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花みたい だからな、この、 降る雪 は。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 4 - 6
12,445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20次阅读0条评论

黄昏与安眠

【花白】哎、哎,玄冬,接下来要做什么?

【花白】………啊,那边的东西看起来好好吃!

【玄冬】………喂。

【花白】怎么?啊,那边的看起来也很好吃啊~。

【玄冬】喂,花白,我们不是得快点转移才行吗?但为什么,我们还在这种地方优哉游哉地买东西啊!

【花白】所以我们这不就迅速转移过来了吗?到镇子的西边了。

【玄冬】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逃跑不都是遵循“避开别人的耳目悄悄离开镇子”的跑法吗?

【花白】这么容易被猜到的逃跑行动你是怎么想的啊。没事的,那些家伙啊,是想不到我们居然还在镇上的啦。

【玄冬】……你想得也太天真了。

【花白】好啦好啦。啊——果然只买这点还是不够吧?

【玄冬】我倒是觉得买得太多了哦?

【花白】诶,是这样吗。我个人感觉来说总觉得不够哎——

【玄冬】怎么说呢………挑了这么多,你钱带够了吗?

【花白】啊,嗯,钱包在这。

【花白】还挺沉的,可以帮我拿一下吗?

【玄冬】……………。呃,你为什么有这么多啊。

【花白】旅行途中总是有各种各样必要的开销呢。所以就多带点出门了。

【玄冬】不是说这个………

【玄冬】唉算了,现在也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

【玄冬】怎样都好动作快点。

【花白】说什么呢,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哦。

【花白】明白了吗?从早上开始我们就没吃过一口饭哦?这样关键时刻是使不上力气的呀。

【玄冬】是这样吗?

【花白】玄冬才该好好想想,你肚子不饿吗?

【玄冬】因为早上开始就一直就没有吃饭的时间啊。根本没有好好吃饭的心情。

【花白】那,你要不要这个?虽说我一个人也可以全部吃光来着。

【玄冬】……………………

【玄冬】那边的熏肉,有卖的就全部买走吧。保质期够长,又有营养。

【花白】好。

【玄冬】另外,那边的调味料,买到手的话可都能变成宝藏哦。

【花白】诶,这个?玄冬,你是打算在路上开火做饭吗?

【玄冬】虽然也可以这么用,但它们还有更好的使用方法。

【花白】………诶………

【玄冬】用在那边的野菜上的话还挺好吃的哦。意外地很美味。

【花白】…………………

【玄冬】嗯,怎么了?

【花白】我说啊,不要只想起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你倒是把重要的大事回想一下啊?

【玄冬】什………。………这叫鸡毛蒜皮吗?

【花白】嗯,非常鸡毛。

【玄冬】不许胡说八道,这种气候下农作物会减收的对吧?在这种情况下这不是在用合理方法摄取营养吗!

【花白】跟玄冬不一样,我可不是杂食动物啊。硬要说的话是肉食动物。

【玄冬】………不许挑三拣四的!

【花白】这是那之前的问题啊。

【玄冬】……………。你这人,是挑食吧?

【花白】跟你比起来我觉得大部分人类都挑食哦。

【花白】………哎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啦,之后要做什么?

【玄冬】才不是怎样都好。

【花白】好好,我知道了啦。

【花白】机会难得,也别光买可以保存的食物,现吃的东西也去买点嘛。

【玄冬】也是呢………

选项分支:香菇串烧|不知为何选了洋粉

「香菇串烧」

【玄冬】香菇串烧就不错。现在正好烤好了啊。

【花白】诶………?

【玄冬】怎么了,这副表情。

【花白】………香……香菇……?

【玄冬】………你很讨厌吗,香菇。

【花白】啧,这世界上比它更讨厌的东西屈指可数啊。

【玄冬】挑三拣四可不好哦。

【花白】区区香菇而已,我觉得就算不吃也可以活下去的吧?

【玄冬】这违反了我的美学。

【花白】……………。真是,明明什么记忆都没有了,怎么记得的净是这种事情啊………

【玄冬】之前我就在想了,果然我这个人,从生理上就讨厌糟蹋食物的行为啊。

【花白】不要操着一口事不关己的语气说自己的事情喂。

【花白】虽说确实,你自己种地,兴趣爱好又是做饭,我就知道肯定会是这样的………

【玄冬】………原来如此。

【花白】但是,这世上就是有无论如何我都与之不共戴天的东西存在的。这你明白吧?

【玄冬】这东西有这么讨厌吗?

【花白】是真的很讨厌啊!

