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终结」

10,190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22次阅读0条评论

【花白】……………。诶……………

【黑鹰】……………,抱歉了,小不点………

【黑鹰】………但是………能请求你的原谅吗。

【花白】………哈………,啊………………

【黑鹰】………这个人………

【白枭】……………黑、鹰……………

【玄冬】………黑鹰………喂,黑鹰!

【黑鹰】啊啊,我又乱来了。今天真是时运不济啊………

【玄冬】你,没事吧………!

【黑鹰】不………还算是,没伤到要害吧。就是站着还是有点难受啊………

【玄冬】………你别乱动,我给你止血。

【黑鹰】…………………

【花白】………啊………

【黑鹰】………怎么那副表情呀,真是的。你也真是莽撞呀………还有你。

【白枭】……………。黑鹰………

【黑鹰】现在的主,只不过是个残影。………就算将他斩杀也没有用,你知道的吧?

【白枭】…………………

【玄冬】………什么………?

【研究者】………你没发现吗?

【玄冬】……………。你这人………

【黑鹰】………不过………这倒也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会保护他了呀。………保护,我们的主上。

【白枭】………为什么,你明明知道………

【黑鹰】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呢。不过,我也只是身体自发地动了起来而已。

【黑鹰】………你也是这样吧?

【白枭】…………………

【黑鹰】当真是,谁都不愿意听我说两句话。这是为什么呀,真是的。

【研究者】是因为你自己的日常言行吧。你的话,就算认真听了也只不过是胡说八道。

【黑鹰】或许是这样吧。不过就算这样,我也还是很努力的呀。

【研究者】要是这样,就别再耍嘴皮子了。………一直在回避别人的话的可是你啊。

【黑鹰】哈哈,哎呀,说不定是这样吧。

【黑鹰】………因为啊,这不是很可怕吗。把真相告诉她。

【白枭】…………………

【黑鹰】如果把对我来说的真实告诉她的话,她到底会怎么想呢。

【白枭】………黑鹰………

【黑鹰】………算了,这也只是个借口。

【白枭】好了,不要再说了………

【黑鹰】………可以让我告诉你吗。你终于,愿意听我说话了。

【白枭】………诶………

【黑鹰】一直以来,我都没能告诉你真相。那个时候,也没能告诉你主离开的事。

【白枭】……………。在我离开塔的同时,主也告别了这个箱庭。………那一天的事情,我仍记忆犹新。

【黑鹰】………你一定觉得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吧。可是,我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告诉你。

【黑鹰】我想着,要是告诉你了,你恐怕就会和主一起走了吧。

【白枭】……………。黑鹰………?

【白枭】………你在说什么呀。

【黑鹰】………嗯?

【白枭】我不可能那么做的不是吗?我是为了这个箱庭而创生的鸟,是与这个箱庭命运与共之物。

【白枭】就算我希望那么做,也无法离开这里。………和你不同………

【黑鹰】…………………

【白枭】………我与你,是不同的啊,黑鹰。

【黑鹰】………不。

【白枭】………诶………?

【黑鹰】确实,对我来说,与这里分离是很困难呢。但是,这事也不是做不到哦。

【白枭】……………。该不会………

【黑鹰】若是希望如此,不仅是我,你也可以与之分离的。但是,你和我是不一样的,不将这里破坏的话,你是无法离开的。

【白枭】…………………

【黑鹰】若是,依照惯例………像主从前创造过又毁灭过的许多个箱庭一样,这里也被他摧毁后遗弃。

【黑鹰】………多半。我们,也同样会这样离开吧………

【白枭】……………。………怎么会………

【黑鹰】当初创造这个箱庭之时,我曾觉得这样就很好。

【黑鹰】虽然对于主几次轻易地将箱庭破坏的行为,我确实有些微词。………也因此,为了讨他的嫌,我让自己成为了这里的楔之鸟。

【研究者】………哼,这种事情,并未讨得我的嫌恶。你也真是自以为是呢。

【黑鹰】因为,您也没怎么认真对待吧。

【黑鹰】您觉得不管怎样,反正它都会回归原来的状态不是吗?………这正是,我一直进行着这份工作的原因。

【研究者】……………。哼………

【白枭】…………………

【白枭】………那么………为什么,这个箱庭能够存续至今?

