担任系列构成与全剧脚本的樋口达人老师,以及担任动画全曲目作词与戏剧剧本写作的中村彼方老师的采访,解密这样的作品如何诞生,也聊聊TV动画放送结束后才能揭晓的秘话。最后也对“130g”、“全裸待机”等引人瞩目的关键词提出了询问,还请大家务必坚持到最后!

古川知宏监督的创作起源

——上一次我们聊到了动画制作方面的技巧,还有作画张数之间的平衡的问题。我觉得《Starlight》是古川监督个人色彩相当浓重的作品,所以想了解一下古川监督创作的根源。有什么作品对你产生了影响吗?

古川 我是家里的老二哦。因为我的哥哥还有哥哥的朋友们热衷的作品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所以我也愿意去观赏一些观众年龄层稍高一些(目标受众是现在四十岁左右年龄层的人)的作品。另外,我喜欢看电影,因为在大学时期学过历史,所以我属于会把喜欢的导演的作品全部按图索骥找出来看的那种人。最喜欢的有实相寺昭雄导演(电视剧作)呀,还有铃木清顺导演、新藤兼人导演和北野武导演。外国电影导演的名单就更长了,在此略过不表。至于在动画制作上给了我很大影响、也让我在一开始就明确意识到自己作为创作者有受到他影响的,是庵野秀明先生。

——正是如此呢。很多人说看了《Starlight》的变身兼用卡的演出,觉得受到了几原邦彦监督的影响(※编注:古川监督在几原监督的指导下积累了演出工作的经验),几原监督的基调不就很80年代以前的风格吗?我感觉《Starlight》果然是《新世纪福音战士》以来的那种、90年代的水土孕育出来的作品。

古川 几原老师是深受70年代影响的人呢。但我自己的根源果然还是基于90年代自己看到的东西。因为我不怎么看漫画,学生时代看的都是电影,还有MTV之类的。我住在学校附近的朋友八木君家里有有线电视,所以我经常泡在他那里。八木君非常沉迷《新世纪福音战士》,我边听着“这是那个做《蓝宝石之谜》的庵野秀明呢……”这样的解说,边跑去借了《飞跃巅峰》的录像带。

t640_789989

——最终话的“约定之塔”的展现方式,还有华恋向下坠落的场景,让我隐约觉得有80年代之后GAINAX的味道。

古川 我是原画师出身,所以非常享受动画中的动作律动的快感和动感。与其说这是种用非理性的部分冲击观众的情感的展现方式……不如说在我自己的动画中也有与之不同的另一种核心手法,就是从几原老师那里学到的“将作品要素夸张化(Caricature)”的手法,以及维护制作现场、完成影片制作所需的技术和机制。被大家广泛称为“几原演出”的那种影像中,实际上包含有很多表里一体化的要点,比如动画制作的性价比、主题还有展示视觉影像所必须的一些东西。在已经精疲力尽的制作现场还能实实在在地做完一部片子,这可是我在东映磨练出来的技巧和经验呀。几原老师是主题性很强、更强调自己作为作者的一面,但是又在“将动画作为一种娱乐形式完成,然后将主题传达给观众”这一技巧上独擅胜场的人。我和他共事了5年,我想最能有条理地分析几原老师的技术的人非我莫属(笑)。

——原来如此,减少张数、精简无意义的作画工作量,以及为了达成这种精简创造出一套技巧来完成演出,这些在前篇访谈中提到的手法背后蕴含的技术和思想,正是从几原先生那里学到的。

古川 是的。影像的节奏是受庵野先生和北野武导演的影响,我想如果有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我和几原老师的镜头分割1和影像编集2都有很大的不同。就第七话的影像编集而言,到处都是冈本喜八导演的影子呢。我从几原老师那里学到的则是作为创作者的生活方式,真的非常感谢他。

另外,虽然跟话题完全无关,但我个人非常喜欢“几原邦彦”这个人呢,和他是作家也好他是监督也好都没有关系。

t640_789990

中村彼方老师,“投之以滚球,返之以刚速”的高手

——中村彼方老师除了担任动画《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中全部歌曲的作词以外,动画中的“戏剧剧本”也是由老师执笔的。蕴藏着作品关键的戏剧《Starlight》是如何诞生的呢?

