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花みたい だからな、この、 降る雪 は。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 1 - 3
9,568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12次阅读0条评论

白醒

(世界分明已迎来花开的时节,然而持续至今的大雪将永不停歇地飘落。)

(雪,被称为唤来终结之物。)

(是将一切尽数埋葬的,禁忌之物。)

(事实上,如今大雪正侵蚀着世界,逐渐开始威胁人们的生活。)

(然而,在七个分立的国家之间,战争不曾有一日断绝,连纷扬飘落的大雪也无法阻止。)

(栖身于某国之中的白羽预言家,将这场雪称作“叹息”。)

(对人类之间操戈相残,主发出的叹息。)

(几乎无人不相信她的说法。)

(而雪开始侵蚀起人们的心灵。)

(人们向预言家请教停止这场叹息的方法。)

(预言家回答,有一即可。)

(仅需有一者消亡殆尽,世界便可绵延生息。)


(…………………………)

(………………白色的)

(………白色的)

(白色的、花?)

(………………)

【???】……………玄冬。

【玄冬】……………?

【???】……………。你终于,醒了啊。没事吧?

【玄冬】…………………

【玄冬】(这是,谁?)

【???】………你,不认识我了吗?

【玄冬】…………………

【???】……………。………这样啊。

【玄冬】……………。………你是………?

【???】是这样啊。

【玄冬】………嗯………?

【???】你真的,忘记了啊。

【玄冬】………忘记了………?

【???】………没关系的。

【玄冬】………什么?

【???】就算你忘记了一切,就算你无法回想起关于我的事情。

【???】………无论怎样都好。即使这样,我也想和你在一起。

【玄冬】……………。你,到底是…………

【玄冬】………不对,我是…………………

【???】………玄冬。

【玄冬】……………?为什么?

【玄冬】………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玄冬………

【玄冬】到底………是怎么了?………我………到底为什么………

【???】没关系的哦。

【玄冬】……………什么?

【???】有我在嘛。

【玄冬】………你?

【???】我认识你。有我在的话你会想起来的,肯定。

【玄冬】…………………

【???】所以没关系的,可以放宽心的哦………玄冬。

【玄冬】……………。这是,我的名字吗。

【???】嗯。是宣告终结的冬天的名字哦。

【玄冬】……………。那你的,名字呢?

【???】……………。你觉得是什么?

【玄冬】………什么?

【???】比如说………从天而降的白色的什么东西。

【玄冬】………雪?

【???】另一种说法呢?

【玄冬】……………。另一种说法………?

【???】…………………

【玄冬】……………。………花。

【???】………这样啊………

【玄冬】………嗯………?


【???】………花,吗。

【???】果然玄冬就是玄冬呢。会把雪,做这样的联想的。

【???】………大概,只有你了。

【玄冬】………这是什么意思?

【???】我呀,很开心能和你有相似的名字哦。虽然除了你之外没人这么说过就是了。

【玄冬】……………?

【玄冬】你是谁啊?………是我的什么人啊?

【???】是比你自己更珍重你的,单纯的旅伴而已。

【玄冬】旅伴?

【???】………对,仅仅是旅伴。

【???】我知道你现在非常混乱,满脑子都是想弄清楚的事情。

【???】………但说来话就长了。边走边说吧,再这样待在这里对你身体也不好。

【???】你一直躺倒在雪上,体温已经流失不少了哦?

【???】………你看,都冻成这样了。

【玄冬】……………。我是觉得你比较冷。

【???】咦?是这样吗?

【???】………嗯——不知道呀,可能知觉都麻木了吧。

【玄冬】竟然倒下了这么长时间吗?………我。

【???】也没有长到那个地步吧。那么,我们走吧。

【玄冬】………走………

【玄冬】…………………

【???】………玄冬?

【玄冬】(这家伙认识我)

【玄冬】(我为什么会出这种事………还有我所不知的桩桩件件)

【玄冬】(…………………)

选项分支:一起走吧|不跟他走

「一起走吧」

【玄冬】(我连自己的事情都不甚了解啊)

【玄冬】(总而言之,事到如今我是不得不跟他走了吗)

【???】喂,玄冬这是怎么了啊,一声不吭的。

【玄冬】……………。………嗯?