【黑鹰】…………………

【白枭】若是主将从前的箱庭全都破坏了,那为什么只有这个箱庭………。………明明,主已经做出了决定。

【黑鹰】………是我,向主提出了请求哦。

【白枭】………诶………?

【黑鹰】我希望他,将这里留下来。并且,请求他让我留在这里陪伴你。

【白枭】…………………

【黑鹰】………对主来说已不再需要的箱庭,对我们来说却是必要的呢。

【白枭】………那是,为什么………?

【黑鹰】………因为有约定啊。

【白枭】………约定………?

【黑鹰】约好了照拂这里。………虽然这事与我们无关,但既然这片土地上仍有生命繁衍生息,那么希望我们能将他们关照。

【黑鹰】………和你约好了。

【玄冬】………和我………?

【黑鹰】………虽然是,之前的你吧。

【玄冬】………是之前的………?

【黑鹰】你说过,喜欢这个世界。………明明是这样的世界,即使如此,这里也是有价值的。

【黑鹰】………对此,我真是高兴啊。非常地高兴。

【玄冬】………黑鹰………

【白枭】………就是为了这个,你才让主一个人离开的吗………

【黑鹰】本来他就是个对完成之后的东西没什么执着的人呀。………我轻而易举就得到了他的应允呢。

【白枭】………主难道不是,只想把你一个人带走吗………?

【黑鹰】……………不是哦。

【白枭】………可是………

【黑鹰】要是他真那么想,不管我怎么说他肯定早早就把这里破坏了呀。肯定,并不是只想带走我,而是想连你一起带走吧。

【白枭】………真的吗………?

【黑鹰】………嗯,真的呀。那位大人,就是这样的人哦。

【白枭】……………。是真的………

【黑鹰】………正因为如此,我害怕了。

【白枭】………诶………?

【黑鹰】要是知道了主离开的事情,你一定希望跟他一起走吧。要是这样,我多半,没有办法反对吧。

【黑鹰】………肯定就点头同意破坏这里了。

【白枭】…………………

【黑鹰】所以,为了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我什么都没对你说强行把你留了下来。甚至没有让你进行选择。

【白枭】…………………

【黑鹰】………就是,这样了。

【白枭】………黑鹰………

【黑鹰】所有的一切,全都是我的责任。不管是让这里,像这样不断地周而复始,还是将你绑缚在这样的地方,一切都是。

【玄冬】………黑鹰………

【花白】…………。蠢鸟………

【黑鹰】………对不起。

【白枭】…………………

【黑鹰】事到如今,就算把这些事情告诉了你,也只会让你不愉快吧………可是——

【白枭】………请你不要看轻我好吗。

【黑鹰】………嗯………?

【白枭】我说过了。我是,主安置在此的一翼,白之鸟。

【白枭】就算主已经不在此处,这一点也不会改变。我是,为了这个箱庭而创造出来的鸟儿。

【黑鹰】…………………

【白枭】………所以………无论发生了什么,我绝不会,抛弃这个箱庭。被你那样看待………我感到非常不悦。

【黑鹰】……………。嗯………

【白枭】………唉………

【黑鹰】是呀。要是一开始,这么说出来就好了。

【黑鹰】一起,照顾好这里吧。………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我没能说出口呢。

【白枭】你这个人,总是这样啊。

【黑鹰】………对不起。

【白枭】…………………

【玄冬】黑鹰,已经够了吧。你真的说太多了。

【玄冬】虽说没有伤及要害,可也出了不少血啊,你………。这样下去………

【黑鹰】……………。哎,小不点。

【玄冬】………嗯………?