古川 感觉就像是在反复讨论中关于戏剧剧本的信息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然后中村老师就被卷入其中了。

中村 (笑)。

——是基于古川监督想出来的点子吧。

古川 是呀。这部作品里塔是核心意象,提起塔,就会想到《旧约全书》中的巴别塔,是一种在传说和旧话中经常出现的意象。是种神圣而人所不能企及、仰向天空矗立、象征着人类雄心壮志的纪念碑呀。这是个以东京塔作为这个故事的核心、又要将塔推倒的作品,所以必须要有一出围绕着塔展开的戏剧——这就是一切的开端了。我给了中村老师一些零碎的内容,像是“两个女孩子因为触犯禁忌而被迫分开”这样的印象,还有“抓住它吧,你所期望的那颗星”这样的台词片段。而当她把“星摘”写成“星罪”的时候,我当即就觉得“实在是太感谢了!”

樋口 把最开始公开的预告片里,监督想做的一切都写进去了。

古川 邀请最开始以作词家身份参加了剧本会议的中村老师大胆放手去写戏剧的是Kinema Citrus3的社长兼制作人小笠原宗纪先生。

中村 最开始,我参加会议的目的与其说是提出意见,不如说是来汲取作词的灵感。比起正式委托,小笠原先生倒更像是轻轻松松地顺手拜托我来写了。

樋口 跟把漫画《Overture》的剧本交给中村老师时如出一辙呢(笑)。

古川 一开始是预定交给樋口老师的,但樋口老师已经被拜托负责全剧的剧本了,所以从制作日程上来说请其他人负责会好一些。

樋口 不过那个时候已经反复讨论过很多次了,团队内部已经加强了共识。

古川 大家都已经是Starlight脑了嘛,像是在第十一话重编曲版的《舞台少女心得》要加上“幕间”“舞台侧”这样有舞台感的词汇!——这样的讨论过后,这首歌就有意以《舞台少女心得 -幕间-》作为标题了,这个团队就像这样总能找到共同的目标呢。

t640_790001

樋口 因为是这样的一个团队,所以再找别的作者加入来写戏剧剧本还挺难的。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就不得不把谁的资源分拨出去,或者让谁来挑战一下这个新任务了。那个时候小笠原先生就把以词作家身份参加会议的中村老师擢选了出来。“(中村老师)不是写过绘本吗?”——以这种不得了的方式。

古川 对,我当时就想着,能从绘本联系到戏剧剧本,这个人真厉害啊(笑)。

樋口 但是那个时候,当即回答“我可以做”的中村老师,我觉得也很厉害哦。

中村 是呀。在我被抛来这么个“球”的时候,满腔都是想要挑战一下的心情。我猜小笠原先生这么说其实是半开玩笑的,但既然他这么说了,我觉得不如就做吧。

古川 过了一星期就有雏形了吧?

中村 第二天我就提交了草案一类的东西(笑)。

古川 几天后从小笠原先生那里听说这件事交给了你的时候,我真的吃了一惊呢。小笠原先生作为制作人,总是能在恰当的时机把各种有趣的球抛到不同的地方,使作品变得越来越丰满。对原画师也一样,这次担任道具设计(Prop Design)的谷紫织老师也接到了他轻轻巧巧的挑战之球。这样的球,有的人可以接下,有的人承受不起,所以选择避开它的人还挺多的。中村彼方老师则是这样的情况:接住球后以史潘4一般的惊人气势和速度投了回去。

t640_789991

——芙洛拉和克蕾儿,还有6位女神们的设定一开始是谁提出的?