【玄冬】………我不懂啊。

【花白】好了算了,我想你从本质上就不可能理解的。

【玄冬】喂,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花白】那么,老板,我们要决定要这个串烧,肉和香菇各来一串!

【玄冬】………喂,花白………

「不知为何选了洋粉」

【玄冬】那就,来碗洋粉吧。

【花白】啊,我喜欢那个哦。

【玄冬】是吗?

【花白】嗯,淋上红糖水的话很好吃呢。

【玄冬】你是甜党吗?

【花白】嗯,我对这个倒没有特别的坚持………

【花白】我也喜欢吃辣哦?该说是喜欢重口味吗。

【玄冬】………小孩子的味觉吗。

【花白】唔,为什么立刻就这么说了啊?我早就不是那种年龄了啊。

【玄冬】会因为这种话赌气也是小孩子的表现。

【花白】哼~

【玄冬】好了,你就要这个吗?

【花白】嗯——也是呢,虽然我确实好这口,但这时候还是吃点热乎的比较好吧。

【玄冬】是吗?

【花白】不过,我好像也有点想吃甜点一类的东西啊。嗯——果然还是吃那个吧~

【玄冬】………那个?

【花白】总之,老板,我们决定要加红糖水的洋粉,还有那边的烤肉串各一份!

【玄冬】……………。你管那叫,甜点?

【花白】你说什么呢。不是绝好的甜点嘛。

【玄冬】………你还真是肉食动物啊。


【店主】好嘞,很烫的,要小心哦小伙子。

【花白】嗯,谢谢你。

【花白】………啊烫!

【玄冬】………笨蛋,刚被人说就烫到了啊。

【店主】噢?没事吧?小伙子。

【玄冬】啊啊,没事的。钱我就放这里了。

【店主】哦,好好照顾他啊小哥,多谢惠顾!

【花白】………对不起,玄冬。

【玄冬】好了,没被烫伤吧。

【花白】嗯,就是稍微烫了一下,别的没什么。

【花白】那,就去刚才找到的地方吧?

【玄冬】…………………


【花白】啊——终于能歇口气了。今天真是,从早上开始就状况频发啊。

【玄冬】…………………

【花白】咦,玄冬怎么了?到这边来坐呀。

【玄冬】来这种地方真的没问题吗?被发现就不妙了不是吗?

【花白】没事的啦,这个镇子也没那么小的啦。

【玄冬】但是啊………

【花白】行啦行啦,不快点吃的话会冷掉的哦?啊——真好吃啊这个肉。

【玄冬】你啊,明明到刚才为止还在被那些人的事情搞得鸡飞狗跳的,为什么现在能这么悠哉啊?

【花白】因为那个时候是在会被人找到的地方啊。但是,到这里就可以放心了。

【玄冬】能说得这么肯定的吗?

【花白】……………………

【花白】玄冬好操心~

【玄冬】什么?

【花白】不过,你也会这么想啊。

【玄冬】嗯?

【花白】以前,虽然我知道你想得挺多的,但你都不怎么说出来。你一直很冷静,好像什么事情都能一眼看穿。

【玄冬】………是这样吗。

【花白】不过,虽然不会写在脸上,但果然玄冬也会想一些很普通的事情啊。嘿嘿,总觉得很有意思呀。

【玄冬】以前的事,我哪知道啊。

【花白】咦,那你不想问问吗?就你失忆之前的事情。

【玄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花白】啊哈哈,那么就开始你问我答环节吧。

【花白】虽然这么说,但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应该跟你说什么好。

【花白】所以,想问什么你就直接提问吧?我想这样你也比较容易理解。

【玄冬】………也是啊。

循环选项:想问问自己的事情|想知道花白的事情|总之全都想知道|我已经明白了|(失忆的经过)

「想问问自己的事情」

【玄冬】失忆之前的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花白】要说是个怎样的人啊………。感觉玄冬就是玄冬啊,跟现在也没什么差别呀?

【玄冬】你不是已经说过一些差别了吗。

【花白】哎呀,不过这样懵懵懂懂的玄冬也确实不太常见呢。看到了你以前不为我所知的一面,我也的确觉得挺有趣的。

【玄冬】………喂。

【花白】不过,这是失忆的缘故吧?到头来我觉得你什么都没有变啊,你就是你。

【花白】喜欢做饭也好杂食动物也好,过于死心眼什么都容易当真的个性也好,全部都是你重要的特征哦。

【玄冬】…………………

【花白】咦,有什么不满吗?

【玄冬】不,我在想我真是问了个傻问题啊。

【花白】诶?