【花白】………诶………

【黑鹰】所以,能请你原谅吗。原谅这个箱庭,像这样不断地周而复始。

【花白】………蠢鸟………

【黑鹰】这个世界,是真的让你们受尽了折磨。

【黑鹰】………可是………就算如此,你们也仍然活下来了,对吧。

【花白】………唔、我………

【黑鹰】救世主也好,玄冬也好………都是为了这片土地上活着的生灵而存在的,这点确凿无疑。

【黑鹰】所以,因为你们的受难,确实让生命延续了下来。无论你们怎么想………确实如此。

【花白】……………可、可要是那样为什么我们………为什么,玄冬非得死亡不可啊!

【黑鹰】………小不点………

【花白】你是黑之鸟吧!?可是为什么,你会说出这种玄冬死了比较好的话啊!

【玄冬】………花白………

【花白】我才不要啊,绝对不要………不要为了方便你们就把这一切都推给他啊!

【玄冬】…………………

【花白】我没有祈求过这个世界上活着的任何一个人的幸福………我所祈求的,就只是玄冬能够活下来而已,就只是这样而已啊!

【玄冬】………花白………

【花白】不要………别再让我一遍遍说了啊!我不会杀玄冬的,绝对不会!

【黑鹰】………玄冬。

【玄冬】……………。黑鹰………

【黑鹰】……………。你呢,你怎么想?

【玄冬】………我………

【黑鹰】你也,想让这个世界存续下去吗?

【黑鹰】就算是这样的、被创世主放弃的、摇摇欲坠的箱庭………就算这样,你也希望在这里活下去吗。

分支选项:我想要活下去我想要守护这个世界

「我想要活下去」

【玄冬】………是的,我希望啊。

【黑鹰】…………………

【玄冬】即使是我,如果可以的话也想活下去的。………然而………那是无法实现的愿望。

【花白】………玄冬!

【玄冬】我说过了吧。我活在世上,就意味着其他的一切都要灭绝殆尽。………而且,你也包含其中。

【花白】………啊………

【玄冬】但是,我不想那样。就像你不希望我因你而死一样,我也不希望你因我而死。

【花白】………可是………

【玄冬】而且,不管再怎么拖下去,必须作出决定的时刻也终将来临。

【玄冬】若是那样,我们一定会后悔的。………你也不想这样吧?

【花白】………哈啊………

【玄冬】所以,我们别无选择。

【花白】………为什么………为什么啊………

【花白】为什么要这样啊………!明明都已经知道这是错误了!

【玄冬】………花白………

【花白】………呜,不要再这样了啊,这样………

【白枭】………花白。

【白枭】…………………

【黑鹰】………但是,你有“想活下去”的愿望。

【玄冬】………是奢望了。

【黑鹰】也不尽然?偶尔听听家里小儿任性的话也挺好的。

【玄冬】………黑鹰?

【黑鹰】………因为,虽然知道这个世界很荒谬,但我还是将它延续下来了呢。

【玄冬】………喂,你………?

【黑鹰】我可以请求您的原谅吧?………主啊。

【研究者】「我」早已丢弃了这里。如今你已不需要征得我的意见,你不是很清楚吗。

【黑鹰】不不,姑且还是要走个形式征求一下的。

【研究者】我早就把它赠与你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黑鹰】……………。非常感谢您,主。

【白枭】……………。黑鹰………?

【黑鹰】在最开始的时候主告诉我们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白枭】………最开始的时候………?

【黑鹰】关于我们,与固定住这座塔的主接线的事。

【白枭】……………。该不会………

【玄冬】………是什么事?

【玄冬】喂,黑鹰………

【白枭】………你当真吗?

【黑鹰】………是啊。

【白枭】为什么要做到这种份上。

【黑鹰】……………。就跟刚才,你护着主是同样的理由呀。

【白枭】………诶………

【黑鹰】迄今为止,我们都在不断逼迫这些孩子们做出决定。………但是,既然主已经离开这里,也该由我们做个决定了。

【黑鹰】………要说为什么………这应该,不能成为你的理由吧。

【白枭】…………………

【黑鹰】你会原谅我吗,原谅我让这些孩子们继续活在这里。

【黑鹰】放开我们的手,让这个箱庭为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而存续下去。………你能,原谅这件事吗………

【白枭】………黑鹰………

【玄冬】………黑鹰………?

【花白】………什、怎么回事………?