【???】诶?……………呃,好冷啊,干嘛?

【玄冬】前发都冻住了哦,你啊。

【???】………玄冬你也半斤八两哦?

【玄冬】你一直就待在我身边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丢下你不管我又能去哪?

【玄冬】…………………

【玄冬】………走吧,好冷。

【???】…………………

【???】………嗯。

「不跟他走」

【玄冬】(………可是)

【玄冬】(为什么,我会有如此不祥的预感呢?)

【???】…………………不相信我吗?

【玄冬】………我不知道。

【???】这也是啊。这可麻烦了呢,我是你的同伴的证明之类的东西,我可一样都没有啊。

【???】………没有证明,你觉得不安?

【玄冬】…………………

【???】哎呀,虽然如此我也无论如何都要把你强行带到镇上去呢。

【玄冬】………喂。

【???】因为你呀,脑子里分明一片空白,这么危险的情况下我不可能丢下你不管啊。

【???】不管是不信我也好有疑问也好都无所谓啦,但还请不要冻死在这里好不好?

【玄冬】……………………

【玄冬】………也是啊。

【???】诶?

【玄冬】现在,不管怎么说我都无法做出判断。那么也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吧。

【???】………那。

【玄冬】走吧。………也确实,挨够冻了。

【???】…………………

【???】………嗯。


【???】从这里直行往前的话,好像有个小镇的样子。去那里吃顿好吃的吧。

【玄冬】………说起来。

【???】………嗯,什么?

【玄冬】我还没好好地问一问你的名字啊。

【???】咦,是这样吗。

【玄冬】………抱歉啊。

【???】诶?

【玄冬】把你的事情,忘记了。

【???】…………………

【???】………花白。

【玄冬】……………嗯?

【花白】我的名字。………叫作花白哦,玄冬。

水面之影

又一次,历史的车轮回转至此。

要轮回多少次,那东西才不会再次诞生呢。

要轮回多少次,您才能归来呢。

【???】…………………

【???】………白枭殿下!

【???】事态危急,唐突至此万分失礼。

【???】但听闻您已查明那家伙的所在了……

【白枭】原来是银朱队长,让您久等了。请移步,到这边的水镜处来。

【白枭】方才,我终于捕捉到了他的踪影。

【银朱】………这里是………?

【白枭】是此地西南方之茨国………顺着临近灯国的河川而下,那名为河沽的小镇。

【银朱】哼,距离并不算太远啊………若是我的队伍便只需两天行程………

【银朱】不过这样的雪天,那家伙也不可能转进如风。

【银朱】好——嘞,等着瞧吧。那家伙,这次绝对逃不出去了!

【白枭】还请务必,不要疏忽大意。

【银朱】……………不会的,我不记得我有疏忽大………

【白枭】他在这人世间可比任何人都更强大,更优越。

【银朱】…………………。啊,我明白的。

【白枭】我期待着,银朱队长。是你的话,一定能够把他带回来吧。

【银朱】………白枭殿下。

【白枭】请不必担忧。他其实也是理解的。

【白枭】………只不过,他现在,正在现实之中稍稍做着一个梦而已。

【银朱】………但是………我,不会原谅那家伙。

【白枭】………队长?

【银朱】那家伙背叛了我们彩国全体国民的信任。要原谅他,这件事我做不到。

【银朱】我会把那家伙带回来,因为这是我的使命………尽管我认为对不住您。

【白枭】………不,银朱队长,这样很好哦。

【银朱】………白枭殿下。

【白枭】然而………无论如何,他对于这个国家、这整个世界而言仍是必要的存在。

【白枭】事到如今,不用跟你强调这点了吧。

【银朱】………我明白的。

【白枭】那么,此事便交由你办,银朱队长。这一时刻的确已经迫近了。

【白枭】然后,很快他也会回想起来吧。

【白枭】………回想起自己的使命。

繁华小镇

【玄冬】……………。…………好慢啊…………

【玄冬】那家伙,到底去干什么了啊?