【玄冬】向别人打听自己的个性问题也实属无奈。特别是向你这样的人打听啊。

【花白】什么啊,你这话说的。

【玄冬】先不说我有没有记忆这事,我算是明白了,别人描述的我的个性特点,我自己也未必会认可。

【花白】那你一开始就别问啊。

【玄冬】其他的信息,像是我的出身啊、生活在哪里啊这类的………还有挺多的吧。说说这些。

【花白】在来这座小镇之前就告诉过你了哦?

【玄冬】那个时候没能冷静地听你说啊。我想再仔细地听一遍。

【花白】唉,也行吧………

【花白】你呢,在群国的山里一个人生活着。

【花白】虽然离你住处很近的地方就有村落,但你是住在村落外面的哦。………不过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花白】自己种地,自己养了一群家畜,虽然是一个人住,但生活看起来并不艰辛。

【花白】除了做饭,你也很喜欢自己做家具啊。我过去玩的时候,你总是在做什么东西呢。

【玄冬】我没有家人吗?

【花白】………嗯,据我所知没有。

【花白】抱歉啊,尤其到现在为止都没跟你说。

【花白】跟我一起出来旅行之前,你从没出过山,除此之外你身上都发生过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玄冬】………是吗。

【花白】对不起。果然这种事情,你还是会在意的吧。

【玄冬】你不知道也没办法吧。

【花白】………真的很对不起。

【花白】那,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想知道花白的事情」

【玄冬】………那你呢?

【花白】诶?

【玄冬】我想问问你的情况。

【花白】所以说,只是你的旅伴啦。

【玄冬】不是问这个………是说你自己的情况啊。说到底你到底是为什么出来旅行的啊?没有家人吗?

【花白】………嗯。要说有也有,要说没有也是没有啊。

【玄冬】什么意思啊?

【花白】我啊,被亲生父母遗弃了。

【玄冬】………是、这样吗。

【花白】然后呢,虽说被别人抚养了,但跟养我的人也处得很差。

【玄冬】…………………

【花白】抚养我的家长啊,真的是个严苛的人。从来就没把我当小孩子照顾的。

【花白】日复一日地命令我做这做那………我简直就像个奴隶啊。

【花白】所以从小时候起,我就几乎一直不被允许自由外出。仅仅只是为了某个目的被抚养长大而已。

【花白】于是呢,我受够了………。终于就这么逃出来啦。

【玄冬】………是吗。

【花白】很幸运能结识玄冬啊。幸亏有你,我终于也有能去喜欢的人了。

【花白】在你之前,就只有我讨厌的人嘛。

【玄冬】………抱歉。

【花白】………?为什么要道歉?

【玄冬】………这不是个轻松的话题吧。

【花白】没什么………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有你跟我在一起,已经足够啦。

【玄冬】但是………

【花白】我被我的抚养人要求做了什么,你想问吗?

【玄冬】……………。如果,你想说的话。

【花白】…………………

【花白】那,这次就先打住吧。现在还有其他不得不说的事情嘛。

【花白】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说都行。

【玄冬】…………………

【花白】那么,还有其他想问的事情吗?

「总之全都想知道」

【玄冬】总而言之………有什么说什么,全部。

【玄冬】把你能告诉我的一切,都告诉我。

【花白】就算你说全部告诉你………

【花白】我也不知道该告诉你什么啊。什么都好,你就没有想问的吗?

【玄冬】………所以我问了全部啊。

【花白】问得再具体一点、详细一点。

【玄冬】为什么连对你提问的方式都有要求啊?

【花白】我解答是要动脑的,你提问倒是也动动脑子啊。

【玄冬】………唔………

【玄冬】真没办法啊。………那就。

「我已经明白了」

【玄冬】……………。已经够了,我知道了。

【花白】诶,是吗?这就可以了?

【玄冬】嗯,这就够了。

【花白】………这样啊。

(「失忆的经过」)

【玄冬】那,我想问问我失忆的经过。

【花白】诶………

【玄冬】进入镇子之前,你说我遭遇了事故吧。那到底是什么事故?详细告诉我吧。

【花白】嗯,那个………

【花白】是很悲惨的事故,真的。………只是这么说不行吗?

【玄冬】………你觉得行吗?

【花白】呃………。嗯………

【玄冬】你为什么这么犹豫?到底是什么事故啊。

【花白】……………。以前………

【玄冬】嗯?

【花白】以前我从书上看过,有的失忆是因为脑部受到撞击造成的。

【玄冬】所以?

【花白】……………。所以,那个。

【玄冬】吞吞吐吐让人上火啊,你快直说。

【花白】我是真的没想到,真有人撞到了头导致失忆的。

【玄冬】………什么?