【白枭】……………。花白………

【白枭】…………………

【白枭】…………………

【黑鹰】………拜托你了。

【白枭】………请你适可而止。

【黑鹰】………白枭………

【白枭】我说过请不要看轻我了吧。

【黑鹰】………嗯?

【白枭】在主放弃这里离开的时刻,这里就不再是主的所有物了。………当然,更非我们的所有物。

【白枭】即使是我,也是清楚这种事情的。

【黑鹰】…………………

【白枭】我是司掌这个箱庭存续的白之鸟。为此,若是有最佳选择,我不应有反对的理由。

【黑鹰】………白枭………

【白枭】………就是这样呀。

【黑鹰】………谢谢你………。…………………………

【玄冬】………喂,到底是怎么回事………?放开你们的手什么的,该不会。

【黑鹰】……………。就是那个“该不会”哦。

【玄冬】………呃………

【花白】这种话我不可能听懂的吧,不要拐弯抹角好好解释一下啊!

【黑鹰】不要这么大声呀。就是你猜到的。

【花白】………什………该不会。

【黑鹰】将你们,从这个箱庭中解放出来。………搞不好会被抱怨居然事到如今才告诉你们呢。

【花白】……………!………骗人………

【玄冬】………真的吗,黑鹰。

【黑鹰】是啊,没人会说这种谎的吧?

【玄冬】………可是………为什么是现在………

【黑鹰】………哎呦。

【玄冬】……………!笨蛋,不要动啊!

【黑鹰】啊,不好意思,我有点晕了。

【玄冬】你现在乱动是不行的啊。你的脸不还这么铁青铁青的吗………!

【黑鹰】不不不,多亏有你,我感觉好多了。你一直在悄悄地给我治疗吧?

【玄冬】………是啊可是,还没恢复多少。

【黑鹰】……………。不好意思,肩膀能借我一下吗,白枭。

【白枭】………嗯,可以的。

【玄冬】………什么………?喂,黑鹰。

【黑鹰】那么,我现在要去为这事做点工作啦。在这里稍等一会儿吧。

【玄冬】………什么………?

【黑鹰】不用一副这么担心的表情,没事的,很快就做完了嘛。啪的一声立刻就结束了。

【玄冬】………可是啊………

【花白】………真的………?

【玄冬】………嗯?花白………

【花白】真的,很快就会做完吗。

【黑鹰】………小不点。

【花白】明明让我们受尽了折磨,那能是这么快就能完成的事情吗。

【黑鹰】……………。是啊。

【花白】………唔………

【玄冬】………喂,花白………?

【花白】………你骗人。

【黑鹰】哎呀哎呀………

【花白】你在骗人吧,能让我们受这么多折磨的东西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结束!………你是想,自己………!

【花白】………呜啊………!

【玄冬】……………花白!?

【银朱】………什么………把救世主弹开了!?

【黑鹰】哦,不好意思呀白枭。抱歉让你帮忙了。

【白枭】就凭你一个人,是无法超过他的力量的吧。………我只是出于无奈。

【玄冬】这是怎么回事,黑鹰!?

【黑鹰】果然小不点的直觉很准。………要是他来妨碍我们,可就让人头疼了啊。

【玄冬】妨碍是指、你………。………你难道………

【黑鹰】其实,很快就能做完的。我们只是去把存在于这个塔中心的主接线拔出来,让这个箱庭的系统停止运行而已。

【黑鹰】………也让我们自己一起停止。

【玄冬】………一起是说、你………!

【白枭】………黑鹰。已经没有聊天的空闲了吧。

【黑鹰】是啊。真是的,我的坏毛病,总是一不小心就说了多余的事。

【白枭】你是错在只说了多余的事吧。要做的话,就快点吧。

【黑鹰】………来吧。

【玄冬】……………?你们,到底要做什………

【玄冬】…………………………!

【黑鹰】你可要好好把小不点抓牢了哦。

【玄冬】………喂,黑鹰………呃!

【玄冬】……………!?什………放开我!

【银朱】差不多得了,阻止他们又能怎样?

【玄冬】………啧,这不是能不能怎样的问题,那两家伙自作主张………!