【玄冬】突然说让我在这里等着,人就不见了。

【玄冬】都已经过了一刻钟有余了,这不是根本没回来吗。…………………

【玄冬】………该不会………。不会是丢下我跑了吧。

【玄冬】…………………。不至于吧………

【玄冬】不,但是,我失忆了这件事,要是让那家伙觉得是个麻烦或者妨碍了什么的话,也就是说………

【玄冬】…………………

【玄冬】要是那样,也没关系吧。

【玄冬】倒也不是因为他丢下我跑了而感到不安。就是,我都还没问出什么关于自己的事情,他就丢下我跑路了,有点让人不爽啊。

【玄冬】…………………

【玄冬】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明明,对那家伙的情况还一无所知来着。

【玄冬】………啧,可恶,到底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行啊?

选项分支:继续原地等待|去找找吧

「继续原地等待」

(B线分支,暂缓后译)

「去找找吧」

【玄冬】就算在这里一直等着也只是白白受冻,稍微出去一会儿找找看吧。

【玄冬】………这小镇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啊,规模出人意料,却不怎么热闹呢。

【玄冬】算了,摊上这样的气候也是没办法吗。

【玄冬】不过说来,这小镇比起其他的村落,要富裕得多的样子………

【玄冬】………嗯?比起哪里的村落来着?…………………

【???】………哎呀。

【玄冬】………嗯?

【少女】………好疼………

【玄冬】有小孩子跌倒了吗。…………………

选项分支:帮她一把|让她自己站起来

「帮她一把」

【玄冬】………真没办法呢。

【玄冬】喂,你没事吧?

【少女】呜——好疼啊………

【玄冬】让我看看。

【少女】………呜……呜呜………

【玄冬】别哭啊,就是稍微磕到了点皮,没什么其他问题。就是会有点疼,在此期间先忍一忍吧。

【少女】……………。嗯………

【玄冬】很好,很坚强啊。

【少女】…………………

【玄冬】说起来,你的家呢?你家在哪里,我送你过去吧。

【少女】诶,希沙的家吗?从这里一直走就是了哦。

【玄冬】一直走是指………很远吗?

【希沙】嗯。不过,我是和爸爸一起来的就是了。来参加什么,小镇的代表会议一类的事务。

【玄冬】是这样吗。

【希沙】希沙的爸爸,是希沙家周围地方的负责人。所以,为了这事不能不过来的。

【玄冬】所以,你就这么一个人等着吗。

【希沙】嗯。

【玄冬】跟我一样啊。

【希沙】诶,哥哥你也是吗?

【玄冬】是啊。

【希沙】是这样啊。不过,希沙一个人也没问题的哦。我是好孩子,会等着爸爸的。

【玄冬】………真了不起啊。

【希沙】哥哥你已经等不及了吗?

【玄冬】……………。不,也没有。

【希沙】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吗?

【玄冬】………呃,这个………

【希沙】不可以哦,不好好等在说好的地方的话,会迷路的哦?

【希沙】希沙以前没好好待在爸爸说的地方,结果爸爸找不到希沙,是真的大事不妙啊。

【玄冬】…………………

【希沙】哥哥的爸爸也会找不到哥哥你的,不好好待在说好的地方可不行哦?

【玄冬】不至于,我在等的也不是我爸………………

【玄冬】………我知道了,会注意的。

【希沙】嗯,哥哥也是好孩子呢。

【玄冬】…………………

【希沙】………啊………。对了。哎,哥哥。

【玄冬】………嗯?

【希沙】鹰,你看见了吗?

【玄冬】鹰?

【希沙】嗯,黑色的鹰。刚才希沙,看到它飞上那边的天空去了。哥哥你,没有看到吗?

【玄冬】我没看到呢………。挺稀奇啊,鹰会在镇子上飞什么的。

【希沙】羽毛特别黑体型又很大呢………真是的,希沙非常害怕呢。

【玄冬】好险没有突然朝你飞过来袭击你,放轻松。

【希沙】不是啦,黑色的鹰是不好的东西啊!