樋口 故事里她们在戏剧中应该处在怎样的位置,这个故事应该怎样展开,事先应该传达出怎样的信息,戏剧中的登场人物的名称……这些都是中村老师想出来的。

——请允许我问一下,在第100届圣翔节上,大场奈奈所扮演的“第九个角色”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

樋口 那个其实在10月26日发售的漫画《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 Overture 2》收录的最终话里有说到的。

中村 请务必看一看单行本哦!

樋口 实际上在动画第九话里,似乎也有人敏锐地注意到了关于女神们设定的信息呢。

——最终话的第100届圣翔祭上,奈奈的服装是基于第99届的服装设计的,让人印象深刻啊。

樋口 那个就让人觉得“古川老师,真是厉害啊”。

古川 我想把奈奈描写成一个崭新的、但同时也怀揣着过去事物的人。开始设计的时候,我们决定其他几位女神的服装都可以是新的,但奈奈的服装只改变一下颜色。经历了第九话后,我想表现出的是奈奈放下执着后的某种姿态。另外就是技巧上的要求了,必须让旧的东西和新的东西同时出现。如果大家的服装都变了,大家在舞台上的形象就无法告诉观众舞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这是个能迅速让人理解变化与不变的演出。这一段不仅是将奈奈那种“带着过去的事物,但已经经历蜕变成为了新生的存在”的样子表现出来,在此之上,还增加了她“守护着什么”这样沿用剧情的台词。

t640_789992

——我想舞台的最后奈奈所吟诵的台词,只有在动画中成长的小泉小姐才能表达出来。说到变化,最后一幕中华恋与光发生了变化的开场演出也非常出色。

樋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铺陈舞台少女们的故事正是为了最终抵达那个场景。根据第十一话的进展,第十二话将以画面和音乐决一胜负,结束语仅留下开场白。

古川 是不是能把华恋开场白的“让大家星光闪耀”改成“让你星光闪耀”呢,直到最后我都还在苦恼。但就在那时,樋口老师说:“如果想做的话,那就该这么做。”真是我大哥!(笑)
关键时刻樋口老师总在背后支持着我呢。当时我正在考虑舞台剧上“嫉妒的Revue”是不是可以把演绎者从光和真昼换成动画中的华恋和真昼,樋口老师就对我说:“古川老师你就放手干吧,这毕竟是爱城华恋的故事。”创作这个企划的过程中感到烦恼时,年长者们给予了我大力支持,实在是非常感谢。

樋口 还有山田音响监督,小笠原制作人,合作企划的古里尚丈先生。我也是这样,不过在古川监督考虑该怎么做的时候,比起在同一个地方犹豫不决,我会倾向于说“这样选择就可以呀”。与其考虑不清,不如直接砍掉别的选项,这样路线就很清晰了。

t640_789993

——动画第五话出现了和舞台剧不同的对战镜头,很新鲜,让人非常兴奋呢。

古川 因为我已经做好了会出现褒贬不一的评论的心理准备,所以发现观众能欣然接受这种表现方法时,我比想象中的还要开心。

樋口 因为第四话是树立华恋主角形象的决定性一话,但是第五话Revue的主角是光和真昼,所以戏剧构成会有所不同。

古川 我想,或许正是因为有了第五话,才会有第九话吧。第五话里,真昼的心情只有对上了华恋才能得到升华。与之相反,第九话中,即使打败了华恋,奈奈的心情也不会平复。所以我换了另一条路,把它变成纯那拯救奈奈的故事了。

樋口 春假期间唯一一个不回家的纯那,和一直关注着她的奈奈之间,关系越来越密切,也是为此准备的。

剧本里的台词变成了自己的语言

——关注角色关系的话,会觉得真矢×克洛两个人的关系和心情也是在铺垫了大量经过观众们充分解读的内容以后,才成了第十话的主菜。

樋口 对于她们两人,我写作的方法是用没有描写出来的部分去建立她们之间的关系。

古川 说到写作方法,有Staff看完第九话华恋对英文版戏剧《Starlight》赞不绝口的场景后说,为什么华恋要用阿宅一样的语气说话呢?那个听上去像阿宅一样的语气,其实是情绪高涨的表现吧?

