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世界的哀叹」(B)

6,176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12次阅读0条评论

【白枭】…………………

【白枭】………莫非,竟是你对我们出力相助………

【白枭】真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受到你的迎接。

【白枭】………玄冬啊………

【玄冬】你就是,白之鸟吗………

【白枭】正是,我即是这箱庭之一翼。以白之鸟为名。

【花白】………白枭………!

【白枭】啊,睽违许久了呢,花白。很高兴看到你身体健康。

【花白】………你………你也,没变呢………

【银朱】这、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花白】………银朱!?你为什么………

【黑鹰】是吗,原来如此。原来是借了他的力量突破了我的结界吗。想不到前代救世主血脉的力量,还能残留下来………

【黑鹰】然后,你打算用他的后代来打倒玄冬吗?白枭。

【白枭】我为什么非要做那般愚蠢的事呢?

【白枭】明明真正的救世主就在此处。

【花白】………唔,我不会做的,绝对不会!

【白枭】你还在说那种话吗?花白。………时候已经到了哦。

【花白】那种事我才不知道,我已经决心放任这个世界毁灭了!

【白枭】………真是的,因为尚有时间而对你睁只眼闭只眼,看来适得其反了呢。

【白枭】你出门时不是说,不用我指手画脚你也会自己动手的吗?

【花白】这么明显的谎言,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白枭】………没有哦?

【花白】……………请不要说了,你就是这样,你总是这样无视我的感受!

【玄冬】………花白………

【白枭】即便如此。………玄冬啊。

【玄冬】………嗯?

【白枭】我上次看见你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呢,你竟也长得这么大了。

【玄冬】……………?你之前见过我吗………?

【白枭】那时你还是小婴儿所以不记得了吧,我与你,以前曾见过一次。

【白枭】你没从黑鹰那里听说过吗?那是你降生到这世上的时候了。

【白枭】为什么,你会从你的双亲手里到了黑鹰的手上。………啊,你忘记了吗。

【玄冬】………我出生时………?双亲………?

【黑鹰】可以不要说了吗,白枭。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白枭】为什么?它不是很可悲吗,活到今天连自己的身世都不曾知晓。

【白枭】哪怕是对它而言,也没有比这更大的罪责了。

【黑鹰】………那是你的主观想法吧。

【玄冬】这是怎么回事………?

【白枭】………那么,玄冬啊。作为最后的饯别礼,我就将你母亲的故事告知于你吧。

【白枭】那可悲的,成为了你母亲的她的故事。

【玄冬】………母亲?是说我的母亲?

【黑鹰】………白枭!

【白枭】即使是玄冬,不经由母体,也是无法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的………

【白枭】并且,玄冬的缚咒并非血缘的缚咒,而是灵魂的缚咒。

【白枭】尽管可怜,仅仅是因为时间上的巧合,你的母亲就不幸成为了生育玄冬的器皿。

【玄冬】…………………

【白枭】她的人生也为之扭曲。明明原本也只是每日苦心经营着生活的人类而已。………为了生下你,这一切都化作了乌有。

【白枭】你明白了吧?你出生在这世上,这件事本身即成为一桩罪恶。

【玄冬】……………。我是………

【黑鹰】白枭,不要说了,她从来没有怨恨过生下玄冬。

【白枭】然而,她却因为生下玄冬而殒命。

【玄冬】……………!

【黑鹰】是你让她死的,不是吗。

【白枭】…………………

【花白】………这种事………你竟然做过这种事吗!?

【白枭】你在说什么呀,黑鹰。请不要胡言乱语。虽然的确是我直接下的手,可这手并非对她所下。

【白枭】我刺穿了刚出生的玄冬的脏腑,以向她示明。那是………不死之物。

【白枭】将之视为自己的孩子实乃愚蠢之事。

【白枭】然而,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自行了断了性命。

【黑鹰】………你想说,那不是你的错吗?

【白枭】我不过是,将真相告知于她而已呀。

【玄冬】……………。竟然,有这种事………

【白枭】………你已经明白了吧?玄冬。

【白枭】你是怎样罪孽深重之物。又是怎样为祸人间之物。

【白枭】因为你的降生,无数的人受到牵连,悲惨地,断送了性命。

【白枭】而你,却为何仍要出生?

【玄冬】………我………

【白枭】这可悲可叹、出生即百无一利的灵魂啊。至少我,将为你祈祷,愿你今后永远不要再次降生,这是我赐予你的救赎。

【白枭】………已经够了吧?

