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破晓之国」

4,365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6次阅读0条评论

【花白】…………………

【花白】………我在做什么啊。一直在这种地方待着。

【花白】明明就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会来,我还真是优柔寡断啊。

【花白】明明就算他来了,也不会发生任何改变。明明横竖他又会开口说让我杀了他。

【花白】………明明我就是讨厌这件事,才逃到这里来的………

【花白】可是,我还是想和你再见一面。………我真傻啊。

【花白】明明你要是来了,这次我可能就不得不杀你了,为什么我还对此心怀期待呢。

【花白】我是希望你来呢,还是不希望你来呢。

【花白】………我已经,想不明白了啊。

【花白】………此时此刻,你在做什么啊,玄冬………

【花白】………真吵啊。

【花白】已经,开始了啊。太阳,升起来了吗………

【花白】……………。说不定,这就是,最后的日出了吗。

【花白】………就因为,这种事………

【花白】………我可能让它,被你们这些家伙破坏吗。

【花白】我不会,杀死玄冬。但是,玄冬也一样,不会杀死这个世界。

【花白】………进行杀戮的,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银朱】…………………

【玄冬】…………………

【银朱】………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玄冬】我想去见花白来着。请告诉我他在哪啊。

【银朱】………哈?

【玄冬】我想着来这座城里会不会能见到他,就过来了,碰上你真是太好了。

【玄冬】告诉我,花白在哪里?

【银朱】比起这事,你丫是怎么入侵到这里的?你把看守和警卫怎么了!

【银朱】你这家伙该不会………

【玄冬】不要误会了,你是我到这里以后遇上的第一个人。

【玄冬】就和花白跟你回到这座城的时候一样,我用了这东西。

【银朱】………什么?

【玄冬】虽然一开始还不太适应,但总算能在小范围的空间里按照想法进行跳转了。

【银朱】所谓的空间转移装置吗!可恶,也就是说黑之鸟也可以跳转过来,有这种东西在的话警戒会有疏漏………

【玄冬】行了行了,快告诉我花白在哪里。难道说,已经………不在这里了?

【银朱】…………………

【玄冬】………嗯?怎么了?

【银朱】你丫才是,特地跑到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

【银朱】难道,你不是来向那家伙………向救世主,献身的?

【玄冬】当然不是啊。

【银朱】………是吗,你其实是来杀那家伙的吗。真是个卑鄙的家伙啊。

【玄冬】别胡说,才不是。不要妄下结论。我会做那种事吗。

【银朱】………什么?

【玄冬】我,不是「玄冬」了。玄冬与救世主,已经不存在了。

【银朱】这不是在吗。

【玄冬】……………………………………

【玄冬】可恶,我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啊………

【玄冬】啊——所以说,那个………那座塔消失了,就算我存在,这个世界也已经不会毁灭了。

【玄冬】所以,花白,已经没有必要杀我了。

【银朱】你说什么………有这么荒唐的事,难道说………

【玄冬】随便你信不信吧。总而言之告诉我花白在哪里,我想阻止那家伙………

【玄冬】……………嗯!?

【银朱】………那真的、那真的是真的吗!你这家伙,真的不是「玄冬」了吗!

【玄冬】………呃………放手,很难受啊。

【银朱】回答我!

【玄冬】所以我不都说过了吗。………放手。

【银朱】你看着我的眼睛说!

【玄冬】………我干嘛要拿这种事情算计你。我已经不是玄冬了,没有理由再让你来追杀我了。

【玄冬】我是为了阻止那家伙才来到这里的。………真的。

【银朱】…………………怎么会………

【银朱】………你说玄冬消失了………?为什么,都到这个关头了,怎么会………

【玄冬】……………。那家伙,在哪里?

【银朱】…………………

【玄冬】喂,别愣着,说点什么啊。

【银朱】……………。难以置信。

【玄冬】………嗯?

【银朱】光凭这么一条解释,谁会信你啊!

【玄冬】没什么,就算你不相信也没多大关系。

【银朱】什、什么?

【玄冬】而且,如果我所言有假,把我带到花白那边去,对你来说不才是正确的做法吗。

【银朱】话………话虽是这么说,但是………。………嗯。

【玄冬】喂,花白不在这里吗?我很着急啊,你不知道就说不知道。

【银朱】嘁………从刚才开始你丫的态度就很差啊!