【玄冬】………什么?

【希沙】黑色的鹰是预告世界崩坏的信使,我妈妈是这么说的。而且,黑色的鹰会吃人的。

【玄冬】还有这种说法的吗?

【希沙】诶,哥哥你不知道吗?大家都在说的。

【玄冬】我对最近的事情比较生疏。

【希沙】嗯?

【希沙】大家都在说哦,说是很多事情都变得很奇怪。希沙,总觉得很可怕………

【玄冬】…………………

【希沙】而且……………

【希沙】………啊!爸爸来了!希沙,必须要走了………

【玄冬】…………………

【玄冬】那就快去吧。一个人待在这里你爸爸也会担心的哦。

【希沙】嗯,可是哥哥你一个人能等下去吗?

【玄冬】别担心啦,没问题的。

【希沙】要乖乖的哦?

【玄冬】我知道啦你快去吧。啊不要跑哦,不然又会摔倒的。

【希沙】嗯,谢谢你!

【希沙】啊,对了。

【玄冬】嗯?

【希沙】哥哥的名字是什么呀?差点忘了问了。

【玄冬】…………………

【玄冬】叫玄冬。

【希沙】诶………

【玄冬】………嗯?怎么了吗?

【希沙】哥哥你真的,叫作玄冬吗?

【玄冬】是啊。………大概吧。

【希沙】诶——………

【玄冬】我的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希沙】好奇怪。明明完全不像的。

【玄冬】什么?

【希沙】啊,爸爸在叫我了,我得走了………。再见啦,玄冬哥哥!

【玄冬】……………。还有什么跟我像不像的东西的吗………?

【玄冬】………哎,算了。小孩子的话,听不懂也是理所当然的。

【玄冬】比起这个………

【玄冬】最近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吗………

【玄冬】确实,今年的降雪是有史以来最凶猛的吧,…………………

【玄冬】是这样吧?确实。

【玄冬】可恶,这是以前的记忆吗?还是说只是错觉而已?完全搞不明白啊………

【玄冬】总之,不先找到那家伙的话一切都无从说起啊。

【玄冬】………出发吧。

「让她自己站起来」

【玄冬】哎,确实雪也积起来了,路上很容易滑倒啊。

【玄冬】没受伤就没关系吧………

【玄冬】看来没事。


【玄冬】不过,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那家伙………

【玄冬】听他说是有些事情要办………他在这个镇上还有熟人的吗?

【玄冬】………嗯?

【玄冬】在这啊。跑到那种地方到底干什么………

【玄冬】嗯?是谁啊?那还有一个人。…………………

【花白】哎,对我是可以这么说话的吗?真不愧是,有人生没人教呢。

【男子】尽管您这么说,可队长让您………。……………呃!?

【花白】那种事情我可没听说过哦,那不过是那个人为了一己私利的说辞罢了。

【花白】我不会回去的,我应该说过了吧?

【男子】………花白大人!

【花白】话说回来,这不全都是你们的错吗?不管什么事都一概强行推卸给我。

【花白】我明明,说过了我不想做的,…………………

【花白】不过算了。

【花白】那么。你们要是还不怎么想死的话,哪里来的就快点滚回哪里去吧,话虽这么说。

【花白】让你们把“我们正位于这个小镇上”这则情报带回去就麻烦了呢。

【花白】………那么,怎么办才好呢?

【男子】……………!

【玄冬】……………!?

选项分支:去阻止他|静观事态

「去阻止他」

【花白】你在干什么啊,花白!?

【玄冬】………玄……!

【男子】………咕。

【花白】啊!

【玄冬】……………!

【花白】…………………

【花白】唉——唉——让他逃走了。

【玄冬】……………。是谁啊?那个男人。

【花白】………我的敌人。

【玄冬】敌人?

【花白】唉——不妙了啊,嗯………。这可怎么办,放跑他之后绝对会有麻烦事啊………

【玄冬】这是怎么回事,你解释一下,花白。

【花白】真是,这可是你的错哦?