【玄冬】……………唔。

【白枭】所以………还请不要,再次降生了呢。

【玄冬】……………。我………

分支选项:也许你是对的已经够了

「也许你是对的」

【玄冬】……………。我,生来就是个错误吗………

【花白】………玄冬!

【玄冬】也许,就是这样吧。

【花白】别………玄冬,别这样啊!要是连你都这么说!

【玄冬】可是,我只能这么说了不是吗。

【玄冬】我活到现在究竟是为了什么?不就只是在折磨周围的人吗。

【花白】我不一样啊,我觉得有你在真的很好!

【玄冬】………花白。

【花白】就算世界上所有人都否定你,我也对你………

【玄冬】为我受了最多苦的,就是你啊,花白。

【花白】………诶………

【玄冬】如果没有我,你应该能活得更快乐吧?

【花白】………怎么这样………才不是啊………

【玄冬】我并不反感被你杀掉哦。

【花白】…………呜…………为什么,你要这么说………?

【花白】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啊!

【玄冬】…………………

【银朱】喂,花白你这家伙,给我适可而止!从刚才开始我就想问了你丫到底在干什么啊,真打算为了那家伙一个人毁灭全世界吗!?

【花白】………呃、银朱………

【银朱】灯国和哉国的军队现在可是打得战火连天,没有唧唧歪歪的空闲了吧!

【银朱】不管你对那个男的怎么想,你可是救世主那男的可是玄冬啊!这不是你丫个人感情能决定的问题!

【花白】………吵死了,吵死了你闭嘴!

【银朱】简直了,你这家伙要愚蠢到什么份上啊!?都有拯救世界的能力了为什么还要抗拒它!更何况,对方可是也希望如此啊!?

【花白】我才不要这种能力!这样出生又不是我自愿的!

【花白】这个世界要毁灭,随它毁灭去不就好了!

【银朱】………你,你这家伙,在做什么蠢事………!你丫自己无所谓就全都无所谓了吗!?

【花白】你们才是不要有的没的都推给我啊!

【玄冬】………花白………

【白枭】真是,完全无法沟通呢。………真是无可救药的人们。

【玄冬】………嗯?白枭………?

【玄冬】………你要干什………

【白枭】若是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那就,让他亲眼见识一下吧。

【白枭】………见识一下「玄冬」的真面目。

【玄冬】……………!?

【白枭】即使玄冬无法死亡,也不可能无感于疼痛的折磨。

【白枭】要是将你的脏腑剖出,让花白听你痛苦惨叫的求死之声,他也会改变主意的吧。

【玄冬】………你………!

【黑鹰】住手吧,白枭。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我们插手到这个份上就太过火了!

【白枭】…………………

【黑鹰】………白枭!……………呃!?

【黑鹰】………唔!………什………!?

【黑鹰】…………………………咳、唔……………

【玄冬】………黑鹰………!

【花白】………什………!

【黑鹰】………唔………白、枭………

【白枭】……………。能请你不要妨碍我吗。

【黑鹰】……………。你为了对我下这个手………………可积蓄了不少力量啊,白枭?

【白枭】……………。那么,我要向你问话。

【黑鹰】………嗯?

【白枭】那么,你仍在遵守主的命令吗?

【黑鹰】………什么………?

【白枭】方才放任玄冬轻易死掉的你,还能说仍在遵守主的命令?………惹人发笑。

【黑鹰】………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呢。

【白枭】反正,你又在犹豫不决不是吗?

【黑鹰】………什么?

【白枭】你仍在犹豫着要不要放弃使命不再保护玄冬。………不对吗?

【黑鹰】………怎么可能。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白枭】和从前战争之时是同样的理由哦。你对它关心过度了。

【白枭】比之主的命令,你更想守护它的意志。

【白枭】………为什么呢,像你这样的人,却履行着一翼的职责?

【黑鹰】………白枭。

【玄冬】………黑鹰………

【玄冬】……………。………嗯………?

【玄冬】……………怎么回事………?

【玄冬】(………有谁,在这里………?)

【白枭】真是的,你们这些人,究竟把这个箱庭当作了什么?