【玄冬】别总叨叨无关紧要的小事。

【银朱】………呃………,你丫那是求人的态度吗!?

【玄冬】行了行了,快点啊。再拖说不定要来不及了啊。我不想,再让那家伙杀任何一个人了。

【银朱】………呃………

【银朱】好,我知道了,答应我提出的条件我就告诉你。

【玄冬】………条件?

【银朱】倘若你真的不再是「玄冬」了,就让我斩下你一条手臂以示证明。

【玄冬】……………你说什么?

【银朱】假如你说的事情是真的,那么即使不是救世主,也能对你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害。作为证明这是最有力的吧?

【玄冬】…………………

分支选项:算了,这种程度的事情可以答应你|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

「算了,这种程度的事情可以答应你」

【玄冬】我知道了,你搞快点。

【银朱】………你丫为什么决定得这么干脆啊。

【玄冬】这是最简单的办法,我是这么觉得的。但是如果不能拦住花白就伤脑筋了,请不要砍惯用手。

【银朱】…………………

【玄冬】出血太多也很麻烦,砍得利索点。

【银朱】………傻逼。

【玄冬】………什么?

【银朱】你个傻逼,真以为我想这么干吗!

【玄冬】你那表情的意思不就是想这么干吗。

【银朱】不要胡说,我只是在试探你丫而已!

【玄冬】…………………

【银朱】怎么了,你那副不满的表情。

【玄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被你说傻,真是让人非常火大啊。

【银朱】………什么?

【银朱】………哼,算了,总之我知道你是认真的吗了。无需那么做我也信一回你吧。你就感谢我吧。

【玄冬】你才是,为什么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啊?

【银朱】靠,别跟我顶嘴!你想知道花白在哪里的吧!?

【玄冬】总在跑题的是你吧。

【银朱】吵死了,好了,你要想知道就过这边来!

【玄冬】………嗯?

【银朱】在这里没法跟你说明白,我们去有地图的房间。

【玄冬】我知道了。

【银朱】虽然你的长相并不怎么为人所知,但为了以防万一,别弄出太大动静。就当你是我的部下。

【玄冬】…………………

【银朱】………怎么?

【玄冬】这就是所谓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吗。

【银朱】什………你丫还真是个没礼数的家伙啊!

【玄冬】不能太引人瞩目吧,声音不要那么大啊傻子。

【银朱】什、你说我傻!?

【玄冬】我也被你说了傻,我只是依样奉还而已。

【银朱】不是你先说的吗!

【玄冬】不要喊出声啊傻子。

【银朱】………………………………你这家伙……………!

【???】………咦?银朱队长,您在那种地方做什么………

【银朱】…………………

【玄冬】…………………

【文官】………哎呀?后边那位,究竟是哪位呀?

【银朱】啊——………那个,是我的,新部下。突然派遣过来了,现在我正准备教他各种各样的事情来着。

【文官】是这样吗,您辛苦了。

【银朱】我想用一会儿办公室,别让任何人靠近那里。

【文官】我知道了。那么,新同事也请加油,这位大人可是很严格的呀。

【玄冬】………谢谢关照。

【银朱】…………………

【银朱】哈………。我该不会,做了什么疯狂的事吧………?

【玄冬】你在嘀嘀咕咕说什么啊,快点带我过去。

【银朱】咳………陛下,原谅我吧,我银朱,是为了陛下着想才………

【银朱】……………等,你丫干什么啊!

【玄冬】是哪个房间啊?

【银朱】不要卡着别人的脖子走啊——!


【银朱】……………。总觉得异常疲惫啊………

【玄冬】所以,在哪啊?花白到底去哪里了啊。

「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

【银朱】……………呃!?什……………!

【玄冬】差不多可以了吧?

【银朱】你、你这家伙,想干什………咳………?

【玄冬】如果那家伙真的杀了那些无辜的人,我就帮不了他了。

【玄冬】绝不能让那种事情发生………!

【银朱】…………………

【玄冬】………拜托你了。

【银朱】……………。放开,你那是求人的态度吗。

【玄冬】…………………

【银朱】行了,你想知道那家伙在哪儿对吧,跟我来。

【玄冬】………什么?