【花白】所以说,虽然你滑倒了撞到头晕过去的时候,我确实有种不好的预感啦,但是没想到你真的会失忆啊!

【玄冬】…………………………………………………

【花白】就是这个原因。………明白了吗?

【玄冬】…………………

【玄冬】……………………………………

【花白】你肯定,会被这事打击到吧,我就想还是尽量不跟你说了结果………

【花白】哎呀,这也没办法吧,都木已成舟了。

【花白】嗯,说出来感觉轻松多啦。咦,玄冬你怎么了?振作一点啊。

【玄冬】………振作一点………啊………

【玄冬】靠………

【花白】啊——果然受打击了?

【玄冬】…………………………好了,什么都别说了。

【花白】哎呀哎呀,这不都怪你脚下的冻雪和那些家………

【玄冬】那些家伙?

【花白】……………啊。

【玄冬】那些家伙是指,刚才的人?

【花白】………哎——呀………是谁来着?

【玄冬】你这人,差不多行了啊………

【花白】唔——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我说,我说啦。真是的,不要生气啊怪吓人的。

【玄冬】那你快说。

【花白】如你所知,我正被那些家伙追捕。实际上,我们并不是旅行,而是逃亡。

【玄冬】………逃亡?为什么啊?

【花白】我说过了吧,我啊,是从我的抚养人那里逃出来的。那些家伙,是被我家长差遣来的。

【玄冬】………原来如此。

【花白】那些家伙想把我带回我家长那里去,但这事我绝对敬谢不敏。

【花白】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一定要逃离那里。

【玄冬】是这么过分的家长吗………

【花白】………算是吧。

【花白】不过,就这么把你卷进这种事里来,我觉得真的很对不起你。

【花白】你失去记忆这件事………是我的错。

【玄冬】………那是我自己不小心的缘故吧。

【花白】不得不在这种雪路上来来回回,都是因为我啊。

【玄冬】来来回回?

【花白】因为不管跑到哪里那些家伙都会追过来啊,哎呀——要把他们一个一个赶跑也很辛苦的呀。

【玄冬】………眼前都能浮现出你大闹一场的画面了啊………

【花白】啊哈哈,哎呀,其实这些人不管来多少个,我都不会输的啦。


【花白】这就是你失去记忆的全过程哦。………清楚了吗?

【玄冬】…………………

【玄冬】嗯………

【花白】你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玄冬】到头来………我就只是,单纯的失忆啊。

【花白】我觉得失忆可没什么单纯不单纯的。

【玄冬】我不是指这个啊。

【花白】啊哈哈,我知道的啦。你是想说,不应该还有什么别的理由吗,对吧?

【花白】对这种失忆原因失望了?

【玄冬】………该说是失望呢,还是什么呢………

【花白】但是啊,其实关于你的事,也有一件我不知道的。

【玄冬】………什么?

【花白】你到底为什么,会跟我一起走呢?

【玄冬】…………………

【花白】明明会惹上一身的麻烦啊。………哎,为什么呢?

【玄冬】你问现在的我是想怎样啊。

【花白】啊哈哈,哎呀,也是啦。

【花白】………我就是,想这么问一次。

【玄冬】………花白………?

【花白】好啦,等你找回记忆我再问你吧。

【花白】总而言之,听完了整个经过还是找不回记忆的话也没办法了。

【花白】或许暂时也只能这样了吧。不过过段时间记忆就会自行恢复也说不定………

【玄冬】………这话真是让人没法镇定啊。

【花白】那么,来决定一下今后该怎么办吧。

【花白】总之我呢,只要不被那些家伙抓住倒是怎样都无所谓。

【玄冬】你差不多行了啊………

【花白】………嗯………说起来………我大概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玄冬】嗯?

【花白】玄冬因为昏迷了所以无所谓,我可是一直没合过眼呢。整晚没睡啊,唉困死了困死了。

【玄冬】………呃,你这人………

【花白】哎,这里就好,我睡了………

【玄冬】喂,喂……

【花白】如果有什么事就叫醒我,晚安~

【玄冬】喂,不要把我当枕头啊,哎,花白!

【玄冬】……………。睡性居然这么好,这家伙………

【玄冬】真是的,不是非逃不可的处境吗?怎么能这么悠哉啊………

【玄冬】……………。不过,到头来,就算听了这家伙说的事情,我的记忆也还是找不回来啊。

【玄冬】虽然姑且算是明白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玄冬】不,与其说是明白了,不如说只是知道了而已吧。

【玄冬】这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回来的东西吗………

【玄冬】说不定,也有这家伙在说谎的可能性………做那种事有什么用啊?