樋口 这是我从自己发现超喜欢的初版旧漫画的感觉出发写出的台词。《Starlight》果然是她们的起点嘛。那是被自己所珍视的东西打动的感动之情和感激之情,还有与其他人分享这些东西的喜悦。所以观看那个场景的人会分为两派,一派的反应是“华恋突然用敬语了啊”,一派是“我能懂!!”

中村 我也超级能懂的。也许正因为对方是小光,华恋才能坦率地表现出这样的一面。

t640_789994

——说起来,前几天在别处采访饰演华恋的小山百代时,我问起她对监督们有没有什么想提出的问题,她非常担心地问道:“我有成长吗?”

古川 当听到小山小姐在舞台高潮处那句(低沉的、仿佛从地底深处传来的)“Non Non哒哟”时,我的感想是“竟然能表现到这种地步……”(笑)。能做到这种程度真是太好了。“Non Non哒哟”本来是樋口老师写出来的台词,但通过动画,这句话真真正正地成为了爱城华恋与小山百代的台词。我认为能把重要的台词准确地转化为自己的台词,是最大的成长。

樋口 监督啊,你有说那句“Non Non哒哟”要有《明日之丈》的感觉呢。

古川 要有《明日之丈2》里矢吹丈的感觉。我是个麻烦的阿宅真是对不起(笑)。虽然我这话是绝对无法被理解的,但那时音响监督的山田先生指导得很明确。他指导小山小姐要向下发声。

——小山小姐是舞台剧演员出身,所以教她怎么使用身体的话她就能轻松理解。

樋口 第九话后期录音的时候有这样一段插曲:小泉小姐发不出想象中奈奈的声音的时候,相羽小姐就在录音棚里拉着她的手,这样她就能发出有力的声音了。在物理意义上,大家也下了很多功夫来演绎角色呢。

古川 最近,到处都能听到小山小姐的台词“让大家都星光闪耀”(比如CM)。我听见的时候就会想“她说得越来越熟练,这句都变成自己的台词了呢……但是,从今往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哦!”(笑)

——其他九九组的成员有让各位感觉到成长吗,也想听听这方面的故事呢。

中村 我的话,应该是抱着重磅炸弹——名为“轮回”之秘密的小泉小姐,为怎样在动画中饰演大场奈奈这个角色烦良多这件事吧。就算知道大致的设定,但这个设定在实际看到动画第七话之前还是很难想象的。所以看到第九话中小泉小姐感情迸发的演技,还有Revue曲《星之绊》中丰满的表演时,我非常感动。觉得果然就应该是小泉小姐来饰演奈奈呀。

古川 对全体声优都有各种各样的回忆,还有想要感谢的事情,在这里实在是难以言表。
实际上,这部作品制作开始的时候,山田音响监督说,当这部动画里参与成员除了少数几个人,大部分都是没有声优经验的女孩子时,让她们去表现出“像声优”一样的演技也不一定就是好的。因为她们本身已经是舞台剧演员了,所以让她们去喜欢上“她们本身”会是更好的做法。
但是,她们偶尔也会迸发出超越我们预想的出色演技呢。

t640_789995

——她们作为声优的成长速度,超出了大人们的预想。

古川 举一个简单明了的例子:不知道在第几话的时候,岩田小姐说她不再害怕站在麦克风前了。我想着不就该是这样吗。那时山田老师突然转过身来对我说:“怎么办啊古川君,虽然是变好了没错,但某种意义上这也令人有些困扰啊。”因为某种程度上这部作品是以“陌生”作为主要风格的,所以声优的迅速成长可能会超出角色本身的范围。尽管如此,这也令人高兴,山田老师也把角色的范围把握得很好,并把这种成长应用到了作品当中。