【银朱】没有地图没法跟你说明白吧。

【玄冬】……………。你。

【银朱】别磨磨蹭蹭的,你要赶时间吧?

【玄冬】………是的。

【银朱】……………。哼。

CONTINUE

【银朱】………看吧,就是这张地图。

【玄冬】嗯。

【银朱】那家伙去的地方,多半是这里。

【玄冬】………这里是………群国,吗。为什么他要去这里啊?

【银朱】现在,灯国和哉国正在这里交战。

【玄冬】………他去战场………为什么?

【银朱】………我上次,差一点就被那家伙杀了。

【玄冬】………什么?

【银朱】的确,我做过的事情,即使我被他杀掉也没办法。

【银朱】………但是,到头来他还是没有杀我。

【玄冬】…………………

【银朱】说不定,那家伙也很迷茫。

【玄冬】………花白………

【银朱】去战场,多半,是为了避免其他人死于他以外的人之手。如果那家伙在那座塔里说的话是认真的,就是这样,吧。

【玄冬】………我知道了,感激不尽。

【银朱】你这就要跳转过去了吗?

【玄冬】是啊。

【银朱】…………………

【玄冬】再见,麻烦你了啊。

【银朱】………等等。

【玄冬】………嗯?怎么了?

【银朱】你真的,能阻止那家伙吗。

【玄冬】………我会阻止给你看的。

【银朱】……………。我………

【玄冬】嗯?

【银朱】我,至今为止一直认为那家伙是救世主………除此以外,我对他没有别的想法。从那家伙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起就是这样。

【玄冬】…………………

【银朱】我继承了上一代救世主的血统,我对此非常骄傲。所以,我也期盼着,那家伙能像我的祖先那样成为一个优秀的救世主。

【银朱】………这一点,是我强求了。但实际上,在有玄冬存在的这个世界,我不认为,这个想法是错误的。

【玄冬】………然后?

【银朱】但是,我想,这也许是把那家伙逼上绝路的原因之一。

【玄冬】你后悔了吗。

【银朱】………不是的。

【玄冬】那,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银朱】没什么,我并不想为这件事道歉。我为了这个国家强迫那家伙成为了救世主,我不否认这一点。

【银朱】………然而………

【玄冬】想说什么就干脆点说出来。

【银朱】………然而,要是已经没有救世主了,他对这个国家也就不是必要的了,他回来也只是添麻烦而已,你告诉那家伙让他别回来了!

【玄冬】…………………

【银朱】打从一开始那家伙就是个任性、自大还讨人厌的小鬼。这性格已经一辈子都改不了了,这个大麻烦就交给你了!

【玄冬】………是吗。

【银朱】随心所欲地活下去吧,你们两个傻逼。

【玄冬】好。

【银朱】………你笑什么。

【玄冬】没什么,我在想,花白没有杀你真是太好了。

【银朱】那是当然的吧,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玄冬】谢谢你。连那家伙的份一起。

【银朱】………啧,快走啦!

【玄冬】………给你添麻烦了。


【银朱】………走了吗。真是的,真是两个净会给人添麻烦的家伙啊。

【银朱】………尽管如此………

【银朱】这堆成了山的事后处理工作,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啊?………

【银朱】白枭阁下的徂殁,救世主的逃亡,还有参与其他国家之间的战争的事情………可恶,这些事情到底该怎样向陛下禀告啊!

【银朱】………啊啊真是的,果然就不该让那两个家伙逃走吗!?

【士兵】队长,银朱队长!

【银朱】干嘛啊,吵吵嚷嚷的!

【士兵】唐突打扰您非常抱歉,陛下要召见您………

【银朱】啊——我知道了,马上就去!

【士兵】是。

【银朱】………啧………唉………。该怎么解释啊………啊啊。

【银朱】……………。嗯?

【银朱】………什么啊………?

【银朱】………雪停了………明明昨天,还下得那么大。

【银朱】而且,或许是心理作用,感觉仿佛连风都是温暖的………

【银朱】………难道说………春天,来临了吗?

【银朱】那,那两个家伙,真的…………………

【银朱】………是吗。哈哈,是这样吗。什么嘛………

【银朱】………这不是挺的好吗。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