【白枭】此处乃是,为了实现主的理想而存在的庭院。然而,你却要频频做出与之相悖的事情吗。

【白枭】正因为这样,主才离开了这个箱庭。

【黑鹰】………这是你误会了啊。白枭。

【白枭】主所追求的,是没有纷争的世界。………所以,我将实现它。

【白枭】为了让那位大人,重新看见这个箱庭的光辉。

【玄冬】(………有人)

【玄冬】(这个地方,还有一个人在)

【黑鹰】不是的,那位大人并不是出于你所说的那般理由离开这里的。能听我说说吗。

【白枭】你对那位大人的事情一无所知。

【玄冬】(………屏息敛气,旁观着这里………)

【黑鹰】不知道的是你啊。………不,你是假装不知道吗。

【黑鹰】其实,你是知道的吧?

【白枭】………啧………

【白枭】你已经,说够了吧。这里已经,没有需要你完成的事情了。你就待在那安静看着。

【黑鹰】………白枭………咳!呃………

【花白】………蠢鸟………

【黑鹰】……………,………唔………不妙了啊………

【花白】……………唔,住手啊白枭………!

【黑鹰】……………!………花白………!

【白枭】………来吧,玄冬。

【玄冬】…………………

【白枭】去乞求花白吧。

【玄冬】…………………

【白枭】至少,为了让你迎接安乐的死亡………为了让你能干脆利落地毙命。

【玄冬】………谁………

【白枭】……………。嗯………?

【玄冬】………你是谁啊。

【白枭】………什么………?

【玄冬】………我知道你就在那。现身吧………

【黑鹰】……………。嗯………?

【花白】………呃,诶………?

【花白】玄冬………?你到底在………

【白枭】………你究竟,看到了什么,玄冬啊。

【白枭】这里,并没有我们以外的人存在吧。………你精神失常了吗。

【玄冬】不,毫无疑问就在这里。………一直看着我,不,看着我们………

【玄冬】……………。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白枭】……………?

【玄冬】………我知道他就在这。

【玄冬】…………………………从那里滚出来!

NEXT

「已经够了」

【玄冬】……………唔………够了………

【白枭】………嗯………?

【玄冬】已经够了,为什么我就非得承受这些不可啊!?

【白枭】………怎么了,突然。

【玄冬】你们要是想让我死,那为什么还要让我出生啊!从一开始就不要让我出生不就好了吗!

【白枭】………是主,将之设为注定后创造了这个箱庭。

【白枭】为了让这个箱庭以繁荣自豪。为了,让人与人之间不再兴起纷争……………………

【玄冬】………说什么为了不再有纷争!不管我存在还是不存在,到头来还不是会打仗会死人吗!

【玄冬】要是这样,迄今为止我的存在派上过什么用场啊!?

【白枭】……………。………那是………

【玄冬】这样的话,就算我死了人们还是会互相残杀,那我不是又会出生吗!?然后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还要再来一遍吗,有毛病吧!

【白枭】………那么,你打算怎么办?顾己身而哀叹,你又究竟能做什么?

【花白】………让它终结就好。

【白枭】………花白………

【花白】这样的世界,只要让它终结就好了啊。

【白枭】………你在说什么啊。

【花白】因为,你不这么觉得吗?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错了。因为这个有人被神勒令成为牺牲的机制,非常荒谬。

【白枭】这种嘲弄主的行为,我不允许。

【花白】你也一样,无法接受这个世界的运行原理不是吗?你也明白,这已经偏离了创世主的意图了。

【花白】所以,那个被称为主的,才离开了。

【白枭】…………………

【花白】我也不想这么出生的。说到底救世主就是个杀人机器,和玄冬一样,只是降生就已经罪孽深重了。

【白枭】………你在说什………!

【花白】哎,玄冬。你也是,这么想的吧。这个世界,只要让它终结就好了。

【玄冬】………是啊。

【白枭】…………………!

【银朱】什、什么!?你这家伙………!

【玄冬】我不知道之前那个已死的我,以及下一个我会怎么想。………但是,我对这种周而复始的事情已经厌倦了。

【玄冬】所以,就由我,给它画上句号。

【银朱】………你这家伙………!

【银朱】哼,已经够了,花白不动手的话那就我来动手!

【银朱】我身上也流着救世主的血啊!

【玄冬】没用的,停手吧。

【银朱】这种事不试试看是不会知道的!

【玄冬】…………………

【银朱】……………什、什么!?

【银朱】……………唔,………这、这是什么………!

【玄冬】我乃玄冬。………憎恨此事吧。

【银朱】………可、可恶,还没完!

【黑鹰】你是做不到的哦,小朋友。

【银朱】呃………!?你、你要干什么!?

