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做着梦的化石」

2,647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4次阅读0条评论

【玄冬】………真是的,到底去哪里了啊?那个男的。

【黑鹰】嗯,说是在管理室结果却不在,不会是又在哪里走着走着就晕倒了吧。

【玄冬】走着走着就晕倒了………。创造了这个世界的家伙,还会走着走着就晕倒的吗。

【黑鹰】因为本来他身体也不太健康。一投入研究工作就闭门不出,所以体能也不好。

【黑鹰】………而且,他现在这个身体,状态看起来也不怎么好。

【玄冬】真是的,是个让人没辙的家伙啊。

【黑鹰】别这么说嘛。就算这样,他也好歹是这个世界的创世主嘛。

【玄冬】要不是我是玄冬,我是绝对不会相信这种事的。

【???】………你们还真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啊。

【玄冬】………嗯?

【黑鹰】哎呀,您在那里吗。

【研究者】你来得太晚了吧,我不是说了不要让我久等吗。

【玄冬】这得怪你自己不在说好的地方好吧。

【黑鹰】非常抱歉,稍微耽搁了一会儿………

【黑鹰】………话说回来,主啊。您在这里做什么?

【研究者】………这是个舒服的地方。

【玄冬】………哈?

【研究者】这里,是我睡起来最为心情愉快的地方。

【玄冬】………呃、别睡地板上啊!搞什么啊,你这人!

【黑鹰】嗯——您还是老样子,喜欢阴暗、狭窄又冰冷的地方呢,主。

【研究者】………我睡这里就好。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黑鹰】………啥?

【研究者】我似乎太逞强了,已经不太能顺畅地让这个身体动起来了。

【研究者】况且,即使没有我,也不影响工作了吧。………之后的事,交给你了。

【黑鹰】这样可以吗?

【研究者】归根结底,这里已经交由你们鸟儿进行管理了。我说过了吧,你要是这么决定了,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黑鹰】………是。我明白了,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玄冬】……………?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别说这种只有你们两个才听得懂的话啊。

【研究者】………玄冬与救世主的系统,与这个箱庭的核心有着深刻的关联。

【研究者】要停止它,想必要付出巨大的牺牲吧。

【研究者】你有这个觉悟吗?

【玄冬】………什么………?

【研究者】………嗯?怎么,你什么都没告诉他吗,黑鹰啊。

【黑鹰】这个嘛………那个,我觉得由主来解释的话,会比较好理解。

【研究者】谎话连篇。算了,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你有口难言。

【玄冬】怎么一回事?………难道说………

【研究者】………以白之鸟的代理人之名义,同时,以我真正的名字之名义,我允许你们解放这座塔。

【研究者】允许你们解放玄冬、以及救世主的灵魂。

【玄冬】…………………怎么会…………………

【研究者】………嗯?怎么,你不高兴吗?

【玄冬】…………………别、别开玩笑了!

【玄冬】要是能这么做,为什么你不早点把它停下!?你离开这里的时候,把它停掉再走不就好了吗!

【玄冬】就因为它,到底有多少人在受折磨………!

【研究者】我说了吧,停下这个系统需要付出巨大的牺牲。

【研究者】为什么这个箱庭能够存续至今,你就没有想过吗?

【玄冬】………什么………?

【研究者】事实上,在你之前还有另一位玄冬降生。然后就像这样,世界也迎来了将要毁灭的时刻。

【研究者】………然而,在那之后,这片荒芜的大地重生了………

【玄冬】那是因为我死了不是吗。

【研究者】姑且,可以这么说,但仍有些微的不同。

【玄冬】………嗯?

【研究者】的确,这个箱庭设计成了以你为媒介进行毁灭的机制。

【研究者】可是,一旦你消殒,系统继续运行下去,必定会呈现土壤肥沃欣欣向荣的景象。

【研究者】所以,如果停下了系统,这一点也就不再适用了。

【玄冬】………这是什么意思………?

【研究者】这片土地已经无法起死回生了也说不定,而本来已经有玄冬存在了却还是不停止战争的愚蠢的民众也一样。到头来他们或许也要为自己的行为承受报应,就此灭绝。

【研究者】………即使这样也可以吗。

【玄冬】…………………

【玄冬】………我哪管得了。

【研究者】…………………

【玄冬】这里是我们的世界,生也好死也好都是我们的自由。

【玄冬】由不得你来替我们选,我们会做出自己想要的选择。

【研究者】………哦?

【研究者】并且,你也好那小子也好,你们灵魂的缚咒都将得到解放。不会再进行转生了哦。这就是你们最后的生命了。

【玄冬】生命只有一次,才是常态。

【研究者】…………………

【研究者】世间万物,听凭自然………也可以有这样的选择吗。

【研究者】真是奇妙的心情啊。看着自己的造物,发生了如此的改变。

【玄冬】………你………

【研究者】………嗯?

【玄冬】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

【研究者】哦?但说无妨。

【玄冬】………你。

分支选项:你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你还会创造这样的世界吗?

「你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

【玄冬】你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

【研究者】…………………

【研究者】一个用于实验的,容器。

【玄冬】…………………

【研究者】然而,说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活下去的是你们吧?正是你们,打破了我的预期。

【玄冬】那是当然的,我们不是被创造出来的东西。

【研究者】从今往后,这个箱庭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呢,无法亲眼见证真是遗憾啊。

【研究者】不过,比起纷争不断与大地荒芜,你们能克服这些境况存续下去,或许是更有价值的事情。

【玄冬】…………………

「你还会创造这样的世界吗?」

【玄冬】你,还在某个地方创造着这样的世界吗?

【研究者】已经在创造了。

【玄冬】………什么?

【研究者】然而,这与你并无关系。你是生存于箱庭之中的东西,知道太多会幻灭的哦。

【玄冬】…………………

【玄冬】………可是………那不会是这样的世界吧?

【研究者】………嗯?

【玄冬】你认定这里失败了,所以才离开的对吧。应该不会做出重蹈覆辙这种傻事的吧。

【研究者】……………。真是的,能这般冒犯我的,他还是第一个呢,黑鹰?

【黑鹰】哈哈,我养育了个好孩子对吧?

【研究者】………你傻吗。真是的,两个人如出一辙的傲慢呢,你们两位。

【黑鹰】不是哦,这孩子也好,之前的这孩子也好………都只是,喜欢着您创造的这个箱庭而已。当然啦,我也是。

【研究者】…………………

CONTINUE

【黑鹰】归根结底,这么做说不定会让这里变成一个美好的世界哦?

【研究者】……………。你当真是性格顽劣呢,黑鹰。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对早期的作品感到棘手。

【黑鹰】哈哈,真是非常抱歉。

【研究者】唉,好了。已经没有时间了吧,你赶紧去吧。

【黑鹰】………是。就没必要再说一遍临别问候了吧,主?

【研究者】不需要,你的问候太无聊了。

【研究者】行了,已经可以了吧,去吧。

【黑鹰】是。………真的,非常感谢您,主啊。

【玄冬】…………………

【研究者】………嗯?还有什么事吗?

【玄冬】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所作所为。

【玄冬】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你都捉弄了我们。

【研究者】………哦?

【玄冬】………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研究者】呵呵,真是个颇为执着的人呢,你啊。

【玄冬】……………。我说你啊………

【黑鹰】好了,走吧玄冬。没有时间了。

【玄冬】………好。

【研究者】………我在此处,做着一个梦。

【研究者】做着并不在此间的,那崭新之箱庭的梦。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