【玄冬】我这种状态,对这家伙来说也只是添乱而已。

【玄冬】………可恶,接下来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玄冬】啊啊,真是………不明白的事太多了累死人了。

【玄冬】……………………………………

【玄冬】………可是………

【玄冬】像这样睡着的人………好温暖啊……………


【???】…………………

【???】真是的,孩子们可真够从容的啊。

【???】他们到底以为自己身处于怎样的境地里呀。

【???】唉,虽说他们开心就好………

【???】…………………………

【???】接下来,你们到底要逃到哪里去呢。

【???】到世界的尽头吗,或者该说是,到世界的终结吗………

【???】………有处可逃的话就向那里去吧。

【???】即使如此,也并不会改变什么。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什么啊……………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玄冬】(…………………)

………为………我………把你………

【玄冬】(……………怎么了?)

……………已经够了,不要这样了!我已经,不想再这样活下去了!

【玄冬】……………!


【玄冬】………呃………,………这是,梦吗………

【玄冬】……………。连我也睡着了吗。

【玄冬】记不太清楚了………是个噩梦啊。

【玄冬】………但是。

【玄冬】两个人一起在这种地方睡着了,虽说已经藏起来了但也太不小心了………

【玄冬】………嗯?花白不在啊。

【玄冬】………行李倒是留下了吗。

【玄冬】到哪儿去了啊?这家伙………


【花白】…………………

【花白】真是个,令人厌恶的世界。

【花白】明明飘降着如此美丽的事物,却为什么如此肮脏呢………

【花白】…………………

【花白】之后,还有多久呢。………我还能,被容忍多久。

【花白】………已经,不行了吗。

【花白】………果然,我………

【玄冬】………花白?

【花白】……………!………玄冬………

【玄冬】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啊。

【花白】………啊………

【玄冬】………全都是雪哦,你身上。

【花白】…………………

【花白】………因为,我喜欢雪嘛。

【玄冬】就因为喜欢………你又这么挨冻受凉,估计要感冒的啊?

【花白】没事的,这种程度还不至于啦。

【玄冬】………发生了,什么吗?

【花白】诶?

【玄冬】发生了什么吗?

【花白】什么都没发生哦?

【玄冬】…………………

【花白】不过,再这样下去,又要像今天早上一样沾满雪了呢。

【花白】走吧,得找到今天借宿的地方才行。

【玄冬】………说谎说得若无其事啊你。

【花白】………诶………

【花白】呜哇!?

【玄冬】哪门子的没事啊,身体都在发抖亏你说得出来。

【花白】这不是因为冷啦………………唔,可以放我下来吗?

【玄冬】到地方了再放。

【花白】………可是好丢人,非常丢人。

【玄冬】是你自作自受哦。

【玄冬】来,该怎么办?

【花白】…………………

【玄冬】就算是逃跑,也总要有个目的地吧?

【花白】……………。那,就由你决定吧。

【玄冬】………什么?

【花白】如果,我们有地方可以去的话,那就由你决定吧。

【玄冬】………花白?

【花白】该去哪里才好,我已经………

【玄冬】………喂,你………。这不是发烧了吗,笨蛋!

【玄冬】可恶,总之得先找到休息的地方才行………

【玄冬】到底,去哪里才好…………………

【花白】…………………

【花白】………但是,肯定。

【花白】已经,无处可逃了。

速钟

【银朱】…………………

【银朱】雪越下越猛了啊………

【士兵】队长,撤离到前方的镇上吧,继续行军太危险了!

【银朱】我知道了,传令全军撤退!

【士兵】是!

【银朱】真是的,明明只差一步了………这大雪到底是搞什么鬼?

【银朱】从日历上看,融雪的时节早就过了啊。

【银朱】这就是那家伙的力量吗………?已经超出人类知识范畴了啊,可恶。

【银朱】无论如何都必须完成使命,否则我们就没有未来了,吗。

【银朱】…………………

【士兵】………队长!

【银朱】怎么了,军令传下去了吗?

【士兵】不是,是那个………本国急遣的使者已经抵达我部。说是希望立即觐见银朱队长………

【银朱】什么?好,带他过来。

【士兵】是!

【银朱】说是本国来的使者………?

【银朱】………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银朱】…………………

【使者】银朱队长,本国紧急传令………

【银朱】您辛苦了。前言免了,请直说要事。

【使者】是,在下诚惶诚恐以国王陛下之名,向银朱队长宣诏!

【使者】昨日,与我国互为同盟国家的灯国,撕毁了与哉国的休战协定,为攻入哉国,现已向群国进军!

【银朱】………什么!?灯国吗!?

【使者】陛下有令,我国将向灯国派出援军,即命第三兵团立刻执行这一任务………。……………!?