【银朱】所以说,他们是为你们这两个家伙着想不是吗。为了你这家伙,还有那家伙。

【玄冬】………唔………

【银朱】连我都能看出来,你丫还不明白吗?

【玄冬】………可是………!

【银朱】况且,就算阻止了他们又能怎样?………你这家伙还想去死吗。

【玄冬】……………。这………

【银朱】然后这回你再跟那家伙大吵三百回合吗,没完没了的。………真是,差不多得了!

【玄冬】………呃………

【银朱】要后悔的话就后悔你自己太天真去吧。这么优柔寡断,你可别说“什么都不想失去”之类不着边际的傻话了。

【玄冬】………啧,可恶………

【银朱】………白枭阁下。

【白枭】………什么事。

【银朱】你们那边的事情我不了解。正如这两个家伙所说,是因为那些事跟我们这些活在这里的人没有关系吧。

【白枭】……………。是的………

【银朱】………但是………即便如此——

【白枭】………嗯………?

【银朱】无论您出于什么理由选择莅临于彩国。………对您为我们国家所做的一切,我由衷地表示感激。

【白枭】………银朱队长………

【银朱】我谨代表全体国民,向您致意。如今的彩国仍然存在,是承了您的福荫,这一点不会改变。

【白枭】………还请你,代我向陛下,以及向你的父亲问一声好。

【银朱】我会代为问候他们的。…………………………

【白枭】………还有什么事吗?

【银朱】………这样好吗。

【白枭】什么?

【银朱】………对那家伙………对花白,您还什么都没有说。

【白枭】……………。是的。

【银朱】不管那家伙怎么想,您为他的事尽心尽力了也是真的。虽然我知道不该由我来说这话………

【白枭】………因为,已经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银朱】………是吗。

【白枭】………不过………

【白枭】也是呢。让他多注意一些,不要感冒了。

【银朱】………嗯?

【白枭】因为,这样的季节,他总是会发烧呀。…………………………

【银朱】………白枭阁下………

【玄冬】………黑鹰………

【黑鹰】看这情况,松了一口气啊。

【玄冬】………嗯………?

【黑鹰】还好你的记忆没有完全恢复。

【玄冬】………笨蛋,已经恢复了好吧。

【黑鹰】………什么?

【玄冬】我已经,全都想起来了。………全部,所有的一切啊………

【黑鹰】………玄冬。

【玄冬】所以,你说这些话是在想什么,我能理解。我,非常理解啊,黑鹰………

【黑鹰】……………。真要命啊………

【白枭】………来吧,黑鹰。

【黑鹰】………嗯。

【玄冬】啊、黑鹰………!

【银朱】………笨蛋,快闪开。

【黑鹰】是啊,很危险的哦,快闪开快闪开。………差不多到时间了呢。

【玄冬】……………啧,我啊………

【黑鹰】………嗯?

【玄冬】虽然我确实说了想活下去,但那不是这个意思啊………!

【黑鹰】………玄冬………

【玄冬】为了让我活下去就得有谁代替我去死,我说过我已经受够这种事了吧………。…………………………

【黑鹰】抱歉了,好不容易让你听到个好消息却是个这样的笑话。

【玄冬】………别开玩笑了,笨蛋………

【黑鹰】但是,不久后你也一定会觉得“这样真是太好了”吧。

【玄冬】………什么………?

【黑鹰】像这样,我们消失了,箱庭的机制停止运转了,这里就成为了你们的世界。

【黑鹰】到那时,你也会觉得这样很好吧。………我如此祈祷着。

【玄冬】………黑鹰………

【黑鹰】就像这样,好好活下去哦。

【玄冬】……………我,不可能的………!

【黑鹰】嘁,就算你说得这么干脆………哼,真要命啊。

【玄冬】我们才没有冀望过这种事情啊………

【黑鹰】………啊,是这样没错。

【玄冬】………嗯………?

【黑鹰】得偿所愿的,是我呀。

【玄冬】………黑鹰………呃,………………………………………………………!