樋口 经历了第五话,真昼在第六话的定位变成了“姐姐”,或许是件好事呢。

中村 第十一话小真昼的台词“我在舞台上等你哦”,真是太棒了。

樋口 我觉得她是一个有着“承载着过去的重量”这样的表现力的孩子。

古川 说起山田老师,后半部分他渐渐沉迷于相羽小姐的演技了,很有意思呢。他说相羽小姐的演技有点怪异的感觉,很适合克洛蒂娜这个角色,非常有趣。与演技富有舞台特色的富田麻帆形成了对比,她们组合起来也非常好。

樋口 克洛蒂娜的自称不是“watashi”,而是有点骄矜的“nwatashi”5。这么自称,角色一下子就立起来了,多亏了山田老师的导演。

t640_789996

——那个发音同时有法语感和童星感呢。

古川 确实是童星出道的人特有的口癖呢。“好嚼好嚼的钱特里玛农场”6

樋口 确实大家都很喜欢冷笑话呢。“好嚼好嚼”是监督的手笔。

古川 这种讨论会的现场大概率会有歌舞伎炸米饼、Alfort和Country Ma'am7出现(笑)。像“钱特里玛农场”这样的小neta在正片里只能悄悄放在画面中的桌面上,所以大家请去看漫画《Overture》吧。我真的很喜欢《Overture》哦。

樋口 说到冷笑话,“Bananice”比我想象得还要受人喜爱,真是太好了。

t640_789997

最后的疑问解答环节

——虽然只剩最后一点时间了,但还是想向大家请教一些我在看动画时的小疑问。首先是,宿舍为什么只有真矢和克洛蒂娜是单人间呢。

樋口 因为是主席和次席嘛。给她们这样的特权有助于这两个角色立起来,而且我们也认为她们两个人要是成为同室室友的话估计会出很大的问题。描写她们互相独立的关系,更能彰显她们作为Top的强大。不过我和监督讨论的时候,克洛蒂娜的床不知不觉就装上了床罩,超让人吃惊的(笑)。

古川 相对地,真矢的房间就没有多余东西,是个简朴的房间呢。

t640_790002

——为什么第一集和第四集里,小时候的华恋和光在剧院里的座位互换了?

古川 那是为了让大家明白这个故事里有可以深入考察的细节而加入的噪音。

——因为我很沉迷于此,所以有烦恼过如果两个人珍视的过去实际上是别的事情该怎么办好。

古川 我们本来是有想过这样的方案的,但这样一来故事的主角就从“角色”向“剧情”这一侧倾斜了。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希望观众能期待着华恋去帮助小光、把小光接回来,所以就没有放这样的烟雾弹。剧情转折的有趣之处是由奈奈来承担的。

t640_789998

——光从学校消失以后,场景本来是可以做得更加沉重的,但是那里却给人一种情绪克制的印象呢。

樋口 她们出于自愿选择了舞台少女的世界,那已经是很重大的选择了。尽管这些抱着强大自尊的少女们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的同伴,但既然她们必须为了成为Topstar而相互竞争,她们就会选择比已经消失的人走得更远。我想把这一面写出来。

古川 之后的剧本会议上,大家考虑着现在观众想要看什么的时候,我决定了一个方案:就用一话把这段结束,不拖到下一集处理了。因为要避免观众在阴暗悲伤的情绪里沉浸一周时间。

——小光输掉英国的长颈鹿甄选之后,体重减轻了130克。为什么是130克呢。

古川 有部叫《21克》的电影里,用了“人的灵魂重21克”这样的意象。我沿用了这样的感觉,想用可见的方式表现“失去闪耀”会失去某种决定性的东西。但是,如果把它描绘成“光线从身后唰唰地消失”画面就显得太廉价了,所以就用了明确的数字来展现。但我也不想使用21克这个数字,所以思考着怎样让人体会到身体中失去了什么东西时的切身感受、能不能找到什么让人毛骨悚然的数字时候,我就想到找人体内某个内脏器官的重量,于是选择了肾脏的重量:130g。樋口老师加入了“三文鱼三明治”“护手霜”这样“不值一提”的物品进行对比,那种感觉就更迅速地传达到位了。也让我感受到了樋口老师作为编剧的丰富经验和高超技巧。

——最终话的“约定的塔桥”是怎样诞生的呢?