【银朱】这种时候还在做什么啊,那帮蠢材!?

【使者】但、但是,本来那个协定,就是随时都有可能被打破的………

【银朱】那东西可还在啊!?灯国国王,打算为了一己私欲让世界毁灭吗!?

【士兵】队长,你说得有点过了………

【银朱】………啧,总之,陛下也是………

【银朱】可恶,现在不是撤退的时候啊。

【士兵】………队长?

【银朱】请回禀陛下,我银朱发誓必定不辱使命,将他带回到陛下身边。

【银朱】………以及,敬祈武运昌隆。

【使者】是!那么,在下失礼告辞!

【银朱】…………………

【银朱】打什么仗啊,这种时候简直失心疯了。

【银朱】真是的,一个两个都………

【士兵】怎么了,队长?会说这种话,从刚才起就不像您平时的样子啊。

【士兵】尽管是直接传给队长的军令,但能让使者到这么偏僻的地方,陛下应该是认为这对我们彩国来说是重要的一战吧。

【银朱】………不是的。

【士兵】………哈?

【银朱】陛下的意思是让我们赶紧把那东西处理干净。这仗才能打个痛快。

【士兵】………是,这个意思吗。

【银朱】只要那东西还在我们就没法放心打仗,对吧。

【士兵】…………………

【银朱】确实,我们彩国没有能够与那两国相抗衡的力量………但是………

【士兵】队长………

【银朱】………走吧。为了尽快实现陛下的愿望。

【士兵】………是、是!

【银朱】此战之命运全系于我等,去向全军传达这一点。

【士兵】是!

【银朱】明明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知道那东西的威胁………

【银朱】………然而。

【银朱】我绝对,会守护好的。………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看见了极昼的梦

【希沙】给,哥哥。这是糖浆,这是药。

【玄冬】嗯,不好意思啊。

【希沙】没什么。不过小一点的哥哥,看起来好像烧得很厉害,不要紧吗?

【玄冬】虽然体温是有点高,不过只是感冒而已啦。休息一下就会好的吧,不用担心的。

【希沙】这样啊,要是能快点好起来就好了呢。

【玄冬】………是呀。

【玄冬】不过,真是麻烦你了。

【希沙】诶?

【玄冬】如果不是当时你出声叫我,我们大概还在雪地里漫无目的地打转吧。………向你道谢。

【希沙】嘿嘿,哪里的话。

【希沙】不过,吓了我一跳呢。雪下得那么大,我往窗外一看,原来是哥哥抱着一个小哥哥在我家外面。

【希沙】你们怎么会在那种地方?

【玄冬】因为这里是这附近最大的房子嘛。就想着能不能借个地方休息一下。

【希沙】这样啊,是这样没错哦。希沙的家,有很多很多房间的。

【希沙】爸爸和妈妈也说,小哥哥好起来之前,你们都可以在这里住下哦。

【玄冬】………真是不好意思啊,各个方面都是。

【希沙】没事的。希沙也很高兴能和哥哥再见面的。

【希沙】啊,不过………

【玄冬】嗯?

【希沙】为什么小一点的那个哥哥说,不要把你们的名字告诉爸爸他们呢?

【玄冬】………那是因为………

【希沙】其实,我觉得爸爸和妈妈,都不会介意哥哥的名字的啊。

【玄冬】不是………哎呀,那个,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吧。

【希沙】嗯?

【玄冬】………他们问了什么吗?令尊令堂问关于我们的事情。

【希沙】嗯,问了我“他们叫什么名字呀”?

【玄冬】……………。然后呢,你是怎么回答的?

【希沙】这个呀…………………

【玄冬】………嗯?

【希沙】诶嘿嘿,非~常有趣哦。

【玄冬】……………………!该不会,你………

【希沙】照小哥哥说的那样告诉他们啦。就说你们是旅行中的熊先生和兔子先生。

【希沙】爸爸妈妈都笑了哦~

【玄冬】……………。那个傻瓜,所以我都说了………

【希沙】诶?

【玄冬】不,没什么。然后呢,令尊令堂说什么了?

【希沙】之后他们问我“他们的真名叫什么呢?”我回答说“我不知道呀。”

【玄冬】………是吗………

【希沙】请放心啦,希沙是绝对不会说的。这是哥哥们和希沙的秘密呀。

【玄冬】………抱歉了。

【希沙】不用客气。

【希沙】不过呢,我觉得其实说实话也没关系的哦?哥哥你是个好人。他们会理解的。

【希沙】当然,也许会因为那个名字觉得很不舒服………

【玄冬】………啊?嗯嗯………咦为什么?

