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胜者的烙印」

6,483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29次阅读0条评论

【花白】………你终于来了?太晚了呢。

【花白】已经全部结束了哦。虽然很遗憾。但果然你没能阻止我呢。

【花白】………真烦人啊,别露出那种表情啊,我会好好杀掉你的。因为这里,除了我们,已经没有别的活下来的人了。

【花白】……………是吧。这就是,最后了。


【玄冬】………可算到了。这次,这次确实是到彩城了吧?

【玄冬】这个转移装置,比我想象的还要难以操控啊。都怪它花了太多时间。那家伙要是在这里就好了………

【玄冬】总之,先找找看吧………

【玄冬】……………!?呃……………什么啊………这个味道。

【玄冬】……………这是,血的………。………呃,该不会……………!

【玄冬】……………呃,可恶,不管往哪走到处都是尸体!连一个活着的人都没有………我没能赶上吗!

【玄冬】………那家伙,真的………!

【玄冬】………可恶………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我们已经解放了啊!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花白!

【玄冬】………为什么………为什么我没能赶上啊………!

【玄冬】………哈………,………花白………为什么,我没能想到………?

【玄冬】……………。你现在………究竟在哪里?

【玄冬】还有活着的人也说不定。此时此刻,那家伙还在杀人也说不定………。………我必须,阻止那家伙。

【玄冬】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必须阻止那家伙………!

【玄冬】……………花白!花白在哪!你在哪里啊!?

【玄冬】是我啊,我来了啊!你给我出来!

【玄冬】喂,花白………,………嗯………?

【玄冬】…………………。………什………

【玄冬】………花………白………?…………………………

【???】………么嘛………可算………,来了吗。

【玄冬】……………!

【玄冬】……………。是你………

【银朱】你来晚了啊,已经,全部结束了哦。

【银朱】如你所见,啊。

【玄冬】该不会………是你杀了他………

【银朱】是啊,是我干的。除了杀他我别无选择了啊。

【银朱】不止城里的人们,连陛下,这家伙都下了杀手。就算他是救世主,这种事也不可原谅!

【玄冬】………连国王都,吗………

【银朱】是啊,简直就像是给我看似的杀掉了!

【银朱】………我,没能赶上,陛下就这么轻易地………可恶………

【玄冬】……………。………花白………

【银朱】然而,现在这家伙死了,已经没有能杀你的人了。一切都完了。竟然会有这种事,因为我的错而让世界毁灭了………

【玄冬】………毁灭的进程,已经停止了。

【银朱】………什么?

【玄冬】毁灭的进程,已经停止了。我已经,不是玄冬了。让这个世界终结,这件事已经永远地免除了………

【银朱】………什………怎么会,不可能………!

【玄冬】所以,我才来了这里。为了阻止那家伙………。可是,我来晚了………

【银朱】………什,你说什么,那,这里的人们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死的啊!?

【银朱】那家伙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混账,别开玩笑了!

【玄冬】要是我能来早一步,也许事情就不会发展成这样………

【玄冬】都是,我的错啊………

【银朱】赶上了就能解决问题吗,你丫………!

【银朱】………呃,咳……………

【玄冬】………嗯?你这伤………

【银朱】………咳,和那家伙交手,不可能毫发无损吧………我还能活着,已经是奇迹了。

【玄冬】………别乱动,我给你止血。

【银朱】…………………

【银朱】那家伙想给我致命一击之时,我就很在意他为什么不用那个救世主的力量………

【银朱】原来,是因为这个………

【银朱】所以,我才捡回了一条命吗………。………可恶………

【玄冬】……………。伤口不算太深,接下来只要不失血过多就不至于死了。

【银朱】………咳,谁要,死在这种地方啊!

【玄冬】………嗯?

【银朱】丢下这种情况的国家去死,我做不到!

【银朱】因为白之鸟与救世主的存在,这个国家在其他国家面前才能保持着权威地位,现在我国失去了这些,一不小心就会被其他国家趁虚而入!

【银朱】陛下也好,白枭阁下也好,大人物们也好,在他们都不在了的时候,我要是死了谁来守护这个国家!?

【银朱】虽然城内已经是这样的状态了,可城外还有活着的民众啊,我不能不去保护他们!

【银朱】国家,还存在着啊………

【玄冬】……………。然后呢,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银朱】怎么处理都好,我总不能让“救世主杀了国王”这种事情流传到大街小巷吧?