古川 我觉得自己似乎没有把第10话中的“我,再生产”这个词表达完整,所以想在最后一集里把爱城华恋与“我,再生产”描绘成“二者在同一水平线上”“这句话是从作品世界呼之而出的语句”的样子。“我,再生产”本来是用片头和PV中使用过的字幕LOGO来展示的,但在动画编集过后这段应我的请求改成了“灯饰”。“我,再生产”的LOGO是滨祐斗先生设计的。滨先生的设计真的太棒了,为作品增色不少,但如果仅仅是把它跟塔摆在一起,总觉得这个LOGO不能完全融入作品世界。那个LOGO和东京塔……怎么说呢,可以说是塑造角色、赋予作品世界血肉的道具吧。

樋口 就是所谓的舞台装置吧?

古川 对!樋口老师天才!是我大哥!!

樋口 你以为我们共事多少年了啊(笑)。

古川 为了把大LOGO和东京塔放进舞台装置里,舞台设计上就多了灯饰。

樋口 另外监督啊,讲一讲十一话小光全裸的事情呀。

t640_789999

——(笑)。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请告诉我为什么小光会在沙漠中全裸着以跪姿等待。

古川 裸着的话,不就显得很“冲击”吗。也有那种失去一切的感觉。我自己也很想看见被同伴们送走的华恋终于到达终点后那个让大家大吃一惊的画面。我想小光身处的地方应该是地狱,在我心目中,我希望地狱是个美丽的地方哦。我觉得那种被美丽的事物包围的虚无感,会让人觉得越是美丽越是可怕吧。女性身体弯曲的姿态就仿佛赋灵一般非常美丽,那种神性的美就是我在电影和影像作品中所追求的。开幕时(躺在舞台上的)小光就是这样,因为正片里小光不怎么出场,所以她的开幕出场是很重要的,要同时兼顾冲击力与美,对我来说就是用裸体来表现了。

樋口 很美呢,是我最喜欢的落幕了。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感谢各位今天付出了这么长时间。

樋口 今天聊到的这些内容,我们每次开讨论会的时候都会聊到末班车停运呢。

中村 真的是非常充实的时间。

——我想我已经明白这个作品来源于何处了。非常期待有朝一日能看到《Starlight》,以及《Starlight》团队的新作。再次感谢各位。

(采访・撰文/中里キリ)


  1. カット割り,动画术语,对各场景的构图进行拆分、将不同场景和镜头组合在一起的工序,好像没有严格对应的中文,这里自主翻译了一下,详情参考:プロの動画製作は「カット割り」が違う!主な種類と効果  

  2. カッティング,动画术语,根据需要的演出效果按照分镜调整镜头时长、进行剪辑的工序。  

  3. 动画《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的制作公司。  

  4. 知名棒球左投手华伦·爱德华·史潘,以他命名的华伦·史潘奖用来表彰最杰出的左投手。  

  5. “骄矜”原文为“頭が鼻にかかるん”,而把鼻音n放到watashi之前,正好是“頭が鼻にかかるん”字面上的行为。  

  6. 克罗蒂娜做童星时拍摄的广告。  

  7. 均为饼干类的零食。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弱水三千我只取救生圈 reply

    感谢翻译!

    古川真是想到啥就说啥 毫不掩饰

    • @弱水三千我只取救生圈 监督在推特也很耿直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