【希沙】啊,已经到希沙睡觉的时间了!

【玄冬】………嗯?

【希沙】对不起呀哥哥,希沙得走了。

【玄冬】不不,没什么。确实已经很晚了,你该去睡了。

【希沙】嗯,明天再见啦,哥哥。花白哥哥,要是能快点好起来就好了。

【玄冬】嗯,你也早点睡吧。

【希沙】嗯。还有,哥哥你也不要感冒了哦。晚安啦。

【玄冬】…………………

【玄冬】真是的,那家伙啊………

【玄冬】就算要起个假名,起个正经点的名字多好,为什么总要说些多余的事啊?

【玄冬】这不就跟直接通报本名没什么区别了吗。

【玄冬】明明有通缉在身,异常的行动应该慎之又慎的,亏他还能说出熊和兔子………

【玄冬】算了,这样反倒让他们无话可问了。

【玄冬】不过………追捕那家伙的人还没有到这里来,也不知是不是已经探查到我们的所在地了,不能大意啊。

【玄冬】…………………

【玄冬】我跟他走到底是要跟到什么程度啊………


【花白】………咦,玄冬?

【玄冬】什么,你起来了吗。

【花白】好像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就………玄冬,你去哪里了?

【玄冬】嗯,出去买药了。你这会儿起了正好,给。

【花白】诶………药………?

【玄冬】你该不会想说,你不想吃药吧。

【花白】……………。不好意思啊,就是,那个“该不会”。

【玄冬】你真是,各个方面都很小孩子气啊。

【花白】就我而言,我还真不知道有谁能把这么难吃的玩意没事人一样送进嘴里啊。

【玄冬】没什么的,它又不是为了用来尝味道才存在的。好了快喝,然后快点好起来。

【花白】………唔………总觉得有股难闻的味道………

【玄冬】说什么傻话,是无味的。………来,还有这个。

【花白】诶?这是………?

【玄冬】慎重起见买了回来真是太好了。小孩子用的糖浆。把这个混在一起喝。

【花白】………哼………。反正我怎样都是小孩子啊。

【玄冬】你还真是不辜负我的期待啊。

【花白】……………。哼…………唔………

【花白】呜,果然还是好苦啊——

【玄冬】笨蛋,不都说了不是用来尝味道的吗。你这是干什么啊。

【花白】就算你这么说,我喝不下去就是没办法嘛。

【玄冬】头抬起来,咕咚一口咽下去不就好了吗。

【花白】所以说,这种事我做不到嘛。药粉粘到喉咙上,一股苦味好讨厌。

【玄冬】………下次喝药的时候,我来帮你。这种小事,你能做到的。

【花白】诶——还要喝吗——?

【玄冬】明天早上还要哦。

【花白】唔——

【玄冬】别磨蹭了,喝完了就赶紧睡觉去。

【花白】诶,刚才已经睡够了哦?再睡下去会不舒服的。

【玄冬】说什么呢,都感冒了。明天不是必须得离开这里吗,病没好难受的可是你自己啊?

【花白】但是睡不着。

【玄冬】……………。唉,真是的,你啊………

【花白】………诶?

【花白】呜哇………。呃,你干什么呀!

【玄冬】好了,快点躺下来。就算不睡,这么躺着也比起来好。

【花白】哎呀,不要强行推我啊,很痛的哎。

【玄冬】啊,那真是对不起。

【花白】你那根本就没有道歉的意思。

【玄冬】你才是,这手是想做什么啊?不要抓着人家的衣摆不放啊。

【花白】我会乖乖的啦,作为交换跟我说说话嘛。收拾药片之类的之后再做也不迟吧?

【玄冬】………说说话?

【花白】唱唱歌也可以哦,摇篮曲之类的,怎么说,就类似这种感觉的事。

【玄冬】………你在撒什么娇啊?到底几岁了啊你。

【花白】因为,一个人睡觉不是很无聊吗。

【玄冬】这不是无聊不无聊的问题吧。

【花白】……………。没什么,也不是真的非要你做。

【花白】………我只是,希望你能在这里稍微待一会儿………

【玄冬】………嗯………?

【花白】因为总觉得,就我一个人的话,会想起不愉快的事情……………………………………

【玄冬】…………………

选项分支:真拿你没办法|不要撒娇

「真拿你没办法」

【玄冬】………真是的………

【花白】………诶?

【玄冬】说是陪你说话,要说什么我可不知道啊。

【花白】………玄冬。

【玄冬】总而言之,快点睡觉。药效上来了的话,很快就睡着了。

【玄冬】………我也会待在这里的。

【花白】…………………

【花白】………嗯。

【玄冬】…………………

【花白】好奇怪啊。

【玄冬】奇怪什么?