【玄冬】………什么?

【花白】托你的福,我们接下来不得不分秒必争地离开这里了啊。

【玄冬】………。虽然你这么说了,可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啊。好好解释一下。

【花白】所以说总而言之,那是我的敌人,是放跑一个就会成群结队地卷土重来的那种生物呀。

【花白】一只两只的虽然不堪一击,但数量一多的话就麻烦了呢。把他放跑了,这下可不得不全力以赴地逃跑了。

【玄冬】那到底是………

【花白】而且,那边的头子又啰嗦又执拗啊,唯独不想遇上他。

【花白】所以,总而言之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吧?之后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的啦。

【玄冬】……………。之后,你会好好解释的吧?

【花白】嗯,我保证。

【玄冬】………我知道了。

【花白】……………。那,我们走吧。


【花白】……………另外。话说回来啊。

【玄冬】嗯?

「静观事态」

【玄冬】…………………

【花白】………不好意思啊。

【男子】……………!

【男子】呃啊!

【玄冬】……………!?

【花白】………呼。

【花白】可以了玄冬,过来这边吧。

【玄冬】……………。你发现了吗。

【花白】算是吧。

【玄冬】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把他打晕啊?

【花白】谁知道呢?

【玄冬】………喂。

【花白】好啦好啦,不要傻站着,拿绳子过来把他绑起来啊玄冬。

【玄冬】绑起来?

【花白】嗯,不绑起来的话他会呼朋引伴招同伙到这来的呢。

【玄冬】………同伙?

【花白】哎呀,虽然我觉得目前他是起不来的啦。………嗯——大概就这样吧。扔到那边阴暗的角落里就不会被发现了对吧。

【玄冬】喂花白,好好解释一下。

【花白】就算不这么逼问我,我也会好好说的啦。

【花白】这个人呢,是我的………算是敌人吗。反正就类似的东西吧。

【玄冬】………敌人?

【花白】不这样做的话,这次被这么对待的就是我了。我也没办法呀。

【玄冬】…………………

【花白】哎呀,详情之后再慢慢跟你解释吧。总而言之,先离开这里吧?被人看见的话,可就有点麻烦了呀。

【玄冬】所以说啊………

【花白】还是说,干脆跟和他一起来的同伙玩会儿捉迷藏?这倒说不定有点意思。

【玄冬】………我说啊。

【花白】啊哈哈,说笑的说笑的。………开个小玩笑。

【玄冬】啧,到底哪边才是玩笑话啊。

【玄冬】真是的,你之后真的会好好解释的吧?

【花白】嗯,我保证。

【玄冬】………我知道了。

【花白】嘿嘿,谢谢你。那,我们走吧。

【玄冬】但这真的好吗?把这人,扔在这种地方然后跑路。

【花白】没事的没事的。虽说我觉得要是不至于感冒就好了。

【玄冬】可是,………嗯?

【花白】好啦好啦,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玄冬】喂、喂……………


【玄冬】………喂,差不多就放手啦。拽着手腕我不好走路啊。

【花白】因为你走得一步三回头啊,东张西望会摔倒的哦?

【玄冬】………我说啊。

【花白】就那么在意吗?那可是和你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哦。

【玄冬】要不是那人是被你放倒在那的,我可能还不会那么在意吧。

【花白】啊哈哈,那可真是失策啊。………不过,比起那个啊。

【玄冬】嗯?


【花白】玄冬你才是,明明说了在原地等着,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玄冬】………唔………。那是因为………

【花白】你不是不能一个人在镇上乱走的嘛,要是走丢了你倒是打算怎么办啊?

【玄冬】你说走丢?

【花白】对,大型走失儿童。

【花白】玄冬呀,明明方向感应该不差的,为——什么在街道和有建筑物的这类地方就不认路了呢。

【玄冬】………是,是这样吗?

【花白】现在你看周围建筑物,也不怎么能分清区别对吧?

【玄冬】才没有这回事。

【花白】明明那么擅长植物鉴别,为什么分辨建筑物就不行了啊。

【花白】果然是因为一直待在故乡的山里从没出来过吧?