【银朱】监狱里还躺着反贼的尸体,就让他们做替罪羊吧。

【银朱】知道是那家伙下的手的,就只有我和你丫两个人了啊。………可恶,这种丑闻。

【玄冬】………那,我该怎么做?

【银朱】………哈?

【玄冬】事情变成这样是我的责任。我希望能做点补偿,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

【银朱】………谁知道啊。

【玄冬】………什么?

【银朱】既然你已经不是玄冬了,也就没有杀你的理由了,你能做什么我哪知道。这种事不要来烦我。

【玄冬】可是,因为我的存在才会发生这种事,我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银朱】那你想怎样,不用反贼了换你来顶罪,说都是你做的然后把你公开处死吗?

【玄冬】我觉得这样也可以。

【银朱】………你傻吗,谁会做这种白费工夫的事情。

【玄冬】………白、白费工夫………?

【银朱】你不要搞错了,你就算死了也没有任何价值。

【银朱】没有价值的杀戮,只是浪费时间和精力而已。

【玄冬】…………………

【银朱】接下来我会很忙。要召回分散在其他地方的军队,要把这件事向国内外通报,还要拥立新的国王啊。

【银朱】没有时间和不再是玄冬的你丫纠缠。

【玄冬】………可是,我曾是玄冬这件事是事实吧?

【银朱】玄冬被救世主打倒了,完成使命后救世主和白枭都消失了,这样解释就足够了。

【银朱】待到季节一轮回,无需多言这点也就不证自明了。

【银朱】所以,不要误以为死了就是偿罪了。死没有任何价值,死了也不能偿还任何东西。

【银朱】………要偿还什么,有这种想法本身就太自大了。

【玄冬】…………………

【银朱】死人这种事情已经太多了。

【银朱】你要是对我还有一丁点歉意,就不要浪费这条生命。

【玄冬】…………………

【银朱】我没有保护好这座城的所有人,也没能守护好陛下。

【银朱】………这件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银朱】所以我绝对不会死的,我一定要振兴这个国家。

【银朱】………你这家伙,也有能做到的事情吧。

【玄冬】…………………

【玄冬】你真是了不起啊。

【银朱】我只是在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

【玄冬】……………。力所能及的事情,吗。

【银朱】所以,你丫也别说什么责任不责任了………

【银朱】………嗯………?

【玄冬】…………………

【银朱】那家伙的遗体,你打算怎么处理?

【玄冬】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着他不管吧。

【银朱】虽说,是这样………。………嗯………?

【银朱】………呃,什………?

【玄冬】………并且,你也是。

【玄冬】比起振兴祖国,你还是先想着活下来吧。再这样强撑着你会失血而死的。

【银朱】………啧,放手,我自己可以走!

【玄冬】明明就是不能走了才摔在这里的,亏你说得出来。

【银朱】………啧,我只是稍微有点走得不稳当而已!

【玄冬】不要大喊大叫,血又会流出来的哦。

【银朱】………呃………。可恶………………

【玄冬】我应该向你表示感谢。

【银朱】………嗯………?

【玄冬】感谢你,阻止了这家伙。………本来,那是我必须去做的事情。

【银朱】………哼。

【玄冬】到头来,我没能为那家伙做成任何事。

【玄冬】阻止那家伙也好,救他也好。

【玄冬】但是,我已经不能去死了。

【银朱】………啊,是啊。

【玄冬】到底,该怎么做才好,我完全没有头绪………总而言之,我要先活下去试试看。

【玄冬】就像,这家伙,期望的那样。

【银朱】………是吗。哼………你们都是白痴吗。

【玄冬】确实,看着你我也觉得,人类还是要蠢一点比较好啊。

【银朱】什………你丫到底什么意思!

【玄冬】那就走吧,队长。

【银朱】你这家伙没有这么称呼我的资格。

【玄冬】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银朱】健忘的家伙啊,听好了,我的名字是………

【玄冬】但是就算不知道也无所谓。

【银朱】………喂,你这家伙………我怎么感觉你是不是被那家伙影响了啊………?

【玄冬】要这么说的话,或许是吧。

【银朱】那家伙可真是个讨人嫌的小鬼啊………

【玄冬】……………。我刚刚,想起了一件我能做的事情。

【银朱】………嗯?