【黑鹰】世界的命运已经决定了。这个世界的毁灭,已经无可避免。

【银朱】不许胡说,还没有、决定呢!我要………!

【黑鹰】至少,去你心爱的人身边迎接最后的时刻吧。

【黑鹰】………而且,向民众宣告此事也是你的工作哦。

【银朱】……………!等、等一下………!

【玄冬】………黑鹰。

【黑鹰】你要是这么决定了,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黑鹰】白枭,你也可以消停了吧?

【白枭】…………………

【黑鹰】救世主与玄冬,主所擢选的他们已经决定了。我们作为鸟儿,应当接受这个决定。

【白枭】不,无论你怎么说,我决不放弃我的使命。守护这个箱庭,是我的职责。

【黑鹰】主已经不再把那些使命强加于我们了。那位大人,已经离开这里了啊。

【黑鹰】这个箱庭的系统之所以会继续运行,仅仅是为了不让我们失去存在的意义。………没错吧?

【白枭】………不,主总有一天会归来的。只要这个箱庭,存留下来的话………

【白枭】所以,若是我不守护好这里………!

【黑鹰】不,他不会再回来了。

【白枭】为什么你能说得这么肯定!?

【黑鹰】但是,说不定,主正在这之外的某处尽头等待着你。

【白枭】………诶………?

【黑鹰】主已经不会再回到这个箱庭了,他会在这之外的某处尽头创造新的箱庭吧。………临走前,他给我留下了这些话。

【白枭】………主吗………?

【黑鹰】实际上,主是希望带我们一起走的。

【黑鹰】然而,我并没有说出我的想法。………也没有告诉你,就目送那位大人独自走远了。

【白枭】………怎么会………

【黑鹰】我无法抛弃这里。但是,我也害怕你会抛下这个箱庭不管。

【白枭】……………。你都做了什么………

【黑鹰】我也没想到自己会是这么卑劣的人啊。

【黑鹰】………所以,没告诉你。对不起。

【白枭】……………。黑鹰………

【花白】那,你们会怎么样?你和白枭。

【黑鹰】如果你们允许的话,我希望能送这个人前往主的所在。我想,主也一定会欣然接纳她的。

【花白】………那你呢?

【黑鹰】我啊,要在这里见证到最后呢。和某人做了这样的约定。

【玄冬】………约定………?

【白枭】不,我不要紧。无法履行主的命令的话,我理当与这个箱庭同生死共存亡。

【黑鹰】哎呀哎呀,你为什么这么固执?不要赌气,你就去吧。

【白枭】你才是,事到如今才把这种事说出来是怎么想的,难道是想要忏悔吗?

【黑鹰】………哎呀,也有一点这个原因吧,不过我并不是………

【花白】………你去就好。

【白枭】………诶………?

【花白】你去不就好了,你其实一直都想再见那个主一面对吧。

【白枭】…………………

【花白】去啊,去让他知道这个箱庭都错在哪里啊。让他别再创造这种东西了。

【白枭】………我应当说过,不许你嘲弄主的。

【花白】我一直,很讨厌你。

【白枭】………诶………?

【花白】大概,现在也一样。但是,这并不是说,我希望你领受不幸。

【花白】要是你能展露笑颜,我也会开心的。

【白枭】………花白。

【花白】放手去吧。不管你怎么做,我都已经放弃我的使命了。你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白枭】…………………

【玄冬】黑鹰,你也去吧。

【黑鹰】………嗯?为什么呀?

【玄冬】你其实也想去的吧。至于那个约定,你就当没发生过吧。

【黑鹰】………让人惊讶啊。你为什么会知道?知道这是和之前的你的约定。

【玄冬】就是个感觉吧。没什么,你留下来我也很发愁的。………去吧。

【黑鹰】……………。是吗。

【玄冬】还有,再也不要,创造这样的世界了哦。………绝对。

【黑鹰】………好,我铭记于心。

【花白】………玄冬………

【玄冬】………走吧,花白。

【花白】诶?

【玄冬】这个世界究竟会怎样走向终结,我想做个见证。我自己究竟做出了怎样的选择,我想看着它走到最后。

【花白】………我知道了。

【花白】但是,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哦?我与你是同罪,而且,别的家伙也………

【玄冬】无所谓了,反正从一开始,都是被诅咒的存在。

【花白】………玄冬。

【玄冬】这样,玄冬的使命就全部完成了啊。………向所有的生命,降下诅咒。

【花白】…………………

【玄冬】………这就够了。

NEXT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