【玄冬】不可能知道这种事的吧,对现在的我而言。

【花白】所以啊,不要一个人在镇上走动哦。不管要去哪里,都必须跟我一起行动。明白了吗?

【玄冬】…………………

【花白】咦?这什么一脸不满的表情。

选项分支:我可不想被你这么说|还不都是你太慢的错

「我可不想被你这么说」

【玄冬】为什么,我非得被你说得这么像小孩啊?

【花白】当然是因为你做过我说的事嘛。

【玄冬】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记得。

【花白】啊说这种话也太狡猾了啊。这不是犯规嘛?

【玄冬】这是事实。

【花白】玄冬,一点都不成——熟。

【玄冬】………唔………

【花白】哎,怎样都好啦。你要去什么地方,都不可以一个人单独行动。这一条,我们约好了哦?

【玄冬】……………。所以说,你为什么说得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

【花白】也不是什么了不起啦。就是,我认为现在我是在代行你的监护人的职责。

【玄冬】监护人………?

【花白】因为玄冬的处境很危险嘛。看着镇定自若,对异常状况意外地很神经大条啊。

【花白】现在也是,因为完全失忆了,所以处境更危险了吧?

【玄冬】…………………

【花白】不过失忆之前,明明做了蠢事也会露出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现在也就这点不太一样了吧?

【玄冬】………什么?

【花白】果然即使是玄冬,也有焦躁不安、心里没底的时候呢。

【花白】稍微窥见了你的这一面,或许是有点开心吧,嘿嘿。

【玄冬】………不,我也没有………

【花白】是吗?因为我看你像是来找我的嘛。

【玄冬】还不是因为你让我等太久了。

【花白】哼?这样啊,也是呢,抱歉。

【玄冬】……………。我可以,问一件事吗?

【花白】嗯,什么?

【玄冬】我和你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花白】………关系?为什么问这个?

【玄冬】要问为什么啊………

【花白】啊哈哈,开玩笑的。

【花白】虽然之前就说过了,只是单纯的旅伴而已哦,我们俩。

【花白】一开始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旅行,后来我在群国的山里认识了你,交了朋友,于是,就这么一起旅行了。

【玄冬】交了朋友………?

【花白】嗯,就像现在这样呀。

【玄冬】………你这说的这到底是像哪样啊?

【花白】诶——?我可是觉得哪样都是哦?

【玄冬】…………………

【玄冬】至少我是明白一件事了。

【花白】什么啊?

【玄冬】以前的我,就是这样,被你生拉硬拽拖出来的吧。

【花白】呜哇,传出去多不好听啊。明明也没有强行拖你出来。

【玄冬】………谁知道呢。

【花白】那么,失去记忆的你,现在是想怎样?

【玄冬】什么?

【花白】在失去记忆的此时此刻,你是怎么想的?会想和我一起就这样旅行下去吗?

「还不都是你太慢的错」

【玄冬】要不是你让我好等,我哪至于出来找你啊。

【花白】………你担心了?

【玄冬】也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

【花白】啊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是拖了点时间啦。不过,已经解决了,姑且算没事了。

【玄冬】………姑且?

【花白】但是,你这么担心我,我好开心啊。幸好没出事,平平安安地又和你见面了。

【玄冬】…………………

【花白】………嗯?怎么了?

【玄冬】不,没什么………

【花白】………咦………?莫非这个担心,不是那个意思?

【玄冬】什么意思?

【花白】该不会,你担心的不是我出了什么事,而是担心我从你眼前消失不见吗?

【玄冬】…………………

【玄冬】……………………………………

【花白】……………。………天哪………

【玄冬】………嗯?

【花白】是这样啊,所以你才找了过来啊。什么嘛,原来是这样。

【玄冬】什么?

【花白】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担心你什么时候就会消失不见………。原来你也会有这样的想法之类的。

【花白】………总觉得好开心啊!

【玄冬】没什么………。那是因为,你不在的话,我不知道的事情就,也太多了。

【花白】嗯,即使是这样也好。反正,我只要能待在你身边就好。

【玄冬】……………。我可以,问一件事吗?