【玄冬】就算是现在的我,让你活下来这种程度的事还是可以做到的。

【银朱】………什么叫,这种程度的事啊。

【玄冬】因为你看起来就算被杀也死不掉啊。

【银朱】什、你说什么………呃。

【银朱】……………啊好痛痛痛痛痛………

【玄冬】你这是干什么啊,真是不长记性啊你。

【银朱】吵、吵死了,这不都是你丫的错吗!

【玄冬】好啦,振作起来哦,队长。你要顽强地活下去的对吧?………作为我侥幸生还的同伴。

【银朱】…………………

【银朱】哼,那是自然。

【玄冬】……………。我也,这么活下去试试看吧。

【银朱】…………………

【银朱】……………。哼………

【银朱】………两个都是白痴吗。


…………………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

从以前开始,那家伙总是在妨碍我。

【银朱】……………咳,呃………

【花白】……………。哎呀,你在干什么啊,你不是要替陛下报仇雪恨的吗。

【银朱】………咳,可恶………

【花白】还是说,那伤已经让你的手没法用力了?………队长。

【银朱】……………咳,不要小看我!

【花白】……………呃!

【花白】………诶,这不挺行的嘛。对,就这么上啊!

【银朱】唔、咳………!

究竟有多少次了呢,这家伙像这样挡在我的身前。

总是这样,来的一定是这家伙。

当我做错事的时候,他一定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其他的人,仅仅因为我是救世主,无论我做什么都会对以肯定。

然而,只有这家伙会径直过来。

因为我做了错事。………所以,来纠正我。

【花白】……………。这种事,我知道啊………

【银朱】………呃,………什么?

【花白】但是,已经太迟了。我已经决定,让这一切全部结束了。

【银朱】你说什么………?

【花白】我说过了吧,在因为玄冬的错导致世界毁灭之前,由我来杀掉所有人。

【花白】迄今为止,他们把事情全都推卸给了我,只是浑浑噩噩地等待着拯救。那么我决定的事情他们也应该绝对会支持吧?

【银朱】………什………

【花白】我,不会拯救世界。………你们会灭亡于自己自作主张选出的救世主哦。滚你丫的!

【银朱】………你这家伙………!差不多给我睁开眼看看,你个傻逼!

【花白】怎么,看到了这样的惨状你还能说出这种话?你真是个蠢得无可救药的家伙啊。

【银朱】……………咳,你竟然………你怎么做得出这种事啊!

【花白】………嗯………?

【银朱】陛下也好,忠臣们也好,在这里的所有人,大家都对你满怀期待啊!不是把事情推卸给你,而是托付给了你啊!

【银朱】期待着,倘若是你的话,一定能够拯救我们………!

【花白】…………………

【银朱】………大家都相信着你啊,花白!?可是,你怎么做得出这种事啊!

【花白】………哈………

【银朱】……………。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对一起生活至今的人们,如此轻易地痛下杀手啊………

【花白】………为什么,啊。

【银朱】………嗯………?

【花白】…………………

………你是不会明白的啊。

你光明正大地为了自己珍视的东西而努力着。可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骄傲。

………真好啊。真的。

可是,那么为了不失去自己珍视的东西而不得不努力的我,你觉得我该怎么办才好?

就像我现在夺走了你们重要的东西一样,你们也想从我这里夺走我比什么都重要的东西。

………你们,注意到了吗?

要是能做到,我也会为了世界啊,大家啊,为了诸如此类的东西而努力的啊。要是我能做到的话,那该有多好啊。

………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可是,我做不到。我想了很多很多,这是不可能的啊。

我,杀不了玄冬。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连“要是能做到就好了”这样的想法,都没有。

………所以,我,已经不可能做到了。

【花白】……………。这也好,那也罢。不全都是你们逼我这么做的吗。

【银朱】…………………。………什、什么………?

【花白】…………………

【银朱】……………。花、白………?

【花白】……………。很辛苦吧,队长。你那出血量,已经快到极限了吧。

【银朱】………说、什么………?

【花白】虽然你比我想象的要顽强多了。………也差不多,该结束了。我会送你,到大家那边去的哦。

【银朱】………咳、呃………唔、等、等一下………咳,我,还没………!

【花白】至少,在最后,赐予你解脱吧。

【银朱】……………,………花白………!