【玄冬】………喂………

【黑鹰】………我呀,真的很高兴哦。………玄冬。

【黑鹰】很高兴,能让你在这里活下去。


【玄冬】……………呃,这里是………?

【银朱】………我认出来了………恐怕,是在彩国的国境线上吧。

【玄冬】………国境线………

【银朱】你等会儿,这附近应该有军队驻留的哨所才对。

【玄冬】…………………

【玄冬】……………。黑鹰………

【花白】…………………

【玄冬】………嗯?………花白………?

【花白】…………………

【玄冬】………你没事吧………

【花白】……………。还没………

【玄冬】………嗯………?

【花白】………为什么啊,总是这样总是这样………呜。

【玄冬】…………………

【花白】为什么自作主张做了决定,自作主张推给了我,又自作主张消失了啊………

【玄冬】………花白………

【花白】………自作主张………。真的太自作主张了………!

【玄冬】………是啊………


【研究者】……………。可真是够迟的啊。

【黑鹰】别这么说呀。要爬上这里来可不容易的啊?呃,好痛痛痛………

【白枭】………你呀,又逞强了哦。真的没事吧………

【黑鹰】…………………

【白枭】……………?怎么了吗,突然站着不动了。

【黑鹰】………不………。就是,没想到,我竟然也能有被你担心的一天啊。

【黑鹰】到了最后总算是有了美好的回忆呢,嗯。

【白枭】………你在说什么傻话。况且,我也说了你不用勉强走路,可以让我们背着你的………

【黑鹰】………不,这件事上还请饶了我吧,真的。且不说让主这么做,你要是这么做了我都会哭出来的。

【研究者】我就免了。我怎么会做这种事呢,你傻吗。

【白枭】就是,主怎么可能做那种事,你在说什么呢。

【黑鹰】不,可是啊………

【白枭】再者说,现在的主可是半透明的!

【黑鹰】………不,哎呀,………哈哈………。反正再过一会儿这身体也要消失了,没关系的。

【白枭】……………。可是………

【黑鹰】不过,竟然久违地聚齐了三个人。怎么说,还真是让人感到怀念呀。

【白枭】………诶………

【研究者】………哼。

【黑鹰】以前,有时候也会像这样在这里看雪啊。………直到现在,我也印象深刻呢。

【研究者】………………………

【研究者】现在也好过去也好,也就这点好了啊。这里的优点。

【白枭】………主………

【研究者】我只是很喜欢,雪花飘落的美丽的地方。

【研究者】………就这么简单。

【白枭】……………。是………

【黑鹰】最初,就只有我们三个人。然后像这样,结束也是我们三个人。

【白枭】…………………

【黑鹰】………对不起,白枭。把你………这样牵扯进来。

【白枭】………黑鹰………

【黑鹰】………但是,我………

【白枭】………事到如今,你道歉的话我会烦恼的。因为我并不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

【黑鹰】…………………

【白枭】我要以我自己的方式,与这个箱庭同在。这样,就可以了。…………………

【黑鹰】……………是吗。

【白枭】…………………………


【白枭】………真美呀。

【白枭】所谓的雪。

【研究者】………虽然。

【研究者】这的确非常美丽。

【研究者】下一次,我再给你看那冰雪消融、新芽萌出的碧绿光景吧。

【白枭】…………………

【白枭】………好………

NEXT

「我想要守护这个世界」

【玄冬】………不。

【黑鹰】…………………

【玄冬】确实,我很想活下来。………可是,那正是因为有这个世界存在。

【花白】………啊、玄冬………!?

【玄冬】明知道它会消逝,却还继续活下来,我不会这么想。………也不可能这么做。

【黑鹰】………是吗。

【玄冬】正如你所说。在这里,除我们以外,还有许多生于斯长于斯的生命。

【玄冬】………若是能让他们繁衍生息,我也觉得很快乐。

【研究者】…………………

【研究者】………哼。

【花白】………玄冬………

【玄冬】………花白。

【花白】………不要………。我不要啊,绝对不要………呜。

【玄冬】…………………

【花白】为什么这么轻易就决定了啊!………为什么………

【花白】为什么我都那么说了,你却还是不懂啊………!