【花白】嗯,什么?

【玄冬】我和你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花白】所以我之前不就说过了吗,只是单纯的旅伴而已哦。

【花白】一开始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旅行,后来我在群国的山里认识了你,交了朋友,于是,就这么一起旅行了。

【玄冬】………就只是这样吗?

【花白】就只是这样,所以呢?

【玄冬】………没什么………

【花白】嗯?

【花白】不过,实际上,最开始的契机,是我强行拖着你跟我一起出来呢。

【花白】因为你是一被人拜托就没辙的类型嘛。我想我就是利用了你这点,才拖你出来的。

【玄冬】………也就是说,我不是那种古道热肠的人吗?

【花白】这我哪知道啊。这种事………如果不是你本人是不会知道的吧?

【玄冬】对现在的我而言我也不知道。

【花白】………话是这么说。

【玄冬】…………………

【花白】不过,现在呢?

【玄冬】嗯?

【花白】在失去记忆的此时此刻,你是怎么想的?会想和我一起,就这样旅行下去吗?

选项分支:我想的|看情况吧

「我想的」

【玄冬】这倒是………没什么关系。

【花白】………是吗。

【玄冬】…………………

【花白】太好了。

【玄冬】…………………

【玄冬】……………。………另外啊。

【花白】嗯?

【玄冬】大概,现在的我不讨厌这样的话,以前的我也不会讨厌的吧。………不是吗?

【花白】…………………

【花白】是吗。

【花白】………也是呢。

【玄冬】…………………

【花白】那我们走吧?这之后的事情,不做个决定也不行呢。

【花白】……………啊。

【玄冬】……………?

「看情况吧」

【玄冬】在取回记忆之前,现在我也没办法离开你吧。

【花白】所以这是,“不这样也没办法”的事情?

【玄冬】………那倒………

【花白】倒也没什么啦?就算这样,现在我们在一起的情况又不会改变。

【玄冬】………和我怎么想并没有关系吗?你啊。

【花白】简单粗暴地说确实是这样吧。

【玄冬】…………………。那到底是有什么关系啊,说真的………

【花白】谁知道呢?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玄冬】………我说啊。

【花白】啊哈哈,总之快走吧?得确定一下这之后的事情呢。

【玄冬】…………………

【花白】……………啊。

【玄冬】……………?


【花白】………又下起来了啊。

【玄冬】………是啊………

【玄冬】(……………?)

【玄冬】(………这是什么………这种感觉是)

【玄冬】(非常地………胸口,非常地痛)

【玄冬】(雪………落下来了………对这件事情感到痛苦,吗?)

【花白】……………。真漂亮啊。

【玄冬】……………?


【玄冬】………什么?

【花白】我啊,很喜欢雪呀。又很漂亮,又跟你我的名字相关。

【玄冬】………真难得啊。

【花白】诶?

【玄冬】对下雪………能夸出来的家伙还挺少见的,毕竟因为它的缘故大家的生活都过得很辛苦吧。

【花白】你想起来了?

【玄冬】与其说是想起来了………。不如说一般人都会这么想吧?

【花白】这也是啊。

【玄冬】花白?

【花白】……………。你为什么,会把雪称作花呢?

【玄冬】什么?

【花白】不,果然还是不问了,抱歉。

【玄冬】……………?

【花白】在雪下大之前,得找个地方落脚才行啊。………走吧?

【玄冬】……………。好………


【玄冬】(…………………)

【玄冬】(………喜欢雪,吗)

【玄冬】(明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玄冬】(可我为什么………对此感到如此开心呢?)


【白枭】……………。自那以后,究竟过了多久呢。

【白枭】自您离开此地一去不返之日起,过了多久呢。

【白枭】………这一次………

【白枭】这一次,您所期望的世界,就让我来实现给您看吧。

【白枭】您创造这个箱庭,绝非徒劳之事,我将为您献上这一点的证明。

【白枭】为此,我将会………

【白枭】将那孩子。

End.
声明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