………哎,玄冬。从刚才开始,明明在杀着人,可我眼前浮现的却全都是你的模样。

明明在做着这样的事,可即使这样,我却还是对你能来这里满怀期待。还想着,能和你再见。

很奇怪吧。当你看到现在的我,你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我明明都能想象出来了。

可即使这样,为什么,我还是会想见你一面呢。

为什么我还会想着,即使我像这样不停地杀人,你也会在前方等着我呢。

明明我想救你的,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想向你求救的。

我一直,都希望你能来救我。

………原来,是这样啊。

我说着,是为了你,归根结底只是我在逃避痛苦而已。

我希望,你能来阻止我。

………也只是,希望我自己能解脱而已。

【银朱】………花白………咳,够了停手吧,不要再这样了!

【花白】……………。真烦人啊,那你来阻止一个让我看看啊。

【银朱】………呃,咳………唔………

【花白】……………。再见啦,队长。

……………我一直,在等着能给我解脱的人。

………然而,那个人。

【花白】……………并不是你!

【银朱】…………………………花白!

【花白】……………诶………

【银朱】…………………………………………什………?

【花白】……………,………呃………

【花白】………为、什么………

【银朱】………花白………!

………骗人的吧?

为什么,杀我的会是你?

总觉得,发生了巨大的差错。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本来不该是、这样的………

杀我的,不该是你,我一直,在等的是………………………………

………啊啊——所以我才,讨厌你啊。

你总是,在妨碍我。

【银朱】………呃,花白,喂!………啧,可恶………!

【花白】……………白——痴。………为什么要担心我啊。

【银朱】……………啧,吵死了!你闭嘴!

【花白】真是个白痴啊,你。……………………………

【银朱】………好了够了,别说话了!

………但是,从以前开始,总是这样啊。在我犯错的时候,你总是,一定会。

只有你,会来呢。………来说,是我做错了。

【花白】……………,真是没辙啊………

【银朱】……………呃,………什么………?

【花白】…………………

【银朱】喂,花白………喂!?

其实,我绝对不希望会是你的,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了。

…………………

………我就,凑合一下吧。

【银朱】…………………………………………花白………

【银朱】……………………………………花白。

【银朱】………………………………………你傻吗………


【???】…………………

【???】…………………喂。

【???】…………………

【???】………喂,花白。

【花白】…………………

【银朱】你到底要在那里赌气到什么时候啊?差不多就回屋去,别让大家担心你。

【花白】…………………

【银朱】喂,不管你在那里待多久,那家伙都不会回来了啊。………好了,不要坐着了赶快站………

【花白】………你放开!

【银朱】………呃!………什………

【花白】别碰我!

【银朱】……………。你说什么………?

【花白】……………唔…………………

【银朱】喂,你这家伙突然之间干什么………

【花白】我不要什么新的鸟!

【银朱】………什么?

【花白】………明明………明明我不要那种东西,大家,大家都…………………………

【银朱】……………。花白………

【花白】………明明这家伙是因为我的错才死的,大家却立刻带来了下一只鸟………我才不要什么替代品,死掉的是这家伙啊!

【银朱】……………。那不是你的鸟吧。是侍女饲养的鸟儿啊。

【花白】可是,它的死是我的错啊!觉得有趣,把它从笼子里放出来的是………呜。

【银朱】…………………

【花白】可是,大家………却都说不是我的错,明明就是我的错!

【银朱】……………。那不是当然的吗你这傻瓜,稍微反省一下啊。

【花白】………呃………

【银朱】你不该把它从笼子里放出来,要是你有好好问过它的饲主让她表示拒绝就好了啊。我是这么教你的吧?

【花白】…………………

【银朱】你自己的行为到底有多糟糕,你应该多少明白点了吧。………不要再犯第二次了啊。

【花白】……………………………………………………唔,我才不想听你说!

【银朱】什………喂,你这家伙说什么呢!

【花白】……………。但是,我不会再犯了。…………………………

【银朱】…………………

【花白】…………………

【银朱】………你在这里,立了个墓碑吗。

【花白】……………。嗯。

【银朱】得到饲主的同意了吗?

【花白】我们一起埋的。……………………………………

【银朱】……………。是吗。

【花白】……………。银朱………?

【银朱】这样的花也许不适合送吧。好了,回去了哦。

【花白】………你为什么带了花啊。

【银朱】这没什么吧,只是碰巧,碰巧而已!好了走了哦,别让大家担心你啊!

【花白】…………………

【银朱】………花白?

【花白】………没什么。

【银朱】……………?

【花白】…………………………。白痴吗你………

……………你总是,会来的。

从一开始,就是你。

——ED9:勝者の烙印 / 胜者的烙印——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