【花白】虽然我以前也这样发烧过好几次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和从前感觉不一样,一点都不难受。

【玄冬】………多亏了药吧。

【花白】也许是吧。是好药呢。

【玄冬】我说啊………

【花白】……………。谢谢你。

【玄冬】谢什么?

【花白】像这样,有人陪在我身边………还是第一次。

【玄冬】…………………

【玄冬】………睡吧。………我知道了。

【花白】………嗯。

【玄冬】…………………

【花白】………那个啊。

【玄冬】………嗯?

【花白】来这里之前我说的话,你可以不用在意。

【玄冬】………什么?

【花白】那些话,是我有点不清醒了嘛。………你要是不记得了就好。

【玄冬】啊………那个啊。

【花白】那个,呃,我有点,大概是因为发烧吧………

【玄冬】病好了就听你说。

【花白】诶?

【玄冬】关于那件事,等你病好了我就听你说。是你家长的事吧?能让你变成那副样子的事情。

【花白】…………………

【玄冬】你家长也好追捕你的人也好,这些事情等你病好了我就听你说。

【玄冬】………所以,现在就睡吧。

【花白】玄冬啊,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快睡快睡的,总在催我。

【玄冬】你是病人所以当然要这样吧。我跟你说,睡眠的治疗效力可比你想象的要强得多啊。

【花白】真是,这些事情真亏你能记得这么多啊。

【玄冬】嗯?………啊,这么说可能也对吧。

【花白】你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吗?

【玄冬】嗯。

【花白】………是吗。

【玄冬】算了,着急也没什么用啊。很快就会想起来的吧。………我是这么想的。

【花白】………这样啊………

【玄冬】所以,你也不要在意了。

【花白】………你说什么呢?不可能的,那种事。

【玄冬】哎,也许是吧。

【花白】………真是的,你在说什么啊………

【玄冬】………花白?

【花白】………但是,太好了。

【玄冬】………嗯?

【花白】你没有觉得为难,真是太好了。

【玄冬】说什么呢,我可没觉得不为难哦。只是不再着急了而已。

【花白】嗯,哎呀,虽说是这样啦………

【玄冬】………你要是困了,就放松点好好睡吧?

【花白】不要啦,好浪费。

【玄冬】傻瓜。有什么好浪费的。

【花白】很浪费啊。因为,时间,已经………

【玄冬】时间?

【花白】……………。不,没什么。我已经困得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玄冬】所以我不都说让你睡觉了吗。

【花白】………知道啦,我睡了。晚安。

【玄冬】嗯。

【花白】还有就是………对不起。

【玄冬】嗯?

【花白】………事情变成这样…………………

【玄冬】于心有愧的话就快点好起来。

【花白】……………。嗯………


【玄冬】…………………

【玄冬】睡着了吗。还真是睡性好啊,这家伙。

【玄冬】明明要睡着了还强迫自己说这说那的………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玄冬】……………。烧也退下去大半了啊。这下终于可以放心了吗。

【玄冬】………算了,还是先陪着他比较好吧………

【玄冬】………可是,我又到底该怎么睡啊………

「不要撒娇」

【玄冬】你在撒什么娇啊。想起不愉快的事情也好别的什么也好,睡着了就都没关系了吧。

【玄冬】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是怎样的状态啊?快点睡觉,然后好起来。

【花白】嘁,我知道啦小气鬼。

【玄冬】小气鬼是什么意思啊,说我小气,难道你以为我就不累吗?

【花白】玄冬也在这里睡不就好了。

【玄冬】这没有床。

【花白】我是说,睡这里。

【花白】我旁边还空着哦?

【玄冬】………你这是,要把感冒传染给我吗?

【花白】传染给别人的话自己就会好起来——虽然人们经常这么说呢。不过很遗憾,对于出生以来没生过一次病的人,我可没有传染给他的自信啊。

【玄冬】…………………

【花白】啊喂………所以说,不要强行推我啦!

【玄冬】那么,我收拾完这些东西就来。你要乖乖睡觉哦。

【花白】………行吧,我知道了啦,睡就行了吧,睡就睡。晚安!

【玄冬】………什么,你这就睡了吗?

【玄冬】………算了,就这样吧。我一会儿会过来看看的,老老实实睡觉哦。


【玄冬】………唉………。怎么突然就感觉累了啊………

【玄冬】明明距离刚失忆还没过去一天,却总觉得已经这样好几天了。

【玄冬】………可是。

【玄冬】身体强健本该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可我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呢………?

End.
声明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