【银朱】不懂的是你啊蠢货!

【花白】………诶、银朱………!

【银朱】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那个男的是怎么想的才会做出这个决定,你倒是好好想一想啊!你丫为什么就是想不明白呢………

【花白】是怎么想的………

【银朱】………啧………在这里活着的生命,不就是你吗。

【花白】…………………

【银朱】你是为什么不想杀了那个男的啊。你以为,对那个男的来说,死是多轻易的事情吗?

【花白】……………唔。

【银朱】………我知道你被被逼承受了很残忍的事情。但是,这也是除了你没人能做到的事情啊。

【银朱】………拜托了。………救世主………

【花白】……………呜、呜………

【玄冬】………花白………

【花白】我知道………我知道啊,所以才不想这样啊!

【玄冬】…………………

【花白】………别说了………谁都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啊………呜。

【玄冬】要做个约定吗?

【花白】………诶………

【玄冬】下一次,我们必定还会再相见的对吧。………所以,为了那个时刻。

【花白】……………。怎么这样………

【玄冬】什么都可以哦。不过,希望是个让人快乐的约定。

【花白】………别这样,够了………

【玄冬】虽然这么说似乎不太好吧………不过,我并不讨厌自己承受的这些事。

【花白】………诶………

【玄冬】也包括和你的相遇,真的。

【花白】…………………

【玄冬】………所以。下一次还能再遇见你,我觉得很快乐。

【花白】………要………

【玄冬】………嗯………?

【花白】不要,我下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玄冬】…………………

【花白】………呜………

【玄冬】………是吗。

【黑鹰】………要这样约定吗?

【玄冬】………嗯。

【黑鹰】真的好吗,这样约定。

【玄冬】……………好。

【黑鹰】………哎呀哎呀………

【白枭】………花白………

【花白】……………,………呜………呜………

【白枭】…………………

【玄冬】…………………

【玄冬】………花白。

【花白】…………………

【玄冬】………花白。

【花白】………………………………………………………………………………………呜!


【白枭】…………………

【黑鹰】………嗯?怎么了,在这种地方。

【白枭】………没什么………

【黑鹰】小不点,怎么样了?

【白枭】………哭累了,睡着了。银朱队长正陪在他身边。

【黑鹰】………是吗………

【白枭】你这边才是,伤口已经不要紧了吗。

【黑鹰】啊,算是吧。………因为,被那孩子治好了吧。

【白枭】…………………

【黑鹰】………别露出那样的表情嘛。我没事啦。

【黑鹰】让那孩子遵循自己选择的方式活下去,也是我的愿望嘛。………我很满足了。

【白枭】………我,却不这么觉得。

【黑鹰】………喂喂………春天可是总算要来了哦,白之鸟在说什么呢?

【白枭】那个时候………面对着那孩子,我却说不出一句话。

【黑鹰】………嗯?

【白枭】对着站立在那个男人前的那孩子,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并且………感到非常惭愧。

【白枭】我究竟,在做什么呀。

【黑鹰】………白枭………

【白枭】但是………要将主所遗留的这个箱庭继续保护下去。我的这份心情并未改变。

【白枭】我终于,有些明白了。明白了,我也是生于斯长于斯的万中之一。

【黑鹰】………是啊。

【白枭】那么,我告辞了。明天,我就不得不回到彩国去了。

【黑鹰】你打算什么时候回这里来?我想我已经是时候离开了。

【白枭】………那孩子将会怎样地活呢,我想做个见证。回来这里的事情,之后再作考虑。

【黑鹰】嗯,是吗。

【白枭】先声明,没事不要随便到彩国来。就算已经结束了,你是黑之鸟这一点也没有改变。

【黑鹰】这我可没法答应你啊。那里,很有意思嘛。

【白枭】………黑鹰………?

【黑鹰】不不不,我什么都没说。………比起那个,我有个提议。

【白枭】是什么?

【黑鹰】像那两个孩子一样,我们能做个约定吗。

【白枭】………诶………?

【黑鹰】为了下一次那两个孩子降生的时刻。………做个让人快乐的约定吧。

NEXT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